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领导的讲话冗长的过分。

开始说只说三点,第一点就分了八个小点,这八个小点里面又各有几个小点。

最重要的这几点都跟比赛没什么关系,都是一些做人的道理,不知道是不是学校有发言任务,非得让发言人凑够一个小时的发言时间。

这些话基本没几个学生听,等到了开始说明择校赛规则,操场上的学生们才集中了注意力。

这届排名赛的场地依然在南界,主办方规定线路,以到达终点的时间和中途任务的完成度来综合评分。

这些规则学生们都知道的差不多,但这时候不在乎多听一遍。

因为每年的择校赛虽然有求救按钮,可每年依然有因为择校赛受伤,甚至死亡的学生。

他们这颗星球在五百年前并没有abo人种分级。

abo人种的出现,是因为一场几乎让人类灭亡的动植物进化。

末日来临那一天,地球上部分动植物出现了返祖现象,动物变大庞大凶猛,甚至有了智慧,开始有计划的攻击人类,植物同样,体积变大具有攻击性。

这种情况下,人类出现了各种异能。

末日的前五年人类出现了大批量的死亡,后面人类开始组建各种基地对抗变异动植物,稳住了死亡人数。

这场对抗却持续了有百年左右,人类利用科技建立了一个个安全堡垒,才算是占了上峰。

占了上峰后,人类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人类的生育能力减弱。

没有新生儿的诞生,人类就算跟动植物的对抗赢得了胜利,依然会走向末日。

在人类越来越少的情况下,三百年前出现了abo人种,关于有人说abo的出现是基因改造,也有人说是星球母亲为了拯救他们出现自然进化。

abo人种出现之后,各种人类异能开始退化,都成为了精神力。

在abo人种中,精神力强者都集中在alpha,beta和omega中只有极少部分人拥有精神力,大部分都是没有精神力的普通人。

除去alpha,而beta和omega相比起来,看似omega更稀少珍贵,但omega刚出现的时候基本是个没人权的人种。

omega身体柔弱,就算拥有精神力也难以使用,他们的作用只有不停的生产,使人类免于遭受灭绝。

这种情况三百年后的今天终于有了较大的改变。

现在的社会虽然依然有人种歧视,但omega不再是生育机器,拥有各种人权,甚至可以自愿进行狩猎。

已经那么几百年过去,变异动植物依然在这个星球存在。

人类无法彻底消灭它们,只能利用科技把危险地域与城市划分开来,派军人定期进入危险地域跟它们对抗。

南界算是个小型狩猎场,没有大型危险物种,相比真正的狩猎场要安全许多。

参加比赛的一万名学生都会有专属微型摄影机,工作人员会全程追随,以防发生意外。

等到领导发言的过程中,时简打开了参与这次比赛的名单。

名单上omega会专门用括号标注起来,一路看下来一万多名学生,omega连一千人都不到。

omega参加的人数那么少,原因还是在身体上。

帝国规定学生在进入大学才能学习机甲驾驶,不能使用机甲,只有精神力的omega就是脆皮,想要光靠着武力完成比赛太难。

但不能使用机甲也不是帝国大学针对omega,而是驾驶机甲,体能至少要达到c级以上,所以说体能不好的omega只能被筛下来。

领导发言的时候学生嫌他啰嗦,但是见他说完,他们要登上飞行器又都慌张了起来。

再过半个小时只会在书里面出现的变异动物就会出现在眼前,地上随便的一根草都可能有危险,这怎么可能不怕。

姜鱼也没功夫调侃时简和陆西骁了:“两位大佬多多照顾。”

姜鱼跟时简早就说好了组队,现在陆西骁明显也要跟时简一起,跟在两个大佬后面,姜鱼一时间没那么慌。

瞟了眼霍颢:“他不会跟时芸组队吧?”

“说不定。”

“真是这样那他就这是破菩萨了,时芸看着一点野外生存能力都没有,不过也有可能时芸深藏不露,毕竟都报名参加比赛了,总不能一点能力都没有。”

听到姜鱼的猜测,时简忍不住一笑。

事实上时芸还真是一点能力都没有。

大部分参加比赛战斗力不行的,都会有一点野外生存的能力,比如姜鱼对植物的识别很厉害,比赛为期三个月,这三个月工作人员不会给他们任何药物和食物,这都是需要他们自己去找。

姜鱼的能力战斗力不行,但可以做一个完美奶妈,而在剧情里,时芸则是什么都不会。

她有一次差点被时芸拖累的重伤,问了时芸到底为什么要参加omega。

时芸的答案让她无语了很长一段时间。

时芸参加择校赛的原因,是因为登记名字的人鼓励了她,她不想让对方失望。

真是十分有正能量的答案。

幸好这一次她不用在负责分担这份正能量了。

进入了机舱,时简看了一会窗外的景色,感受着旁边灼热的视线,无法当做什么都感觉不到。

姜鱼想着组队以后,需要陆西骁照顾的地方不少,所以大方的把姐妹旁边的座位让给了陆西骁,自己去了旁边的座位。

时简侧脸看着陆西骁:“择校赛结束你应该就能恢复正常了。”

她跟陆西骁都是变数的话,她需要做的就是跟剧情不同,而是属于她自己想法的一系列选择,而陆西骁应该就是完好无缺地渡过择校赛,不会变成植物人。

陆西骁凝视着时简,见她回头,陆西骁扬了扬唇,手臂往她身边靠了靠,碰住了她的胳膊。

“虽然我不觉得我现在有什么不正常,但是简简说得都对。”

从开始的言拙,陆西骁逐渐习惯了跟时简关系的改变,有些平时不能说的话也能自然说出口。

在这样的亲昵状态下,他越发发现自己早就想那么做了。

不想跟时简对立,不想看到对他冷脸,却对霍颢露出笑脸。

感觉到时简的胳膊侧开,陆西骁的手指又碰了上去。

“简简……”

陆西骁的声音有些压抑,知道他说的话,时简不会想要让别人听见,所以斜身靠近了时简的耳畔。

“简简,我好像患了肌肤饥渴症。”

时简表情疑惑,瞅了周围一圈就要拉着陆西骁去前面的alpha。

肌肤饥渴症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别碰她的肌肤好吗?

在碰到别人之前,陆西骁收回了手反握住了时简:“只有碰你才有用。”

时简的眼神更怀疑了。

她听过肌肤饥渴症,却没听过有人的肌肤饥渴症,是必须触碰特定的一个人才能缓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时简耳朵上打了两个两颗耳钉,龙形的耳饰环绕了时简的耳廓,只露出一小块皮薄诱人的耳垂。

陆西骁不断拉进说话,嘴碰触到了微凉的铁制品,喉结滑动他才发现自己渴的厉害。

以防自己超过界限,让时简厌恶,陆西骁恋恋不舍地让唇瓣远离,只是盯着阳光下半透的耳垂,望梅止渴。

炽热的呼吸近的钻进耳朵眼,时简甚至觉得陆西骁的唇都碰到自己肌肤了,但伸手摸过去,只摸到了微凉的尖锐铁饰。

“什么叫不知道为什么?”

“没有触碰到你的肌肤,我像是会觉得身体不舒服,浑身发痒,慢慢呼吸困难……”陆西骁说着,想到时简格外关心他的精神力,补充说,“精神力的波动忽高忽低,一直都不在正常范围。”

陆西骁这话要是换个其他alpha跟时简说,时简想都不会想,直接就一脚踢过去,让他知道这种糟糕的话术是无法占omega的便宜。

但是陆西骁不一样,时简已经认定了陆西骁的变化跟她有关,而且又有自己因为剧情舔了霍颢半年在前,陆西骁糟糕的话术到她这里也变得合情合理起来。

不过想了想,时简又觉得不对:“那你这三天是怎么过的?”

真像是他说得那么严重,他们这三天没见面,他不应该已经死了?

陆西骁侧身靠近时简,用身体弄出了一个半封闭的小角落,在时简皱眉之前,他捞开了衣袖。

衣袖掀开落下,短短两秒已经足够时简看到他胳膊上的新鲜伤痕。

“这些是怎么回事?”

猩红的伤痕不像是训练受到的伤害,像是用什么尖锐物品来回划的。

“难受到了极致,疼痛能暂时麻木一段时间的渴望。”

陆西骁的手指放在衣服的纽扣上,“身上也有。”

看他的样子,只要她说要看,他就会立刻脱开证明。

时简收回了视线,算是相信了他的话。

现在的状况就是,陆西骁因为她产生了变化,因为她是变化的主体,所以陆西骁要靠近她碰触她,才能得到稳定精神力的“能量”?

时简综合自己所得的信息猜测道,而这种状况应该在陆西骁平安渡过剧情中的变成植物人,就会解除掉。

想到这种状况很快就会结束,时简松了口气,忍受了陆西骁手紧紧贴在她的手臂上。

“所以你现在没我就不能活了?”

说出结论,时简立刻觉得自己对陆西骁不该那么束手束脚,该趁着自己现在是老大,多欺负陆西骁,给他留下些一生难忘的记忆。

“当然,现在我是简简的狗不是吗?”

陆西骁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委屈别扭,甚至还藏着一丝隐隐的兴奋。

听到陆西骁那么配合,时简瞅了眼他一眼:“叫一声来听听。”

“汪。”

陆西骁的唇靠近时简耳畔,低低叫了一声,气音很长,温热的气流让时简耳朵麻了一瞬间,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简瞪眼看过去。

陆西骁表情无辜,手指点了点时简发红的耳尖:“这里可以摸吗?”

耳朵被手指尖推了推,时简扭过了头:“不可以。”

“哦。”

虽然语调失望,可时简要是现在转回头看陆西骁,就会发现他纯黑的眼眸微微发红,是野兽暂时餍足后的愉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