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23章 第 23 章
魅狸一开始被鹿雅哭得脑仁儿嗡嗡的, 后头听她抽抽搭搭也难受,却又不明白她到底为何悲从中来,实在没办法只能拍着她的背哄。

“你想知道你爹的事情不?”黑料他攒了好几万年的呢。

鹿雅摇头, 嗓音沙哑到让人心软:“宗主说我现在不该问, 我只知道, 我不是人。”实际上她很好奇,只是害怕听到更坑崽的事情。

“那你想知道自己是什么种族吗?”对哦,魅狸眼珠子一转立刻换了问题道。

鹿雅不哭了, 差不多就行了, 还得留时间想想该怎么出去, 留给眼泪的时间很有限,这点自觉她还是有的。

她抬起让泪水浸泡得更加黝黑的大眼睛看着魅狸,好奇:“我是什么?”

魅狸高深莫测:“说起来,万年前我还摸过你的蛋呢。”

言灵一族的小崽子在蛋里先天之气未散, 带着几分玄奥气息,没破壳之前只有气运够格的才能得到她懒洋洋的馈赠,说不得就能领悟几分法则, 不老少种族都摸过她。

鹿雅:“……”

见她唇角一瘪又要哭,魅狸赶紧接话:“就是鸡蛋鸟蛋那个蛋,小崽子不许在心里瞎瘠薄寻思。”

金属棺材要坐俩人,有时候还要躲很久,鹿雅给做的挺高,这会儿她吭哧吭哧爬起来, 坐在魅狸肚皮上兴致勃勃开始猜。

“蛋生……我这么好看,不会是孔雀吧?要不就是凤凰?朱雀?再不济……乌龟?”

有伴生神植,那肯定不是鸡鸭鱼蛇那些凡兽啊,神兽不就那几种吗?说不准也有可能是龙?毕竟她还挺爱财的, 她自己也知道。

可是她每猜一种魅狸都是摇头,摇到最后鹿雅泄气了:“那到底是什么呀?”

魅狸神秘兮兮冲她招招手,等鹿雅凑过小耳朵去,他才郑重道:“你是……我不能告诉你。”

他也记起来了,至高无上的玄奥法则有灵,此间天道自然也有灵,在她还未长成之前,若是被天道听见,有可能会因为天道想要成为更高的存在而将鹿雅灭在摇篮里,都说天道无情,可在玄奥法则面前,天道与修者并没有太大不同。

鹿雅又呸他一声:“那你前头在说什么屁话!”

“我叫你哭得头疼嘛。”魅狸无辜眨眨异色双瞳,笑眯眯道,见鹿雅又要嗷嗷,他不紧不慢接了句,“你可不是六岁的小奶娃子了,哭差不多就行了,不想出去吗?”

八岁半的鹿雅拽拽自己勉强蔽体的弟子服,低落极了:“想,再不出去,我就没衣裳穿了,你真是白瞎了美丽这个名儿,出门儿竟然不多带几身衣裳。”

魅狸无语,他本体有毛,这身体的衣裳是名为赤火凤的大妖落下来的玄羽制成,水火不侵,万物不染,为什么要带衣服?

可跟小孩子吵架实在是不理智,他干脆换个话题:“出不去咱们可以换个思路嘛,咱们俩是不够看的,但对六重天来说,能遇到煞魔渊是多少人盼不来的好运道,咱们传出消息去,定有大把的弟子组团来帮咱们分忧解难。”

鹿雅凶巴巴地推他:“那你怎么不早说!”弟子令牌在煞魔渊里传不出消息去,要不他们早被救了。

魅狸不将这点小力气放在心上,翻个白眼:“魔丹被你给吞了,我不得多杀一些魔兽,才能攒够足够的魔气呀。”

煞魔渊与万魔窟不同,万魔窟是开放的,像是乱石林一样的地方,虽然不容易转出去,可传音符等并不耽搁使用。但煞魔渊只有一个入口,出口又在另外的地方,掉进来灵气就被隔绝了,他们俩能打坐恢复灵气,靠得都是灵石。

这也是让鹿雅悲从中来的原因之一,魅狸身上多么举世罕见的好吃好喝的都有,就是半块灵石都无,用的都是鹿雅前头从各位大能手里收来的见面礼,一年多下来,她的灵石快要跌下五位数,实在是让她心急如焚。

“那美丽你快点儿的!磨蹭什么呢!”她急得声音奶味儿都淡了,更多是软糯糯地叫人想要逗她。

魅狸也不是什么好兽,他笑眯眯抬起手捻捻手指:“光魔气传不出去,得用灵石抽取灵气,与魔气一起碰撞后才能爆发。”

魔气像是油,烧得再热最多在煞魔渊内燎原,还得用灵气为水星儿,糅杂在一起扔到入口附近结界薄弱的地方,刹那间产生的震荡,总能让人注意到此间魔气的不同寻常。

鹿雅深吸一口气:“要,要多少?”

“下品灵石的话怎么也得一万……算了,八千灵石便可。”魅狸见她小脸儿苍白,犹豫着吐出个数字来,下品灵石灵气少,没办法。

鹿雅深吸……吸不上来气,捂着储物戒想要撅过去,魅狸没给她机会。

“咱们不是捡到了不少好东西?魔兽的尸骨也能买不少灵石,乖啊,等出去就都回来了,我跟你保证!”

鹿雅不相信他,他拿什么保证?真美丽?呵……

可不信也没法子,她不敢赌自己的气运,捂着胸口艰难压下自己的心痛,她从储物戒里取出一百块中品灵石来:“这些就够了吧?不够……不够再加!”

魅狸惊了:“这么大方?!不是,你怎么还有中品灵石那前头为啥咱们一直用下品灵石恢复?”

鹿雅翻个白眼,多新鲜啊,大能身上还能有下品灵石?中品灵石他们都不看在眼里好吗?下品灵石是月白长老和昭华真人给她零花的。

她只是说自己下品灵石快花没了,谁说中品灵石和上品灵石了,有多少嘛……谁也别想知道!

至于大方,鹿雅也不想,一块中品灵石就是一百块下品,也就是一万个……打住,不能想了,越想越心痛。

她又不傻,万一不够一次没传出去消息,还得再来一次,多少灵石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好嘛!

魅狸看着她抠抠索索特别肉疼的多掏出来十块,跟给他上坟一样塞他手里,他特别好奇:“你怎么没猜自己是貔貅或者穷奇呢?”

鹿雅惊了:“那俩也是蛋生?!那我肯定是貔貅!”顶好是貔貅,招财听着也吉利,她不想跟穷挂上任何关系,名字也不行。

魅狸:“……”

他实在是不想搭理这个抠门儿的臭崽子,神识探出去,发现周围没有魔兽,这才跟她说:“你就在这儿等着我,我去发信号,发完以后我躲开魔兽,就回来找你。”

鹿雅不舍地紧紧攥住他衣摆:“你小心点啊,万一……啊呸!你不会丢下我对吧?”

魅狸听她说话都捏了把冷汗,他早看出来了,这臭崽子的气运是啥问题还不知道,可那张嘴是真祟,啥坏的都灵,啥好的都不灵。

“我肯定会回来,你实在无聊,就……吃点东西,睡一觉吧。”魅狸从储物腰带里取出几碟子点心给鹿雅。

鹿雅心满意足,不舍就是为了这个呀:“还有茶,再来一壶呗,那啥,我记得你还有跟瓜子一样的东西。”

魅狸:“……”魅狸不想说话,扔下东西,随手融开一个洞就运用土灵气遁地而出。

鹿雅赶忙捏指诀运用金灵气把洞口补好,从储物戒里掏出霍霍的最脏的一条毯子还有软枕和小兀子,仔细用灵泉擦干净手,舒舒服服靠在上头眯着眼享受。

入口干净就行了,反正她现在都脏的没法儿看,其他好东西都留着干净了再用,这可不是抠门。

在她吃的小肚儿滚圆时,在附近不远处,青鸾门的两个筑基期弟子和丹焚宗的几个练气期弟子遇上了。

“师兄好,还没找到奶娃子哈?”

“师弟好,没找到呢,你们也还在找对吧?”

远远过来的金元宝和贾元福听着这两队人马用今天天气不错吃了吗的语气如此打招呼,都有些无语。

话说那位死抠门的小师叔到底哪儿去了呢?

“她不会是怕咱们抢劫,偷偷躲起来了吧?凌仙宗弟子就是这么无耻!”青鸾门的筑基弟子愤愤道。

一个声音好声好气问他:“你怎么知道凌仙宗弟子无耻呢?”

“那当然是因为我——”筑基弟子抬起头就看到腆着肚子笑面虎一样的贾元福,被他身上的弟子服一惊,立刻就改了口,面色气愤极了,“——听那些散修们胡咧咧的,一个两个的仗着散修联盟就敢不把咱们宗门放在眼里,我当时就没饶了他们,跟他们斗了个柳绿花红,师兄你看,我伤口还在呢。”

见这筑基弟子露出满是汗毛的胳膊,上头指甲盖儿大小的伤口不仔细看都瞅不着,贾元福呵呵出声。

其他弟子倒是没觉得青鸾门的弟子怂,实在是金元宝贾元福这俩人在所有门派练气和筑基弟子那里都挺有名的,他们最擅长让人馈赠功德分,你品品。

听说一年多以前二人碰上个不懂事的玄音谷修二代,下手狠了点,人家跑凌仙宗门前哭坟,凌仙宗不得已才罚了他们一半儿的功德分。

就这样听说俩人还都住在天字号洞府呢,别以为他们不知道天字号洞府需要多少功德分!

遇上这样的煞星,还不跑等什么?等主动馈赠吗?

但不等他们想法子告辞,众人身后西南方向突然滚滚而起冲天的魔气,还伴随着地面的微微震动,叫大家都忍不住一惊。

“妈呀,这是谁炸了魔兽祖坟?”金元宝忍不住咋舌。

贾元福翻白眼:“魔兽有祖坟吗?”不都叫修士们挖完了吗?

可大家也都知道这是好机会,单身一人的修者可能还不敢轻举妄动,但凡组队的都是喜大于惊,那魔气波动虽然大,可仔细感觉便可得知并非高阶魔兽的魔气,那还等什么?

刷分的时候到了!这还是送分题!

金元宝取出自己的灵剑,发挥剑修的速度,嗖就没了身影,贾元福也不意外,紧随其后,将青鸾门和丹焚宗的弟子远远抛在身后。

两宗弟子内心骂骂咧咧的,也都不敢耽误,取出自己的飞行法器赶紧往那边赶,魔兽这玩意儿不存在清场,谁杀了算谁的,缥缈域自会清楚算在每个修者的身上,绝不存在误判。

不只是他们三队人马,其他地方隐隐感觉到魔气波动的各宗弟子,谁还不是刷分选手呢,大都兴奋地御着飞行法器就开始往煞魔渊那边蹿。

魅狸凭着自己血脉天赋中的速度到处躲闪被吸引的魔兽,好不容易摆脱它们回到那金属棺材里的时候,鹿雅都流着哈喇子睡着了,小肚皮一鼓一鼓的,被哭得一道道的小脸儿上还带着美滋滋的笑意,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

他在外头累死累活的,这小崽子倒是懂得享受!

魅狸眼珠子一转,坏兮兮凑在鹿雅耳边,特别轻声的:“丫丫啊,灵石不够怎么办?”

鹿雅从数灵石数到手抽筋的美梦中惊坐起,眼睛都没睁就划拉着胳膊挥舞:“没了没了!地主家也穷——啪!”

一个没注意,她一巴掌抽在了魅狸脸上。

等睁开眼看魅狸捂住脸凶狠地瞪她,鹿雅噗嗤笑出声来:“事实告诉我们,这人呀……兽呀的,不能嘴贱,不然受伤的肯定是自己……嘶!”

说完话,她就感觉手指一痛,这才发现是被魅狸鼻子上的小鳞片给划伤了,再联系她刚才的话……

俩人四目相对,都给了对方一个非常灵性的回复:“呵呵……”

魅狸敲敲金属壁:“收了吧,咱们找个地儿躲起来,等有人走到咱们前头去了,趁他们吸引住魔兽,我就带你先跑。”

鹿雅没什么意见,可是真等到有人进来了,看见那熟悉的身影,鹿雅眯了眯眼,神色郑重道:“不行,咱们还不能走。”

魅狸瞧出来前头那俩穿得是凌仙宗的衣裳了,他挑起眉笑:“怎么,你还不放心他们?”

“不,我要先打个劫。”鹿雅斩钉截铁道。

不然错过的那一个亿说不准会成为她的心魔,别说《九转气运金皇诀》无视心魔,她鹿螃蟹说有就一定有。

魅狸噗嗤笑出声来,也来了兴致:“行,我帮你!”

嘿嘿,他还没打劫过低阶弟子呢?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他!

前头正是速度最快的金元宝和贾元福,二人也不管身后零散的魔兽,只冲着魔气最浓郁的地方去,他俩已经是筑基后期,就算是金丹期魔兽也不怕,他们吃肉喝汤,怎么也得给后头的人溜点边缝儿的机会。

可他们还没奔出去太远呢,突然就见一个胖乎乎的孩子从拐角蹦出来,扬着那张黑一道白一道的小脸儿,姿态嚣张地特别熟悉:“打劫!”

声音也很耳熟,娘咧,这不是他们那抠门儿小师叔吗?

他们说怎么就找不着呢,感情是在煞魔渊里?

俩人都有些头皮发麻,魅狸兴致勃勃也正要冲出来助阵,这时候鹿雅露出个霸气的笑容——

“你们俩!扒衣服!裤子也要,亵裤不要,快点儿的,不脱不让走!”

魅狸:“……”不是,你到底是要打劫还是劫色?

贾元福要哭了,不脱不让走,问题是脱了……他们怎么走?若只有魔兽的话裸·奔就算了,后头还有人呢,他们也要脸啊。

鹿雅看出来了,她嘻嘻笑出声:“师侄啊,别说小师叔不怜爱你们,小师叔也苦啊,我又不是馋你们的身子,裸道友不能裸贫道,所以到底是要脸,还是脸着地趴下,你们自己品品。”

魅狸:“……”

贾元福和金元宝:“……”

作者有话要说:  魔兽:郑重声明,俺们没有祖坟!俺们死了都是进同类的肚子了!

金元宝:我们杀了你们,抽皮扒筋,这跟扒了祖坟有啥区别?

魔兽:……

明天(1号)的更新是在晚上23点左右哈~感谢在2021-07-29 23:46:05~2021-07-30 23:56: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宝宝辣妈 9瓶;流云土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