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穿越小说 > 穿越初唐从上吊开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太有道理了
  当日夜里,李善这一通火发到魏征疲惫不堪要去洗漱安寝为止……甚至李善还追到卧室里嘀咕了好久才被魏征强行赶走。

  魏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次太子在长安吃亏吃大发了,而且大都是说不出口的哑巴亏,怎么倒是你觉得委屈?

  的确委屈啊!

  用李善的话来说,太子早就定下了亲征河北一事,为此还摁住了秦王,结果呢?

  恨不得在长安过个春节才启程!

  而且还命齐王顿足不前,就是不发援兵北上!

  若这次不是魏县大捷,而是魏县大败,怎么办?

  我李善是独子,无兄弟姐妹,族人凋零,若是身死,只剩下老母孤苦一人,九泉之下也难瞑目!

  有道理吗?

  当然有道理!

  但魏征看来,非常没道理……军国大事,涉及数万人身死,自然要谨慎应对。

  不过魏征也不得不承认,站在李善的角度,太有道理了。

  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直到第二天魏征还在琢磨,如果太子提前十天自请出征……可惜一切已成泡影。

  魏征第一站抵魏县,一方面是因为魏县大捷,另一方面是听闻魏县周边有大量降卒,这给了他施展手段的机会。

  虽然李善已经提前做了太多的事,特别是从黎阳仓调粮,使得魏征白费力气催促陕东道输粮草北上,但魏征还是有其他手段的。

  最典型的一点就是昨日所言,只要当顺民,一切都好说,被俘虏的家眷还你,如果老婆死了,干脆就送你个老婆……反正河北连绵大战,死了丈夫的小寡妇多着呢。

  转了三个营盘,魏征都已经许出去十七八个小寡妇了……也不知道这厮回头怎么兑现。

  但一路走过来,魏征非常非常的不爽。

  当魏征给俘虏讲解朝廷的诸多安抚百姓的政策的时候,那些俘虏总是半信半疑……这点魏征能理解,毕竟之前庐江王李瑗、原国公史万宝、齐王李元吉干的那些破事还历历在目。

  但问题在于,那些俘虏用狐疑的视线看着魏征,然后……然后围着李善询问真假。

  麻痹我是太子洗马,受圣人诏令,得太子重托,巡视山东,你们不相信我……却去问一个尚未出仕的少年郎?

  这说得过去吗?

  李善也有些苦恼,索性爬到马背上,扯着嗓子吼道:“都他娘的闭嘴,谁再吭声……你还嚷嚷,周二,给我抽他!”

  下面发出一阵哄笑声,魏征和崔昊看到这一幕……简直了,这哪里还是在俘虏营?

  门口太子亲派的卫兵手持腰刀紧张万分,而李善的亲卫除了三四人之外,都混在人群中……好几个笑得最大声。

  李善之所以在俘虏营里有如此声望,亲卫队功不可没……呃,谁让他们是历史上,可能也是古往今来第一支男护士队呢。

  千百年后,估摸着李善八成要戴上“提灯男神”这个帽子了。

  “只要不再举兵闹事,一切都好说,给你口粮,还你田地,家人团聚,刚才那老头都说了……还发给你媳妇呢!”

  魏征听得一头黑线,好好的话让你说成这样!

  李善继续扯着嗓子吼道:“明年开春,都老老实实种地过日子……”

  “李郎君,田地荒芜,需要深耕,这也就罢了。”一个大汉高声问:“但开春没有种粮!”

  的确,想恢复河北,安抚山东,就得给别人希望……如今的河北,不缺田地,毕竟死的人太多了,但没种粮是个大问题,种子本来就比一般的粮食要贵的多。

  而且田地荒芜,需要深耕……这大汉可能办得到,但大部分人都是不成的,肯定需要耕牛……而之前突厥南下,对河北民间的破坏力非常强。

  李善冲着魏征一摊手,后者只能挤过来嘀咕了几句,李善立即嚷嚷:“都有,都有……待会儿周二你把籍贯记下来,回头每个县都发种粮,有的还有耕牛。”

  然后,魏征就听到连绵不断的让他刺耳的感激声。

  “谢过李郎君。”

  “拜谢李郎君。”

  “待得回乡,必要为李郎君立牌位,日夜上香。”

  等出了营地,魏征黑着脸问:“听闻魏县大捷,乃你筹谋……他们知晓?”

  “当然不知晓。”李善奇怪的问:“为什么要告诉他们?”

  这句反问,问的魏征心堵……的确,好有道理啊,为什么要告诉他们?

  但魏征随即精神一振,李善并没有否认……也就是说,的确是他筹谋魏县大战。

  李善嘻嘻一笑,“就算告诉他们……也没人信啊,此战道玄兄为首,田总管、齐总管、程总管同心戳力,对了,还有个王……从陕东道来的。”

  “陕东道大行台兵部侍郎王君廓。”魏征点头道:“此事有所耳闻,来来,说说如何筹谋。”

  前些日子李善忙的连口饭都没时间吃,白日里要管理营地,晚上还要点灯鏖战做手术,但这几日轻松下来了,吩咐亲卫准备饭菜,心里却在琢磨,王君廓这个名字这么快传入京中了吗?

  要知道之前捷报、战报中,都刻意没有提到王君廓。

  席间,李善随口说起魏县大战的细节,这没什么不能说的。

  “刘黑闼以粮船振军中士气,怀仁放火烧船……还是烧的自家的船!”崔昊赞道:“借势而为,摧毁敌军士气,难道刘黑闼如此大军,一日溃败。”

  魏征微微皱眉,听到最后才说:“何人提议求援卫洲?”

  李善反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看魏征死死盯着自己,李善两眼一翻,“玄成兄不管不顾,任由小弟来河北送死……”

  “咳咳,咳咳!”

  瞥了眼剧烈咳嗽的崔昊,李善似笑非笑道:“在下本就与秦王府子弟来往颇密,德谋之父李公还特地托在下带一封信给淮阳王……好悬没死在下博。”

  “之后一路南下,被突厥人撵着屁股追击,在馆陶遭大军围城,不靠淮阳王、田总管,还能靠谁?”

  “太子吗?”

  “齐王吗?”

  李善越说越是来气,“刘黑闼攻馆陶不克南下攻魏县,淮阳王力主出战,若是在下不使劲浑身解数,一旦败北,难道玄成兄会携在下尸骨回京?”

  “魏洲田留安,相州齐善行均是秦王府护军出身,而卫洲总管程名振与刘黑闼有深仇大恨,自然是最可靠的援兵!”

  李善噼里啪啦一顿话说完,魏征彻底闭上了嘴巴……没辙啊,人家说的太有道理了,完全没办法反驳。

  崔昊也干笑着将话题扯开,战事前后顺序细节,合情合理,就连程名振出兵的理由也挑不出毛病来。

  “足下是陇西李氏哪一房子弟?”

  面对崔昊的疑问,李善非常干脆的摇头否认……崔昊的眼神立即发生了变化,不是每个世家子弟都有李楷那样的心胸气度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