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第40章 儿郎济济,风华正茂
  现在卖【30支付】,显然是亏的。

  据齐磊自己说的,【30支付】虽然才运营一年的时间,可是营收已经是亿元级别的。

  而且,这个网上金融系统,其意义也不仅仅是有多少盈利,而是在于它的不可或缺性,以及全网覆盖的推动作用。

  看看现在国内的那些电子商务网站就知道了。

  但凡接入30支付的网站、比如8848、易趣网、网易、亿唐,都实现了小额盈利。

  盈利虽然不多,可起码不再是烧钱的公司了。

  那些“东街17号”旗下的游戏公司,也借着这套交易系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当初把【30支付】作价25亿,收购了5.6%的股份,确实严重的低估了30支付的价值。

  虽然没有网上传的那么夸张,价值25亿美元什么的。常兰芳预估,现在的【30支付】,在不压价的情况下,100个亿是值的。

  炒一炒1,50亿都有可能。

  然而,别觉得这个估值有多高,再过两到三年,哪怕是一年,等三石网吧的管理系统铺满国内的网吧,等中国的互联网规模再大一点,网银再普及一点,这个价值将是呈几何倍数暴增的。

  只这一个30支付,三石公司就赚翻了。

  你现在要把它出手?即便有溢价,也还是亏的。

  疯了吗?

  老秦和林晚箫怔怔地看着齐磊,“你没事儿吧你?现在卖?”

  要不是齐磊的表情不像开玩笑,两人都以为他是说着玩的。

  “真要卖?这不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吗?”

  别看畅想名气挺高,是个庞然大物,可是论增值速度,远没有30支付有潜力。

  齐磊等于是拿自己最值钱的买卖,去换一个不值钱的生意。

  却见齐磊淡然一笑,“真要卖啊!怎么了?”

  林晚箫:“你……”

  齐磊打着马虎眼,“别纠结,说实话吧,要不也没打算留着它。正好借这个机会,早点套现!”

  看向老秦,“这事儿还得你帮忙呢,就按咱们之前说的那个计划来。”

  之前的计划,说白了就是国有银行介入,就像之前那5.6%一样。

  老秦有些无语,他现在甚至分不清,齐磊到底是清醒的,还是冲动的。

  哪来这么大的魄力?

  看着齐磊,“你知道不知道?你要是躺着等两年,到时候再出手,你就是国内第一富!”

  “二十岁的首富!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气乐了,“就为了收购畅想,你就放弃了?”老秦极是不解。

  林晚箫也道:“你这是赌徒心理,要不得的。”

  齐磊摇头,“我不是赌徒!”

  “我就是干我喜欢干的事儿,就这么简单。所以,没什么舍得舍不得的。”

  “它就算明年值一万亿,和我也没关系。今天不能让我办成我想办的事儿,那就该卖!”

  林晚箫要疯,“就为了收畅想?”

  只见齐磊看着他,“这个理由还不充分吗?”

  “我觉得够了!”

  这话让老秦和林晚箫为之愕然,久久不能平静。

  只能说,年轻人都是梦想家,羡慕不来啊!

  ————————

  其实,在外人看来齐磊确实是亏的,可是在齐磊眼中,“可能不赚,但永远不亏!”

  他需要的不是财富的累积,而是在对的时间,拥有恰到好处的机会。

  财富,要说只是一串数字,那是有点装逼不要脸了,可也不过是他践行人生的踮脚石罢了。

  说心里话,齐磊不是一个会享受财富的人。

  如果细看他的生活就会发现,他其实不太会花钱,除了王振东硬塞给他的那辆大G,工作需要的那部手机之外,从他身上几乎找不到其他有钱人的痕迹。

  没有豪宅别墅,他更爱尚北的这个小院子。

  没有名牌奢侈品,郭丽华、徐小倩买什么,他就穿什么。

  比起鲍鱼龙虾,他更喜欢东街17号的烤翅。

  比起罗曼尼康地,他更愿意和418的兄弟吹大绿棒子。

  这一点,齐磊万分感谢老爷子给他打下了坚实的价值观。面对金钱和权势,齐磊能保持起码的冷静与淡然。

  既不清高视之如粪土,也不单纯的只追求财富的数字,成了个钱串子。

  钱对齐磊来说,很有意思。但它的意义,体现在能为齐磊带来多少快乐,多少实现目标的价值。

  所以,如果这次能收购畅想,那30支付的价值就有了。

  其它的,不用考虑,徒增烦恼。

  那么,他为什么这么着急呢?

  原因也很简单,现在是2001年!

  这个时间节点出手,和三年之后,抓着一大把钱再去找机会,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要知道,在这个时间节点,阿斯麦还是个二流的光刻机公司,还没有极紫光光刻机。

  ARM,还被因特尔打的抬不起头来,危机重重。

  OLED显示面板生产设备中,最核心的设备——蒸镀机。

  霸主级公司Tokki,还没被佳能收购,是个只有十几个人的小作坊。

  这个时候,离苹果定义智能手机,还有六七年的时间。

  这个时候,安卓之父鲁宾,还在斯坦福里演讲。

  这个时候,中芯国际刚刚成立,张汝城的雄心壮志还没有被台积电的专利诉讼熄灭。

  而在这个时候,他如果拥有了一家成熟的PC制造厂商,再借此踏上全新的赛道,和三年之后,2004年再去拿着钱从头开始,能一样吗?

  虽然齐磊记忆深处,以上在的那些事件、机遇不会在三年之内全部发生。

  可是,早一天进入,就多一天准备。

  还是那句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惦记畅想只是一个开始,未来要惦记的东西多了去了。

  而时间!齐磊最缺的就是时间!

  他重生的记忆只有二十年,而恰恰是最初的这几年,最为珍贵。

  这就是齐磊义无反顾,不计代价的原因。

  用30支付去换时间,亏吗?齐磊觉得不亏。

  虽然有点心疼,不过心疼也办法,因为除了抢时间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这玩意必须切割出去了,否则,他出不去了。

  他现在闹的动静太大了,又是系统,又是高调发布会,还有【30支付】。再加上,如果畅想收购成功,齐磊有时候都想,我还有胆出去吗?

  所以该切割的,赶紧切割。30支付挂在他身上,是最大的雷。

  包括畅想,齐磊也不准备挂在三石公司名下。

  至于齐磊为什么死乞白赖的要出去?

  废话!

  上面说的那些机会,确实是机会,可哪那么容易拿到手?

  你重生,你知道大事件节点,就是你的了?

  齐磊没那么天真。

  老外也不傻,有的能轻易拿到,有的就不卖给你中国人。

  后世这样的例子多了去了,齐磊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他不去国外换个马甲,搞个代理人什么的,什么你也别想拿到手。

  齐磊的心很大…志向很远。

  也不是什么觉悟多高,齐磊也不是什么高尚的人,起码前世,他不过是个过得一般的屁民。

  觉悟都是后天养成的,是所见所感,一点一点沉淀下来的。

  就像战争年代,那些前仆后继的先辈英灵,很多连大字都不识一个,何谈觉悟?

  可是他们看到了,他们亲身所感,他们找到了自己的觉悟。

  于是,他们奋勇向前,才有了今天的江山如画。

  齐磊也一样,其实,省台采访和NLM那件事之前,齐磊还是小富即安。一时的冲动,少年意气,让他卷进了历史的大潮之中。

  然后,那个改变了他命运的老北叔就出现了。

  当老秦第一次来找齐磊,齐磊抱着吉他唱《祖国不会忘记》的时候。

  当他在电话里对老秦说,我不和国家谈条件的时候。

  当《传奇》被炒作垄断,在马迭尔餐厅,老秦说出那句:“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自己希望我们过的好!”

  说,“本就逆水行舟,又何俱风浪”的时候。

  当....

  老秦靠着他那辆破2020S,对着三环路抑扬顿挫,“大国乘风起,当历劫破阵,百炼成坚....”的时候。

  齐磊也经历着,看见了,感受到了的过程。

  什么小富即安的上面,亦不知压上了多少沉甸甸的重量。

  “让流年有色,大地有光”,那句齐磊自己悟出来的新三观,也不是说说而已。

  他一直在践行!

  所以,30支付卖就卖了,而且不光要卖,他还要卖个彻底。

  这样他才有胆儿出去。

  不然,把我也关三年咋整?背后放冷枪也着不住啊!

  这事儿老米常干,极其娴熟。

  再说了,真把齐磊关三年,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

  ——————

  三个人的对话,并没有被其他人注意到,没人知道齐磊轻描淡写的放弃了多少东西。

  却是唯独角落里的一个身影,把这些话一字不落地记在了心上。

  推了推眼镜,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吃完了中饭,下午没有任何工作。齐家老爷子听说大孙子有一帮客人在尚北,就邀请大伙儿去他那边包饺子,过大年。

  开始大伙儿还有点抵触,不想麻烦老人家,可是最后常兰芳发话了。

  “去!干嘛不去?忙活了一个年,除夕还是得好好过的。”

  于是,由常奶奶带队,众人又转战老爷子那里。

  剩下的工作,等过了年再说。

  出了唐家小楼,众人各自上车,去老爷子那儿。

  吴宁以给老秦引路为由,坐进了老秦的车里,“老北叔,想和你聊聊。”

  老秦似乎也看出这小孩儿有话要说,所以没让其他人坐他的车。

  只是心中好奇,这个齐磊的小跟班儿,要聊什么?

  路上,老秦瞥了眼副驾的吴宁,“说吧,想聊什么啊?”

  就见吴宁把结了霜的眼镜取了下来,用眼镜布轻柔的擦拭着。

  “老北叔,想求您三件事。”

  老秦皱眉,在他的印象里,那几个年轻人中间,齐磊无疑是最特别,最出众的。

  至于吴宁、唐奕,算是优秀的少年,可和齐磊放在一块儿,只能算陪衬。

  他还是第一次见吴宁这么郑重的说话,玩味笑道,“不少啊,一下就三件?说说看,我不一定什么忙都帮的哈!”

  吴宁沉吟,说了一句:“第一件,求您别听石头的。”

  “嗯?”老秦不由放缓了车速,好好看了看吴宁,“别听石头的?哪一点?”

  只见吴宁侧身,极是正式,“不要听他的,把30支付全部出售。”

  吱!!!一声急刹。

  老秦干脆把车停在路边,一手支着方向盘转过身来,有些错愕地看着吴宁。

  不把30支付全部出售?怎么了?你们兄弟有分歧了?

  想到这儿,又不意外了。

  生意嘛,利益所驱,亲兄弟都有反目的,何况不是亲兄弟?

  有点分歧很正常。只是不知道这几个小合伙人分歧到什么程度。

  笑着试探道:“怎么?你也认为现在卖赔了?”

  却不想,吴小贱突然轻蔑一笑,“老北叔,你太小看我们兄弟了。”

  老秦,“……”

  吴宁,“赔不赔的,说心里话,我们兄弟真的不在乎!”

  “这事儿别说我,别说唐奕和徐倩,您去问杨晓、问维子哥,别说石头说卖.....”

  “他就算说要白送出去,我们也没意见。”

  老秦:“!!!”

  好吧,老秦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小看这几小只的情分了。

  而吴宁似乎像猜到了老秦的心思,淡笑道:“您别认为这是情分,这是信任。”

  “我们之间的信任,外人是理解不了的。”

  老秦,“……”

  为啥有点羡慕呢?

  这要是换了别人这么说,以老秦的阅历会一笑了之,小孩吹牛嘛!

  可是,偏偏这几个小孩,你不得不信。

  点头服气,“那为什么你不同意石头全卖掉呢?”

  吴宁,“不是不同意,而是没必要。”

  “哦?”老秦更是不解,“说说看。”

  吴宁:“石头之所以要全部出售,不仅仅是为了收购畅想,有之外的考虑。”

  老秦再次怔住,他都不知道齐磊还有别的考虑,“什么考虑?”

  吴宁,“石头一直想出去,他是在为出去做准备,切割一些关系。”

  老秦心思电转,马上意识到了些什么。

  只闻吴宁继续道:“不仅仅是30支付,包括收购畅想,不出意外的话,他也不会挂在三石名下。”

  “畅想那边是一定会独立出来的,而且,他连用谁去管理畅想都计算好了。”

  老秦,“……”

  这些他真不知道。

  吴宁,“可是,石头这么做,我觉得太勉强了,甚至可以说是强行把自己摘干净。”

  老秦点头,不由跟着吴宁的节奏思考问题,“确实勉强。”

  吴宁,“问题是,他摘不干净!光一个盘古系统就很危险,毕竟威胁到了微软,国外的情况您比我清楚。”

  老秦再次点头,“前车之鉴还是很多的,三星、松下,都曾经出现过因为撼动了米国的垄断地位,而被各种施压的情况。甚至松下的高管还被他们扣留过。”

  吴宁,“所以,他不能出去!”

  老秦却是有些想不通,“可是,我实在理解不了,他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出去?”

  吴宁笑了,“很简单,石头不是一个刻板的人。相反,他比任何人都奸诈!”

  “他认为我们自己造不出来的东西,不一定非要梗得脖子自己去造。也可以去买。”

  “去买?”就见老秦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买?那不和畅想?和华大九天的EDA一个思路了吗?

  然而,吴宁笑了,“别误会,石头是去买,只不过,他不喜欢买成品。”

  “用他的话说,‘要买,就连根拔起,连锅都端回来。’”

  老秦,“……”

  好吧,像齐磊能干出来的事儿,连锅都端回来。

  哈!!

  终于把这些事儿都想通了。

  老秦:“所以,他是要去国外采购?”

  只见吴宁重重点头,“对!”

  老秦长出口气,“原来是因为这个,他才急着出售30支付啊!之前让我找个人,也是这个原因?”

  吴宁再次点头,“确实是这个原因。不过.....”话锋一转,“他有他的想法,可是,他有点不要脸了。”

  老秦,“???”

  很是不解,和不要脸有什么关系?

  就闻吴宁有些戏谑之意,“能做事的,又不仅仅只有他,真当他是救世主了啊?”

  老秦,“???”

  吴宁指了指自己,“我会出去!所以,外面的脏活,我也可以干,不需要他来操心。”

  老秦,“你?”

  “对!我!”吴宁把眼镜带上,露出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笑容,“这种阴人玩手段的事,我比他更擅长一点。”

  “……”

  老秦有点怔住,吴宁那个笑太诡异了。三分真诚、三分邪魅,还有一点.....阴狠!?

  他突然有种感觉,像是第一天认识吴宁。

  不太确定:“你?你能胜任吗?”

  一般人被这么将军,多少都会有点倔强的反驳回来。

  可是吴宁的表象,更像是诉说,“没人比我更合适!”

  老秦:“说说看。”

  吴宁,“首先,我爷爷死的早,这一点,唐奕和齐磊比不了。在官面上,我家几乎没有关系了。”

  “不像齐磊,他再怎么装,也是有背景的,而且是抹不掉的背景。”

  老秦点着头,吴宁说的有道理。

  可是接下来,吴宁下面的话,却让老秦彻底感到惊悚了。

  只见他轻轻一笑,“不得不说,陈文杰父亲这个安排很巧妙。”

  老秦:“!!!!”

  吴宁:“一个没见过儿子的父亲,还是华尔街的金融家。”

  “只要陈文杰父子一相认,那个假老外马上有了一个合理的身份出国。而且,顺理成章的借父亲的人脉,在米国的金融中心展开金融业务。”

  老秦,“……”

  吴宁,“到时,陈文杰父子拿着钱做投资,齐磊以陈文杰大学室友的身份参与进去,这个套路确实很隐蔽。”

  “可是,石头自己就是个硬伤,他要是不收购畅想,不做系统,不搞30支付,也许还没什么问题。”

  “可他做的越多,就越没有说服力了,那对父子保护不了他。”

  老秦,“!!!!”

  老秦傻眼了。

  是的,这个什么都见过的中年人,在齐磊面前都没这么失态过。可是,在吴宁面前,老秦彻底绷不住了。

  他就没见过这一款。

  “你等会!!”老秦瞪眼看着吴宁:“你怎么知道陈文杰?齐磊和你说的!?”

  “不对啊?很多事儿,齐磊都不知道。”

  起码,陈文杰和洋爸爸相认这段儿,齐磊就不知道。

  就见吴小贱轻描淡写的一句,“不是陈文杰,是他爹,对吗?”

  “我……”

  确实不是陈文杰,而是陈文杰他爹!

  吴宁:“当初齐磊管你要一个人,一个出国发展当跳板的事,我是知道的。”

  “后来去京城,见过陈文杰,也知道他的一点家庭情况。前面结合,这不是很容易联想吗?”

  容易吗?

  老秦瞪着眼,不容易吧?谁有病啊?没有提示,就往这个方向想?

  你有病啊?而且是直接就想到陈文杰的父亲身上去了?

  就见吴宁解释道:“陈文杰的用处看似很大,可其实不大的。”

  “一个土生土长,只是有一张洋面孔的中国人。他如果是主要的掩护,只能说,老北叔您的水平不够用!”

  “小投资有陈文杰掩护还可以,没人在意。”

  “但涉及核心技术的大投资,他的分量是不够的!”

  铿锵有力。

  “相反,一个在中国待过一段时间就再也没来过,只留了一段风流债的米国高管,却是可以绕开这一切的麻烦!”

  “甚至,陈父可以动用在华尔街几十年的人脉和经验,帮上大忙。”

  “所以,陈父才是石头要的那个人!对吗?”

  老秦:“……”

  老秦突然发现,他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那就是,他太小看齐磊身边的这几小只了。

  这几小只,虽然不显山不露水,可那不是因为他们不行,而是现在的情况,有齐磊一个人在前面顶着就够了,根本用不着他们。

  再说,这几个人怎么可能是草包呢?

  东北有句老话:守着啥人学啥人,啥人找啥人。

  他们是一群妖孽,是同类!

  对嘛!这就是对了嘛!

  章南、老耿这些高人,怎么可能只调教出来一个齐磊?

  其他那几个都是耳濡目染的啊!他居然疏忽了。

  眼看着吴宁,这个四眼儿小硬币,老秦心说,定性,这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吴宁的逻辑能力,还有缜密程度,堪称恐怖,比齐磊更吓人。

  结果,老秦正想着,正惊讶着,吴宁似乎又洞察了他的心。

  “这其中的道理真的很简单,不光我猜得出来,至少徐倩也是很清楚的。”

  老秦脸一黑,都不知道说啥了,

  此时,只能看着吴小贱扬起嘴角淡然再笑,“老北叔,你看我够格吗?能出去搞点事儿吗?”

  老秦一窘,眼珠子转了转,下意识搓了搓方向盘。

  “那什么.....”咳咳的清了清嗓子。

  “要不,别出去了,我给你安排个好大学,留在国内吧!”

  出去干啥?留下搞战略啊!这分析能力,不比齐磊差,是个好苗子啊!

  吴宁却是眉头一紧,这流程…怎么有点熟呢?和石头当初差不多吧?

  好奇问了一句,“什么大学啊?”

  老秦一听,有戏?

  登时激动,“有四个选择,你随便挑!”

  结果,吴宁翻了白眼儿,果然和齐磊当初一毛一样啊!您就不能换个套路?吸引力真的不大。

  咳咳的也清了清嗓子,“我还是比较喜欢出去搞事情。”

  老秦,“不考虑考虑?”

  吴宁赶紧摇头,“不考虑!”

  “唉.....”老秦长叹,怎么就不考虑呢?年轻人怎么就不愿意坐办公室呢?

  “好吧!”恢复正常,“所以,你的意思是,现不全部出售30支付?”

  只闻吴宁道,“这个我算过了,只要出售35%左右的股份,差不多就够收购畅想的操作了。”

  老秦皱眉,心说,不太够吧?

  目前30支付的估值也就100亿!就算往高了估,也就150亿。35%才多少?50亿?

  满打满算也就50亿,常老太太估计这次需要的资金量是七十亿左右,还差20亿呢!

  出声道:“35%,可套不出来70亿的资金。”

  却是吴宁道,“不!是75亿。”

  “嗯?”

  吴宁,“70亿操作畅想,5亿石头有别的用处。三石公司账上还要留资金运转,加上收购后的支出,差不多还得5亿,总共是80亿。”

  “目前,公司账上只有5亿,所以缺口是75亿。”

  老秦笑了,“别管是70亿,还是75亿,35%兑现不出这么多啊!”

  只见吴宁再次淡然一笑,“所以,我才要求老北帮我第二个忙。”

  “什么忙?”

  吴宁,“把我持有的5%三石股份,一并收了。”

  “!!!!”

  老秦再次震惊,“你!!你疯了!?”

  吴宁冷然,“都说了,我出去最合适!那既然要出去,也要切割关系,这份股权不能留的。”

  “……”

  吴宁,“加上我这5%,应该够了吧?”

  老秦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呼吸有些粗重,“你想好了?股权一出售,你就和三石、和你那帮小伙伴,没关系了!”

  吴宁一笑,“没关系是好事,才保险。不是吗?”

  露出一丝孩子气的笑容,“我告诉您一个秘密,我出去就会换国籍。”

  老秦,“!!!”

  他居然连这么计划好了?

  良久,咬了咬牙,“好,我们答应你。说第三个要求吧!”

  吴宁顿了顿,“第三件事就是.....”

  “别告诉他们,他不会让我这么干。”

  “……”

  纵使老秦,在刚刚这段时间,已经被吴宁震惊了不止一次。

  当他说出要保密的时候,老秦还是心口一紧。

  吴宁做事真的是滴水不露,连他都找不出破绽了。

  可是,为什么老秦就高兴不起来呢?甚至心口堵得慌。

  怔怔地看着吴宁那张稚气未脱的脸,老秦有点懊恼。

  懊恼自己一直把吴宁当个熊孩子。

  懊恼,没有早一点发现这小子的优点。

  早一点看清他的担当,看清他的智慧。

  突然有点上头,面色潮红,想要大吼出声。

  就问一句:“还有谁!?”

  儿郎济济,风华正茂!

  还是成群结队!

  还、有、谁!?

  谁顶得住!?

  ……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今天少点,状态不好。

  感谢:【如有能重来】的盟主打赏。

  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老板慧眼识珠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