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24章 第 24 章(抓虫)
其实衣裳贾元福和金元宝还是有的, 他们只是头回被迫馈赠,实在是心里不甘。

二人也没脱衣服,由贾元福拍板, 金元宝把自己两套没穿过的衣衫给了她, 不是贾元福不想给, 他这身板儿,一般人赶不上,衣裳鹿雅穿着不合适。

反倒是金元宝有两套具护身威能的灵器法衣, 缩小些穿在鹿雅身上, 晃荡也是有限, 毕竟她觉得自己瘦了,前面实力太强,身上肉肉还是不少。

俩人被抢劫完,倒是不急着走了, 在凌仙宗也不只是灵兽领悟有福肯定自己享,有难必须大伙儿都来当的精神,弟子们不差事儿的。

贾元福压低声音, 指了指后头:“小师叔,我跟你说,后头有青鸾门和丹焚宗的弟子,这两个宗门那可是肥的流油的宗门,不夸张的说,但凡弟子榨……咳咳, 大方点,要法器有法器,要丹药有丹药,一朝暴富啊。”

青鸾门炼器, 丹焚宗炼丹,天下修者都少不得法器和丹药,这两个宗门可不是富得流油么。

鹿雅有亿点点心动,可是在师侄面前,总不能露出太贪婪的模样,这不是给师侄们带了坏头吗?她抿着小嘴,在地上搓脚不说话。

金元宝话就精准多了,直指核心:“虽然小师叔如今在练气期功德榜榜首,可榜单的争夺更多还是靠筑基期,小师叔既然可以越阶挑战,要知道筑基期的功德分,稍微露出来那么点……这么跟小师叔说罢,我们俩住了十几年天级洞府,吃着天阶灵食,全靠各宗门筑基弟子馈赠。”

“对对对,更不用说,功德分还能够跟宗门兑换许多外头买不着的好东西,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咱们宗门没有的。”贾元福嘿嘿笑。

当然凌仙宗的东西打哪儿来的,那就不必多问了。

“小师叔如此擅长说服别人馈赠,以后定能走到哪儿都舒舒服服的,您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金元宝接茬儿捧了鹿雅一小把。

可把个浑身破破烂烂还脏兮兮的鹿从心给生生捧成了鹿螃蟹,她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亮晶晶看着魅狸:“你的容貌能变吗?能变我就先不换衣裳了。”

在场四个人不人的,都明白了她的意思,害,谁还不要个脸呢?可也没人说要脸和不要脸是冲突的不是?

魅狸总觉得抢徒子徒孙的小辈儿们,有点不仁义,话说他也什么好东西都不缺啊。

“你要是不能,那你就自己走,我跟两位师侄一起便可。”鹿雅冷酷无情道,谁耽误她发家致富都赶紧圆润的离开,头都别回,需要的话她还能送他点速度。

魅狸:“……我能!”算了,他什么都不缺,可是这种馈赠的好滋味儿他还没品尝过,兽活那么久,还是该尝试无限可能的,嘻嘻!

贾元福和金元宝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满意极了,因为前面还有等着他们对付的魔兽,深藏功与名后,鹿雅也不拦着二人先行一步。

主要是她目前的形象和俩人差太多,俩人属于她发家致富路上的绊脚石,就算他们不想走,她也要把二人踹开的。

紧跟在二人身后进来的,自然是青鸾门,身为炼器大宗门,他们身上的飞行法器那是经常更新换代,比其他宗门弟子多了几分优势,连剑升宗都酸溜溜退避一射之地,由着大家将最快的男人称号冠在了他们身上。

鹿雅瞄准了两个筑基弟子中稍微好看一点的那个,突然就从一旁扑了出去:“师兄啊!救命啊!”

青鸾门二人进来后就已经下了飞行法器,捏着攻击法器正在警惕魔兽呢,被鹿雅吓得差点一刀戳她身上。

“你是哪个宗门的?是魔兽在追杀你?”修为高些的也就是被贾元福吓怂的这位林师兄沉声问,“我们可以帮你杀了魔兽,你不必担心。”

鹿雅坐在地上,扬起脏兮兮的小脑袋眼神可崇拜了,瞧瞧,人家把抢怪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都能说得如此清新脱俗,得跟着学起来才好。

她软着稚嫩的嗓音颤巍巍道:“不是,我快穷死了,求师兄们发发善心,馈赠我点好东西吧?不管什么好东西,我都不嫌弃。”

林师兄:“……”

张师弟:“……”

听听这不要脸的话叫你说的,穷死,那天底下等着救命的也太多了,他们救得过来吗?再说了,还什么好东西都不嫌弃,他们也不嫌弃啊!

不过这不要脸的风范还真是熟悉,好几个宗门都是这德行,尤其是凌仙宗为其中之最。

林师兄警惕看着鹿雅看不出颜色的乞丐装:“你是人吗?你是哪个宗门的?”

鹿雅委屈极了:“师兄不愿意救命也就算了,你们怎么还骂人呢?”

不等两个噎住的人说出话来,她立刻接话:“两位师兄,铁石心肠之人,是出不去煞魔渊的,做人还得善良。”

张师弟不是个耐心好的,他家世也不错,不用迁就谁,这会儿急着刷分,就有点不耐烦了:“你臭死了,赶紧滚开,别耽误爷爷们杀魔兽,再拦着,连你也一起杀了。”

“什么?”鹿雅震惊了,震惊到站起来,嘴唇哆哆嗦嗦指着张师弟,“你这么冷酷无情,你爹娘知道吗?”

张师弟眼神中凶光一闪,他娘早死了,他爹身边还有个贱人总是跟他抢好东西,这会儿鹿雅的话勾起他心中的煞气。

他随手一道灵力带着锋锐的白光就甩了出去:“滚!”

鹿雅如他所愿地,就地打了个滚躲开那道攻击,这才拍拍巴掌悠哉站起来道:“这可是你们先对我动手的啊,我只是正当防卫,到哪儿说都有理哦。”

二人一愣,随即就见这矮胖的小脏鬼她肚子一腆,嚣张运起灵力,二人身为筑基期自然不怕一个练气期的小崽子攻击,可身为修者的警惕还是让他们提高灵力遍布全身,防守起来。

可有些攻击哪怕是大罗金仙来了,那也是防不住的,比如嘴炮。

“都给我蹲下,左手六右手七,左脚画圈右脚点地!”鹿雅小奶音带着几分空灵嚣张道,跟谁俩呢!

魅狸看见懵逼蹲在地上开始高难度动作的俩人,实在没忍住捧着肚子哈哈大笑了出来,这小崽子哪儿想出来这么辣眼睛的动作啊?

师兄师弟简直是懵逼至极,或者说懵逼中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痛苦和好奇,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身体这么软,还能做到如此高难度的动作,蹲着还能画圈?这不合常理!

可是……敲他麻的,脚后跟好痛,大腿也好痛!

“你们想清楚,要是现在送我点好东西,你们还可以化悲愤为动力,杀魔兽把送出去的赚回来,若是你们再不善良,我还有别的动作等着你们呢。”回到主题,鹿雅又恢复了软萌的好态度。

师兄师弟:呸!娘的,这肯定是凌仙宗的!别宗没这么不要脸到逼着人善良。

二人还能怎么办呢,好不容易灵力恢复正常,然后小丫头一开口,他们又趴了,还是拜月式,腚朝天其他地方朝地你品品。

咬碎了牙合着血往肚子里吞往外一样一样掏东西,谁还不会从心呢,这还能不知道自己是碰上厉害的灵兽了?肯定是!

可是掏到脸儿发绿,鹿雅还是不太满意,其实她心里都已经乐得哈哈哈刷屏了,但是不能给俩人知道啊,要是知道她很容易满足,他们说不准就不给了。

她也不是个贪得无厌的乌鸦嘴,差不多的时候就收手了,然后在二人松了一口气后,她这才笑眯眯道:“多谢二位师兄如此善良,小妹在宗门里实在是没功德分,洞府都住不起,这整的,真是怪不好意思的,你们看……”

两个人面色麻木取出弟子牌,在鹿雅的弟子牌上一碰:“我们俩人一个人给你三分之一,给善良的师兄们留条活路吧,我们也得修练。”

鹿雅不知道有多少,反正多不嫌多少不嫌少,她只是好奇:“我该怎么看自己的功德分呢?”

“那当然是用我们青鸾门的夜灵,你以为那玩意儿只是用来买消息的?呵……那还能人手一个吗?”林师兄骄傲极了,可骄傲到一般就僵住了。

“哈哈,哈哈哈……你们看,这事儿整的,还是怪不好意思的,夜灵,我没有……”鹿雅低头摸着小肚子,确实有点腼腆,腼腆得两个人脸色都青了。

赶紧将自己身上的夜灵解除神识绑定送出去,俩人头都不回,跟后头有金丹魔兽撵一样,说不定出去就能突破,起码速度是突破了他们的极限。

魅狸这才出来,本来他是想跟鹿雅一起打劫的,但是鹿雅嫌弃他没经验,非要先给他打个样,他这才在一边掠阵。

这会儿看见鹿雅绑定夜灵后,看着功德榜上自己的分数,捏着小指头算了一会儿,也不知道算没算清楚,反正是捂着小嘴儿乐个不停,也不嫌脏了。

打样儿是有用的,魅狸确实有很多问题。

“你为什么要先哭穷再打劫呢?”

鹿雅声音喜滋滋的:“那要是碰上真善良的,咱们也不能下黑手啊,差不多就行了,反正不善良的很多,发家致富指日可待呢。”

“那为什么要等到他们先攻击你?”这是魅狸最不可理解的地方,明明那俩看着就不愿意,直接打劫跪了不就可以?干啥非要贱兮兮挑衅人家?

鹿雅用看傻子的目光看他:“这你不懂?你还是大佬呢,修者不是要讲究因果的吗?他不打我我能打他吗?那我多理亏啊!”

抢劫也要抢劫的理直气壮,等别人说自己不要脸的时候,她可以呸他们一脸,嘻嘻嘻……

魅狸被逗笑了,这小脏丫头还一套一套的,他也坏兮兮的,就是不告诉鹿雅,身为妖皇的后代,也是神兽血脉,只要不为非作歹造下会影响玄奥法则运转的血孽因果,其他修者会面临的因果对灵兽……或者说大妖来说并不算什么。

开玩笑吗?哪个妖兽成长过程中不是物竞天择不停杀戮的,甚至在三千界有些地方妖兽和人修还是对立的,杀戮本就理所当然,要是它们也讲究因果,只怕妖兽没几个能活着。

不过他眼神中也略闪过一丝复杂:“你就不觉得凌仙宗……有些霸道吗?”

他跟小丫头说过凌仙宗很多趣事儿,可大部分趣事都是用别人的苦逼来愉悦自己,虽然小丫头的不要脸跟凌仙宗是一脉相承吧,可他也担心,没有长辈的教导,她会走偏路。

如此等到她血脉觉醒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又是一场浩劫。

万年前的毁天大战,起因虽是魔界的贪婪和芸芸众生对气运的争抢,可若非言灵一族太过随心所欲,当年魔界也不会狗急跳墙对妖后下手,让妖皇选择了最惨烈的方式结束那场战争。

抠门到不捡就算丢的妖皇愿意牺牲自己来拯救梦渺界,也是因为觉得自己太冲动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血孽,再加上想要与爱侣团聚,保护自己的孩子,才会燃烧了自己的神魂。

鹿雅倒是不以为然,她没想那么多,在末世里面对这样的选择尤其的简单。

“若无妖皇当年的牺牲,修仙界和凡人界能够安定下来吗?天底下大能不止妖皇一个吧?当年面对生死的时候不嚷嚷,现在付出一点就开始哔哔?那这万年来若非凌仙宗的大妖镇守神力屏障,能有如今梦渺界的安宁吗?大妖们时间都浪费在镇守上头,不要修炼啊?不要吃喝啊?不要花费呀?”鹿雅越说越觉得生气,“为何镇守神力屏障的只有凌仙宗?其他宗门都是废物吗?那我们凌仙宗因为保护大家所以穷,需要他们馈赠一下怎么了?要不他们去镇守,我们馈赠他们也行啊!”

魅狸看着鹿雅如此气愤,心里略有些安慰,虽然很多事情她还不知道,可小崽子三观还是挺正的,不过——

“大妖们镇守,跟你抢劫别人有什么关系?凌仙宗弟子可是上上下下都不要脸的。”

鹿雅骄傲扬起小脸儿:“那是因为凌仙宗团结,上下一心,替祖宗们收点利钱!不护短的弟子都是不合格的弟子!那是不够爱宗门,不够以宗门为家!在这方面我身为长辈,如何能不为个中翘楚,好为晚辈们做表率呢!”

魅狸鼓掌:“嗯,这不要脸的劲儿很值得弟子们学习,你做得很好,我也得跟你学习,咱们走吧!”

说实话刚才鹿雅那一番表演,还叫他心很痒呢,哈哈哈,他还没试过这么多戏。

然后二人便碰上了丹焚宗弟子,随后是九极门的大块头,然后是玄音谷……就连清宁寺二人都没放过。

“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你们真的不愿意救救我吗?”

四个小和尚苦逼极了:“小施主,我们慈悲为怀,所以心里我们是同情你的,可……咱们也在需要救命的范围呀。”

他们这一支佛修,未曾金丹期以前都需要苦修,用脚步丈量天地,好追寻佛法之精妙,万物之本真,他们有灵石……还不够换法器的呢。

鹿雅听着这真是穷得让人想落泪,她想了想,从怀中把买灵茶找回来的几十个灵珠取出来了,双手捧到小和尚们面前:“那反正我都这样了,我也善良一回,就当我是为下辈子积功德吧,不必谢我,我姓雷。”

小和尚们:说实话,他们也没穷到这个地步,你还下辈子积功德?那你下辈子说不准要进畜生道了。

姓雷是吧?要赶紧卖给青鸾门,说不准法器的钱就攒够了。

其实青鸾门那两个被抢劫的弟子,机缘巧合找到出口,已经出去将消息传回宗门内,煞魔渊这么大,鹿雅和魅狸也没办法一天内就打劫个遍,总得徐徐图之,所以外头的弟子再进来,就一个传一个,都告诉别人了。

小心点,煞魔渊里最危险的不是一群一群的灵兽,是两个不要脸的凌仙宗弟子,是师兄和师妹的组合,还都跟乞丐一样。

魅狸为了跟鹿雅配合,也将自己的法衣变幻成了破破烂烂的模样,俩人手拉手走在路上,就跟穷疯了一样,特别有那个神经病的范儿。

等到在煞魔渊内兜兜转转转大半圈,已经是半个月后了,本来魅狸和鹿雅已经收获颇丰,高高兴兴准备往出口去,就碰上了一直无缘得见的剑升宗弟子。

对方是一个人,俩人正要装可怜,那弟子就言简意赅打断了他们:“凌仙宗弟子?”

鹿雅和魅狸点点头,要继续的时候,又被打断了。

“真快穷死了?”

鹿雅愤愤点头,不然你以为我们跟你在这儿玩儿呢,反正只要不是天底下最有钱的,他们离穷死也就是个十万八千里的距离罢了,不算太远。

剑升宗弟子二话不说,掏出个储物袋扔给他们:“行,希望后会无期,如果不行,五年内我都攒不够这些了,下回碰到,不要打招呼。”

鹿雅捧着储物袋一脸懵逼,问魅狸:“这什么情况?真善良?”

魅狸嗤笑:“剑升宗老祖当年是妖皇逮回去的账房,就是那种除了不值钱的,啥都碰不着的账房,所以他一直以为妖皇很穷,凌仙宗也很穷。反正他当年立宗后,宗门规矩是,碰到凌仙宗弟子开口,便要交出自己的三分之二灵石,其他万事不必提。”

好人啊!鹿雅打开后,看着白花花的灵石,感动的眼泪汪汪,要是早知道,她就听雾鹿师兄的,放过剑升宗了,听起来就很可怜。

“怎么了,后悔啦?后悔可以追过去还给他。”魅狸对那个曾经被它们折腾的快要疯掉,关键时刻却差点替妖后去死的剑升宗老祖,也感觉不错,迂腐了点,是个好人。

鹿雅飞快将灵石收起来:“休想!进了我的口袋就是我的了,谁跟我抢,拼命你信不信?顶多……等以后再遇上,我给他个毒奶,或者帮他抢机缘。”

她其实不是不想还,可不能让真美丽知道,在灵石面前再好看都不好使,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偷偷看自己的储物戒好久了。

魅狸无语翻了个白眼,他就是想知道这小崽子到底有多少灵石,他本体仙晶都有,还缺这点灵石吗?

反正刚才他已经偷偷给那孩子身上赛了点好东西,倒是也不算让老实孩子吃亏。

等到煞魔渊的魔兽彻底被收拾完,大家一天两天的都再碰不着魔兽后,也就慢慢往出口去了。

出口比较小,大家走的还都挺慢,出去后,因为收获颇丰,还自发在旁边的一处小林子边上组织起一个市集来,有修者聚集的地方,从来都不缺地摊儿,互通有无嘛,也许就能换到自己需要的修炼物资了呢?

不熟悉的也不要紧,不愁没有话好套近乎。

反正这几个月下来,大家对那两个穷疯的雷姓师兄妹都恨得不行,两袖空空只剩魔兽尸身和各种魔界天材地宝的剑升宗弟子华辉出来就听见有人在骂。

“凌仙宗的弟子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还姓雷呢,就活该让天雷劈了他们!”

“嘘……小声点,别让凌仙宗弟子听见,他们还会碰瓷!”

华辉本来没放在心上,凌仙宗不一直是这么个德行吗?可他刚摆上地摊儿,随手要取腰侧的东西时,突然发现内侧的里衣腰封上别着一枚雪白灵玉,他挑了挑眉,艺高人胆大的将神识探进去。

“轰!”地一声,几乎是漫天尘土在他神识中瞬间爆开,他赶紧原地打坐,仔细看过去,这才发现是有两个人在打架,其中一人那精妙的剑法让人如痴如醉。

剑修有追求华丽的,有追求快的,每个剑修追求不同的道,这让每个剑修几乎对剑法都有自己的理解。

但华辉却发现灵玉中的剑修每一招都可以称得上是华丽,可仔细看清楚却又发现他每一招都特别简单,攻击明明闲庭信步不紧不慢,却每一道攻击灵光都快到人看不清楚,所谓至繁至简便也就这样了吧?矛盾却又叫人实在是挪不开眼。

看着看着,华辉忍不住张大了嘴巴,这剑修好像有点眼熟啊!这,这,这不是他们的祖师爷吗?!

鹿雅和魅狸这时候也出来了,因为打劫到了随竹屋,俩人还特别有心情收拾好了才出来的,干干净净一个小师姐带着个可爱扒拉的小师弟,俩人非常自然走到了剑升宗弟子旁边,替他护法。

还灵石不行,但不代表没有良心不是?他们还是很善良的。

“呸!逼着人善良,那两个脏兮兮的黑心小崽子,别再让我碰着!”有人这会儿不怂了,咬牙出声。

他因为嘴贱几乎被迫馈赠出去自己的大半身家,要是不想办法把身上的好东西处理一些,他也要喊救命了。

鹿雅和魅狸脸上都很自然,说小乞丐呢,关他们师姐弟什么关系,他们现在白着呢。

作者有话要说:  蹲地动作那个是查询自百度著名的段子’左手六右手七,左脚画圆右脚踢‘,很魔性的,半蹲也可以,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大腿会疼。

码字速度有点慢,来不及修改,明天开始正常21点更新,更新前会微调和抓虫哈~感谢在2021-07-30 23:56:39~2021-08-01 23:36: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村长王富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0850449 12瓶;暗夜红月 8瓶;云玥、玖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