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从三千年前来找你 > 第2章 一个人活着,总胜于两个人都饿死。
  他料想若此配方对红衣女子真如此重要,她应该会按时赴约。

  但就怕红衣女子抢夺宝物后躲藏于塞外异地,然而就算如此,相信此公告一出必能引起与红衣女子相关人等的注意力,这也有助于他找出红衣女子行踪。

  江浪将马的缰绳拴在树下,将随身帐篷一角绑在江杨树,另一角则是用架子撑起,帐篷内两侧用石子压住让风吹不走,就完成了他十分简约的临时居所。

  “好,接下来就等红衣女子献身……不!我是说现身。”

  三日过去,红衣女子没有出现。

  每日从小玉门坡望着远方的砾漠。砾漠给予人一种孤寂感,但这种孤寂感不同于沙漠。沙漠的黄沙随着风卷起,沙丘表面日日夜夜变换新的纹路。

  砾漠能够带起的风沙不多,大体而言眼前所见景象千百年如一日,时间好似冻结。

  苦候三日,江浪连一个盹儿也没打,他不知道红衣女子何时会来。

  但眼前丝毫没有变化的景象,不断的催促他阖上眼皮。

  但他身为杀手的理性告诉自己,”这个时候如果睡了,恐怕将一睡不起。”

  “也许我应该换个位置。”江浪等候这几天,坐在江杨树顶,居高临下。

  这下他终于有点承受不住身体的疲累,从树顶跃下。

  借着轻点树枝的反作用力,在空中几次摆荡,安稳的落在树下草地上。

  这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树下有江杨树的阴影覆盖,凉风轻拂,江浪的瞌睡虫更加厉害。

  不知不觉,他倚在树干旁,沉沉睡去。

  若是从前,江浪绝对不可能如此粗心大意,但一年的休养生息,也许过去那位战战兢兢的刺客,终于也耐不住平常人生活的闲暇惬意。

  一场午后的回笼觉无比幸福,叫尝过的人都难以抗拒。

  “芒果………不要走……莲雾,不,我是说香瓜……不要走……”

  江浪说着梦话,太阳西沉之际,一抹天空的红霞与地上红衣女子的身影连成一道,好似红霞落在地上,有了生命。

  红衣女子背着弯刀,牵着一头驴子,缓缓接近江浪。

  “你在这边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红衣女子搔搔驴子的下颚,俏皮的说。

  从安放在驴背的马鞍袋拿出一条马鞭,凝视江浪方向,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子,朝江浪扔去。

  石子破空之声,惊醒江浪的好梦,他虽还来不及用肉眼察觉石子来向,光听石子划破空气的声音,已能辨别出大略位置。

  他右掌朝地上发劲,身子弹起躲过红衣女子这一掷。石子没入江杨树干,可见红衣女子膂力惊人。

  红衣女子没等江浪再做第二个动作,已迫近至江浪方圆十尺之内,这正是进入她手上马鞭的攻击范围。

  攻击之迅速,江浪还没将红衣女子的面容看清,便已惊觉。

  “咻!咻咻!”

  马鞭破空之声,卷起地上无数干草与江杨树的落叶,每下去势都朝江浪身上要害打去。

  “好毒辣的小妮子!”江浪施展轻功,巧妙避开红衣女子马鞭的攻击。

  红衣女子见攻击全部落空,呶了一声,将马鞭收回右手手心,左手自背上取下弯刀,打算跟江浪短兵相接。

  江浪就等红衣女子更加接近自己,他没有再采取逃避的姿态,反倒迎向前去。

  江浪双手没有任何兵器,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成剑尖,左手背在后腰,以手指顺着弯刀来势轻弹,改变弯刀来向。

  “有两下子,敢问姑娘叫什么名字?”江浪笑说。

  红衣女子一副充耳不闻的模样,横劈竖砍,像是只想把江浪劈成两半。

  “妳这些招数对我是白费力气,还是回答我的问题吧!”

  “我不想伤妳,只想拿回我的委托人要我帮他取回的东西。”江浪好声好气的说。

  尽管红衣女子攻势猛烈,招式凶狠,但缺乏阴柔、细腻的层次。

  面对武功中等以下的人物,能够取胜,但面对像江浪这种高手,不被红衣女子那些空有气势与狠毒的浮夸表面给吓着,花点功夫仔细观察,便能看破红衣女子其实武功底子不够扎实。

  江浪看了一连十几个招式,对于红衣女子的武功高低已经了然于胸,不禁摇头,忖道:

  ”可惜啊……这小妮子资质不错,大概是跟错师傅,才会净学些空有气质,而无实质的武功。”

  “姑娘,敢问妳师承何处?”

  江浪见红衣女子还是不回应,有点失去耐性,终于忍不住出手。

  他右手剑指在弯刀刀侧一弹,女子弯刀受力反倒带着红衣女子重心往地上一跌,女子想要将重心压低,保持不倒便暴露出另半边的空隙。

  江浪见机不可失,左手食指、中指接连几个剑式,戳中红衣女子腰背部志室穴,红衣女子瞬间腰部以下难以发力,脚步踉跄。

  江浪顺势绕着女子身后,踩着半圆形步伐,左手一路从足太阳膀胱经穴位一路上点。女子下半身几乎失去力气,跌坐在地。

  “唉,我刚刚就叫妳别打了,现在可好,逼得我非出手不可。”江浪走到女子跟前,蹲在她前面说。

  红衣女子脸上满是惊愕之情,怒目瞪着江浪。

  “这样吧!我问妳几个问题,妳每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帮妳解除一个穴位。”

  红衣女子抱着腹部,像是在忍耐什么。江浪微笑说:

  ”我刚刚点了妳足太阳膀胱经的几个穴道,不但下半身无力,连膀胱的肌肉都暂时不受控制。”

  ”现下妳应该很想上厕所吧,不想在我面前尿炕就快点张口说话。”

  红衣女子的表情从惊愕转为羞愧,意识到刚才江浪那几下的作用正在发酵。

  江浪看清红衣女子面容,确实如同中年商贾所说的,一张小脸蛋儿有张极为立体的五官。

  尤其那双不同中土人士,透着深海蓝的眼珠子,丰润的红唇微张,江浪的心脏扑通扑通越跳越快,忍不住脱口说:”好美。”

  红衣女子的嘴唇颤抖着,喃喃自语,江浪听不清她说的话,对她说:”我不想为难妳,大声点让我听见。”

  红衣女子叹口气,说:“I can't speak Chinese.”

  江浪这才会意过来,原来眼前女子不会说汉语。

  “原来妳不会讲汉语,可我也没学过番邦的话。幸好我早有准备,算妳赚到了。”

  江浪从帐篷中拿出一本册子,封面写道《汉英初级交谊手册》,江浪翻至〈碰上关外劫匪〉那一章,对红衣女子念着里头的句子,说:”华词优儿念?”

  “Pardon?”

  “华词儿优儿念?”

  “I see…”

  “爱吸?”

  “My name is Alice.”红衣女子指着自己说,她怕江浪听不懂,又再重复念了两次,”Alice.”

  “艾丽斯?”

  “Good.”红衣女子拍手道,表示江浪终于说对了。

  江浪搔搔头,有感而发说:”番邦人说的话还真难懂。”

  江浪照着书本上所写的内容,尤其对于这一趟行程可能会用到的词汇、语句都特别划线,向艾丽斯交代来意。

  艾丽斯听完,这才明白江浪是要向自己讨回个把月前从商贾那里抢夺来的红色锦盒。她告诉江浪,自己把锦盒拿去黑市卖了。

  “卖了!妳卖给谁?呃,卖敏依斯江拜耳了爸克斯?”

  “A Italian.”

  “好吧!我不知道妳说的是谁,但我想卖到白人那里去,我看我也很难追回来了。

  “妳听好,我的委托人特别交代我要教训妳一顿,我现在看妳长得漂亮,实在不忍心。罢了!妳赶快给我走,我保证不伤妳。”

  江浪为艾丽斯解了穴道,然后叫她离开。艾丽斯解了尿意,松了一口气。但她没有要走的意思,只是一个劲儿摇头,说什么就是不走。

  “妳这姑娘真奇怪,刚刚巴不得砍死我,现在我放妳走,怎么妳又不走了。”

  艾丽斯从江浪手上将书拿来翻了翻,对他说:”我曾经发誓,谁打赢我就要嫁给他。”

  江浪将书本拿回来,左翻右翻,狐疑的对艾丽斯说:

  “姑娘,这本书上有这一句吗?”

  …….

  异国恋曲特别有意思!

  艾丽斯摸着耳垂挂着的一副金铃耳环,耳环发出叮当声响,听起来就像受风吹拂的风铃声,那般那般的迷人。

  况且江浪生来就喜欢美人,丹田下6.5公分的一股热流由往脑门直冲,让他险些答应。

  但他可不想就这么被一位陌生的女子给绑住下半身,嗯,下半生……。

  所以,无奈的对艾丽斯说:“不好意思,我还没有成亲的打算,姑娘厚爱,我江浪可能无以为报。”

  其实他内心还有一句羞耻的话不好意思说出来:“如果妳不是要马上结婚,而是要跟着我,我们慢慢的培养感情,那也是可以的。”

  不过江浪对基本做人的道理还是懂的,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跟人家姑娘家相处就是耍流氓,所以这句话他说不出口。

  那个年代没有结婚,就要人家清清白白的大姑娘跟着你满江湖的跑,实在不是一个武林高手该说出的话。

  艾丽斯见江浪没有要娶她的意思,整个人又像是着火般,不快的瞪着江浪,说:“Don't you marry me?”

  江浪就算听不懂番邦话,见艾丽斯的表情也能明白她说的意思,他喃喃说:”抱歉了。”

  伸手又点了艾丽斯穴道,艾丽斯双腿像是被钉住,动弹不得。

  她瞪着江浪的双眼,因为着急而急出泪来。两行清泪,满腔哽咽,在苹果色的双颊上开出两条绢丝小河。

  ~~

  您的评论对我都是很大的鼓励。谢谢!

  请推荐,请推荐,请推荐。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