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勇者游戏 > 第五十六章【失心者克劳德】
第五十六章【失心者克劳德】

次日,我一方面安排安东尼去镇子上游说各个家庭,聚集一批勇士,敢于和我一起闯荡矿场和矿洞的勇士;另一方面,我则打听好徐英一家的位置,选择直接上门拜访,希望掌握一些克劳德的真实情报。

当然,我拜访的人并不是徐英的丈夫克劳德,而是来徐英家做客的徐敏之。

很顺利,我见到了徐老爷子,他此时手上抱着孙子孙女显得很开心,看到我之后,更加开心了,向我不停展示他的孙儿孙女多么可爱。我还被他强行塞了一个孙女在怀里,结果很快,我就被赏了一泡童子尿。

徐英连忙道歉,接过孩子后让徐敏之带我去清理,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我的斗篷材质可是很不错的,而且自带清洁功能,童子尿根本不算什么,不过出于尊重主人的意愿,我还是跟着老爷子去了后宅。

「老爷子,这里住的习惯吗?」我问道。

「还行……就是……感觉晚上有点阴沉沉的,不像天命之城晚上很热闹,以前还觉得有点吵。」徐敏之笑道,看得出来,他其实并不太喜欢这里,不过女儿嫁到了这里,也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我故意又问道:「你的女婿呢,怎么没看到他人?」

老爷子沉默了下,说道:「昨天见了一面,然后就匆匆离家办事去了,听说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忙,很可能都不在家,你们这些冒险者,整天到晚地不安生,女人跟了你们算是倒霉到家了。」听到老爷子的数落,我不由得尴尬地笑了笑,不过想到现实世界里我有李婉陪伴,顿时心中一股暖意。

「老爷子这可就不一定了,冒险者是为了挑战而生的一群勇者,你没听说过美女爱英雄吗?」我不同意地反驳道。

徐老先生顿时有些不满,不过还是说不过我,只好大力拍了拍我的肩膀,以表达自己的态度。

「对了,老爷子,你的女婿跟以前比起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我继续旁敲侧击地问道,徐敏之并没有反应过来,大概也是将我真正当成了忘年交的朋友。

「比起结婚的时候,感觉更加沉默寡言了,听我女儿私下里跟我说,好像自从生了孩子后,他就变得冷漠了许多,总是有忙不完的各种事,而且这些年镇子上总是不太平,老有人失踪,我很想让女儿跟我们老俩口回去住,但是总得不到女儿的同意,她坚持要留下来照顾丈夫,两个孩子还小,又不能离了她,唉……我挺烦心的。」徐敏之的话让我觉得这个克劳德似乎很在乎女人为他生下子嗣,但是在确认可以剩下子嗣后,就又失去了兴趣,难道他在做什么试验不成?

我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毕竟容易惹人怀疑,不过就在我打算告辞的时候,那个传说中的克劳德回家了。

徐英很是开心,连忙招呼丈夫,嘘寒问暖不停,还问他饿不饿,要给他做饭吃。不过克劳德似乎显得很冷漠,整个人带着一种近似扑克脸的伪装,看上去挺和善的,但是却透着骨子里的冷漠。

就好比,他只是在控制角色和NPC对话,至于NPC对他的表情感情反映,在丝毫不予理会。

徐英黯然离开,进去抱孩子了,她或许有些怀念未生育前丈夫对她百依百顺的样子,现在只剩下了回忆。

徐敏之见状很是气不过,走到克劳德跟前语气强硬地指责道:「你知不知道阿英带孩子有多么辛苦,为什么成天不在家,让她一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忙家务,还要给你做饭,你就不能为她好好考虑一下吗?」

克劳德抬起头双眼显得漆黑无神,皮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久没有晒太阳的缘故,显得有种病态的苍白,他是典型的西方人五官特征,跟我这样的东方人有着很大的差别。他就这样盯着徐敏之看,不气恼也不道歉,徐敏之渐渐被他看得发毛,停止了说下去的冲动。

「你也是玩家吧?」克劳德忽然冲着一直在旁边观察的我问道。

我点点头,反问道:「你是不是很漠视这些NPC?」

克劳德站起来一把推开挡路的徐敏之,徐敏之猝不及防被推倒在地,房间里冲出来的徐英尖叫一声将自己的父亲扶住,抬起头,用悲愤的眼神望着克劳德。

我的身体紧绷起来,如果克劳德想动手,那我也别无办法,或许在这里解决掉他才是最稳妥的方式。

「我们是玩家,在这个世界的地位本就高出NPC,这些NPC只不过是一个个的廉价商品,就连生命之冠对它们也不过是视其为道具,维护整个游戏世界正常运营的工具人而已,你怎么这副表情,我有什么地方说得不对吗?」克劳德看出了我不好惹,没有继续靠近,而是停在了距离我五米远的地方。

我摇摇头,对他说道:「很遗憾,我不能同意你的观点,NPC曾经也是玩家,它们虽然有低级、中级和高级之分,但同样是生命体,即使是克隆体,那也是生命体。」现实中的李婉也是曾经的女高——李婉的克隆体,但她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完全的新生命,我的女友,我的挚爱。

克劳德伸出一根食指在我面前不断晃动,嘴巴里发出「啧啧啧」的不屑声音,指着地上的父女NPC,说道:「这些NPC只不过是高级一点的玩具而已,我可以在规则允许的范围下使用它们,它们有些心甘情愿为我而死,心甘情愿任我驱使,你凭什么来扮演正义?」

我冷笑道:「你只是怕死吧?」

「住口!」克劳德恼羞成怒,手上瞬间切换出一对短剑,剑刃有些宽,闪烁着蓝色的光芒。

咆哮的克劳德,迎头朝我斩下,我的手上早已多出了一件武器,是黑武士刀的刀柄,我瞬间激发了刀身形态。

嗡!

一道蓝白色的刀身亮起,我握着刀柄横在身前,迎上了克劳德,挡在了徐敏之父女身前,顿时一阵炸响传开,旁边的家具和屋子都遭到了波及,爆裂开来,没想到,含怒之下的克劳德力量惊人,我的力量稍逊一筹,被压迫的膝盖一下子弯曲,磕在了地板上,直接将地板磕出一个深深的膝盖痕迹。

「自不量力的沙比!」克劳德居高临下地望着我,非常不屑地说道。

「老爷子,带着你的女儿和孙儿孙女离开这里!」我直接取出1张「镜面滑到卡」使用掉,顿时趾高气扬的克劳德顿时一头栽倒,随即陷入短暂的晕眩中。

徐敏之拉起已经吓傻了的女儿徐英,进入卧室后,一人抱起一个大哭的婴儿,跑向门外。

从眩晕状态中醒过来的克劳德再次恼羞成怒,举起手中的双剑砍来,可惜面对这样简单的攻击,我根本不惧。

手中紧握能量武士刀使出一招突刺,瞬间手指上滑,使得刀身伸长出去。

噗嗤!

灼热能量刀身一下子刺穿了克劳德的左肩,让他惨叫了一声无法前进,紧接着便想要逃跑,却依旧没有抽出任何卡牌脱身,让我心生疑惑。

我迅速切换出沙鹰装填好了一粒「减速子弹」,开枪!

呯!

克劳德毫无悬念地被打中,尽管减速子弹伤害不高,但沙鹰的巨大威力还是让他再次狠狠摔倒在了地面上,当他再次挣扎着爬起来,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想要逃跑的时候,我已经提着能量武士刀来到他的上方。

「呵呵……」他没有害怕的情绪,而是嘲笑,好像他高人一等似的。

我正要一刀捅进他的心脏位置,却被一名女子挡在面前,是徐英,她……怎么又回来了?

「求求你,冒险者,不要杀我的丈夫。」徐英泪流满面地哀求道。

我举着武士刀犹豫不决,突然间,徐英整个身体僵了一下,然后一截剑身透过她的胸口位置刺出,迅速刺穿,然后落在我的小腹位置,我立刻抽身后退,迅速复制了1张「重伤药剂卡」使用掉后喝下。

「不!阿英……阿英……我的女儿……克劳德你个畜生……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女儿……她给你生儿育女,你这个畜生……」徐敏之从外面跑了进来,此时外面已经充满了呵斥声,我听到了安东尼的声音,看来这里的动静终于将镇上的人给吸引过来了。

徐英没有在意自己胸前的伤口,尽管殷红的血渍让她十分痛苦和虚弱,却还是回过头去,看着神色狰狞的克劳德,笑着对他说道:「克劳德,我爱你。」说完,便耷拉下脑袋,死去了。

徐敏之被我拦下,眼下我受了伤,不一定能保护好他,徐英的死让我感到惭愧,不能再让大叔出事,对于徐英的痴情,我……感到震撼。我从来没有想过,NPC会因为爱慕玩家宁愿到为玩家去死的地步,我以为只有玩家之间,人类之间才能这样做,但是今天的这一幕打破了我的想法,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的NPC绝不仅仅是NPC。

对于玩家来说,NPC只是工具人,但对于NPC来说,玩家或许成了主宰他们命运的神。

克劳德抱起的徐英的尸体,将她温柔地放在一边,然后看向窗外,窗外都是镇上聚集起来的的NPC。

「你还觉得他们只是NPC吗?」我指着已经徐英被鲜血染红的尸体质问克劳德。

克劳德眼中流露出悲伤和后悔,但很快双眼又被一种疯狂的血色所取代,他单手提剑指着我,笑道:「来吧,来矿洞里,我们一绝生死,了解这个镇子的梦魇吧!我的现实人生是悲剧,想不到在游戏里还是悲剧,我有些……累了……」说完,一剑刺入自己的下巴,倒地死去。不过很开,他的尸体就显现出了原型,是一具魔人的身体,果然,这不是他的本体,克劳德的本体在矿洞里。

徐敏之抱起自己的女儿徐英,嚎啕大哭,两个孙儿孙女围着他们父女也嚎啕大哭,围观者几乎都潸然泪下,却无能为力。

「为什么克劳德杀死了徐英却没有受到系统的惩罚?」我很是不解地自言自语道。

随即,系统一道提示音响起:

隐藏任务开启——「结束镇子的梦魇」:克劳德已经堕落为失心者,不再是冒险者中的一员,他是这二十多年来,阿克雷沃镇梦魇的幕后黑手。玩家九夜,你当率领镇上集结的勇士,帮助那些受害者家庭、死难者讨回公道,带着勇士们,进入矿洞深处击杀克劳德(精英)LV25。

呵,这一切原来只是剧情模式吗,我只是在游戏剧情CG里出演了一个玩家的角色吗?

该死的,生命之冠!

该死的,勇者游戏!

我——很想用手中的武士刀,捅破这个世界的天空,砍翻主神——生命之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