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后宫娘娘很能作死宁兮瑶楚云漾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大吉之兆
宋敬山惊了。

这是要挨打?

他顿时望向了楚云漾,一脸不敢置信,“皇上这是要对老臣动刑?”

这话问了跟白问一样,宁世镜翻了个白眼,“相爷,凳子都抬上来了,不是动刑,难道是要请你吃饭?”

宋敬山咬牙切齿,“皇上,老臣可是先帝钦点辅佐您的,到头来,您竟然听信他人的谗言?”

楚云漾漠然道:“宋相不必一口一个老臣,虽然年纪在这摆着,可宋相心思活络,甚至不逊于朕,这顿板子,您扛得住。”

说完便大手一挥,门开了,进来的是何峰。

众所周知,这人是陈思培养出来的,手最重,心最实,最不近人情。

宋敬山一阵窒息,正想表演一番,却没想到何峰动作利落地把他从地上揪了起来,往凳子上一撂,顺手接过了板子……

“嗷!”

第一下就疼得超乎想象,宋敬山本想挨两下,装出个委屈的模样,谁知道何峰竟然下死手!

可对面的几个人没有丝毫反应,楚云漾在喝茶,林淮和宁世镜则讨论起了今日的天气以及该给齐铮准备什么贺礼,完全忽略了正在挨打的他。

第二下,第三下,宋敬山疼得哭天抢地,他不得不怀疑自己过去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何峰,这几板子绝对带点私人恩怨。

可饶是他哭得再惨,对面就是无动于衷,宁世镜那小兔崽子甚至打起了哈欠,宋敬山有些稳不住了,他怀疑再这么下去,皇帝会让何峰生生打死他。

眼神一转,宋敬山计上心来,正要翻白眼,却见楚云漾接过了林淮递过来的珊瑚手钏,一面打量着,一面道:“昏过去也不必理会,接着打,待会儿就醒了。”

这算什么?

预判了他的预判?

而且这说的是人话吗?啊?这几个毛头小子黑了心了,这分明就是想杀人呐!

此情此景,就算宋敬山是官场上的老油子,也没了主意。

挨到第十下,他嚎了一嗓子,随后何峰停了下来,本以为是皇帝大发慈悲,没想到何峰却道:“皇上,板子断了。”

“嗯。”楚云漾淡淡道:“去换根铁的。”

闻言,宋敬山彻底破防了,哀嚎着道:“皇上!皇上!老臣知错了,老臣交代,老臣这就交代!”

楚云漾这才抬眼,从他面上扫过,随后示意把他放下来。

何峰像是泄愤一般,直接将人拖下来,丢麻袋一般摔在地上。

随后,何峰领着一众侍从出了门去。

据伺候的侍婢们说,那一天,皇上、林相、宁二公子和宋相在屋里待了足足半日,后来,宋相是被人抬着出了门的,一回驿馆就被皇上着人严密看管,不准任何人探视。

大燕的臣子们见状,纷纷跟宋敬山撇开关系,人人自危,也算消停。

而澧国这边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预备继位典礼,齐铮忙得脚不沾地,相比之下,崔氏就清闲了许多,于是自告奋勇地担任了拯救宁兮瑶的角色。

她豪情壮志地踏进了宁兮瑶的屋子,预备将她从那堆热情过度的女眷里挖出来,却没想到救人不成,还把自己搭了进去。

此刻,她和宁兮瑶木然地坐在桌边,看着不知道第多少个姑娘弹琴。

“贵妃娘娘,王后娘娘,二位觉得如何?”

宁兮瑶瞪着一双死鱼眼,面无表情,“好,整挺好。”

崔氏张了张嘴,也想敷衍两句,谁知她刚才太无聊,吃了太多茶点,一张嘴差点吐出来。

“哎呦!”宁兮瑶突然扶住她,“王后这是怎么了?别是恶心了吧?快,红福,去找御医!”

她刻意加重了“恶心”二字,都是女子,这层意思谁不明白?

女眷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色都有些复杂。

齐铮当王爷的时候府里就只有这一位王妃,二人蜜里调油似的,如今齐铮刚要继位,这崔氏,不会是赶在这时候有孕了吧?

若是再一举得男,这是多大的荣耀?

实则这些人天天扎堆进宫,除了讨好宁兮瑶,也存着别的心思,若是被齐铮看上了,入宫做妃嫔也是好的。

可如今看来,脸比不过崔氏,就连肚子也比不过,这个时候再掺和,不就是给自己添堵么?

想通了这一点,女眷们纷纷表示家里有事,抱着琴匆匆离开了。

宁兮瑶终于得了清净,对崔氏郑重其事地拱手,“几日不见,王后越发聪慧了。”

崔氏喝着茶,一面摆手,“没,妾身方才是真想吐。”

“真的?”

宁兮瑶惊讶不已,“不会是真的……”

红福机灵得很,扭头就出了门,不多时便领回来一位御医,诊脉过后,御医笑容可掬地道:“恭喜王后,您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崔氏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你……你说我……我……”

一面指着自己的肚子,“有身孕了?”

一旁,宁兮瑶掩唇而笑,她是真心替这小两口高兴,齐铮众叛亲离,如今可算有了真正的家人了。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沉了脸,对御医道:“这件事暂时保密,明白吗?要是走漏风声,决不饶恕。”

宁兮瑶板着脸吓人的时候还挺有威慑力,于是御医忙不迭点头,匆匆出了门去。

屋中只剩二人,崔氏摸着肚子,问道:“娘娘是怕有人会害妾身?”

宁兮瑶摸了摸她的肚子,说道:“不一定,还是小心些好,等到继位典礼过后,一切安定了,再告诉众人也不迟。”

这段时间宫里人来人往,万一有人存着不轨的心思,岂不是完了?

崔氏点了点头,偏头道:“那妾身只告诉夫君一人。”

想想齐铮高兴的模样,崔氏就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

离开时天已经黑透了,宁兮瑶怕不稳妥,特地叫了好几个侍婢送她,崔氏笑着拒绝了。

左右都是在宫里,不会出什么事的。

更何况,崔氏现在归心似箭,只想找到齐铮,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黑暗之中,突然有只雪白的鸟飞过,羽毛似乎都在闪光,侍婢凑过去道:“王后娘娘,您看,方才那个说不准就是传说中的鸾凤,是大吉之兆啊!”

吉祥话谁不爱听?崔氏笑了笑,又见那鸟落在了近处,便想凑过去瞧瞧。

甫一靠近,就听见有人唤她,“王后娘娘。”

崔氏仔细一瞧,树影深处正立着个人,一动不动地望着她,眼神如滔天的巨浪,似乎要将她淹没。

“越妃娘娘?”崔氏微微蹙眉,“您怎么在此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