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都尉大人,你家夫人田里桃花多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策反
  看着李胖子那窝囊劲儿,萧锦元是真的气不打一处来。
这货还总在那沾沾自喜,总觉得自己抢了许念庵的兵部尚书之位,却不想想皇上给他这个职位的用意。酒囊饭袋一个!可能被重用?
是自己对他期待太高了,想罢,也不去管他,便命死士们发起了进攻。
皇宫里传来急报:“启禀皇上,萧锦元已发起了进攻,城门快守不住了。”
“不是把李解放在那了吗?”
“回陛下,萧锦元带来的是死士,浑身由剧毒制成,常人根本无法靠近,且力大无穷。”
皇上的眉头紧皱,“他竟然拿活人炼制?”
他的身形有些摇晃,好半晌都没有说话。
他忽然觉得自己将萧锦元的这最后底牌逼出来是一个错误的抉择。
班况赶紧在旁安慰,并问:“叶女师带来的那位高人到了吗?”
“到了,可高人对这些死士似乎也没办法。”
“用火药试试吧!务必把他们拦在外面。”皇上一咬牙下达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
“是。”
班况也有些感慨,“原以为他只是私自养兵,却不想他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是我疏忽了,在阜新,我们曾抓到过一个聋哑小徒,他应该就是药人的雏形。”
“对,圣手李春,他还没配制出解药吗?还有墨白的那两个常侍,阵法师可以抵挡住吗?”
皇上开始病急乱投医,不过班况也能理解皇上现在的心情。谁能想到,萧锦元的后手这里厉害呢!
只是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瑾瑜与萧逸云一战中,为了救子京和叶女师耗尽真元,李春勉强保住了他一条命,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这……墨白这孩子……”
老皇上这一刻真是五味杂陈。
身为帝王,他不可能不忌惮苏家的实力,因而对他们百般防范,可在关键时刻又要依附苏家的实力。
这一直都是一个矛盾体,他在尽力平衡,可大多时候还是对不起人家的时候多。
可在皇城有危险时,苏家人却是第一时间赶到,苏墨白还因此受了重伤,只待高人将其救活。
可他却不曾和自己说起半分自己的艰难,更是罔顾自己的性命。
他甚至都没有去仔细想,倘若与瑾公公那一战,阵法双星在的话,苏墨白又怎么会受那么严重的伤?
“瑾公公……”对了,差点把这老家伙给忘了,“朕去一趟颐福苑。”
“这……臣叫太叔江和你一起去吧。”
皇上却摆了摆手,“他若想对朕下手,朕回宫的这几天他早就下手了,既然他到现在都没动,就说明他不会再对朕出手,班爱卿,这边的指挥暂且交给你了,朕相信你与苏将军一定会配合好。”
说罢,他竟只带着贴身的太监润喜去了。
进了颐福苑,远远便见小夯子贼头贼脑的,没有过来参拜反倒是先跑到的屋里去。
“师傅,皇上来了?”
瑾公公正在打坐,对于这个徒弟的慌张略感不喜。
“夯子,你知道为何别人都能成为我的干儿子,而你却是我的徒弟吗?”
小夯子摇了摇头,他哪猜的到师傅的心思啊,况且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呀?那皇上已经到了门外,师傅这边到底是想要怎么样啊?
瑾公公却依旧不慌不忙,缓缓开口:“我之所以选你当我的徒弟,就是想让你继承我的衣钵。可我选来选去,选了一个最没有用的,武功不行也就算了,这脑袋也不好使。”
小夯子不敢说话。
瑾公公只好收功起身,见他还在那儿杵着。便道:“走啊,皇上不是都来了吗?还不出去接驾?”
到了门外,他先是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不知皇上大驾光临,奴才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皇上忙道:“瑾公公就不要在这里和朕的说笑了,说来朕还要感谢你的不杀之恩呢!”
瑾公公尬笑了一声,“皇上不也没急着治老奴的罪吗?”
“既然公公也是一个敞亮人,那朕就不和你废话了。话说回来, 太子究竟有没有谋反,还有待商榷。瑾公公可以是反贼也可以是功臣,就像那李解,如今不还是朕的兵部尚书吗?”
“所以皇上您今天来找奴才,是想要策反奴才了?”
“那就要看公公的了,朕听太后娘娘她老人家说,公公是怕这把老骨头给朕陪葬,所以想释侍奉小的,这么多皇子,总是有一个和公公眼缘的,但这大孟的江山必须姓孟!”
“皇上真是怕奴才自立为王?”
“公公若自立为王的话,朕恐怕也活不到今天了,我想公公还是会念及几分仙帝的恩情的,公公也不想这大孟的江山绝对不能改姓吧。”
“想让老奴出手帮忙对付萧锦元?”
“可以这么说,如果公公愿意的话,当然如果公公不愿意,那就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皇上就不怕,这是放虎归山?”
“若是怕,朕就不会亲自登门了。你也看到了,这小东西就是朕的一个贴身小太监,没有半点的武功,拿来当肉盾都不够用。但那萧锦元这一次却是有备而来,朕也不知还会坚守多久,这宫中的人能逃出去就逃吧。”
“逃?老奴的自打跟着先皇打江山以来,自眼里就没有逃这个字,只是遇到了一个世外高人,内心起了些波澜罢了,如今这心态已经平复了,就更没有逃这个理!”
皇上却是摇了摇头,“可这一次却是连那世外高人都没有办法了。”
说着眼中露出无限的悲伤,却是真情实感,没半分的掺假。
瑾公公不信,“那萧锦元还有这等手段?”
“公公不防随朕出去看看,然后你再做决定。”
“行,老奴这就出去活动活动筋骨,这却不是为了你。”
瑾公公的狂妄若是放在平常,皇上定然已炸了锅,可现在却没有半分的脾气。
他养狼崽子一样地培养着自己的子孙后代,可终究没能培养出像样的狼王,到了这关键的时候,还是要他这匹老狼挺身而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