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后宫娘娘很能作死宁兮瑶楚云漾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修罗场
一道丽影从暗处行来。

越妃身上是奇异的茜色,她甚少穿这样的颜色,衬得肌肤更加白皙。

崔氏想着自家夫君的嘱咐,有些瑟缩,但想着自己这边毕竟人多,顿时也有了几分底气。

况且自己还是要做王后的人,不能胆小到这个地步。

于是她调整情绪,看着越妃走近,说道:“风寒露重,娘娘还是早些回去吧。”

越妃眼睛定在她身上,一寸一寸地打量着。

即便是面对宁兮瑶,越妃也从未有过这般狂热的嫉妒。

眼前这个人,生就一副妖媚的面孔,偏偏眼神却透着股纯净,比起初见时似乎还丰腴了几分,看来是被保护的极好。

一股无名的怒火在这深夜里燃烧着,她甚至能听见自己投身于火中,皮开肉绽的声音。

“不过觉得烦闷,出来走走罢了。”

越妃笑道:“王后可愿与本宫一处散散心?”

闻言,崔氏突然正色道:“娘娘,妾身如今还是王妃。”

这些日子许多人都王后王后地叫她,毕竟她登上后位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崔氏都快习惯了,可如今又不同。

唤她王后的要么是澧国人,要么是宁兮瑶和陈思一类跟她混得熟的人,越妃嘛……还是小心为上。#@$&

越妃也听出了这明显的抵触之意,轻笑道:“王妃何必如此小心?王爷登位在即,难道还怕出什么变故?”

这话彻底惹怒了崔氏。

“王爷与娘娘无冤无仇,您为何要如此诅咒他?”崔氏一改往日的温柔和气,端出架势来质问她,“这是什么道理?”

无冤无仇。

越妃蓦然抬起头来,一张清艳难言的面孔上尽是嘲讽,“有些事,王妃并不知情。”%&(&

就比如说,若干年前,她与齐铮的初遇。

崔氏捏紧了拳头。

这件事齐铮从未提起过,崔氏也没当面问过,都是别人说出来的。

“妾身相信王爷。”

“呵。”

越妃盯着她,不断挑衅,“王爷可曾说过他还记得本宫?还有,王爷是否有几日归家的时候迟了些,却对你说是有事耽搁了?那些时候,他同本宫在一处。”

此言一出,侍婢们全部风中凌乱。

这算什么?啊?

大燕妃嫔的冲击告白?

这不就是自己承认了跟王爷有私吗?还在这么个节骨眼上。

于是一众侍婢恨不得自己变成了聋子,望天的望天,低头的低头。

侍婢们尚且如此,更别说崔氏了。

她不是不相信齐铮,而是越妃方才说的确有其事。

在澧王还没倒台之前,齐铮有几日早出晚归,而是他不擅长撒谎,回来就支支吾吾,倒头就睡。

原来如此。

崔氏深吸一口气,语气生硬,“越妃娘娘吃醉了酒,还是早些回去,莫要在此胡言乱语,天色不早了,妾身还要回去,先行一步了。”

她迅速转过身,正要离开,却听身后传来一声轻笑,“王妃这是要逃走?”

似是慨叹,又似是质问。

崔氏听来,就像是把尖刀,直直戳进心里。

她当真只会逃吗?

只会被齐铮保护着,半点风雨都经不起吗?

沉默片刻,她转过身子,侍婢担忧地道:“王妃,您这是……”

“越妃醉的厉害,本王妃与她一处,散散酒气。”

崔氏抿紧了嘴唇,菱角一般的脸上满是认真,侍婢见状,也只得退到了一旁。

越妃含笑看着她一步步走近,如同猎人看着即将坠入陷阱的猎物一般……

彼时,齐铮正在焦头烂额地安排着继位典礼的事宜,费嬷嬷率先走了进来,笑得一脸褶子,“恭喜王爷了!”

齐铮头也没抬,“什么?”

“王妃有孕了。”

静默片刻,齐铮猛然看向她,眼里满是惊讶与欣喜,“什么?她……”

“是。”费嬷嬷抿着嘴笑,“方才在贵妃娘娘那诊了脉,说已经有两个月了,王妃就让老奴先回来给您报个信。”

一个孩子。

他和崔氏的孩子,一个干干净净、完全没有接触过世间黑暗的新生命。

齐铮呼吸都加快了,这是上天赐予他的家人。

这下可了不得了。

齐铮坐立不安,时不时探出头去,“王妃怎么还不回来?”

费嬷嬷笑道:“王妃已经往回走了,王爷别急,很快就会到了。”

齐铮却根本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他快当爹了,猛然起身道:“不成,本王去接她。”

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

明月高悬,宁兮瑶和陈思正在讨论是不是该把自家男人从议事房里揪出来。

宁兮瑶叹气,“皇上怕是要累坏了。”

陈思则撇嘴,“你二哥哥怕是要憋坏了。”

“……你说的没错。”

宁世镜那个性子,眼下说不定已经疯了。

正说着话,却见齐铮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张口就问,“王妃呢?她人呢?”

看着他上气不接下气,宁兮瑶一阵茫然,起身道:“王妃不是……已经走了吗?你还没见着她?”

齐铮点了点头,有些焦急,“一路过来,并没瞧见。”

宁兮瑶蒙了,陈思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分明是在王宫里,崔氏有一群侍婢跟着,怎么会不见了?

更何况她还怀着身孕。

事情大条了。

宁兮瑶直接吩咐道:“红福,你去告诉皇上一声,二嫂嫂,劳烦你带着防卫司的人陪着找一找。”

陈思干脆地答应了,和齐铮一道出了门。

宁兮瑶左思右想,还是待不住,直接披上衣服出了门,侍婢吓得慌忙拦她,“贵妃娘娘,您身子不好,还是留下等消息吧。”

“不成。”宁兮瑶犯了倔,“王妃怀着身孕呢,万一有人意图不轨,只怕……”

说到这,她突然愣住了。

若说有谁对崔氏有着恨意……

宁兮瑶突然定住了,开口道:“你去瞧瞧越妃在做什么,若是在宫中,让她立马来见本宫。”

侍婢一头雾水,这大半夜的,怎么又扯上越妃了?

可见她神色坚定,也不得不依言出了门去。

不多时,侍婢就回来了,神色有些复杂,“娘娘,王妃找到了。”

宁兮瑶惊讶地道:“当真?她在哪?”

“现下跟王爷在一处。”侍婢顿了顿,又道:“越妃娘娘也在。”

越妃?

宁兮瑶一阵头疼,果然没错,这事就是越妃挑起来的。

真能闹腾啊……

她揉了揉额角,吩咐道:“去给二嫂嫂送个信,让她回来吧。”

“是。”

片刻以后,宁兮瑶与陈思一道出了门去,来到了崔氏所在的地点。

好死不死,就是前些日子澧王意图发动政变但是失败的场所,临水阁。

宁兮瑶一阵无语,“越妃到底为什么又要来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