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在魔都修道那些年 > 第510章 小星记忆破封
看来,她这是记忆封印,已经有一些记忆溢出。

张青云现在无法判断,小星记忆破封了多少。

如果是正常人,听到小星说这种话,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我在你梦中出现,那我是你的梦中情人?

正常人会理解成,你这是爱上了我?

显然,张青云不可能会有这种想法。

作为天地掌控者,张青云第一个想到的,只会是小星记忆破封,是多是少。

小星未来归处。

这一点,张青云仅仅是想了一下,有些事情并不能操之过急。

而且,张青云还需要印证一下。

这些人的记忆破封,对他是好事,还是有助于泯灭的道重聚。

这是不是道的后手?

“有趣”

牵扯太多,事关自身,张青云现在才有了这些想法。

张青云微微一笑,侧身让小星进入道观。

小星说出这些话之后,也是满脸羞红,意识到了不妥。这些话前面的还很正常,后面的就有些暧昧了。

是的,这是暧昧,好像是在向这位道长表白一样。

她这不是明确的告诉别人,她经常与眼前的道长梦中幽会?

眼前的道长,是她的梦中情人?

虽然羞囧,小星还是进入了道观。

正常人在这荒山野岭,这陌生的地方,被一个年轻力壮的陌生人邀请进入一个院落,自然而然会心生警惕。

然而,面对张青云,小星心中却莫名涌出一抹亲切,一种奇怪的信任与敬仰,驱使她向真相靠拢,解析自己的梦境。

正所谓,没有一颗强大心脏,不敢去看鬼片。

只有心里有底气,才敢去冒险。

小星,也是心里有底气,她有应付危险的实力。

这一点,看到小星的时候,张青云就已经心中有数:“你倚为自信的实力,在贫道眼中犹如稚子握刀,毫无威胁。”

这一点,张青云自然不会拆穿,否则这个女人可能会直接被吓跑。

进入道观,就在前院中,张青云盘膝坐在蒲团上。

小星相隔两米多,也盘膝坐在蒲团上。

小星还是有一些戒备之心的。

正所谓,法不在深山野林。

危险存在于大意之间。

保持距离,也是对自己的安全负责。

她并不是没脑子。

“居士何方人士?”

这种说话方式有些怪,小星却以为这很正常。

梦中遇到的怪事,比这个道长的出现还要荒诞的多了去了,小星的心脏,已经被锤炼的无比强大,适应力很强。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张青云,小星低声道:“我家在魔都,我的外婆在这里的山村。”

张青云恍然。

机缘巧合,走亲访友期间,小星发现了这座玄云观。

“唔”

张青云点头,分析道:“居士的古怪梦境,可能就是前世今生。”

小星一惊,随即释然:“前世今生?”

小星的反应,张青云看在眼中,小星身上发生的事情,可不是前世今生?

小星可是崂山全真弟子,还是特别被重视那种,被重点培养的核心弟子。其内心向道,纵然记忆被封印,有些时候也是会恍然记起某种过往。

这就是心中执念。

正所谓,万物易磨,唯有执念难灭。

这是普通人也好,修行者也好,都存在的一种根本。

执念,就是灵魂的根本。

而执念的体现

只有修行之路,才能体现最真。

张青云随即又有些疑惑,这样一分析,张道一道心不坚?

于文剑道心不坚?

张青云大脑飞速运转,不断思索:“全真清规戒律森严,纵然在如今时代,依旧秉承道门戒律。正一道传承则是没有多少约束”

只有受到森严戒律影响,才会道心坚定?

这就好比散养与圈养的区别?

散养的动物,那会有本性秉持,纵然放归自然,适应性也是极强。

而圈养的动物,适应了圈养,所以本性与散养有着本质不同?

这么一分析,张青云得出一个结论,全真弟子的记忆破封,或许会比正一弟子的记忆破封更容易一些:“这个要好好的印证一下。”

不过,在此之前,要找到这两派弟子才行。

张青云在思索,小星静静看着张青云,也不催促。

“不错,这是前世今生的记忆”

张青云最终没有说出实情,而是用前世今生概括:“世界存在多维,多有重叠。很多记忆,或许是不同时空人性的碰撞。”

“不同时空人性的碰撞?”

小星若有所思。

人在特殊情况下,某一时刻,会有这种事情我似乎经历过的错觉。

这就是多维时空,平行世界的“我”记忆重叠导致。不仅仅一个人有过这种感触,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有过这种不同的感觉。

似乎,自己在走走过的路,经历曾经的人生。

这种解释有些勉强,依旧无法解答她心中困惑。

“道长”

小星略有犹豫,内心似乎有一些抗拒,但是求知的欲望,让小星霍然抬头:“您说,梦中所见,有些事情可以实现吗?”

梦中所见,现实之中可以实现吗?

不可以。

梦,只是一个人的记忆疲劳,或者说思维疲劳,要在一个特定环境中得到释放,才会产生的一种混乱思想,在睡梦中呈现。

可以说,梦,是一个人第二思维空间,极其容易出现极端。

一个人的梦境,是潜意识之中,最为安全的地方,所以才会心有所动,心有所念,自有体现之地。

小星的梦境,则是记忆的释放,今生过往的解封。

所以,小星梦中出现的事情,比如道经、功法,只要小星能记住,就可以修行。

然而,张青云却不能说出来。

大众如生,不言而明。

个人或许会有特别,却不能代表所有。

“不能”

张青云答道。

“不能?”

小星皱眉。

一阵沉默之后,小星忽然伸出手掌,一米外的灰尘汇聚,被小星抓在手中。

张青云目光灼灼的看着这一切,与他猜想一样,小星记忆复苏,梦境之中不,觉醒的记忆之中,就有修行之法。

这一手卷尘入手,就是内劲二重天的体现。

小星满肚子疑惑:“我这一手,您不惊讶?”

张青云只是目光灼灼,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小星自己却惊讶了。

她这一手,在这个世界,就已经属于玄异。

她曾经在自己的家人面前,显露这么一手。伸手一抓,一米内的碗盘她都能凌空吸入手中。家里人无比震撼,说她这是异能觉醒。

异能?

小星在小说中了解过,但是这个世界,似乎并没有异能者。

小星寻找过。

张青云摇头:“个人自有造化缘法,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小星气馁。

她现在严重怀疑,眼前的道长是不是一个普通人。

但是,看到她显露这么一手,却没有任何的惊讶,又不像是一个普通人该有的表现。

正所谓玄异如惊雷,惊诧世间。

任何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总会震慑人心,会让人惊悚或者振奋。

眼前的道长,实在是太平静。

“道长。”

小星想了想,并没有第一时间说出实情:“您知道异能吗?”

异能?

张青云没有见到过,然而作为天地掌控者,张青云念头一动,就可以了解:“异能,贫道了解一些。”

小星有些振奋,这个道长果然不简单。

竖起耳朵,小星想要听一听张青云对于异能的见解。

当然,如果是与小说中讲解的异能一样说辞,她就会很失望。

张青云知道小星这点小心思,这小女人哦

单看这女人身材发育,已经不是小女人该有的,这是一个年轻女人。小星此时也不过二十四五岁,算是女人最好的青春年华阶段。

这女人,很明显是想要考校他的意思。

念头一转,张青云反问道:“那你对异能了解多少?”

忍不住想要翻白眼,小星忽然心中一振。她想来性格沉稳,很少在外人面前展现自己的性格一面,除了在自己的奶奶面前,她偶尔会有小孩子才有的天真一面,纵然在自己的父亲面前,母亲面前,还有爷爷面前,她都是很沉稳的。

现在,在这个道长面前,她竟然本性要释放?

这是完全没有心理压力的本能展现,小星摇了摇头,压下心中的躁动:“我了解不多,所以想要听听道长解答。”

我对于异能见解,那都是截取书中之意,没有自己的见解。

小星这么想着,她又没有见过异能者。

“我了解的也不多”

张青云笑道。

他了解的是全部,但是有些时候,在某种环境中,存在的未必合理,合理的未必出现。异能在这个世界还真没有。

了解的不多,也就是说多少了解些?

小星不回应。

这女人,以前没怎么了解,还是很聪明的:“异能,是一种血脉传承,特殊情况下才能觉醒。”

比如五行异能,比如冰霜风雨雷电等等这些都是血脉之中,传承自自身血脉祖血。祖上出现过大能,或者强者,某些神异通过血脉遗传。

这是一种定理,也是一种假设。

也就是说,难以实现。

神通术法,无法通过血脉传承的,除非上古神魔。

然而,时代久远,世界等级太低,血脉之中纵然是有上古神魔血脉遗传,觉醒血脉也是极为苛刻的,几乎很难

除非修行。

而血脉的传承,只不过让修行者更为聪慧,对于修行理解比普通人更快。

“这就是异能?”

小星感觉眼前的道长,似乎有些敷衍她的意思。

可惜,她找不到证据,实在是她自身对于修行方面欠缺常识。

血脉传承?

小星不解,异能应该高大上才对。

“异能,本质意义上讲,是不存在的。”

本身就无法传承,如何存在?

张青云笑道:“只不过是人们思维开发,想当然而已。神通术法,需要自身修行才可以,而不是血脉的馈赠。”

对,异能,就是血脉的馈赠。

要是血脉能够传承,上古神魔岂能消失?

他们的后裔,不也传承了毁天灭地,再造乾坤的神异?

小星有些难以接受,而张青云却有些意动,心里想着:“修行不好传授,或许某一天,我可以控制法则规则,造就一批异能者”

不经过修行,没有硬核条件,怎么能够控制强大力量?

就好比异能者中的火之异能,一个普通人好端端的就觉醒了火之异能,而他的肉身只是普通人强度,不要说异能之火,是自身控制。

就好比煤气灶,本身就有燃烧的可能,但是一旦点燃,哪怕是钢铁,也要承受不住火焰燃烧,甚至会爆炸。

普通肉身,如何承受火的灼烧?

再有,天地元素,那是需要极其强大的元神力量才能控制。

张青云进入阴神境界的时候,也不敢说能够操纵天地元素。而普通人,可以操控天地元素?至于说精神力强大,更是扯淡。

无论修行何种功法,都需要平衡。

肉身、灵魂必不可少。

没有强大肉身,灵魂强大,肉身必然崩溃。肉身强大,灵魂弱小,必然反应迟钝,显得笨拙。

所以,修道之本就是先强肉身,再修灵魂。

小星似有所悟,了解了一些知识。

“那我这种本领该如何解释?”

小星眼睛中有些狡黠。

张青云微微摇头,女人太聪明未必是好事。

而喜欢捉弄人的聪明女人,更不是一件好事。

嗯,男人也是一样,所以张青云从来不捉弄人。

“这么说,贫道是一个好人?”

笑了笑,张青云说道:“居士自己心里清楚,何必再问贫道?”

你这是无法解释吧。

小星内心有些得意。

摇了摇头,小星表示不理解:“我心里有很多疑惑,其实我真不了解。”

为什么,别人的梦境是模糊的,她多方求证,问过很多人,别人的梦境是模糊的,或者做梦之后,很少会有清晰记忆。

而她

梦中出现的功法,竟然可以修行!

现在她体内,就有一股强大力量,让她拥有了比普通人更强健的体魄,轻易就可以搬动三四百斤的重物。

这也是小星的底气,在陌生的地方,胆敢毫不在意的进入这座道观之中,而不担心危险。

这是潜移默化的影响,这是对于自身强大的依赖。

“居士说说看”

张青云点了点头,这一刻他是一个倾听者,顺带着解答一些疑惑。而不是依靠神通,别人不说之前,他就解答了一切。

这样会有一种装笔的爽,但是却也会有隐患。

有些时候,会给一些人造成一些错觉,道长无所不能,会有一种依赖,而不去自己思考。

小星,之前道泯之前,是道门的兴盛关键之人,张青云有一种培养她的想法。

这一点,小星不知道,看到张青云并没有多少神奇能力,小星有了些许抗拒。

“但是,这个道长,却让我有一种说出来的感念。”

憋在心里太久,说与别人听听,别人都以为她是一个神经病。

她想要做一个正常人,不是一个神经病。

“道长,我还是那个问题,梦中的东西,可以变成现实吗?”

小星有些无奈,话题绕来绕去,还是回归了原点:“比如说,梦里我得到了修炼之法,但是现实之中,我发现我真的可以修炼。”

嘿,这女人,终于说出来了。

“既然已经得到了验证,又何必再问贫道?”

你梦中的虚幻,拿到了现实之中,已经被证实了真伪,并且已经开始修炼,这已经得到了印证,这是真实的。

再问就没有了意义。

小星一呆,她一直以来,都想要印证真伪,在这个时候,她才恍然而悟。

她已经证实了真伪,梦境之中的虚幻,被她拿到了现实之中,并且已经开始修炼,并且得到了强大力量,而她

这是自己内心的纠结,一种面对虚幻的恍惚?

“那么”

小星有些迷糊起来:“别人的梦都是虚幻,无法印证现实之中,我的梦境,怎么可以印证现实之中呢?”

这才是关键,这是核心。

小星恍然而悟,困扰她的是这个问题。

她与众不同!

与别人有着不同的梦,不同的现实。

有的时候,她分不清现实还是梦:“我总是感觉,梦境才是真实,而现实却是梦境。”

“真真假假分不清,现实虚幻不是空”

张青云问她:“你说,你的梦是真实的,还是现实是真实的?”

小星有些迷糊。

张青云继续问她:“比如说,你睡觉做梦,终究会醒来,但是梦境之中的事情,让你感觉无比真实,但是梦终究是梦,是一种思维的载体,而你,还是要面对现实”

小星,这是开始破开记忆封印,而这个时候,她心中的迷茫如果不解决,就会记忆混乱。现在才是开始,不会有什么隐患。

如果时间一久,梦境之中的记忆苏醒,就会冲击现实,到时候记忆混乱,真真假假难辨,就会如同精神分裂一样,让她道心崩溃。

小星还是有些迷茫,这些话她需要消化一下:“梦会醒,现实虚幻”

小星低眉顺眼,陷入沉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