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没有人不爱我[西幻] > 第146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佩特罗尼, 你来的挺巧的,刚好,我这几天在想有时间去找你。”

“是想我了吗?”

“不是, 是有一件事要问你。”

佩特罗尼,“哦?什么问题?”

“埃努斯在哪里?”

“这个啊……”

“你最好把他交出来。”

“已经放走了, 他现在应该在大陆上吧。我把他扔到海边了。”

佩特罗尼揉了揉她的头顶, 微微低头看着坐在贝壳里的少女, 狐狸般的眼笑得微微弯起。

他笑盈盈的说道:“虽然我知道只要将他困在海底, 你就会去主动找我。但你身边的男人够多了, 所以我把他送的很远。一个你短时间之内无法轻易到达的地方。”

姬诀一脸狐疑的盯着他,不太相信的样子。

“不在海底?”

凤鸣, “现在地图更新了寻人服务,您能查看跟你关系比较近的朋友位置。请问现在是否查看埃努斯的位置。”

姬诀眼神微动,在心底说道,‘看一下。’

地图在她面前无声弹开,代表埃努斯的绿色光点位置距离她几乎横跨了整张地图,在黑色的大陆边缘……某处海边。

唔,还真是给放上岸了。

不过埃努斯没事就好,姬诀心头微松。

很快她想起了什么, 又是一脸警惕, “你以后不能再占据他的身体。”

佩特罗尼转了转眼睛,黑眸目光流转之间, 就是一副藏了一肚子坏水的样子, “那多没意思。”

姬诀仰着头定定的看了他几眼, 下定了某种决心, 严肃的说道:“你以后跟在我身边吧。”

这种危险源还是放在身边二十四小时盯着他不要作妖比较好。

反正这些神明在她身边也是来去自如的, 与其放他出去不知道祸害什么无辜信徒, 不如彻底盯住了。

今天的她已经不是昨天的她,她现在是被剖心都不会死,血量超常并且超能苟的小怪物了。

至少他想对她下手的话,她还能扛一波。

“二十四小时跟在我身边,让我随时能够看到你。”

阿尔弥斯的表情一僵,“主人,您确定吗?”

姬诀从贝壳中伸出腿,脚掌踩在白沙上缓缓站起身,“当然,我已经决定了。”

坎思图亚盯着黑发的男人,眸光微沉,“他的衣襟充满污秽,他的一生满是罪恶,他一向施行不义,他以狡诈待人。你可知与他为伍,最终只能招致不幸。”

姬诀绕过佩特罗尼走向坎思图亚,循声抬眸看向他,琥珀般的双眸倒映出他的面容。

那双眼跟记忆中浓黑的眼相似却又有太多不同,少女年纪更轻,双眸清澈,目光温和却又隐含些许冷静。

在她的注视下,少年自己都未察觉到眉眼柔和了些许。

她眼里划过一线笑意,“那我该与谁为伍呢?尊贵的冕下。”

那双金瞳中仿佛燃烧着火焰,热度逼人,“若你想寻求依靠,我可以赐予你一切我所拥有的。”

姬诀低声喃喃道:“一切您所拥有的?这是否太过于慷慨?”

说那么多,其实核心也就是最简单的一句话‘与我为伍’四个字吧。

不肯直说,反倒给出什么赐予一切作为诱惑。

这种话真是很容易让人生出一些不该有的贪念,比如说直接向对方索要太阳神的权柄,索要神位,从此代替对方成为自然三大主神之一,永居于天上。

次一点是索要尘世的威权,索要哈罗尔帝国作为封地,直接成为神明钦点的皇帝。

如果那样做的话,她应该马上就能解锁一大块地图了吧?

那样的场景,还真是让人想一想就心潮澎湃啊。

不过做人不能太贪心,这种事情只能想一想而已。

阿尔弥斯不屑一顾,“神的权柄无法转赠,除了神职,我想不到有什么东西对于身怀宝藏的达伽纳来说能算得上是珍奇。冕下未必对自己太过于自信了。”

坎思图亚勾唇一笑,眉眼间带着一股仿若天经地义的倨傲。

少年的眉眼艳丽,平日一脸冷漠都格外夺目,此时一笑起来仿若灼伤人眼。

此刻那双金瞳炙热而明亮,有着最原始的生命力,直直的望进人心底,“永生不死,共坐于光辉的神座之上。”

姬诀忽地明白了为什么太阳神能成为信徒最多的神明。

太阳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他本人就是燃烧的旭日,世上再也找不出这样极尽华美艳丽的少年。

所有的光芒都在他的眼中,那双金瞳的深处,藏着日轮。

不可直视真神,即使他允许她直视他。

望着他双眸深处的日轮,那饱和度过高的色彩与明亮使她双目产生了细微的刺痛。

少年向着她伸出手,“来,进入我的神国。你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我会将你的仇敌投入烈火,毁灭任何胆敢冒犯你的生灵。”

他现在仍能想起受到她召唤前来,看到少女胸口被鲜血染红,还在不断大量失血,破损的皮肉外翻,一只手在心口插着,连站都站不稳时的心情。

担心,慌乱,最后愤怒肆意膨胀,却因为她的伤势不得不保持冷静,压抑着所有的情绪为她处理伤口。

直至看到那可怖的血洞被一点点弥补至毫无痕迹,少女安然睡去,痛苦的神色在眉眼间淡去,他心口中饱胀的情绪才得以平缓下来。

这几天他反复叩问了自己的灵魂,梳理了自己的心绪。

他确信自己的的确确对这个身上充满谜团的达伽纳少女产生了超出对于普通生灵,乃至于信徒都更多的偏爱。

在离开她的时间里,他总是会想到她。

他会期待被她召唤。

他会忍不住用命运之环观察她。

他总是在等待她的出现。

纵使她身上一堆谜团,纵使她不承认曾闯入过他的梦,纵使她刻意拉开与他的距离。

可他的心绪却为她而牵动。

他不想看到阿尔弥斯出现在她身边,那大概可以被称为占有欲。

他想要占有她,想要长久的陪伴她。

他教导人类忠贞,现在他将自己的忠贞送给她,期望成为她眼中的独一无二。

姬诀试图装傻,“我觉得海妖的王宫修的也挺好的,您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如我带您参观一下,当然有时间又有这个荣幸的话,我一定去您的神国参观。”

说珍奇就直接给个伴侣身份什么的,这也太硬核了。

没必要玩这么大吧,真没必要。

神明状态的坎思图亚比加图巴好像更多了点文化,说话都有股奇奇怪怪的中二味……

“凡尊奉我的,必将同样尊奉你。只有你可与我并立,直至太阳衰亡。”

一切照耀着阳光生长的生灵都有着追逐日光的本能,姬诀也不例外。

在少年难得温柔郑重的声音中,她被一种奇怪的情绪所笼罩,心潮澎湃,盯着那只手忍不住想要握上去。

谁能拒绝阳光的恩赐?

阿尔弥斯站在姬诀的背后,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手指收紧,阻止了她的动作。

他在她耳边低语,“您的富有已经远超神明,千万不要被那些心怀不轨的神明所蛊惑。”

温柔的低语似乎蕴藏着某种神力,将她的理智从狂热状态中逐渐脱离,心跳缓慢的恢复了平稳。

面前是太阳神递来的手,身后是死神的怀抱。

真是难以抉择,进退两难。

阿尔弥斯虽然日常情绪很平稳,但偶尔会让她感觉很危险,产生某种做不对选择就会当场死亡哦的直觉。

姬诀的喉咙有些发紧。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她的不回答似乎以及是一种答案。

少年日轮般夺目的双眸慢慢黯了下去,他感到心口传来了迟钝的闷痛。

姬诀有些无法抵御美少年的黯然目光,她硬着头皮说道:“您所给的尊荣太多,但我恐怕并不值得您如此厚爱。”

说话的同时,姬诀灵活地抖了下肩膀,将阿尔弥斯的手抖掉,向旁边走了几步,“然后阿尔弥斯,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背后。”

虽然给的真的很多,但是成为神明配偶,完全不是她想要的。

听到可以赐予一切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都是能不能代替对方的神位和权柄,次一点也是索要尘世的领土。

说她想要的太多也好,说是她的性格问题也罢。

总之将此生都托付给神明,托付给其他人,把自己的姓名和存在化为他人身上相关的标签和符号,作为神明的配偶享受荣光完全不是她会做的事情。

如果这仅仅只是一个游戏,打出恋爱he的结局,嫁给心水的角色当然是最好的。

大概只要握住了坎思图亚的手,结局就会此刻定格。

但这又不只是一个游戏。

时间不是结局确定那一刻停止,谁也无法保证未来感情是否能永远保持炙热,世界是否会发生改变。

一旦感情发生变化,这个世界又没有离婚这个说法,尤其对于强大的神明。

一段关系彼此之间并不平等,连爱情都是恩赐,开始时或许是甜蜜,但产生波折和冲突之后,对于弱势的一方未免太过于危险。

无论是坎思图亚,佩特罗尼,还是阿尔弥斯,对于成为神明配偶这件事,姬诀确信自己完全没有过任何与之相关的想法。

佩特罗尼看着二人,毫不遮掩地大笑起来。

一众海妖被迫看完了全场,在佩特罗尼的笑声感染下,既想笑又不敢笑。

姬诀拍了拍手,“对了,刚好我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我准备上岸了。”

艾克薇笑容还未展开,因为这话笑容僵在了脸上,“您要离开我们吗?”

“不要说的这么奇怪,也不要用一种好像我要抛弃妻儿的眼神看我好吗?”

姬诀叹了口气,“虽然这些天跟大家的相处非常愉快,我也很喜欢这里和大家。但本身我就跟你们讲过,我是陆上生物,没办法长期在海底生活。而且我还有一些自己的事情要去做。”

菲娜果断道:“我可以跟着您离开。您想要去哪里,我跟您一起去哪里。只要定期放我去河流或者给我冲冲水短暂休息就好。”

艾克薇沉默了下去,眼神犹豫。

作为海妖的先知,平常王庭中需要她做的事情有很多,她没办法像是菲娜那么轻松的抛下族人。

索迪看了一眼菲娜,慢吞吞的说道:“我也要跟您一起离开。”

阿加迪,“加我一个。”

等一下,好像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海妖。

姬诀不可思议的眨了几下眼,“阿加迪?你什么时候来的?”

而且大哥你不是很讨厌我吗?哪尾海妖想要跟着我一起上岸都正常,但你说这种话就不太正常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