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两世轮回渡 > 85.梦遥遥无期
不知百姓是否夸大其词,但在他们口中,那是一个极其可怕又惨烈的故事。

鲛人外表人身鱼尾,个个生得一副好模样,美艳不可方物。擅长以歌喉魅惑猎物,并吃掉猎物的心脏,清纯无害的躯壳下,是一颗恶毒阴狠的心。

镇上凡有出海捕鱼的船只,无一生还,本以为不靠近海域便得安稳。不想鲛人们愈演愈烈,凶恶无比,甚至附近的河流小溪,都成了她们出没埋伏之地,不论老少青年,不会放过任何一条生命。

有一段时间的夏季,因着长夜漫漫,鲛人击杀百姓甚至血流成河,那是人们不愿提起的噩梦。

以上都是在百姓口中总结出的陈词,难道鲛人当真坏到如此地步吗?

可方才那人血肉模糊的样子印在卿月脑中,想起来还是会一阵心悸,总觉得,让鲛人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的那个故事,也有一定的隐情吧。

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一直在指引着卿月,彼岸是心的吸引。

夜已经很深了,人间的月亮非常亮,月光直射下来,洒在这条刚过了腥风血雨的街道,显得不那么阴森,平添了一丝柔和。

卿月遥望着月,忽然能体会到嫦娥当时孤寂的感觉。她明明来自人间,却被永远地隔在了九重天,成为神仙的长寿对她来说,更不敌凡人的几十年寿命吧,起码那是自由快乐的日子。

随便找了家客栈住下,白华想和卿月住一间,却被水神拽了去,他们小两口儿啊,真是时时刻刻不在欢喜打闹。

卿月与重黎就住在他们隔壁,若发生了什么事,彼此也好有个照应,不过卿月想,有水神在白华身边,便可放一百个心。

已经不是第一次与重黎住一起,竟有些害羞。他的火纹印记被掩盖了去,整张脸完全暴露在视线之下,眉眼更加清楚,扮成凡人的装着,还是难掩一身风华,绝代千年,是卿月不论看了多少眼都会心动的人。

轩窗正对着河岸,幽静无比,街道上早已空无一人。

重黎坐在窗边,卿月瞧了瞧外面,只剩为数不多的几盏灯火,零星照着这座寂静小镇。

“明日清晨我们便动身若虚幽都,卿月便早些休息吧。”

“嗯……”卿月走到他身边,低头便看到他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来了一趟人间,玩乐很是仓促,忽然发生了命案,将几人的心搞得七上八下。

鲛人一事不早解决,便会有更多的人遇难。

“你不睡吗?”她问。

“我守着你。”

他这一句话出来,也不知怎的,卿月瞬间鼻子一酸,湿了眼眶,内心涌出一份不知从何而来的酸楚与心疼。

“重黎……如果你在未来必须要归元,我会等你,等你转世我还和你在一起。”还有未能说出的话,她会拼命提升修为,拼命博得一席之地,拼命站在顶端,像他保护她一样,有朝一日,她也可以保护他。

想到这里,卿月便明白,心底那一份酸楚从而何来。在她还是他的徒儿之时,也曾有过一份迟暮的遗憾,他带着自己在朱雀之天穿梭,一阵没来由的伤感,仰望着高高在上的他,如此说来,原来那时候,自己便已经对他……

重黎轻轻将卿月拥入怀中,嗓音低沉温柔:“我可以自由选择归宿,我选择永远陪着你。”嗅着他身上独有的味道,卿月将他抱的更紧了,她从未如此爱一个人,一定用光了她毕生所有的运气吧。

有他这句话就够了,什么都不重要了。

关掉了悬灯,只留了桌上一盏烛火,烛火摇曳,将重黎高大伟岸的身影印在墙上。他就坐在床边,卿月还是往里挪了挪,为他腾出了空地,但他却依旧坚持守着她。

“安心睡吧。”重黎握上卿月的手,幽暗中他的眼睛是那么澄亮。

她转了个身,将头搁在他腿上,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重黎背对着烛光,所以卿月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身上传来一股股暖流。

卿月眨了眨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满足的笑。

他的动作非常轻,好像她是一块稀世美玉一般。卿月感受到他抚摸自己的发丝,在这种安静美好的触觉之下,她渐渐有了困意,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为何说进入梦乡呢,这是后来回忆中才想起的事。

做梦已经成了卿月的家常便饭,醒来时常不记得。这次更是离奇,梦中似乎是一个法场,周围的人看不清,与其说看不清,不如说围观者没有脸,诡异异常。

唯独中央的火堆清清楚楚,熊熊大火好像要冲破天际,如同炼炉一般,卿月置身周围,甚至有被灼烧的感觉。

“箐靥……快逃……”

“快跑啊,箐靥!!”

谁在叫她,她四处张望,却感觉不到声音的来源,等等……那不是她的名字,虽然发音很像,但不是,到底是谁,究竟是谁?

接着画面一转,两只胳膊忽然被人架起,卿月拼命挣脱,眼看着离那火堆越来越近,她猛然睁开双眼。

如同劫后逃生一般,卿月惊魂未定。

天已经升起鱼肚白,头一次觉得夜如此短暂,竟是一个梦的时间。

望了望四周,重黎不在厢房,而卿月再去回想那个梦,已经记不清,此次如此,明明那么真实,醒来却一场落空。

摇了摇头,卿月清醒了些,正准备下床,见重黎端着盘子推门而进。

“卿卿已经醒了?”

她点了点头,重黎一夜未睡,竟神清气爽,看上去意气风发,真是讨厌,一大早就这么迷人。

“我问小二拿了些早点,卿卿盥漱后过来吃吧。”

“白华与水神呢?”

“禹玄陪着白华到外面吃了。”

卿月无奈一笑,到了人间,白华倒是勤快,懒惰一溜烟便不见了,好在有水神惯着她,也不至于让她这个小主人惦记着。

早点是豆浆与油条,上一次与白华溜出来时已经尝过,还算不错。

简单用过膳后,二人便整装待发,这也是卿月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历练。对方不是蛮荒小妖,而是法力高强的上古时期便存在的鲛人一族,想起来还有些激动呢。

来到楼下,见重黎在手心快速写了个什么字,是与水神在传书。

片刻后,重黎道:“卿卿,我们与禹玄白华分开走,在北海会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