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勇者游戏 > 第九章【我是被天使守护的魔鬼】
第九章【我是被天使守护的魔鬼】

警方无意中帮了我一个大忙,在我被收容看押期间,吴天「人间蒸发」了,彻彻底底的消失。而且,当晚还有好几位目击证人,说吴天是被一股神秘力量给带走的,因此我有了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加上李婉醒了,在警方得知我和她是同居关系,并且李婉一力要担保我的时候,我被无罪释放了。

三日后的市人民医院草坪道路上,我推着坐着轮椅的李婉,漫步在其中。

「大叔,你真的去报仇了?」李婉仰起头看着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以前她总是突然消失,我很害怕她抛下我,后来偶然从她口中得知,她总是参加一款游戏,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游戏,现在大叔你也参加了这款游戏,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游戏吧?」李婉担忧地问道。

我想了想,还是告诉她一些有关《勇者游戏》的消息:「我当初也是被她骗入这款游戏,然后迫不得已之下杀了她,否则死的就是我。现在对这款游戏也是一知半解,还有很多的谜团等待我去探索。我现在已经是杀人凶手,李婉,你觉得我是魔鬼吗?」

这是我的心结,不管有多么华丽的借口,剥夺生命始终违背生命的本能良知,虽然这种痛苦和忏悔依旧不会阻止我在接下去的游戏中继续为了求存或其他目的而剥夺更多的生命,但我的内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不再认为自己是一个手上干净的人,一个无辜的人。

李婉捧起我的双手放在她的脸颊上,第一次对我展现出亲昵的动作,我本能地抱住了她,闻着她身上的独有气息,这一刻,我没有欲望,只是渴望得到救赎。

两天后,李婉出院了,身体已经基本痊愈,这种速度让主治医生感到震惊,不过他们查不出原因,从游戏商城里兑换来的治愈药剂并没有在李婉体内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我甚至怀疑这款游戏的幕后操控者已经掌握了领先这个时代的超前黑科技,已经是近乎魔法一般神奇。

回到两人的新家,李婉脸上露出了笑容,就好像她从未出事过一样,只是去外面溜达了下,然后回来了。

我的工作还是丢了,这点倒是不奇怪,无缘无故旷工,加上事后我的心情也不好,对那个年轻主管气势汹汹打过来的电话狠狠地怼了回去,领了一天的试用期工资就结束了短暂的工作。

眼下我的游戏积分少得可怜,身上的积蓄也因为垫付李婉的医疗费花得精光,只剩下一点吃饭的钱。

「还有两天,就是游戏开启的日子,这一次好像是大逃杀模式,获得的游戏积分可以翻倍,几分消费则可以打九折,我一定要把握好。」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居然不再惧怕进入这款游戏了,而是隐隐怀着兴奋的心情期待它的到来。

我和李婉的关系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不过并没有直接过度到恋人的关系,我也不再单纯只是馋她的身子,慢慢有了一种当初谈恋爱的感觉,感情还是水到渠成最好,我这样想着。

另一方面,原本我最担心的吴天家人的报复并没有到来,事后我打听了下,才得知,吴天的那位父亲校董事因为这件事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引咎辞职还受到了调查,最后狼狈地带着一家人移民去了加拿大,此事就此作罢,我也松了口气。

不管如何,报仇始终是无法挽回伤害的,因为伤害已经造成才会有报仇,我不想老是去复仇,那样只会显得我很无能。

李婉虽然痊愈了,但体质还是较为虚弱,幸好她卡上还有退回来的几个月房租,足够这期间保持她的营养供给。

我开始锻炼自己的身体,有目的地去强化自己的体能,通过这两次的游戏让我发现,现实世界中体能体质出色,到了游戏里会有很大的帮助,特别是在遇到像双方都禁止使用卡牌的时候,体质和体能更是决定性的作用。

关于道具方面,之前的辣椒水没用完被我收起来了,飞刀剩余一把,然后我用剩余的几十个积分买了几样实用的小道具。

一个高压缩体积的便携水壶,大小只有可乐罐左右,却可以储存1吨左右的淡水,非常划算,而且这件东西可以带到现实世界中使用。此次游戏模式,我觉得可能短期内无法结束,甚至有可能需要好几天,那就要考虑到游戏内的日常吃喝,其中淡水非常关键。

此外,还兑换了一卷急救绷带,可贴可缠,可以快速处理常见的一些外伤伤口,比较实用。

然后,还兑换了一只野外毒性检测智能手表,只要转动腕部,让手表表面摄像头对准野外的目标,就可以在手表界面上看到该目标是否具有毒性以及毒性的强弱,这个对野外获取食物非常关键。此外,这款手表可以配对游戏APP,让我可以随时查看游戏状态和一些提示,非常方便,所以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

最后就是一瓶「轻伤药剂」,重伤的太贵了,买不起,只要不是危及生命的重伤,一般的伤势都能得到缓解。

两天时间匆匆而过,我看了下手表上的倒计时,还剩下几个小时的样子。

李婉身体已经基本痊愈了,今天因为知道我马上要参加游戏,所以特意为我在网上学了煮一碗带汤的肉丝米粉,这是我平时爱吃的一样小吃。

「尝尝看。」李婉有些期待又有些不自信地把做好的米粉端给我,我看了下大致的样子,似乎不错,食物的香气也不错。至少「色」「香」两关已经过了,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一筷子下去,我略微皱起了眉头,似乎米粉煮的夹生了点,然后太淡了些,肉丝不够滑溜,不够入味,辣椒粉放得多了些哈。

「怎么样,好吃吗?」李婉小心翼翼地问我。

我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冲她伸出大拇指,李婉很开心,比出院回到家的时候还开心。

吃完后,我站在她身后看她洗碗筷,有种看老婆的感觉,心想,如今我和她都这样子了,应该算是恋人了吧?

不过李婉并没有直接答应我,让我有些难受。

看看时间,足够她睡着后我才会进入游戏,我想趁着这剩余的一些时间多和她在一起。老实说,我对这次参加了游戏是否还能活着回来没有把握,两次游戏虽然带给我经验积累,但也让我更加明白这款游戏的残酷。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干掉,或者被掠夺走所有积分,身死道消。

吃过晚饭后我陪着李婉看了几套综艺节目,李婉不时被那些耍宝偶像明星逗得不行,这时候就会趴在我怀里大笑,让我原本紧绷的心舒缓了不少。

手机上忽然跳出来一条提示,大致内容是,大逃杀模式的注意事项,显示非常重要。我特么管你有多重要的消息,现在我的个人幸福最重要,于是丝毫没有理会,继续沉浸在和李婉的二人世界中。

眼前的这个李婉和原本的李婉真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一个因为自身悲惨的遭遇走上了极端的道路,一个因为被保护的很好,获得恬静而幸福。因为参加了《勇者游戏》,让我的内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度以为自己也堕落成了魔鬼。

但是眼下,在纯真的李婉旁边,我发觉自己得到了救赎。

看完电视,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左右了,我们简单洗漱后就准备睡觉,原本我们之间是苏德互不侵犯的关系,今天的李婉却有些特别,似乎不在意分界线,直接缠在我身上抱紧了我。

「大叔,你会死吗?」李婉抱着我的脖子问道。

「不知道……」我无法准确地回答她。

我曾经很喜欢梁洛施的一部电影——《伊莎贝拉》,里面有一句台词很打动我的内心,她说:其实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赌,赌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

现在的我就是这种感觉,充满了对自己未来命运的不确定,自己的生命也像风中之烛一样,不知什么时候会被熄灭。

「我不想再一个人活着了……」李婉紧紧抱着我,压在了我的身上,让我一下子喘不过气来。

昏暗的卧室中,城市灯光偶尔会透进来一些,浓重的阴影倾泻在李婉的身上,此时的她已经褪去所有衣裳,身体发出如象牙一般的光芒,洁净光滑。

「我不想立flag,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一点,我会努力求存,如果这样做之后还是难以幸免,你就忘了我,一个人好好活下去,体验一个正常人类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你的造物者想将她的遗憾落在你身上补充完整,而我希望你是作为自己,一个有主见的人类为自己而活这一生。」我抱着她,这一刻很想得到她。

李婉也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我,但是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忘了拿小杜杜了,抱歉地亲了她一口,告诉他我要去拿小杜杜,被她骂了一句讨厌,转过身不理我。

于是我忍着心底的欲望,身上只剩下一条裤衩,来到床下的柜子寻找小杜杜。

拿到小杜杜后的那一刻,我惊恐地发现自己全身无法动弹了,自己的身体前方竟然出现一道一人高的白光裂缝,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我慢慢吸进去。

「淦!」我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为什么这该死的游戏会提前传送,以前两次不都是我自己点开APP进入游戏的吗?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可惜我的投诉没有被理会,直到白光将我全部吞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