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简觉得自己病了。

而且病得不轻。

站在花园里,被裹着花香的凉风一吹,时简打了个激灵,之前恍恍惚惚的感觉彻底没了。

三分钟前,她还在觥筹交错的宴会上,她是时家的继承人,这种场合向来是众星拱月,她不用刻意去迎合任何人,就会有一堆人主动上前迎合她。

一切都十分正常。

直到她看到霍颢给时芸递了一杯饮料,并且低头笑着跟时芸耳语了几句。

然后她干了什么来着?

时简揉了揉额头,光是回想她刚刚做了什么事,她就觉得脑壳疼。

她砸了手上的香槟,大步走向了两人,骂时芸狐狸精,把人骂哭了,然后听到霍颢说她无理取闹,眼红委屈地跑出了宴会厅。

时简:……

这他妈是人干的事!?

她这是觉得宴会乐队演奏的古典音乐太催眠,所以舍己为人,给大家伙来了针狗血兴奋剂吧。

啥玩意啊,时简仰头看着漆黑的夜空,重重吐了口气。

从半个月前她的脑子里就时不时冒出一些信息。在这些信息里面她是一本书里的女配角,作用是衬托了女主的善良柔软聪慧等……一系列优良品质。

刚开始她以为是自己训练太密集,精神力紊乱人产生幻觉。

而到了这会,经历了刚刚那件事她确定了,她好像真就是什么狗屁配角。

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干什么争风吃醋,把弱小骂哭的蠢事。

她时简——时家正统的继承人,出生起就备受关注,虽然分化成了omega,但拥有3s精神力,依然让她成为了帝国的新星。

家世好有实力又长得美,天之骄子这个成语的具象化就是她这样。

时简从有记忆以来,就把优秀两个字刻在了她的血液里。

这样的她怎么可能为一个败落世家的无用alpha争风吃醋。

瞅了眼宴会厅的灯光,现在离她离开大厅已经有十分钟左右,但厅里面的人的话题应该依然集中在她的身上。

真就是日了鬼了!

分化成了omega后,为她挑选未婚夫这事就摆上了日程,家族的人拿了许多资料给她选择,而她一眼就看中了霍颢。

霍颢的长相算是英俊,但离极品还有一截距离,完全没有让人一眼着迷的魅力。

可她就是鬼迷日眼的眼里就只有他了,怎么说来着,好像她活了十八年,人生的意义就是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剧情就开始影响她。

剧情应该是从半年前开始的,半年前她除了看上霍颢,还开始注意起了家里面的小透明时芸。

时芸是这本书里被男主男配捧在掌心的女主,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因为觉得上一代的事情怪在这一代没意思,她对时芸的态度一直是不排斥也不交好,剧情没开始之前她对时芸的认识一直是知道家里有这个人而已。

而半年前剧情进入轨道就变得不一样了。

她开始嫉妒起了时芸。

嫉妒???

时简深深吸了口气,她开始嫉妒一个胆小柔弱不敢大声说话,成绩最好是厨艺课和插花课的omega。

平日里只要遇到时芸,她就会认真打量,然后从时芸身上挑到她没有的优点,开始嫉妒生气。

例如笑起来柔柔弱弱霍颢一定喜欢这一类很无聊的事。

之前陷入剧情里的时候,不觉得自己做得事有多蠢,就像是一切都是按照正常的轨道在运行着,现在清醒过来,时简就只剩了一肚子脏话。

太蠢了。

她不信她这半年做了那么多蠢事。

捂着脸无声地咆哮了几下,时简深吸了一口气,让表情重新恢复正常,一直在外面不是一回事,面对困难才能战胜困难。

哪怕她刚刚在宴会上干了砸杯子,骂哭时芸,准备扇时芸巴掌被霍颢推开,含着哭腔咆哮了“你怎么能那么对我”,她依然得面色如常的返回宴会,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刚刚她只是中邪了继续她的社交。

“时简。”

时简脚步还没踏出,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

侧脸看过去,茂密的花丛里站了个人,晦暗不明的灯光让时简眯了眯眼,认真确定了下在角落站着这人是不是陆西骁。

两人对上了眼睛,时简没好气地开口:“哟,你还敢出现啊?”

宴会邀请了陆家的人,但她没想到陆西骁也来了,明明在宴会上她根本没看到他。

这浑球竟然还敢在她面前出现。

时简往他的方向走了几步,考虑她是该用语言还是用暴力,让陆西骁知道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下场。

不过走到人跟前,触到陆西骁没什么温度的眼睛,时简突然哑了。

她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半年来她在剧情的影响下干了那么多傻/逼事,深陷在剧情中的时候,她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但别人应该不会那么觉得吧?

她记得这半年,陆西骁没少用看傻逼的眼神看她。

有一次她因为霍颢跟女生说话生气,陆西骁瞅见了,冷笑了几声,还夸了她眼光与众不同,跟她万年老二的成绩十分相衬。

时简:“……”

呼啸而过的羞耻紧紧包围着她,一时间让她没有力气去计较跟陆西骁的恩怨。

她不说话,陆西骁也不说话。

两人相隔着玫瑰花藤,就那么安静的对望。

“你搁着杵着当雕像呢?!”看了半响,时简揉了揉脖颈,突然恍然大悟骂了声“艹”,“陆西骁,你这是拐着弯骂我矮是不是!?”

时简在omega中不算矮,一米七二说是个发育不健全的alpha也说得过去。

但是偏偏陆西骁是个发育太健全的alpha,个子有一米九七,两个人要对上视线,时简就要仰着脖子往上望,她要是偷懒脖子角度仰的角度低了,那陆西骁低眸的角度,看着她就像是看趴在地上发出声音的生物。

时简说完料想会听到陆西骁的冷哼或者嘲讽,却没想到见到他否认地摇了头。

陆西骁的脸看着就知道是不常做表情的,脸上一条纹路都没有,皮肉紧实,五官轮廓分明的过分。

花园略暗的灯光下,时简隐约感觉到了陆西骁的不同。

这种不同没有体现在长相上,而是神情。

他看她的目光……时简下意识退了一步。

而注视着她的陆西骁立刻前进了一步。

“陆西骁……”

“简简,你在哪?”

时简话还没说完,先听到了霍颢找她的声音,自然而然把目光投向了发出声音的方向,她转过视线的速度太快,也就错过了陆西骁听到声音后眼中嫉妒与憎恶。

“这。”

本来不想搭理霍颢的时简,因为觉得气氛怪异,主动出声给霍颢点明了方向。

琢磨了下时间,她离开宴会厅已经有十多分钟,霍颢能那么久才来找她,明显是没把她当回事。

霍颢的确是刚出宴会厅。

时简闹了那么一出,时芸哭得厉害,他把人哄好送去了休息,才慢悠悠的来找时简。

他态度越轻慢投射到他身上的惊奇目光就越多。

为了这些目光,他觉得可以再晾一晾时简。

“简简,刚刚你不该那样,小芸是你的妹妹,我只是跟她说了一句话,你这样她多难堪。”

看到时简,霍颢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哈?”

时简第一次不受剧情影响的状况下看霍颢,反应有些迟钝,等到霍颢噼里啪啦说完,时简才反应过来面前这玩意是在教她做事?

“简简,去跟小芸道个歉吧,无理取闹的omega一点都不可爱。”

霍颢让她道歉,让她想起了这本书里她和霍颢的结局。

按着书里面的进程,再过几天她就会跟霍颢订婚,成为未婚夫妻,从而开启她的苦难人生。

霍颢怎么看时芸怎么好,所以她就经常去找时芸麻烦,通常下场就是被指责,然后她大闹,出完丑之后认识到自己错误,去跟霍颢服软。

这样来来回回几年,当时芸嫁给了男主,她也跟霍颢结婚了。

没有去军校,处处跟时芸学习,成了个活着就是为了讨霍颢喜欢的家庭主妇,就这样还要被说不像个omega,不够贤惠比时芸差远了。

时简:“……”这故事真鸡儿没道理。

时简的沉默,让霍颢叹了口气:“简简不要闹脾气了好不好,我这不是来找你了。”

这语气委曲求全的活像包容了个杀人犯。

说着见时简还没反应,霍颢伸出了手。

意识到面前这个自说自话的男人要牵自己的手,时简迅速往后一撤。

她这撤就撞上了一堵肉墙,人没站稳,就被肉墙搂着腰一提溜,又往后了几步。

霍颢的手落了空,惊异地看向并排站着的两人。

“陆西骁,你怎么在这里?”

放下时简后,陆西骁的手并没有立刻松开时简的腰,手掌依然占有欲十足的搭在时简的身上,看着这一幕,霍颢心中冒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幸好下一刻时简主动移了半步挣开了陆西骁的手。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对待霍颢,陆西骁恢复了往常的状态,浓黑的眸子瞥了他一眼,不需要刻意的语调,就能让人感觉到他是在纡尊降贵的搭理眼中的蝼蚁。

陆西骁一句连攻击都算不上的话,就让霍颢面色肉眼看着不好看起来。

时简跟陆西骁是死对头,而霍颢跟陆西骁的关系也没好到哪里去。

不过时简是家世顶尖,实力出众的omega,而霍颢则是个各项数值一般的alpha,可想而知陆西骁要是有意针对他,他能在陆西骁手下吃多少亏。

时简不用靠近观察霍颢,就能感觉到霍颢在厌恶神情下对陆西骁的惧怕。

他甚至不敢接陆西骁的话,因为怕陆西骁会给他承受不了的难堪。

既然是这样,他还在这里站着等什么?

这个问题浮现脑海,时简就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霍怂包这是在等待她拯救他,把陆西骁骂走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