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从三千年前来找你 > 第01章 不要再打了!再打你们会打死他
  “江浪,你多久没有杀过人?”

  穿着一身上好洛阳惠昌坊蓝袍,头顶微秃的中年富贾,他的右手轻轻调整了一下右衽,对眼前那位留着利落短须的精壮男子说。

  江浪身上那件粗衣,若不是埋藏在裤头底下的部分,还保留泛黄的白色布面,还真看不出这原先是一件白衣裳。

  左手袖口几许磨损,但江浪还是满不在乎的穿在身上。

  江浪邋遢的穿著,仍无法降低微秃富贾的戒心,那已经没有半点烦恼丝驻足的头顶,不住冒出冷汗。

  他一手握着手帕不住擦汗,江浪看了不禁觉得好笑。

  “一年有了吧!”江浪缓缓道,带着三分笑意,他想让气氛不要太过紧张。

  “一年不是一个很短的时间,你确定对于『扫地滔天』的活儿没有一点生疏?”中年富贾手做刀劈动作,示意这个买卖绝非是在洛阳街道扫街。

  “生疏?一个杀手不杀人的时候,难道可以安心的待在乡下耕田吗?”

  “我天天都得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不速之客,这个问题我帮你省心得了,就当你没问。”

  “这……我可不能当作没听见,委托您的工作容我再仔细考虑考虑,回头稍信给您答复。”

  考虑?考虑?找杀手前不是就该考虑清楚的吗?江浪原本挂着的笑容收敛起来。

  说:”你玩我?我重新出山的第一笔生意,你就不给我个开门红?这位兄台,你当我是刚出道的小毛贼吗?”

  江浪身后两位穿着蓝色劲装的男子,两人见江浪态度有些激动,本来按在腰际的长剑都已准备出鞘。

  中年富贾眼神对手下示意,要他们别轻举妄动。

  毕竟现在眼前的可不是简单人物,是过去素有”江南一剑”称号的南中原头号杀手。

  但就在一年前,江浪收起了剑,退出江湖,直到最近才又出现在世人面前。

  “兄台,你到底担心些什么?直说无妨。”

  “我担心你手脚不够利落,没有办法取下我仇人的性命。”

  “你知道为什么人们都称呼我『江南一剑』?”

  “因为你是南中原第一剑客。”

  “不中!”

  “不中?愿闻其详。”

  “我不但是南中原第一剑客,更是全中土第一剑客。而所谓『一剑』并非剑客榜的排名,而是我历来从未有对手能逼我使出两剑。”

  “当真?”

  “见到我使出第一剑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死了,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江浪笑嘻嘻的,方才稍微表现出不快的样子好像只是演戏。

  他拿起面前桌上那壶酒,抬头就往嘴里灌。

  中年富贾有意试他,一把玩手上玉如意,江浪身后二位男子立马掏出佩剑,就往江浪身上砍去。

  “杀很大!”

  江浪从座椅上弹起,凌空一个鹞子翻身,转瞬间在空中点了两人穴道。

  落地之时把酒壶往地上一摔,说:“这什么酒,空有辣劲,却无陈香。”

  中年富贾见自己两位精挑细选过的手下,面对手上没有任何兵器的江浪,竟然连一点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吓得连椅子都坐不住,摇手对江浪说:“江……江侠士,小、小人……人知道您的厉害了,这个委托请您不吝小的赏金微薄,望您能接下。”

  说着说着,中年富贾双膝跪地,对江浪低声下气的不住拜托。

  江浪双手扶起中年富贾,说:“呵呵。您千里送上这个活儿,我感激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拒绝。”

  中年富贾和江浪重新回到各自座位,富贾将委托的内容全部对江浪交待。

  “还不是我运气背,前阵子带着伙计出关做买卖,谁知道遇到一位红衣女子硬是要拦我们的货。”

  “关外强盗?是青山帮,还是骆驼塞的人?”

  “都不是。是……一位女子。”

  “女子,就一位?你们一伙多少人?”江浪左手食指比了个”一”字,说。

  “我们一伙共十八人,但那位红衣女子可不简单,她右手持弯刀,左手持一根马鞭,以一敌十把我们杀得落花流水。”

  看着中年富贾余悸犹存的表情,江浪明白对方没有说谎。这位身怀绝技的女子,着实引发他的兴趣。

  “有趣、有趣。”

  “不瞒您说,小人想起那天的情景,还真的是连一丁点有趣的感觉都没有。”

  “人家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兄台,还容我问个问题。”

  “您尽管问,只要是我能回答的,我一定都跟您说了,就望侠士能帮我们抢回我们的东西,顺便教训一下这位女贼。”

  江浪沉吟半饷,一脸严肃的说:”这位女子长得好看吗?身材可玲珑有致?”江浪双手一比女性的曲线,不怀好意的问道。

  见江浪胯下宝剑精神抖擞,中年富贾头上不禁冒了一斗大汗珠,心底忖道:”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太冲动了。”

  对江浪仍是保持温和的笑容说:

  “这位女子肤色比中原女子白皙,颜色有如润玉,白里透红。且又十分紧实,看得出是个练家子。”

  “凤眼微挑,轮廓深邃,不像汉人,但又不像关外那些白人,想是白人与汉人生下的混血……”

  “还有呢?”江浪兴致勃勃,着急问道。

  “其他我就没看仔细了。”

  “怎么不看仔细,这可是关于抢了你货物的女贼其重要情报。”

  “那当下恕我实在没有心情细看。”

  “也是。”江浪想富贾说得也有道理,也就没再多加追究。

  中年富贾将一袋金元宝交在江浪怀里,说:”这是前金,待您为我们取回货物,小人再将后谢补上。”

  “钱不是问题,我这几年在钱庄存的钱够我吃一辈子了。只要案件有趣,什么都好谈。对了,你还没说要我抢回的是什么宝物?”

  “这宝物可是我们家的命脉。”

  “喔?”江浪听富贾如此说,想此物肯定不简单。

  “我们被抢走的乃是一个巴掌大,镶有七彩翡翠,上头贴有我们必盛客栈的黄色封条的红漆桧木锦盒。”

  “贴有封条的锦盒,呵,我看值钱的不是锦盒,应该是锦盒里头藏着的东西吧!”

  “的确是。”

  “你不打算告诉我锦盒里头是什么吗?万一我拿了一个空锦盒回来,怕对不起您的托付。”

  “唉……”

  中年富贾本来还想瞒,对于江浪的说法他也没有办法置之不理,只好交代:

  ”我们必盛客栈最有名的就是驰名中外的各式烙饼,锦盒中装着我们祖传的烙饼配方。”

  ”一旦这配方落入其他同行手里,我们必盛客栈关门大吉不说,更是有辱家门,叫我有何颜面面对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

  富贾涕零不已,江浪拍拍他的肩膀,说:”你放一百二十个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准没错。”

  .

  华夏人的习俗不少,老祖宗传下来的喜好也不少,”走后门”更是极有历史的民族传统。

  通往塞外的道路,玉门关附近其实还有一个容中外商旅经过的半公开交通要道,作为疏通玉门关年节车流量过大的困扰,颇有帮助。

  按照中年商贾的说法,正是在出此地不远处遭红衣女子毒手。

  江浪披着抵挡风沙的斗篷,骑着一匹才从早市买来的壮马,来到玉门关一带。

  他见到一位在路边贩卖豆花的汉子,下马对他投了一小锭碎银,说:”兄台,据说玉门关附近有条替代道路,敢问怎么走?”

  汉子收下碎银,头也不回说:”你是说玉门关后门吧?朝西南方向走一里路,见到刻有『玉门关后门』的牌子,顺着牌子箭头左转再走半里路就是了。”

  “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再说得清楚一点吗?我对照地图老找不到这个地方。”

  “老兄,你一介路痴能找到这里真是不容易了,你地图拿来,我帮你划上详细路线。不过……”

  江浪又拿出一锭碎银,汉子收下后便拿出毛笔,蘸上红色墨水,在江浪地图上面划线。

  “真想不到,卖豆花的竟连文房四宝都有。”

  “我老实跟你说,我卖豆花是副业,收人钱财替人找路才是正职。”

  没两下功夫,汉子将路线图画好,江浪道声谢,循着地图红线继续前进。汉子果然专业,本来半天寻觅不着的道路,没费多少时间,规模没有玉门关雄伟,以土方所造的小隘口映入江浪眼帘。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该怎么找到那位红衣女子。江浪不喜欢拐弯抹角,想了半天决定采取正攻法,在城门公布栏上张贴一张公告,公告写道:

  致红衣女子:

  上个月十五号妳所劫的并非宝物,而是赝品。

  若想一探宝物之庐山真面目,明日戌时玉门关后门外小玉门坡见。

  子时前不就寝有碍健康,逾时不候。

  江南一剑留

  .

  贴上公告,江浪骑着马,来到小玉门坡,坡上有棵巨大的百年江杨树。

  江浪见此处可遮风沙,并且十分醒目,就在这里搭上帐篷,静候红衣女子到来。

  他料想若此配方对红衣女子真如此重要,她应该会按时赴约。

  ~~~

  作者说。

  希望大家喜欢,给些收藏,给个推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