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在魔都修道那些年 > 第511章药方是假的
小星陷入沉思,想着现实与虚幻。

张青云也不打扰她,小星要是能够想清楚这个问题,记忆持续破封的速度会不断加快,直至完全恢复记忆。

“多谢道长指点”

许久之后,小星起身,深深一躬。

张青云含笑点头,目送小星离开。

张青云走出道观,看着深山野林,目光逐渐投向遥远虚空:“以前总是感觉深山野林好,红尘闹市太喧嚣,现在想想,深山野林还不如红尘闹市。”

以前,张青云还想着红尘喧闹,向往深山野林。

现在深山野林有了数百座道观,张青云感受到了天南地北,各个地域的深山野林的不同,反而没有以前期待的感觉,之时感受到了无尽孤独。

意念一动,张青云意念回归,青云观中,张青云睁开双眼。

掏出黑色灵石,张青云开始刻录符篆。

转眼间几天时间过去,这天下午,张青云意念一动,收回魂身站起身来:“火星阵法还是要布置的。”

不然不太方便。

火星上,还是有不少资源的,这都是张青云目前需要的资源。

张青云思来想去,在深山野林之中的那些道观分身,闲着无聊的时候,刻录阵法,布下一些简单阵法也是好的:“我现在在外面有不少道观,要是都能够开垦一些荒田,累积起来也不少哇”

得,我还是拥有小农思想,我现在已经是的得道高人了:“还是先想着如何辟谷,辟谷之后我就不食人间烟火,到时候就可以进入虚空宇宙。”

元神境界,其实已经可以踏足虚空。

虽不能时空挪移,辟谷之后,进入虚空也不至于饿死。

阵法布置很快完成,张青云盘膝坐下,甩钩入盆,分身进入火星。随即,张青云收回鱼钩:“火星布置阵法,还需要几天时间”

以前遥望虚空宇宙,修为境界不足,差点无法心神回归,让张青云心有余悸。现在元神境界的张青云,已经可以探索虚空,参悟神秘。

双眼看向大门处,目光一扫,张青云起身提着蒲团出了道观。

下午时分,街道上行人匆匆,人流量比之前大了不少。张青云这边刚刚盘膝坐下,一个女人进入了步行街,向道观走来。

“这么长时间了,他们准备的也差不多了。”

大胖子减肥药方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大胖子没有多少时间,再不瘦下去,并且护持好五脏六腑,就要真的死了。”

“道长”

白溪站在了张青云面前。

“有事?”

张青云微微点头。

白溪低眉顺眼,满脸恭敬:“是这样的,您吩咐的那些减肥药方,有一种我们始终无法得到,道长有没有替代之法?”

云中之水,这已经不是凡人可以取得,白家尝试了多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眼看着弟弟越来越胖,一家人非常着急,不得已之下,白溪自告奋勇,决定来这里向张青云寻找替代之法。

“无”

张青云回答的很是简单。

白溪满脸黯然,云中之水想要取得太难了。

“道长”

白溪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向张青云索要?

这位道长是很神奇,但是未必会有云中之水。不索要,他们根本得不到。

张青云伸手一指,无形之中,一道水流从空中降落,伸手一抓,手中多了一个瓶子,这一道水流装入瓶子里面,递给了白溪:“这已经足够了。”

白溪目瞪口呆,张青云就是伸手一指,一道水流从天而降,这也太不可思议。

白溪这才明白,还是小瞧了这位道长。

“温寒之泥涂抹全身,绝望之泪与云中之水喝进肚子里,再用雪山之花沐浴,而我给你们的那枚符篆,你父亲知道怎么使用,回去吧”

“老头子”

白家,老太太张素珍长叹一声:“生死由命,咱们该做的也都做了,都是我们不好,阿圭打小开始,咱们就没有节制他的饮食,这才有了现在”

儿子已经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体重在这段时间,又增加了。

眼看着已经体重飙升到吨半,这是体重越重,距离鬼门关越近。他们已经束手无策,最近才聚齐了四味药材中的三味,还差最后一味。

“就差云中之水。”

最后一味药材!

从云彩之中取水,这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为。

也就是说这一味药根本就不可能得到,是不是这种减肥之法,救命良方也是假的?

白英年岁已经不小,活了这么多年,白英可以说见多识广。

“你说”

白英开始怀疑药方真假:“这药方是真是假?”

是真是假?

老太太张素珍沉默了,这种事情太玄奇。

要不是白家本来就是颇具财力,花费甚巨买来雪莲花还有海底的泥,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弄来这些东西。

一滴眼泪,一些海底的泥,能让人减肥?

有什么依据?

看到妻子沉默,白英长叹一声:“我们一心想要阿圭活命,所以病急乱投医。这种药房,根本就不可能凑齐,所以”

“你的意思是,药方是糊弄人的?”

糊弄人,这种说法已经很重。

当时他们一心想要得到救儿子的办法,所以根本就没有多想。甚至,得到药方之后欣喜若狂,以为儿子有救了。

雪莲花、海底的泥,只要有钱就能得到。

单单云中之水,困扰了他们几个月。

他们想进了一切办法,根本就没有办法,把人送到阴云之中,取来阴云之水。就算是开价再高,也没有人愿意去尝试。

取水云中取水,只有阴天下雨的时候,云层之中才有水吧。

但是这种阴天下雨的云层之中,太过于危险搞不好,水没有取下来,人就直接死在里面了。

所以没有人愿意去取水。

他们学问不是很高,曾有人说过,云层中的水,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取回来的。

不像是江河之中,靠近之后有容器就可以打水。

“可不是糊弄人的?”

白英苦笑一声:“以前根本就没有多想,现在想想我们这是被骗了,这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事情,也就是说药方只是给了人希望。”

只是给了人希望。

张素珍满脸黯然,白圭的寿命不会很长,他们早就已经知道了。

要不是有钱,做手术取脂肪,把胃切了一半,勉强让白圭多活了几年,一般人这么胖早就死了。嗯,普通人家,也没有机会吃这么胖。

“那”

张素珍没有了主意,白英年龄是大了,但是耳不聋,眼不花,人老成精,反而有数十年生活积累的经验,很是睿智。

张素英对自己丈夫的依赖还是有的:“阿圭该怎么办?”

他们就这么一个儿子,现在还没有留下子嗣。

而他们的年龄又大了这是要断子绝孙的节奏?

“还能怎么办?”

白英也是束手无策,也是要是有办法,白圭还能这么胖?持续不断增加体重?

他们是把能用的办法都用了,花费高价格,国外也去了几次。

最后还不是这个样子?

越来越胖。

现在胖到了,要胖死的地步。

“等等吧,等到白溪回来再说吧。”

白英再次苦笑一声,苍老的脸上满是苦涩:“等着也是没有用的,这药方根本就无法凑齐,白溪这一次去青云观,恐怕只能空手而归。”

等待也是无用,云中水,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你的意思”

这本来还是一个希望,丈夫这么一说,张素珍更加绝望了:“那位道长,也不会有云中之水?”

“可能有吗?”

白英长叹一声,脸上神色莫名,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凑齐的药方,很显然这是为了博取眼球,无法完成凑齐的药方,才会更为玄异。要是凑齐了,才是最奇怪的。”

凑齐了药材,最后不能减肥,那位道长想要维持的高人形象,岂不是崩塌了?

还能继续保持神秘?

不能!

所以,药方根本就是假的。

以前没有想过这问题,现在想想,云中水这东西

就是一个噱头。

张素珍再次陷入沉默,老太太眼睛中晶莹凝聚。

她年龄其实不大,也就是五十多岁。

只是穿着打扮显老,她其实还是有些略显年轻的。家里有钱,保养的又不错,要是穿着显得年轻些,再打扮打扮,绝对妥妥的风韵犹存。

“阿圭就只能等死吗?”

张素珍泪水终于垂落。

白英闭上眼睛,躺在躺椅上也显得很是无力:“没有办法了。”

最绝望的莫过于如此,等待死亡,却没有治病良方。

不,有了希望,却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假的良方。

等待中,夜幕降临。

“爸,妈。”

白溪回来了。

白英眼睛都没有睁开,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其他原因,动都没有动一下。

“回来了?”

对于自己的女儿,张素珍是一视同仁的,女儿在张素珍眼中,是很能干的女强人。家里的生意,一直都是白溪打理。

但是丈夫重男轻女太严重,家产只想着留给儿子,女儿是外人,根本就没有考虑家产未来继承给女儿的想法。

“嗯”

到现在白溪还是恍恍惚惚的,这一路上,白溪都没有想明白,那位神奇的道长,究竟是怎么做到,伸手一指,引落云中之水的。

“你上班也累了一天了,回去吃点晚饭好好休息吧,明天还是要上班的。”

家产不留给女儿,也要留给女儿了。

一旦儿子没有了,女儿不就是唯一继承人了?

张素珍无所谓,但是丈夫

白溪已经习惯自己的家庭地位,她也不争,父母的态度她也已经无所谓好坏。

但是自己的妈妈这种反应,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离开的时候,妈妈可是抱有极大希望的。现在不冷不淡,绝口不提云中之水的事情。

眼珠子一转,白溪明白了自己妈妈的意思。

白溪晃了晃手中的瓶子,这是一个普通的瓶子,玻璃瓶,装汽水的。

张青云也是随手一抓的事情,随便找来了一个容器而已。

“妈”

白溪笑道:“云中水,要来了”

房间中,鼾声震天。

一个大胖子躺在一张特制的床上,肥肉铺满整个床。

相比较几个月前,大胖子的脸上的肥肉,也开始耷拉下来,比之前更显得胖。现在因为体重太大,已经无法站起来走路,只能躺在穿上。

在床铺两边,还放着很多零食。

越胖越想吃,而且还是不断的吃那种。

在床边,白圭的老婆丁晓曼满脸忧虑,眼睛中都是对于未来的担忧。

她还年轻,今年才二十四岁。

本以为自己嫁入了豪门,以后过上锦衣玉食的阔太太生活。丈夫除了有些胖,但是待她还是很好的,丁晓曼已经知足。

但是

丈夫越来越胖,结婚前才不过八九百斤,结婚后这才一两年,却已经成了现在这模样关键是,现在他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

白家如此家境,丈夫一死她恐怕根本没有机会继承未来家产。

可能还会,在家里没有地位,被嫌弃。

现在她都已经感受到了两位老人对她的种种不满,原本为了刺激一下她的一千万,现在也不再继续说。

丈夫快不行了因为肥胖,身体出现了各种问题。

眼看时日无多,丁晓曼心里也绝望起来。

鼾声戛然而止,丁晓曼吓了一跳,猛然转身看向床上丈夫。这个时候,她最害怕的就是丈夫睡梦中,直接睡了过去。

鼾声戛然而止,丁晓曼恐怕丈夫这是睡死过去。

要是还有动静,就代表还活着,没有了动静,可能是醒了,也有可能是直接挂掉了。

丈夫太胖,眼睛平时睁开与没有睁开已经没有多少区别。丁晓曼提心吊胆的尝试着问道:“阿圭?”

“我想喝粥”

白圭略显疲惫的声音响起。

丁晓曼舒了口气:“你等着,我去给张妈说一声去”

丁晓曼转身出了房间,寻找张妈的时候,眼睛余光看到院子中,自己的大姑姐,手中拿着一个瓶子,正在两位老人面前,不知道说些什么。

现在的丁晓曼,内心是敏感的。

丈夫一旦走了,其实最大受益者不是她,反而是大姑姐白溪。

虽然姑嫂关系不错,丁晓曼最近还是开始为自己未来做了打算,对待自己的大姑姐,没有以前那么热情。

“他们在说什么?”

丁晓曼留了个心眼,慢慢向外走。

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时候家里人说继承权的问题,而她最后毫无所得。

“你是说”

刚刚走出院子,丁晓曼就听到自家婆婆声音中满是不可思议:“这瓶子里的水,就是云中水?”

云中水?

丁晓曼一愣,云中水根本就不可能去得到的。

是不是受骗了?

这个时候,大姑姐开始糊弄两老了?

“对”

白溪笑了笑:“这就是云中水!”

躺着的白英,猛然睁开双眼,看向白溪:“你确定?”

不是随便找个地方,灌了一瓶水?

不是自来水,不是矿泉水,不是河里的水?

作为高人,就用汽水瓶装了云中水?

这也太没有比格了吧。

爸爸,这是很不信任我啊白溪内心叹息一声,一阵酸楚。

白溪点头:“这就是云中水!”

白溪绘声绘色,把云中水的事情说了一遍。

白英夫妇听得一愣一愣的,伸手一指,天降水流,伸手一抓,手中多了一个瓶子,水流落入瓶内你这是说书?

还是说话剧?

有些扯

怪不得白英夫妇无法相信,这太过于不可思议。

他们老两口不信,但是有人却惊叫出来:“云中水?”

丁晓曼心跳加速,满脸惊喜与震撼。

她全程听到耳朵里,要是真是云中水,那么药方的药材就凑齐了,那么丈夫不用死了,而她还能继续过着阔太太生活!

“阿圭!”

丁晓曼惊喜的向房内跑:“你有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