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勇者游戏 > 第五十五章【行政官安东尼】
第五十五章【行政官安东尼】

傍晚的时候,我顺利地回到了莫斯德斯村,向镇子上的居民打听过后,知道了行政官安东尼的住处位于村子中央的行政屋附近,镇上目前依旧是一副太平景象,很难想象,就在镇子的西边居然会充斥着一群可怕的魔物和魔人。

来到门前,我敲响了房门,很快一名抱着孩子、相貌端庄的妇人打开了门,看到是我,不禁眼中露出警惕之色。

「晚上好,夫人,我是冒险者九夜,有一封信要交给行政官安东尼,同时我也想见见他,还请夫人为我通传一声。」我在回来后已经换下了全能防护服,重新换上「狮皇之心套装」和化妆头蓬,此时将头罩摘下,尽量露出和蔼的笑容,递上老巴里的信件。

妇人谨慎地点点头,收下了信件,让我稍稍等候,关上了房门进去寻找丈夫,并没有将我引进屋内。

其实玩家在NPC眼中,大多都是野心勃勃喜欢动粗闹事的不安分分子,一般情况下都是会提防的。

不过这次老巴里的信件或许起了作用,门很快重新打开了,一名留着髭须的褐色卷发男子出现在我面前,他肩膀很宽,身材高大,穿着得体的长袖亚麻衬衫,看上去是个挺有气势的男子。

「请进,冒险者!」安东尼邀请我进了家,我礼貌地行了一礼,这也是入乡随俗,这里的当地文明接近欧洲中世纪

屋子材质多是木料,还有壁炉,我看壁炉里已经点了火.似乎到了傍晚,镇子的温度就下降得很快,有种白天是夏秋季节,晚上是冬季的感觉,可能是系统故意这样设定的。

进了屋子发现他们正在吃完饭,妇人看到我略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招待我坐下,给我端了一份食物,主要是土豆、一点熏肉、黑色的粗粮面包和一碗看上去像是牛奶一样的汤,没想到行政官家里的饭食这么节俭,不过我也吃得下,不挑食。

因为我受到了安东尼一家人的款待,所以我复制了1张含有随机1斤水果的「补给卡」,使用后出现在我的背包里,然后我取了出来,这次是水分比较多的梨子,送给了他们,让他们一家受宠若惊。

原来,水果在当地是非常昂贵的,平时居民们都很少舍得吃,只有在节日的时候才会准备一些。现在,我能随手送出一斤水果自然让他们很惊讶,而且以为冒险者很少会送礼物给NPC,基本都是向NPC索取、勒索、盗窃、抢劫,甚至发生过玩家看上了某个NPC的祖传宝贝,不惜将其杀害,最后该玩家受到了惩罚,被系统转变为NPC,而且是低等级NPC,日夜受到其他玩家的凌虐。

吃完饭后,我跟随安东尼上了楼,那里有他的书房。

斤书房后,安东尼的夫人——金佰莉·布朗给我们两人送来了一杯蜂蜜茶,看来我已经赢得了安东尼一家的好感。

安东尼被老巴里过继给了邻居布朗一家,所以现在安东尼的姓氏是布朗,他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问道:「我其实知道巴里是我的生父。」

我吃了一惊,抬头看向他,只听他说道:「虽然那时候我还小,但是记忆还是保留了一部分,另外,我的养父母在临死前都告诉了我真相,他们让我不要怪罪巴里,因为他真的很爱我和我的母亲。」

我点点头,说道:「巴里先生一个人坚守在矿场那边为的就是想要有朝一日夺回你母亲的骸骨,我作为冒险者,原本只需要完成这趟送信任务,但是现在我却打算帮助巴里先生,他的身体即将油尽灯枯,如果再不动手,我怕他坚持不住了。」作为玩家,我可以看到那些对我有好感度NPC的一些隐秘信息,比如衰老程度和健康度。

衰老程度随着游戏时间而不断加深,健康度则是相反,不断下降。我观察过老巴里,虽然他的年龄按照NPC的平均寿命来说,还有将近二十年,但是长期艰苦的生活和内心失去家人的痛苦让他的心神几乎耗光,现在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力量便是夺回亡妻的骸骨。

「九夜先生,我跟你一起去,母亲被那些怪物夺走,至今无法长眠,我也一样痛苦。另外,我也想在最后时刻,陪伴在父亲的身边。」安东尼双眼通红地说道。

我点点头,这是为人子的一片孝心,无法拒绝。

「这点我明白,但我希望镇子上有更多的勇士能够跟随我一起前去勇闯下那个可怕的矿洞,那片地方必须必彻底摧毁掉,幕后黑手必须斩断。」我坚定地说道。

安东尼随后开始向我介绍徐敏之老先生的女婿的情况,自从安东尼担任行政官的这几年,镇子上失踪的人口还是不时会发生,不过比起以前要少了很多。这几年更常见的是冒险者的失踪死亡事件,为此,很多冒险者现在都不愿来镇子上做任务和历练,没有了冒险者,整个镇子的很多产业就难以发展起来,生命之冠对该地区也慢慢失去关注,仅仅只是约束当地的NPC然后维持这里的正常运转。

「那名冒险者的名字叫做克劳德,没说自己的姓氏,跟你这样的冒险者还是有区别的。他基本上已经看不太出来是冒险者了,只是会在使用一些只有冒险者的独特技能时,才会让人意识到。去年,他娶了一个叫徐英的女人,今年就生下了一子一女,还特意举办了酒宴,邀请了镇子上的人参加,我当时也在邀请之列。」安东尼说起那位冒险者的时候,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随后,他话锋一转,说道:「多数时候,克劳德在几乎所有人眼中都是一个好人,但他有时候会发狂,特别是在每个月的最后一天的时候,总是会变得很神经质,而往往那一天镇子上便会有不详的事发生,不是镇子上有人失踪,就是有冒险者出意外,总之,我们现在镇子上的人都有个不成文的约定,月末的那几天,绝对不要去找克劳德先生,也尽量不要出门,否则就会被那些魔物和魔人带走。」

我听到这里,心里想到了一个可能,但也不敢确定,NPC无法理解为什么克劳德会在月末发狂,但是以玩家的视角来看,就会发现很正常,因为那几天,尤其是最后一天,正是系统实行「末尾淘汰制」的时候,凡是排名位于末尾10%的玩家都要被处死。

最后,安东尼拿来两本档案递给我,一本是记载阿克雷沃镇居民户籍登记注销、生老病死失踪及房屋购买租赁的档案,另一本则是镇子遭遇魔物和魔人的各种汇总分析情报。

「今晚就住在我家吧,楼上还有好一间空的屋子。」安东尼见我阅读得十分仔细,便提出了让我留宿的决定。

我点点头,确实,如果今天不住在安东尼家,还得去寻找住处,搞不好最后还是得露宿野外,这个时间段,露宿野外有点危险,能避免则避免吧。

于是我简单洗漱了一番然后躺在被金佰莉铺好的柔软床铺上,虽然是一些干草,但也挺不错的。

可惜煤油灯的照明还是导致阅读不方便,于是我打开游戏商城,买了一盏小巧的充电节能灯,充满一次可以用七天时间,就3个积分而已,不算贵。

随后,我继续翻越档案资料,逐渐发现了这里面的不寻常之处。

克劳德出现在镇子上是两年前,从房子前一任主人「丹尼尔」手上买下了房子,而丹尼尔则从上一任主人「杜德克」手上买下房子,那是五年前。再往前是「爱格伯特」,十年前;然后是「埃里克」,十五年前,最后是「盖伦」,二十三年前。

买房子不奇怪,但这些房子的主人如果都是冒险者(玩家)呢?玩家购置房产也不算太奇怪,但绝大多数玩家购买的都是天命之城或其他主城的房产,鲜有人在主城之外购置房产,因为不划算也不方便。

为什么这些玩家会这么执着去购买远离主城之外的某个城镇的房产,而且是同一幢房子?除非……除非这些买家都是同一个人!

另一本档案则显示,最早出现魔物和魔人便是在二十多年前,时间上基本和第一任买房子的主人来到镇子上的时间吻合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用这种愚蠢而残忍的方式一直留在阿克雷沃镇呢?」我觉得很是不解,每个玩家都惧怕「末尾淘汰制」,都想尽办法提升自己的积分和排名,但是一直留在阿克雷沃镇这个收益不高的地方,他的排名岂不是永远在危险的区域徘徊?

我没有想通这点,翻阅了更多的资料,发现克劳德的口碑在镇子上其实是很好的,而且乐于助人,他还是一名具备治疗技能的冒险者,如果镇子上有人受了伤或生了病,往往都会向他求救,他也往往会竭力帮助。

这样一个老好人,难道会绑架平日里自己的邻居、朋友,将他们作为魔物和魔人?而且,他的每一个身份都成家娶妻生子,但是这些妻儿最后都成了失踪人口,这个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似乎身上带着一种神秘的气质,又让人无法直接判断其善恶,似乎既不是玩家,也不是NPC,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而是游走在两者之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