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干什么!”

霍颢跟时芸也是四号入口,不过他们进试炼场的时间比时简他们晚了一会。

一进入试炼场,霍颢就找起了时简,不管时简对他有多绝,他都不能没有她,失去了她别说霍家长辈每个人都会斥责他,他自己也会觉得难堪痛苦。

这半年来他已经习惯了时简喜欢他,所给他带来的光环。

如果时简对他不再喜欢,那他就会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笑话。

时简他们跟变异龟打起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他们,惊讶于时简竟然会和陆西骁联手,他躲在旁边看了半晌,见战局结束时简和陆西骁抱在一起,气涌上心头,觉得自己头发发绿。

“还不把手放开!”

时简本来手都要放下了,听到这声抓/奸似的咆哮,手在陆西骁脸上摸了一把,触到他高挺的鼻子还捏了捏。

“陆西骁你鼻子还挺高。”

陆西骁跟她都是华夏后裔,但陆西骁的五官轮廓要比她深邃许多,就连放在他脸上恰好的鼻子,时简伸手一捏才发现比她看到还要高挺。

“唔……”

陆西骁鼻腔嗡鸣,发出了声单音节,狭长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看了霍颢一眼又回到了时简的身上。

霍颢就眼睁睁地看着陆西骁脸上挂着暧昧的笑,低头在时简耳畔轻轻说了一句话。

“时简你还知不知道自尊自爱?!”

是人都知道男人鼻子挺在暗示什么,陆西骁又是挑衅看他,又是暧昧地靠近时简说悄悄话,想也知道陆西骁是说了什么。

“当然不可以。”时简瞅着陆西骁,回了他刚刚在她耳畔问的那句“我可不可以捏回来”,才面对咆哮不止的霍颢。

霍颢双目通红,看着就像个被妻子背叛的绝望丈夫。

只是他吼得凶,脸上的狠劲像是想把她和陆西骁生吃了,却没有上前用武力分开他们的意思。

时简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粘的血,还有陆西骁煞白的脸,她跟陆西骁都这个样子,霍颢都不敢上前,他的胆子怕是只比针尖大点。

“你在挑衅我?”

知道霍颢外厉内荏,时简扯了扯唇,说完就见霍颢脸上的狠劲一收,像是怕她上前揍他。

心里骂了句我艹。

时简真是恨死了那段麻痹了她脑子的剧情,她竟然跟这个怂玩意搅合了半年。

觉醒后她一直想着,自己不用找霍颢麻烦,没了他的喜欢,他自然会从天堂掉到地狱,但谁想到他非一直在她面前出现,提醒她之前那段想遗忘蠢事。

“霍颢你是不是认知能力有些问题?”

时简非常好奇,她以为自己的拒绝已经表现的十分明显了,而他每次也都伤自尊走开,一副再也不会跟她打交道的样子,但是过一段时间他又像是得了失忆症,又凑到她面前指手画脚。

这状态都让她怀疑剧情是不是也深深影响了他,把他的脑子搞坏了。

不过她觉醒后,查探了许多信息,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人被剧情影响,然后就发现大家半年前跟半年后的性格都没有区别,只有她有了改变。

所以事实证明霍颢的脑子跟剧情无关,他就是自始至终都是脑子有包。

“简简,我跟你道歉好不好?你别那么折磨我了,你这样我真的好痛苦,我不想失去你,我对你的喜欢不比你对我的少……”

时简的目光太冷漠,霍颢瑟瑟不安,也不急着继续咆哮了,收起了他那些装模作样的自尊,终于老实了起来,“简简你不喜欢我跟其他omega说话,我以后就离他们远远的,我眼睛只看你好不好?”

霍颢长得虽然离极品有一段距离,但也是个眉眼英俊的小奶狗,他卸下脾气低三下四地恳求时简,直播间有人上了同情分。

【其实霍颢还不错,能屈能伸,怂的明明白白……】

【强omega弱alpha好像挺有意思。】

【你们别说了,没看到陆西骁脸越来越黑,这时候我们应该支持两个都要才对-v-】

【真正的好omega,不会只被一个alpha算栓牢!】

陆西骁不止脸色越来越难看,心中的摧毁欲也越来越强。

他现在此时此刻,就想让霍颢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半年他无时无刻都在思考,时简为什么会喜欢霍颢。

就因为他弱的只剩一张难看的嘴脸?

陆西骁挨着时简的手动了动,挠了挠她的掌心。

‘看我好不好,别看他了。’陆西骁视线热的像是要在时简烧出一个洞。

“老实一点。”

时简伸手在陆西骁头上一拍,陆西骁抓住了时简的手:“别跟他说话,我难受。”

“陆西骁,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简简是我的女朋友!”

霍颢盯着两人牵着的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无能咆哮,“简简你真要这样,一边跟我在一起,一边跟他这样。”

“我以为在宴会那次你就明白,我们两个短暂的接触已经结束了。”

觉醒后时简对霍颢的唯一想法,就是他滚得越远越好,她不想重复剧情,不想跟他再扯上任何关系。

她不打算出手报复他,他不知道感恩走远一点,却一直来缠着她。

非逼着她开诚布公的把心里话说出来。

“霍颢你要真觉得对我感到歉意,平日里就绕着我走,不要碍着我的眼。”

“宴会那次我们只是起了小争执,你竟然因为这样就要跟我分手?时简,你忘了你说过要给我惊喜,要和我订婚???”

【直播渣女现场——】

【刚刚看他们搞死变异龟,都没现在这个场面让我嗨。】

【我好怜爱霍颢啊,他这那么傻,玩归玩,他这样的家世,时简脑子进水才可能跟他订婚。】

在时简直播间待着的不是omega就是beta,看到霍颢一副小可怜被欺骗的模样,纷纷笑着调侃。

直播间几个看热闹的alpha,看到霍颢那么副怂样,也不乐意跟他共情,只是骂起了陆西骁,觉得他那么强在时简身边却没个alpha样。

这种时候陆西骁就应该揍翻霍颢,把时简抱进怀里,让她别再搭理霍颢,而不是在旁边撒娇。

不用直播间的人说,陆西骁这会儿的确蠢蠢欲动,想要把霍颢揍得不能说话,只是他动手之前,时简先开了口。

“你管三观不同叫做小争执?家里长辈给我列了个未婚夫名单,你是名单之一,所以我尝试跟你短暂接触,如果你符合我的标准,我给你的惊喜自然是跟你订婚……”

时简耸了耸肩,“很可惜,你不符合。”

霍颢这辈子都没那么憋屈过,之前时简对他的迷/恋,为他争风吃醋都是因为他是未婚夫名单之一?

他根本不明白时简的标准。

为什么她曾经等待他一个小时,没有觉得三观不同,却因为宴会上他跟时芸说话,而暂停了跟他继续相处,不再把他列为考量。

他还记得时简砸杯子时的愤怒,他不相信时简对他没有感情。

“我不信,是因为他对不对!他跟你说了什么,让你选择了他!”

霍颢想到了他跟时简在一起后,陆西骁对他的针对,他本来以为陆西骁是因为讨厌时简,所以把他一起列为了对头。

现在看来陆西骁分明是在嫉妒他。

陆西骁跟时简根本就不是什么死对头的关系。

“时简,你一边跟我在一起,一边跟陆西骁私下来往,这就是你的三观,你的家教?!”

既然都当众承认跟霍颢有过一段,时简觉得人生再丢人也不过超过此刻了,干脆顺了霍颢的话,把陆西骁也承了。

“那倒没有,你之后才是他,我没有重叠,我只是接很紧。”

一直在旁边闭气围观的姜鱼被这话吓得呛了声,脑海里再次竖起了“姐妹牛逼”的旗帜。

【我特意跑了陆西骁直播间近距离看了他的表情,他的神情变化是:听到霍颢咆哮,笑容渗人——听到简姐说他是接下来的那一个,笑容灿烂如花,眼眸比天上星星还亮。】

【现在问题来了,这个名单的号码牌在哪里拿,我也想被简姐接很紧。】

【我没看错吧,那么有趣的场面,有人哭了???!!】

【谁???】

霍颢虽然神情灰白,但离哭还有一段距离,哭得是时芸。

晶莹的泪珠不停从她眼中冒出,时芸抽泣着看着时简:“姐姐你这样太过分了,你怎么能那么欺负人,把人当做你的玩具,你这样就不管霍哥哥还有陆西骁同不同意吗……”

“我同意。”

陆西骁嗓音透着股愉悦。

时芸一噎,大概没想到会有那么没自尊的alpha。

她从小接收的知识就是alpha是利刃,是撑在omega头上的保护伞,而omega是刀鞘,要包容alpha,理解他们身为alpha的疲惫。

以前陆西骁跟时简的对立,她一直同情陆西骁,觉得时简在利用自己是omega,逼着陆西骁怜悯弱小,就像是强大也是罪一样。

但现在她实在不明白陆西骁为什么要偏向时简。

含着泪看着甘之如饴的陆西骁,时芸不知道怎么劝,只有拉了拉霍颢:“霍哥哥,我们走吧。”

……她这拉竟然没拉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