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在无限流里当生活玩家 > 第109章 深海研究所(二合一)
费姝不明白为什么视线突然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 他绷着尾巴往后游了一段距离,讷讷:“也不是我做的呀。”

另外两个人当然知道不是他做的。

只是被关在这样的封闭的房间,等巨浪到达时最危险的就是费姝。

密闭的空间中, 突然隐约响起了深海种人鱼沙哑疯狂的语言。

嘶哑又绝望。

叫嚣着让室内所有人陪葬。

像是某种泥泽中邪恶的诅咒。

费姝一怔, 这是黑尾的声音。

三人都看向旁边的容器——里面的黑影浮沉,没有动静。

连银尾都皱起眉头:“它现在已经没有意识了, 只是残存的意识在指挥, 要把附近所有的生物毁灭。”

为它的小雌性陪葬。

蠢鱼。

银尾游过去试了试, 跟秋阁尝试的结果相同,无法打开。

房间内的气氛陡然压抑下来。

费姝将两人凝重和莫名的沉默归咎于被困在房间中,按照银尾的说法, 到了这个时间高级副本连上报凶手逃离副本的大门都关闭了。

“……我们会死在这里吗?”

秋阁敛眸,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气质看起来仍然博学多识的研究员好像在说毫不相干的东西:“深海种人鱼这个种类非常特殊, 在交-尾过程中, 双方的□□交换会完善基因,短时间内就能提升双方的身体强度, 甚至激发特殊能力。”

银尾清冷的银色眼眸眨了下, 没有提出疑义。

其实在这个过程里, 受益最多的是接受体-液的小人鱼, 像是一种牺牲自己补益伴侣的仪式, 会延长雌性的寿命。

费姝经过这么几个副本, 已经不算对这方面什么都不懂了。

他察觉到秋阁和银尾陡然压抑炽热的视线,还没有完全明白,但是已经在紧张地抿嘴唇了。

秋阁束着费姝的手腕,站在他身后轻而易举地制住蓝尾巴人鱼所有的反抗和拒绝。

这种技巧无论是在学校还是研究所的培训里都会教学,是用来约束和稳定不听话的受观察深海种。

秋阁这是第一次使用, 但轻易就找到了要诀,甚至说得上是无师自通。

安抚的语气,好像还是那个温和的研究员:“没关系,不会疼,很快的。”小鱼现在太脆弱了,需要更多的体力在接下来的浩劫中存活下来。

费姝一点都不相信他的鬼话,挣动着,蓝色的尾巴摆动间掀起一片水花,纤细的腰线在被打湿透明的鲛绡下若隐若现。

银尾还漂浮在水中,高挑结实的身躯有些僵硬,还没有动作。

但所处的位置恰好能挡住蓝尾巴小鱼往前逃跑的路径。

现在真的是一条被网住没有办法逃跑的鱼了。

秋阁线条分明的脸侧贴着小鱼柔软的腮肉,是无奈的语气,口吻都带着些纵容和叹息:“节省一点力气。”

费姝减小了挣扎的动静,倒不是完全放弃了,是因为他也意识到,这样的挣扎除了浪费体力没有别的作用。

一旦停下挣扎,费姝的后背就贴在了秋阁肌理分明的胸膛上。

跟普通的深海种不用,是温热的,存在感很强。

不止是后背贴着。

费姝就算加上了虚长的透明鱼鳍也堪堪差秋阁一截。

如果真的在岸上,这个姿势大概鱼尾巴都无处安放,只能随着动作时而绷紧时而无力又难过地垂着半空。

小混血种就抵着他的尾巴。

那几片染着淡粉的鳞片上。

费姝很希望那东西是秋阁带在身上的通讯仪器。

银尾动了。

费姝希冀地看过去,脸上湿淋淋的一片,分不清是委屈中生理性的眼泪还是挣扎中洒在脸上的水。

银尾知道,他们是玩家,拥有很多可以保命的道具。

而秋阁可是副本的boss,怎么可能死在剧情杀里面。

没必要用那种方法的。

银尾下一句话就让费姝僵硬了:“抱歉。”这个副本在发疯,连他也没有把握能全然保住费姝。

秋阁贴着费姝冰凉柔软的耳垂,像是安抚因为实验不安的小动物:

“别担心,会很舒服,之后你就不用担心会被冲垮的实验室压着,你就可以安全地出去。”

费姝像是抓住了什么要点,试图解释和说明:“我不会的,你知道我能变出双-腿,我还有其他的能力,我不会死的。”

“所以不需要,不需要……”剩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耳廓都红了一片。

深海种人鱼怎么会有这么听起来就羞耻又不对劲的能力。

说话间,挣扎的动静又下意识大了起来。

秋阁皮下的性格是冷漠的,但箍着人的力道又是矛盾的温柔。

但费姝一身皮肉太嫩了,就算最轻柔地对待,被攥着的手腕也很快浮着一圈青红交加的颜色。

秋阁换了说话方式,亲密的距离让他有种跟小鱼真的成了无话不说爱侣的错觉:“那我呢,我会死的。”

挣扎的动静一顿。

几天的时间足够秋阁把小鱼从皮到骨地看一遍。

已经彻底了解了费姝温软得没有棱角的性子。

他会心软,明明连自己都心存侥幸并不担心。

秋阁语气很低:“你在救我。如果没有你,我会死的。”

费姝单薄的胸膛起伏着,为难地咬着嘴唇。

银尾已经下定了决心,或许从来就不会有第二个选择。

他慢慢靠过来,捧着费姝湿淋的脸,像是在采撷一朵染着雨的纯白梨花,卷曲的银发打湿,五官深邃俊美,直白得冲淡了他天生冷漠的轮廓:“我需要你,你也需要我。”

银尾说不出那个我们。

跟秋阁合作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费姝挣扎地跟那双漂亮的银色眼瞳对视,慢慢闭上了眼睛:“……只是试一试。”

秋阁递给银尾一颗白玉般的果实,温和的眉眼透着彻骨的冷意,看着银尾的神色也很淡。

只有在搂着怀里蓝尾巴的小鱼时眉心和力道才松缓一点。

银尾默契地接过那颗果实,原本光洁剔透的白玉果,放到银尾手上慢慢浮现出白色的鳞片。

秋阁下颌线绷得很紧。

他本质上不是真正的深海种人鱼,再怎么做都无法让白玉果出现这样的变化。

按照情况的紧急程度,银尾更适合。

秋阁捧着费姝的下巴哄他:“先吃一点东西。”

费姝靠在他怀里,迷茫地跟着秋阁的动作抬头。

并不需要一口一口地咽下去,凑在费姝嘴巴旁边,那颗白玉果就像是液体一样,慢慢淌进费姝嘴里。

费姝仰着头,银尾已经很小心了。

费姝还是被呛得咳了一声,懵懂又委屈的模样。

剩下的呜咽和抗议全都被吞了进去。

□□的范围很广。

蔚蓝纯净的尾巴慢慢泛起一层熟悉的淡红。

费姝说不清这种陌生的感受到底是什么,但银尾健壮修长的尾巴贴着费姝的,相比起来纤细娇-小很多的尾巴没有跑,费姝下意识蹭了一下冰冰凉凉的来源。

小鱼含着银尾的舌头,迷蒙中看着自己的体力值慢慢上升。

秋阁乌黑的睫毛颤了颤,幽深的眸光看着蓝尾巴小鱼被压扁的唇珠。

说不明白现在心里是什么感受。

研究员很清楚深海种人鱼的身体构造,曲着手指去触碰那几块鳞片。

是人鱼浑身上下最柔软的地方。

本来就接近特殊时期,已经越来越柔软。

蓝色的漂亮尾巴剧烈地弹动了一下,陌生的感觉堆叠着,让费姝下意识抗拒。

但前后被困着,小动静显得无力极了。

巨浪离研究所还有一段距离,但如雷鸣般的动静愈来愈清晰,隐隐还有一股沉闷和压抑。

独属于死亡的味道,能够摧毁一切。

明明浪头还没有打过来,费姝好像已经落入深海中,卷进一片漩涡了。

尾巴在发热,好在鱼尾巴还泡在冰凉的水里。

秋阁的动作很奇怪让小人鱼很不安。

但也不是全然不舒服,费姝半眯着眼睛,脖颈和下巴连接的地方都浮着一层红。

密闭的空间只有水声。

费姝把嘴巴里的口水咽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吃下那颗果子的原因,系统提示体力值又在上涨。

突然的提示让他难堪极了,费姝头脑搅成一锅浆糊,下意识关了系统的提示。

匀称白皙的手臂搭在银尾脖子上,水里不平静。

细白柔软的手指偶尔移动,擦过银尾突出的喉结。

银尾动作停了下,闷哼了一声,结实的肌肉绷紧了一瞬。

只要费姝有一点回应,就仿佛本能一样,无法抑制欢欣和激动。

费姝本来以为这件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迫不得已的帮助。

他们需要增长体力值,这样才能在接下来的剧情杀活下来。

直到无意看见和感觉到银尾的那个。

费姝红润的嘴巴都震惊地微张,他会死的。

费姝泛着桃花粉的面颊一下就不自然了。

原本被安抚下来的惊慌又开始躁动,鱼尾巴摆动着,也不知道自己碰到了什么,在水面上掀起一片乳白细密的水花。

偏偏发-情热的身体在跟他作对,很不争气。

“呜……我不要再试了。”费姝脑子里全是那个小银尾怪物,怎么可能成功,他的鱼尾巴都没有这么宽。

费姝有想到被串着的烤小鱼。

银尾和秋阁不愿意伤到费姝,收着力气,被狼狈地溅了一脸的水也压着动作。

罪魁祸首被细嫩的尾巴抽了好几下,银尾额头都是汗,倒也不疼,没有在这时候说话。

秋阁捏了捏小人鱼敏感的后颈。

但费姝镇定不下来,那种东西怎么可能能进去。

大概会要命!

很娇气,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来,脸颊和鼻头都红了一片。

费姝下意识拽着秋阁的袖子:“我看见009号动了,我还想试试。”

漂亮的眼睛看着银尾。

简直像种有恃无恐的撒娇。

银尾定定盯着小人鱼看了一会儿。

空气里隐隐有一声叹息。

他抬手覆住费姝的眼睛。

费姝眼前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浑身上下感觉最鲜明的就是自己那几片柔软的鳞片。

能看见的只有被误触又打开的数据面板。

银尾压抑自己,只是浅浅抵着。

费姝红着尾巴,僵硬靠在秋阁的怀里着一动都不敢动,只能看着体力值没浪费地又上涨了一截。

费姝试探着伸手去触摸容器上那个被破荒出来的圆形缺口。

上面那层无形的薄膜还覆盖着将里面所有的水锁着,容器面上的接近一人高的浪花在慢慢向着黑影逼近。

费姝试探着开口,他还是没学会属于深海种语言,只能咿咿呀呀地说着自己理解中独创的语言。

银尾和秋阁站在不远处,时刻警惕着。

虽然气氛紧张,听到费姝的话眉间还是无奈地染上笑意。

费姝咬着嘴唇,余光里注意着两人的动静,有点不安地甩了甩尾巴。

他才想起来,如果秋阁的身份是人类技术下的混血种,还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深海种人鱼的语言。

那么从一开始秋阁就该知道他说的不是深海种的语言。

还一副这么惊喜和非常有研究价值的模样。

“……呀。”

前面仍然没有动静。

银尾脾气其实不算好,作为玩家在外面也是丝毫不理人的,但他那费姝就是没有办法:“我说过,它残存的意识已经不够听懂你的话。”

秋阁和银尾都很清楚,可以预见,按照黑尾之前出现的波长数据,成长起来一定会是海洋霸主。

但突如其来的意外,它几乎是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力召唤来了这么一场滔天巨浪。

要跟这个世界同归于尽。

不论是巨浪还是把他们困在这个房间里的行为,已经是009号黑尾无意识做出的事情。

两人都把刚才费姝“看见009号动了”的话语当作是太过害怕想要逃跑的说辞。

秋阁作为一个经常生活在海边的专业研究员,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巨浪的威力和冲击力,他已经开始后悔一时心软放过了费姝。

不论后续是讨厌也好,哭也好,总比人没了要好。

秋阁伸出双臂,温和的面具下眉眼中焦躁和阴郁在这样的环境中已经掩盖不住:“过来。”

如果真的要死,他也要费姝也要死在他怀里。

跟银尾不一样,秋阁现在是不吃他那套的。

秋阁这个混血种也没比银尾好多少。

费姝瑟瑟发抖。

因为水位的上涨,费姝浮着的位置离容器也只有一小段距离,稍微跃起就能从直径很宽的洞里跃进去。

费姝还想再做最后一次挣扎:“……我害怕。”

很怕被欺负,也害怕马上就要过来的巨浪,还害怕死亡。

不想永远冰冰冷冷地飘在水里,随着洋流毫无意识地漂流,最后被吃进什么大鱼的肚子里。

很怕自己死掉,也怕银尾甚至是秋阁死掉。

那团黑影几乎已经看不出是一条人鱼的形状了,像是一团已经烧干,然后又被强行聚集起来灰烬。

打湿之后又混进了大剂量的强力胶,捏成了一个球状的东西。

像是牢笼和坟墓一般,困着里面的东西。

透明的灵魂呐喊着,撞击着那层坚硬的壁障,但用尽一切办法也没办法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传出去。

它像是已经死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小雌性被欺负。

费姝眼中期待的光逐渐熄灭了。

银尾没有骗他。

黑尾不会在回来了。

费姝想起什么,从道具背包里拿出那片之前从黑尾这里拿走的黑色鳞片。

旁边看着的银尾和秋阁都是一怔,皱眉。

这不是深海种通用的习俗,但是在黑尾所在的那片海域,深海种人鱼坚信,如果另外一只深海种人鱼接受了它的鳞片,那么就代表着它们正式结为伴侣。

什么时候的事情?

一直放在道具背包中,黑色的鳞片已经完全没了热度。

费姝捏在手上的时候被冰得都哆嗦了一下。

黑色鳞片从容器破裂的地方漂了进去,像是一块小磁铁被另一块磁铁吸引那样,看似无序曲折的曲线,却隐隐朝着黑色球体的方向飘过去。

还沾染着小雌性的气味和体温。

室内三个人的心思都暂时没在鳞片的去向上。

研究所的电已经断了,只有昏暗的应急灯还亮着。

没有屏幕的转播,但近在耳边的动静也足够让他们明白,巨浪离他们已经不远了。

像是一堵近在咫尺的危墙,倒塌之际地下所有人都会被掩埋在下面。

银尾和秋阁都在呼唤他。

费姝刚刚走了两步,就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

玻璃容器中,那团余烬似的坚硬东西动了。

出现的是黑尾之前的模样,那些偷猎者很急,赶着离开,丝毫没有考虑到手猎物的感觉,想赶紧

不过他们肯定没想到的是,还没有拿到鳞片,团队就已经团灭了。

就算秋阁不过来,这群偷盗者也没办法离开这个房间。

黑尾原本健壮漂亮的尾巴已经血糊糊的了,残忍狼狈的模样令人看着便皱起眉头。

鳞片连接处有被划伤的痕迹,甚至渗着血丝。

但尾巴上一块鳞片都没有丢。

只有费姝能拿到它的鳞片。

明显能看得出黑尾飘过来的方式已经不是自然的游动,像是已经丢掉了躯壳的灵魂,轻飘飘的,甚至有些虚幻。

费姝抿着嘴巴,视线有点模糊。

明明昨天黑尾还想给他抓小鱼吃。

黑尾在看费姝,脸上满是慌忙和无措,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哄好掉眼泪的小人鱼。

银尾作为经验丰富的高级玩家,他比秋阁和费姝更了解黑尾能醒过来的概率有多低。

这几乎是个奇迹。

这个副本里,黑尾的死应该是无法改变的剧情。

它脾气很烈,用尽了身上的力量要跟里面的偷猎者和这所研究所同归于尽。

“能扭转吗?”银尾出声询问,皱着眉头。

黑尾听见了,但收回视线没有搭理他。

它漂浮到费姝面前,伸出自己的蹼爪,想捧一捧小雌性的脸。

就像第一次在冬天游到近岸,突破了无数薄冰,伤痕累累地捧起了地面上一捧洁白脆弱的新雪。

只是虚虚地捧着,生怕自己锋利的爪子伤到了他。

费姝现在已经不怕黑尾锋利的蹼爪了,他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

穿过黑尾的手,像是穿过无形的空气那样。

费姝能感觉到到,黑尾要离开了。

黑尾慢慢往后退,视线还看着,那张野性妖异的脸,嘴巴张合:“……”

它在说喜欢。

是人类的语言。

副本不停的修正下,黑尾无法改变自己的死亡,但还是想要留下。

因为有舍不得。

虚幻的黑影摆动着尾巴冲向了容器里巨大的海浪,像是冲进了巨大的浪花中,又像是在接触到浪花的瞬间化成了泡沫。

009号消失了。

容器里往前的巨浪突然停下了,再没有往前。

然后缓缓卸力,散在容器中,最后化成一片平静的水面。

深海种敏锐的五感能让他们清晰地感觉到,在现实中,外面那股让人汗毛倒立的危险感也停下了。

副本世界像是回到了之前压抑的安宁。

但令人疑惑的是耳边轰隆作响的声音没有停。

1938突然跳出了尖锐的提醒:【这个副本不肯放人,赶紧离开这里到宽阔、不容易被倒塌物掩埋的地方!】

费姝还没有理解1938的话是什么意思,银尾和秋阁沉着脸,也已经反应过来。

银尾眉头松不开,脑中快速规划着路线:“也许距离太近了,就算黑尾这么做也已经没办法扭转,先离开这里。”

璀璨的银色一闪而过,宛如引弓射出的箭那般划破一路的水流,搂着费姝往逃生的路线去。

秋阁眼睛已经变成危险的竖瞳模样,在水里的行动速度也丝毫没有减缓,分工先行过去开门和清理前方的路障。

门在刚才已经可以打开了,但是秋阁还没有碰到门把手,锁孔转了一圈,只能从里面打开的门就已经从外面被拿着钥匙的人打开了。

入眼是严长冬有些错愕的英俊面容。

严长冬不顾其他研究员的反对,坚持独自回来其实是来找004号小人鱼的。

他知道蓝尾巴小鱼身体比起强悍的深海种人鱼不算太好,而且还可能被困在坚硬狭小的容器里无法动弹。

他不可能放着004号不管。

哪怕这次行动非常危险。

在安全观察区没看见费姝他就知道情况不妙,按照直觉一路找到了这边,终于发现这扇诡异无法打开的门。

试了几次,刚刚才能打开。

严长冬视线划过有些怪异的同僚,心中的怀疑和疑惑终于得到验证和解释,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看见被银尾抱着过来的小人鱼,严长冬才开口:“研究所停着我的一艘潜艇。”在里面总比硬抗倒塌的巨浪更好。

没有反对的声音,这个方案的确更安全。

巨浪还没过来,但前面已经过来了几波矮些的浪头,研究所的设计和材料都非常好,一时半会儿没有完全倒塌。

但也只能到这里了,这栋建筑物觉得无法安然在巨浪里存活。

积水还没有到头顶,所以严长冬还能自如活动,但作为一个人类,活动速度还是受到了限制。

秋阁抓着他的衣服带着他往前。

不过严长冬才是一手布置、对这所研究所最了解的人,指出了两个隐秘的通道,可以大大加快逃离的速度。

路上偶尔出现倒塌挡住前路的障碍物,银尾和秋阁没有纠结拿乔,迅速上前处理这些挡道的东西。

蓝尾巴小鱼被留在严长冬面前。

男人的目光扫过004号过于红润的嘴巴和有点肿的可爱唇珠,还有发红的下眼睑和眼尾。

哭过了。

有银尾这个前例在,费姝会说话也算不了什么了:“谢谢你。”

严长冬会回来找他们,还给他们用潜艇,费姝从来没这么想过。

严长冬跟秋阁不一样,是纯然的人类。

严长冬垂眸嗯了一声,手指摩挲了下,云淡风轻的样子就像做了一件最微不足道的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完结这个副本!

咳咳,低调一点。

感谢在2021-10-12 23:54:54~2021-10-13 23:52: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隔壁胡某人、18834452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阮崽爱吃番茄锅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盖浇松鼠鱼 2个;阮崽爱吃番茄锅、he□□hh、你谁谁谁谁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邱泅 188瓶;修煜 88瓶;独爱千玺的小仙女 52瓶;初云 45瓶;衍鸢 41瓶;可以 40瓶;隔壁胡某人 36瓶;瓜子 30瓶;陌大莘 27瓶;竹熙 23瓶;21452220、晋江评论区、宁采桃花不采臣、困困、48771521、胡哇塞、柠檬桃桃、主动的民政局 20瓶;苏九fu 16瓶;陌路曦汐 11瓶;今天当什么酱、朏朏、离经叛道崽、(~︶~)我是999、僻酱、charlie老婆、春之袅、嘉汜、阿啾、橙子、磨糖是我的、楼雷、45142696、星辰漫天灿烂、翟潇闻帅、西洲 10瓶;39274015 9瓶;小林祐子 7瓶;七号少年 6瓶;木邹今天也想欧一点、高贵受妈小莎酱、莉雅安徽、云越、沉默雨航、烟枫、银河小铁骑、甜心大小姐、也许、shi光 5瓶;猫猫教的沈沈、小莓 4瓶;皮卡丘的q、17945445、真真真真真子、一动不动是王八、桃子酱丶 3瓶;千年泪、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想你 2瓶;怀金雕玉、抱紧我的小奶瓶、繁星、空空空空空空空耳。、南栀倾寒、甜辣、锦瑟五十弦、紫沧海、samael、柠柠、女人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