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21章 第 21 章
自万年前那次浩劫过后, 修真界与凡人界接壤,身系因果的大能们成立了十大门派,自此天下修者门派以十大宗门为首, 其威名响彻整个梦渺大陆。

武力值最高的剑升宗处修真界极东, 占据了毁天大战时的仙魔战场一带, 其仙魔剑冢是天下剑修都向往的地方,剑升宗诸修以一剑破万物的无可匹敌之势,生生打出了十大宗门的首位, 唯独对凌仙宗礼遇有加。

虚若怀谷的药修在修真界雾林之北的幻雾迷林中成立了丹焚宗, 天下修士没几个能一辈子不嗑·药的, 哪怕苦修士也免不了斗法受伤时嗑几粒回春丹呢,剑修都不愿意得罪药修,这第二位便归了丹焚宗,身为药修他们清高自傲, 唯独对凌仙宗非常大方,要啥丹药都能商量。

谁也不知门派内到底有多少弟子的玄武阁,深谙窥探天机之道, 连人家上辈子底裤的颜色都能给扒拉出来,从不参加任何比武和秘境探索,却被所有修士深深忌惮,心甘情愿捧了玄武阁高居第三位,而玄武阁却从来没挖过凌仙宗的祖坟。

其他各有千秋的瑶清宫、青鸾门、玄音谷、九极门、欢喜宗、清宁寺等,集合了道修、器修、音修、体修、法修、佛修, 几乎把天下主流修法占了个遍,可对上凌仙宗这样的杂牌军,也都特别谦虚,除偶有年轻弟子不懂事会呛呛起来, 大能之间那是再和谐不过的。

可是,要是对凌仙宗这些滚刀肉和神经病有办法的话,谁特娘会对他们再三礼让啊?谁特奶奶愿意天生矮凌仙宗一头啊!谁特仙人祖宗的贱骨头愿意将丹药拱手相送啊!

日他个仙人板板的,要不是因为仙界上不去,梦渺界的神力屏障乃是妖皇献祭,锻炼各方弟子的灵境镇乃是妖后的本命仙器,而凌仙宗是这对不要脸的道侣留下来的势力,他们是疯了才会把自己憋到吐血,也还是得笑脸相迎。

凌仙宗在外头,化缘(不要脸的直接开口要)、求馈赠(更不要脸的打劫)、强行合作(极其不要脸的占大头)……各种滚刀肉行为简直罄竹难书,各宗到如今还没揭竿而起干脆一起毁灭这负心的修仙界,那都是他们修养(怂)到家。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持修养的时候能够更体面些,不能动手的时候好歹有嘴能动一动,大多数门派对凌仙宗的小道(坏)消息都特别感兴趣,可以说青鸾门制出夜色这样没啥鸟用的灵器来,也是憋吐血之前为了自救看到的商机。

反正大伙儿都知道,凌仙宗论打架个个都算是好手,可论能哔哔,毕竟经验不如他们多,那都是说不过他们的。

好歹还能占个口头上风也行啊,其他就全做是为了修仙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大家也勉强能安慰一点。

可青鸾门刚刚发出的那条消息特地注明了,是凌仙宗传出来的小道消息,这凌仙宗太上长老的私生女身份还不能确认,可她能站着进灵境镇,且不说血脉定是不凡,重要的是还能把人给说趴了!

不用叫玄武阁的人掐指一算,但凡修为好一些的都有身为修者的灵觉,他们觉得,大事不妙。

滚刀肉能打还能哔哔,你说这吓不吓人,还给不给修者活路了?修仙路要不要残忍到这个程度?

不少大能都开始给(不得不)关系还不错的凌仙宗好友各种传音打听,消息说骨龄才六岁,这么小怎么就能哔哔了,哪儿来的经验呢?

不只是如此,各宗门在灵境镇内的值守长老们,非常严肃正经的给弟子们提醒,要是遇上明显特别会说话的奶娃子,千万不要恋战,不要想着欺负人,不要有任何瞎瘠薄自信的念头,给我撒丫子就跑!

弟子们:……怂也放在明面上了吗?

不服,就是不服,年轻修者那叛逆之魂都还没过去呢,暗戳戳都在心里打算着,等遇上了一定得试探试探,要是能欺负就欺负,不能……害,听长辈话也是应该的。

鹿雅不知道所有人都对她如此感兴趣,更不知道自己的乌鸦嘴换了种方式威名初显,就在金元宝和贾元福乐滋滋躺在天字号洞府里数灵石数的嘎嘎乐时,她睡梦中打了个喷嚏,用小肉手随意揉揉小巧的鼻头,只穿个肚兜在石床上摊开睡得香甜。

三天时间眨眼就过去,这几天里,鹿雅不舍得尝试花费灵石的灵厨所,主要是看见黄级洞府,她对黄级灵食也没啥期待了,反正也还不能吃肉,灵果都水灵灵的,也还可以。

她听苏双双偷偷跟她说,新进来灵境镇的几天要抓紧时间打坐修行,听说不知道为什么,修为会增长的特别迅速。

于其他人,大概就是仙气入体,转化为灵气或灵力时,被纯度太高的仙气强硬冲开一些灵窍,才引发大规模的修为提升。

但对鹿雅来说,就完全没有任何效果了,她连仙气是什么都没感受到,除了这几天总是后背痒痒,啥感觉没有,只是施放法诀用空体内灵气后,恢复的速度比外头快而已。

总之她的修为还是稳稳固定在练气三层,半点都没提升。

她从宗门前头的排行榜石碑上找了,其他的不说,新进弟子实力提升榜,她排名老末,大概是几万名。

至于新进弟子实力榜和猎杀魔兽功德榜……不看也罢。

如此更坚定了鹿雅要出去浪的决心,要是花费灵石涨修为也没那么心痛如绞,完全不见效这要是还住下去,那就不是她鹿抠门了。

第三天提前跟周识濯传音过后,她将洞府里的日常用品仔细收起来妥帖放进储物戒,拿着禁制竹片打算还给执事殿。

其实要离开洞府,只需要将竹片插在门外的禁制上面就可以,左右竹片上的禁制扣只能用三天。

之所以送过去,她是打算仔细问清楚搞事情去,说通俗点就是问问练气三层有什么可以接的任务,她要凭本事吃上天级灵食。

碧青色的天空早上带着微微褚色,像是夜晚门外那些灯笼花的亮光似的,略有些果冻q弹的感觉,看见让人心情都跟着好不少。

她刚出门,小短腿都还没意气风发抡起来,就突然一脑袋撞在了什么上头,捂着酸痛的鼻尖眼泪汪汪倒退几步才发现,她撞的是个比她还胖的十几岁少年,那身板儿……让鹿雅想到了熊本熊。

可就是这熊孩子的吨位,她都只是倒退几步,他竟然已经不要脸的躺下了,还捂着胸口哎哟哎哟个不停,听嗓音倒是挺好听,也没有少年人的公鸭嗓,略有些圆润。

这还能不是碰瓷?嘿,这是瞧她年纪小,来找苦头吃了不是?

鹿雅温柔操着小奶音笑眯眯问:“你哪儿疼呀?”

“我哪儿都不疼。”少年开口就成了嘎嘣脆的清润嗓音,听着让人耳朵很舒服。

鹿雅摸了摸耳朵:“……那你哎哟啥!”

“你把我心撞了个缝儿,我心碎了……”少年可怜巴巴抬起头看着鹿雅,“你得对我负责。”

鹿雅深吸一口气,小胖脸面无表情,极其残忍:“我不管治疗心碎,只管治疗油腻,你要不要试试?还有,在下年幼无知,不管发生什么概不负责!”

不要谴责她如此无情,实在是不抬头时这小少年看起来胖乎乎的还挺可爱,挺让人想犯罪的,他一抬起头,奶娃子都想自我防卫。

鹿雅见过千奇百怪的丑,丑的如此有特色的,还真是从未见过,丑到哪怕她只是半个颜狗也绝对能娃心似铁。

怎么说呢,其实说丑可能不太中肯。

单看这少年的五官,仿佛都美到让人窒息,那黑直锋锐的眉头,熠熠生辉的狐狸眼,挺拔精致的鼻子,仿佛红樱桃一样色泽鲜艳的薄唇,但凡五官不挪位,就不能丑。

但他硬是让人觉得……无法直视,眉头好看,眉尾生出三条火红尾羽,狐狸眼本该媚色撩人,可他瞳孔一个是碧色一个是金色,至于鼻子……如果上头没有忽闪忽闪的小鳞片大概也没问题,薄唇周边闪着银光的胡须……嘶,真的,这么多元素都放在一张脸上,她有点晕脸。

“你,你别想着碰瓷啊,我跟你说,还有你这土味儿情话是不是太老套了些,我还是个孩子呢,你就算不是人,总不能禽兽都不如吧!”鹿雅越看越晕,扶着脑袋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凶狠都凶狠得特别虚弱。

少年唇角微撇,露出个得意地笑容来,稍微收敛了一些自己血脉中的魅惑之力,话说这小崽子确实跟那老兔子说的一样有意思,别人看见他都是被迷得五迷三道命都愿意给他,这小崽子竟然被他勾的……发晕?

唉,难道他是又美了吗?太美也是一种罪过呀,嘻嘻嘻……

“我不是碰瓷,我就是听说你要出门历练,想跟你一起。”少年嗓音也清澈许多,去掉那带着几分水汽的魅惑后,就只余少年人的清脆了,“我叫魅狸。”

魅狸?美丽?妈妈呀,他怎么有脸。

魅狸收了血脉神通后,鹿雅没继续晕头转向:“还有人……兽姓魅?再说我都没跟别人说过,你从哪儿听说我要出门历练呀。”

“哦,我姓甄,可是做兽要谦虚一点嘛,所以叫我魅狸就好,你不是站在洞府门口说过?我能听见植物说话,是笼月花告诉我的。”魅狸指了指洞府门口那些灯笼模样的花朵。

鹿雅:真美丽?不,你该叫真不要脸。

她站起身往执事殿走,不忍直视魅狸的脸,只飞快摇着小短手拒绝:“不用不用,我才练气三层,就不耽误你出去浪了,我就在宗门驻地接点任务就行。”

“可宗门驻地没有任务能接呀,而且接执事殿的任务有什么意思,最多一次也就三十个功德分,还要辛辛苦苦奔波许久,何年何月才能住上天级洞府哟……”魅狸在后头不紧不慢跟着。

鹿从心脚步慢了,三十个功德分,那不就是三天黄级洞府?修为也没办法涨,图啥呢?

“要是去打魔兽和地魔就不一样了哩,一只初阶地魔都有五十功德分,初阶地魔只相当于练气五层,它还没有灵器和法器。”魅狸的声音多了几分好整以暇。

他可没说谎,单只的初阶地魔确实很弱,可他没说初阶地魔都是一窝一窝的,极少有单个出现的。

鹿从心脚步更慢了,捏着竹片的小手纠结地翘起来,她乌鸦嘴可以诅咒筑基期,练气五层,哪怕不是一只,多几只都是躺那儿等她捡菜的份儿,那不就是……不知道多少份儿天级灵食?

魅狸声音还是特别淡定:“我还听说,地魔所居的洞穴内,总有些魔族的天材地宝,虽然咱们用不了吧,可是卖给宗门或者拿出去拍卖,听说至少是上千灵石呢。”

鹿雅立刻转身走到他面前,扬着小脑袋不嫌弃他丑了,笑得跟花儿一样:“美丽啊,相逢就是缘分,我昨晚上梦里就听见喜鹊叫,果然这不就碰见了你这样英俊的小伙子,咱们还等什么?走!历练去!”

说完,她颠颠跑回洞府跟前,把竹片放在禁制上,又抡着小短腿殷勤走到魅狸面前:“咱们是往东呀,还是往西呀?”

宗门在南,雾林在北,剩下两个方向最有可能,赚灵石这种事情她很勤快的,不需要躺赢。

魅狸咬住舌尖忍下到了唇边的笑意,果然,哈哈哈……不愧是那只臭鸟的后代,一家子都是这么个德行,抠门又爱财。

“我有飞行法器,你跟我来就是了,我知道哪里的地魔最好。”也最多,魅狸心里想着,“但是我其实灵气也不多,所以……还得指望丫丫啦。”

“咦?”鹿雅有些疑惑,她也不会叫自己丫丫,他从哪儿知道的?

但是没来得及问,她就让眼前的飞行法器给震住了,这是一朵流动的浪花?浪的这么高调吗?会不会随时掉下来啊!她至今都与体修无缘呢。

“一边走一边说。”魅狸抱着鹿雅坐上浪花法器。

法器外表虽是流动的浪花,实则内里用了折叠空间术法,里头还有个小小的凉亭,亭子里放着两张舒适的软榻和一张跟软榻平齐的长案几,案几上摆放着一壶清茶并几碟子点心,闻着清香扑鼻,让人忍不住往上扑。

见鹿雅吃得小脸儿都鼓起来,跟只大号仓鼠一样,圆溜溜的大眼睛也满足地眯起来,魅狸轻笑出声,懒洋洋坐在鹿雅对面,跟她抢着吃。

“你就不怕我把你骗去卖掉?”见鹿雅个小团子抢的凶狠,魅狸赶紧跟她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

东西并不算多名贵,只不过灵茶是万年空青茶树上的,可以令修者灵根等级提升罢了,那点心不过就是千年水桑参磨成粉,添加云母蜂王浆制作而成,能够濯洗修者体内杂质罢了。

真不是凡尔赛,这些对修者用处不小,对于大妖来说,也不过就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最多他就是为了帮帮小家伙身体里的雷银木。

鹿雅吃得头都不抬,两口茶一口点心,香甜不腻,只觉得好吃到恨不能连舌头都吞掉,只是后背的痒变成了酥麻,让她以为自己太陶醉。

所以她愣是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魅狸说了什么,见他也抢的很快,好像不用她回答,吃货都知道,东西抢着吃才是最香的,鹿雅也不费事开口了,继续抢,我抢……

等吃撑了,一大一小俩胖子摊在宣软的软榻上,鹿雅这才在心里回答魅狸的问题,其实魅狸能出现在凌仙宗驻地,姓甄,天赋还与植物有关,这让她忍不住想到甄韬和甄俊那俩师侄。

所以这个不要脸的真美丽大概是宗门内的灵兽呗,不管是不是吧,六重天是凌仙宗的地盘,她还有求救弟子牌,真女人不带怕事儿的。

旗子插下去刚过没几天,鹿雅就后悔了,悔不当初,悔断了肠子的那种恨。

这日,魅狸正有一搭没一搭正在跟她说六重天和其他地方关于魔兽地魔的事情,其他几重天鹿雅听的不是很认真,没筑基之前鹿从心不打算出去。

至于六重天内,魅狸跟她说,除却雾林和宗门驻地外,其他地方只要能够发现灵力波动,大概都是有阵法的,甚至很有可能某些地方会有禁空阵法,其中必有魔兽。

“不过六重天的禁空域都被探查的差不多,本来就不多,现在可能更少,估摸着也只有气运之子从秘境里出来,才会碰到。”魅狸这样说。

鹿雅撇嘴,心里想,那可未必吧?

下一刻,他俩身下的飞行法器突然跟断了线一样带着俩人垂直往下掉,吓得鹿雅尖叫出声,倒是没先来得及害怕,她只是惊恐,她也没说出口啊,这怎么……该死的屎气运!

魅狸也跟着吱哇乱叫,见鹿雅在软榻上东滚西颠儿的,他只来得及抱住这个软乎乎的小团子,俩人就狠狠坠落在了一个黑乎乎的地方。

“美丽啊~~”鹿从心奶音颤到几乎带上了哭音,“这哪儿啊?你不是气运之子吧?”

鹿雅很想说,身为末世体面人儿她不怕虫子不怕血,不怕倒霉不怕丧尸,可是她怕鬼,越是不存在的东西吓起来人来越恐怖,人的脑子里有多能瞎寻思,这鬼就有多恐怖。

不幸的是,乌鸦嘴鹿雅,她小说电视剧看太多,脑海里有片能跑马的大草原。

魅狸唇角抽了抽,他都不是人,哪儿有可能是气运之子,倒是这小崽子……气运该是出了很大的问题。

他有点幸灾乐祸:“恭喜你,越过地魔,直接要跟魔兽干上了,一级魔兽一只就有一千功德分,魔族天材地宝更多!惊不惊喜?”

鹿雅:别问了,问就是敲里麻!!有命赚也得有命花啊!

“魔兽都是什么修为?”鹿雅小奶音冷静不少,不是她不怕了,只是她习惯了自己总处在最坏的境地。

魅狸带着点笑意回答:“一级魔兽是练气期,二级魔兽筑基,三级……你懂的,灵境镇内的魔兽只有五级,剩下的都被关在灵界。”

还只有五级?!

鹿雅声音更冷静:“所以碰上三级以上的魔兽可能性……是不是很低?”她都不敢问高不高了,就怕天道不干人事儿。

魅狸声音里的幸灾乐祸都快溢出来了:“一级魔兽确实比较多,但是跟地魔一样出现就是一群,二级魔兽也差不多,三级魔兽少点,四级和五级……唔,碰上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毕竟灵境镇内的弟子都只有练气和筑基,金丹期魔兽他们还能对付一二等到宗门来救,四级五级魔兽就只能等死,灵境镇内没什么性命危险,是因为那些高阶魔兽都给几个老家伙扔在阵法里提供魔力炼化某样神器呢。

“你这么高兴,是因为你能打得过一群练气期或者筑基期,还是你能干得了金丹期?”鹿雅听出来他幸灾乐祸了,只是想不明白为啥。

魅狸浑身一僵,艹咧,他都忘了!

为了瞒着那只老兔子来勾搭小崽子,也为了能跟小崽子一起愉快的玩耍,他只是切了自己一点神识用了一尊人偶,这身体能使出来的灵气……只想当于练气期大圆满啊!

他能魅惑鹿雅凭的是血脉天赋,可……他还能勾引魔兽不成?

鹿雅见他不说话,从储物戒里掏出夜明珠,小肉脸扬起与他四目相对:“所以,你在为自己很可能死的比较快,高兴坏了?”

魅狸:“……”

“还不是你跟我抢吃的,我才会忘了观察周围的环境,掉到这里来!”魅狸不满地指责鹿雅。

鹿雅几乎跟他异口同声开始指责:“跟孩子抢东西吃,连个飞行法器都掌控不好,你还要不要脸了!”

“就是怪你!死丫头!”

“怪你!熊孩子!”

“怪你!臭崽子!”

“怪你!假美丽!”

俩人在夜明珠柔和的光芒中凶狠而心虚地瞪视着对方,确认过眼神,都是无耻的人,谁也别想推谁出去挡刀。

“吼——”低沉的嘶吼远远传过来,俩忙着互相瞪眼的胖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挖个洞躲起来!”

“有没有隐灵法器,躲起来!”

求生欲爆表的两个,在无耻念头被迫打消后,还是心有灵犀想出来办法。

可是鹿雅搜了一下自己的储物戒,金属矿石很多,护身法器也不少,吃的喝的更多,没有隐灵法器,连个挖洞的工具都得现做。

而魅狸本体太厉害,从没想过还要准备什么护身法器,储物腰带里全是给小崽子和雷银木带的好吃好喝的,就更没有挖洞的工具了。

听着吼声越来越近,俩人都有些绝望。

“来的是一只魔兽,威压感觉该是金丹期。”魅狸皱着那张丑的很有特色地脸苦声道,“我能想办法拖住它十息,你能把求救信号发出去找个地方躲起来吗?”

算了,虽然还没玩儿够,可毕竟他死了也就是神识受点伤,养个千八百年的就恢复了,小崽子可就这么一个,没了他们这辈子都别想再回家。

鹿雅利落点头:“我能,你上,我先躲开!”

魅狸:“……”臭没良心的小崽子,果然是他最讨厌的家伙亲生的。

鹿雅抡着小短腿飞速往前跑了几步,都已经转过黑暗中的角落,也没见魅狸有别的动作,她这才又重新跑回去。

“你……”提起浑身灵气运于丹田,并且已经准备好神识自爆的魅狸大惊失色,魔兽已经很近了,她还不跑,到时候打起来他顾不上她呀。

受一点点伤,到时候另外两个老家伙都得弄死他,更别说底下那些小的。

鹿雅有点内疚,身为末世人儿被人坑是常态,她和魅狸笑笑闹闹再亲热都好,牵扯到生死,她还是没办法放弃自己的警惕。

可是经过刚才的试探还有他如今咬牙切齿的焦急,鹿雅总算是勉强放下心来。

“这是极品回春丹,你能保证在我断气之前喂我吃下去吗?”鹿雅绷着小脸儿小声问,“我有办法救咱们俩出去。”

魅狸猛地皱了皱眉,随即眼中闪现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他都忘了,这小崽子可是言灵一族。

只是……练气三层对金丹初期?他还是不太放心。

“你有把握吗?”魅狸问,“我的意思是,你有把握还没打完之前不断气吗?”

鹿雅翻个白眼点点头,打什么打,嘴炮一下子就放完了,只要他手速快,肯定死不了。

“吼——”“嘭!”魔兽怒吼着,一掌就拍碎了二人面前的山石,俩人屁滚尿流退后,扭头看过去都忍不住唇角抽了抽。

太丑了!就跟深海处的鱼一样,因为别人看不见,就长得这么随心所欲吗?

鹿雅抽冷子快速问一句:“你很好看对吧?”

“不要在这种时候问我大实话,生死当前,废话什么?干它!”魅狸翻个白眼道。

鹿雅噎得胸口一窒,偷偷在心里骂了句不要脸,见魔兽都快冲过来了,这才赶紧将灵气运于喉头,几乎是喊出来:“丑逼的金丹应该拿来给我炼药啊!”

说完不等魔兽有反应,她只感觉五脏六腑跟瞬间被人捏碎了一样,疼得眼前发黑站立不住,喉咙也是剧烈疼痛,鼻子也是,实在是喘不过气来。

她看不见自己已经七窍流血,大口大口的血从嘴中吐出来,看得魅狸脸色刷就白了。

他瞬间接住晕乎乎躺下的鹿雅,用背对着那只魔兽,以往对方偷袭,这人偶应该能抵挡金丹期的一击,在这之前,别的都顾不上了,他只有一个想法,得立刻叫鹿雅把丹药吃下去。

不过不是极品回春丹,而是天级阴阳无极丹,这是他本体无聊的时候拿自己的血炼出来的,与鹿雅三分之一血脉契合,并且有极强的重塑经脉之力。

等鹿雅咽下无极丹,那微弱到几近于无的呼吸慢慢稳定下来,他这才松了口气,好家伙,淡定几千年了,这会儿人偶身上都给他急出汗来。

等鹿雅呼吸平稳,他才有功夫转头去看那只魔兽,一转头他就愣住了,只是露面无能狂怒拍碎了一大块山石的金丹期魔兽,这会儿软软躺在自己拍碎的那些碎石上,腹部露出个大大的洞,黑色的鲜血淌了一地,一颗泛着乌青色的魔丹正在它身体上方转动。

言灵一族……有这么厉害吗?魅狸以前没太关注,有些恍惚。

不过无极丹是天级丹药,灵界都少见,梦渺界根本见不着,所以鹿雅很快就醒过来了,她摸了摸身体各处,发现竟然一点损伤都没有,甚至浑身灵气都是满的,莫名她还有种撑了的感觉。

她张嘴想要叫魅狸,就在这时,还在魔兽上方没什么动静的魔丹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冲进了她嘴里,化成一股带着苦味儿的液体直接消失在她身体里。

鹿雅:“!!!”

这可是魔丹,会污染灵气的,说是要拿魔丹炼药,可鹿雅也没这个本事啊。

再说她又不是丹炉,为什么会冲进她身体里?

鹿雅哭唧唧看着魅狸:“美丽啊……我,我要变成魔修了吗?呜呜……不要杀我,我可以做个好魔修。”

魅狸嗤笑出声:“想什么呢,你就没觉得自己身体哪儿不对?”

小小练气三层,吃了他那么多好东西,天级丹药也吃下去了,都没撑到爆体,就算她不知道吧,金丹期魔丹入体,得多心大才会觉得自个儿还能正常说话?

鹿雅颤巍巍感受了下:“有点撑……嗝!”

她捂住嘴,莫名的,就在这苦腥味儿的凌乱场景中,小团子略有些不太好意思,她都很久没吃撑过了,别问,问就是还挺幸福的。

“你运转自己身体内的灵气运行周天,进入丹田时,从脊柱底端的灵窍冲过去试试。”魅狸想了想如此道。

他也不知道言灵一族是怎么个运转路线,但是既然雷银木都是长后背,那应该就是这么着。

鹿雅见他说得笃定,心大到没觉得自己吞魔丹不对的她,也很心大的开始运转灵气,真女人嘛,无所畏惧嘛。

结果等她灵气从尾闾灵窍穿过时,进入她体内便没了动静的魔丹突然爆发出极强的魔气,要知道不管是魔兽还是灵兽,一身修为大都尽系妖丹中,只不过一为魔气,另者为妖气。

金丹期魔兽产生的魔气不夸张的说,筑基后期的修者不小心都要被撑得经脉尽断,更别说鹿雅只有练气三层。

她那张肉乎乎的小脸儿忍不住皱成了包子,浑身疼得几乎要让她尖叫出声,肉眼可见的,她露在衣服外头的皮肤上经脉迅速鼓了起来,并不是健康的青色,而是泛着黑的深红,从脖子处延伸出来的黑红慢慢爬到了她那张包子脸上,看着极为骇人。

魅狸忍不住神色严肃许多,其实刚才阴阳无极丹的药效该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才是,毕竟是天级丹药,对鹿雅来说更多是后惠无穷,即便是走火入魔应该也不会伤及性命。

但他担心的是……这小崽子身体里可还有雷银木呢,当年雷银木只被掰下来一根树枝,也被妖皇的神火烧得几乎变成了灰,如今好不容易恢复生机,也不知能不能受得住这些魔气。

魅狸取出另外一枚塑仙丹全神贯注准备着,若是情况不好,他只能燃烧神识将塑仙丹的仙气渡入鹿雅体内,保住她和雷银木真灵不灭,然后再想办法替她们俩重新塑造肉身,这丹药既然号称连仙都可以塑,重塑肉身并非难事。

“啊——”鹿雅实在是忍不住,嘶喊出声,她体内灵气运转已经不听她的指挥了,横冲直撞,不管走过哪儿经脉瞬间就碎的一塌糊涂,她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

可一句尖叫都没喊完呢,一直没动静的雷银木突然打了个嗝,从鹿雅尾闾灵窍飞出细弱的银灰色烟雾,瞬间弥漫在鹿雅体内。

然后鹿雅就感觉浑身痒极了,痒得她发酥,发软,发……疯了啊!好痒!那尖叫就变了动静,“——嗷~~~”

魅狸:“……”听这小崽子还带着波浪线的荡漾动静,他唇角都没忍住抽了抽,他就多余担心。

他没好气地收起塑仙丹,盘腿坐在鹿雅对面替她护法。

鹿雅体内如今已经全然变了模样,黑色的魔气遇到那银灰色细雾后,好像是老鼠见了猫,不,不止,魔气连逃窜都不敢,只是乖乖跟细雾缠绕在一起,变成了灰绿色模样,一点点缠绕在鹿雅断掉的经脉上头。

她体内经脉迅速恢复,并且比原先还要坚韧许多,无极丹产生的灵气飞速充满在经脉中,一鼓作气自她尾闾督脉起一路按照周天运转,冲破了十几个灵窍。

而鹿雅本身的修为在快速增长,练气四层,五层,六层……直到练气九层才慢了些,等冲破位于胸口的神堂灵窍,到达练气十层才停住,继续按照新的周天路线一遍遍在她经脉内冲刷,为她扩宽经脉。

鹿雅已经顾不得自己飞速增长的修为了,她灵识沉浸在自己的丹田中,带着几分震惊和好奇,看着从尾闾灵窍里灵活伸出枝丫对着她欢快摇摆孤零零的两片叶子的……小树苗?

别人尾巴根儿长尾巴,她尾巴根儿长树?

小树苗还没办法准确表达自己的意思,欢快从灵窍中拔出自己的腿儿或者说根系,荡漾地绕鹿雅丹田转悠了几圈,叶子拍拍自己的小树干,然后又回了灵窍内。

不夸张的说,鹿雅从它身上感觉出了心满意足四个字。

等睁开眼,看见满脸关切的魅狸,她心情很复杂,眼泪唰就掉下来了:“我没想到,我竟然是一根树,大概还是魔界的树,修仙界有这样的物种吗?”

她真的不想再特殊了啊!这次不会被切片了,要是修仙界容不下魔植,大概是挫骨扬灰?咦呜呜……

她大概是魔界最可怜的小树苗,不过她还是洗清白了自己的身子,树,是没有蛋的,那老兔子就是耍流氓!

“……树是论颗,不是论根。”魅狸被噎地有些无语,好一会儿才开口,眼神复杂,“你不是树,那是你的伴生神植。”

鹿雅瞪大了眼睛,小手抹了把眼泪,抹了一把灰:“所以我是神?”妈呀,她来历这么大吗?

“你不是。”魅狸面无表情站起身来,“没有神会跟你似的这么臭,你想太多了。”

鹿雅:“……”不说还好,一说,她也感觉自己快被臭晕了。

魅狸放出自己的飞行法器避开后,由着鹿雅用清尘术先给自己简单清洁了一下,然后换了身衣裳。

鹿雅心里清楚,条件艰苦没办法洗澡,也只能这样了,可体面人儿鹿螃蟹总觉得自己浑身还是臭臭的。

“要不然咱们想办法出去吧?”鹿雅拉拉魅狸的袖子,可怜巴巴看着他,“我想找个地方沐浴一下。”

魅狸神色前所未有的郑重:“有一级魔兽来了。”

“哪儿呢!几只?”鹿雅高兴极了,“练气我可以!这不是送来给我增长修为的嘛!”

金丹期魔兽能够让她成为练气十层,说不准多几个练气期堆一下,她有望成为最年轻的筑基小师叔呀!排面!排面等着她!

魅狸竖起一根手指。

“一只?”鹿雅有些失望。

魅狸摇头:“不,是一群,大概……有几百只,如果非要说,该是相当于三个金丹那么难缠吧。”

鹿雅:“!!!”

那还废话什么?有这功夫跑不行吗?

俩人对视一眼,扭着同样胖乎乎的身子抡腿儿就颠,身后的魔兽听见二人跑的动静,发出怒吼声,几百只的声音几乎要把人耳朵都震破。

各宗门新进入灵境镇的弟子们,经过七八天的适应,大都适应了仙气的威压,多数都有所突破,甚至有些天资好些的,都突破了好几个层级,自信心空前高涨。

进入灵境镇之前,宗门就特地交代过,他们进来除了增强自己的修为外,也是为了在各大排行榜上位宗门争光,将别的宗门给死死压下去。

这些弟子中,又以剑升宗、瑶清宫和九极门最为雀跃,等到突破修为稍稍稳定后,就都忍不住往宗门排行榜石碑前去看看如今的情况,也好知道自己的对手都有谁。

反正不管是谁,都要干掉,第一必须是他/她!

猎杀魔兽功德榜暂时该是还没有结果,可是新进弟子实力提升榜和新进弟子实力排行榜还是能够看到的。

可等大家往石碑前一站,都傻眼了。

新进弟子实力排行榜的最后一位,大概处在几万名的鹿雅,速度飞快嗖嗖嗖往上爬,爬到了练气期的二百三十二名。

而实力提升榜她也排在最后一名,这会儿飞速往上爬,已经成为了练气期排行榜的第一。

“这鹿雅,是长老们提醒的那位私生女吧?”有人干巴巴地问。

“对,可我记得她不是练气三层吗?昨天看还是呢。”

大伙儿再一看,练气十层,来不及说什么,倒吸一口凉气的巨大动静又吸引了更多人。

“你们看猎杀魔兽功德榜!”

大家闻声看过去,鹿雅以猎杀三级魔兽一只,一级魔兽十七只的战绩高高在上,功德分高的几乎让人人都忍不住流下羡慕的柠檬水。

“这是捅了魔兽窝了吗?”柠檬味儿的幽幽声音响起,果然不愧是大佬的私生女,恐怖如斯。

好些人当即就决定不叛逆了,看着还在慢慢增长的一级魔兽,大家默默想着,他们有金丹魔兽抗造吗

剑升宗的天才弟子愤愤开口:“我还就不信了!”

其他弟子斜眼看他,怎么,你要干凌仙宗这个?

“我是个谦虚的人,第一留给大家,我争第二就行,谁跟我抢,就别怪我剑下无情!”天才弟子说的铿锵有力。

众人:“……”论怂,你已经赢了,第一也给你。

作者有话要说:  改错字稍微晚了十几分钟哈,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么么么~明天零点见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