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25章 第 25 章
因为随身竹屋还挺大的, 是丹焚宗的一个师姐馈赠给他们的,是真馈赠,自愿的那种。

鹿雅和魅狸都没打算对女修下手, 可人女修说了, 看他们这样子实在是糟心, 主动送了他们竹屋,一应日常用品俱全。

说是竹屋,实则能算个小院子, 虽然内里没什么特殊的功能, 可是净房、打坐室还有招待人的客厅都有, 甚至还有个香气飘飘的卧房,衣橱内放了很多美美的衣服,叫鹿雅看得眼花缭乱。

她一直以来都是穿弟子服,都不知道修仙界的女修们, 那衣裳丝毫不比她曾偶尔看过的末世前杂志上的模特们花样少。

打劫的时候他们还打劫到了水系灵根身上,提前将水放好,鹿雅自个儿就能加热, 洗干净后换上了的得体的飞仙裙,瞧着就是两个娇俏的师姐妹,只是师姐脸色不太好看。

能好看的了吗?穿飞仙裙的是他!竹屋内的飞仙裙大都是普通衣裳,要是有衣裳类的法器,那女修也没那么痛快馈赠,她又不傻。

鹿雅穿不了衣服, 眼巴巴看着实在难受,非逼魅狸穿,还强词夺理:“都知道是师兄带着师妹抢劫,咱们要是变成师姐和师弟, 肯定没人想到跟我们有关系呀,再说你这身份不是女修吗?可不能浪费了这……真美丽的大名不是?”

魅狸狂翻白眼,他当初是没得选择才用了这女性人偶,这是他仅剩的练气期人偶了,可这不代表他有女装癖好嘛!

但鹿雅捂着小嘴眼巴巴看着他,大有一言不合就要乌鸦嘴一下的意思,面对这样可爱又无耻的小表情,他还能怎么办?

从煞魔渊出来后,真美丽就变成了冷艳动人脸臭的师姐,鹿雅穿着晃荡的男袍,头发梳成抓髻高高顶在脑袋后头,走路还外八字,瞧着就是大咧咧一个粗糙小师弟的模样。

确实没人注意他们,最多就是有人看魅狸几眼,去掉脸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特征后,魅狸五官确实无可挑剔,在女修里都属于好看的。

可不等对方露出痴迷的神色,魅狸眼神中一碧一金的凶光闪过,大家就都下意识寒毛直竖转开了头。

这年头最彪悍的全是女修,甭管是嘴炮还是打架,反正男修占上风的时候就少,除非碰上没有任何包袱的剑升宗弟子。

所以大家看见那师姐弟俩百无聊赖护在华辉身边,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甚至酸溜溜寻思着,可别说男修贱了,女修就不吗?

越是不把她们当女人看,越是被揍得狠了,越是上赶着。青鸾门每回出的最想嫁的宗门消息中,剑升宗永远名列前茅,这还能叫什么?

华辉陷在祖师爷与不知名高手的对战中,久久无法自拔,他甚至都没办法给另一个与祖师爷对战丝毫不落下风的高手分毫注意力,只是全神贯注看着祖师爷手中的剑。

他仔细看过了,那确确实实就是一把平平无奇的木剑,甚至都不是法器,可在祖师爷手中却能够承受耀眼的灵力,每一次挥动和格挡的角度都仿佛带着几分让人头晕目眩的韵律。

华辉看得神识隐隐有几分作痛,他知道凭借自己目前的修为还没办法完全参透祖师爷的剑法,可是但凡有一丝可能参透哪怕一点,他觉得自己都会受惠无穷,因此愈发不肯放弃。

魅狸等了会儿,有些无聊:“放个法阵在这里,咱们去其他地方逛逛?”地摊儿搞得还挺热闹的,他以前都没见过这种低阶修士之间的市集呢。

鹿雅不愿意,只是认真看着周围:“你去吧,宗门内的市集比这里热闹多了,我不感兴趣。”

最重要的是,法阵要花灵石,逛市集也要花灵石,女修再抠门逛起摊儿来也要丧智的,她实力拒绝,她储物戒都快满了,实在装不下,绝对不是抠。

魅狸了然,这抠门儿的小模样像极了没与妖后结成道侣之前的妖皇,他也不多说,反正这边没有金丹期修士,他也就放心出去浪了。

等到魅狸离开后,见无人注意这边,鹿雅小心翼翼掏出华辉给她的乾坤袋,往外伸了好几次,还是因为心痛缩了回来。

她是个很有原则的乌鸦嘴,不该打劫的灵石绝不能拿,可……话又说回来,灵石到她手里了,再送出去……嘶,不能想不能想,不捡都算丢,问就是心痛如绞。

那不如,她送华辉个比这些灵石更珍贵的机缘?反正修者攒灵石不就是为了提升修为吗?交易还是可以的对不?反正她乌鸦嘴没成本。

她偷偷捂住嘴小声道:“看着资质挺好的,谁知道是不是样子货?就算是发现什么突破了,也得被雷劈吧?”

她再小声,有灵力在身的筑基期修士也能听见,听见后看过去,见是个胖乎乎的熊孩子,瞬间了然。

忍不住笑着调侃:“你这是嫉妒人家资质好?年纪不大你嫉妒心倒是不小,除非你是天道的儿子,不然还能你说被雷劈就,就……”

说着说着他眼神就直了,傻乎乎抬起头看着天空中迅速氤氲压低下来的劫云,内心之复杂简直用卧了个大槽都不够形容的。

等到突然有人尖着嗓子大叫:“日特个仙人板板的,有人要突破金丹期了啊啊啊啊!快跑啊!!”

被劫雷笼罩在范围内,会被视同为帮手,这会儿摆摊的至少得有七八十号修士,万一不小心被天道算进去了……娘咧,他们灰都剩不下。

鹿雅都傻眼了,她说的时候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发展,是因为魅狸说这弟子是雷灵根,她想着被雷劈一下应该不会出问题,总不能帮出仇来,哪儿想到……这么给力!

“美丽啊啊!救命啊!”鹿雅抡丫子就癫,这回是真需要救命了。

她也顾不得自己胸腔隐隐作痛,有种想要吐血的憋闷,先别被雷劈更要紧!

话说她练气时让季元修往下掉都快要吐血,这乌鸦嘴出个金丹来,哪怕她练气十层也不够看啊,天道机缘不是闹着玩儿的。

许是因为劫云越压越低,也可能是她没用灵气乌鸦嘴,鹿雅只觉得自己胸口越来越闷,几乎要喘不上来气。

她要哭了,果然大多数人才是对的,被迫馈赠的人大都不那么善良,所以说做人不能善良啊,她好不容易做回好事儿,这不是要把自己坑死了吗?

她恨!以后坚决不再好心了……咦呜呜~

魅狸飞速冲过来抱着鹿雅就跑,神色也特别严肃,修士是不能在灵境镇渡劫的,马上就会有当值的大能来把华辉给挪出灵境镇,所以他倒是不担心两个人被劈个好歹。

可劫雷属天道对修士的考验,也是对修士的馈赠,但他是仙界下来的大妖啊,哪怕这人偶的身体里只有他千分之一的神识,若是被发现也不是闹着玩儿的。

他年幼时……咳咳,不懂事,造作太过树敌不少,年轻时……咳咳,不提也罢,反正若是让仙界注意到他的气息,只怕灵境镇都要完。

“我将你放在那边的山坡上,你先回凌仙宗驻地吧,飞行法器不是在你那儿?修为增长这么多,你也该回去好好稳固下修为,争取早点到练气大圆满,后头热闹更多。”魅狸一边跑一边抓紧时间跟鹿雅说,“我得先离开一段时间,等有空了我再来找你,小崽子你要是有什么好玩儿的事情,记得等我,别都自个儿享受了,不要脸我还没学到家呢。还有,你太沉了,别吃太多好的,等着我帮你分担点儿。”

鹿雅:“……好。”这会儿正逃命呢,她就不乌鸦嘴了。

她总觉得魅狸是在交代后事,怎么了呢?为啥剑升宗弟子渡劫,魅狸要不好了?

果然……她要做个彻彻底底的坏蛋,以后再也不干人事儿了!畜生道怕啥,反正她这辈子也不是人。

魅狸来不及跟鹿雅说更多,放下鹿雅后,像是摆脱了个秤砣,以肉眼几乎难以分辨的速度飞快消失在鹿雅面前。

鹿雅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她不知道魅狸为了怕出意外,还先把万分之一的危险也帮她解决了,送她出劫雷的范围,然后燃烧神识强行出灵境镇。

她只觉得有点寂寞……她有那么沉吗?现在能吃肉了啊,那她还要不要把失去的体面给补回来呢?

再回过头去看,鹿雅也看不清楚劫雷中心的情形,只看到有个高大的身影带着华辉消失在劫雷中心,过了好一会儿,天空便重新恢复了澄澈的碧青色。

被魅狸甩在身后的弟子们这才松了口气,带着柠檬味儿的口气骂骂咧咧过来,谁也没心情再摆摊儿了,只想继续找地方刷分。

看见鹿雅,倒是有人记得她,这会儿暗戳戳御剑凑她面前,神秘兮兮问道:“小师弟啊,我姓孙,你跟师兄说,你是不是运道特别好?要不你也说我两句?”

这人正是听到鹿雅酸溜溜说华辉的那个,他觉得自己已经勘破了真相,说不定这熊孩子还真是个属喜鹊的,明人不说暗话,想蹭。

鹿雅面无表情:“你确定?”喜鹊是不可能喜鹊的,她可以送他几道雷试试。

孙师兄刚要说话,筑基后期的修者直觉瞬间让他后脖颈儿寒毛直竖,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没敢吭声。虽然摸不着头脑,可他知道答应肯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他是玄音谷弟子,玄音谷弟子的功法都有些奇妙,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也许,是他修为还不到,才筑基中期想什么金丹呢,算了。

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放过跟鹿雅套近乎的可能,这样气运好的人,提前交好几分总是没错的。

“小师弟你师姐呢?”

鹿雅幽幽看着魅狸消失的地方:“她走了,不要我了。”

孙师兄咂摸出来一点酸溜溜的味儿来,心里想着你俩年纪都不大,戏倒是挺多啊。

“你叫什么呀?是哪个宗门的?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杀魔兽和地魔?”

鹿雅想,可是储物戒不允许了,她得回去倒货,然后想办法换个更大的储物法器。

总不能实力还没用完,硬件跟不上,到时候看着灵石和宝物眼睁睁溜走,她会难过死的。

可孙师兄的好意她心领了,也愿意跟他留个联系方式,以后说不准可以一起呢?反正她这运气找到魔兽应该是不费劲儿,还是得多准备几个扛揍的挡她前头才是。

“我姓鹿……”

“哈哈哈,姓鹿?”孙师兄看着她的小个头,眼神闪了闪,唇红齿白脸色娇嫩,说是小子还是小丫头都有可能啊,他来劲儿了,“你不会是凌仙宗的吧?难道是鹿雅?瞧着年龄倒是符合。”

鹿雅面不改色:“是陆地的陆,我叫陆从心。”

孙师兄被噎的一顿,略有点失望:“……你爹娘对你的期待很直白啊。”

鹿雅挠了挠小脸儿,看起来特别的诚恳:“可能因为我小时候太调皮了,我爹娘希望我在外头能老实一点,别遇见热闹就往前冲。”

解释完二人一边顺着大部队往前飞,鹿雅不经意装作好奇,还带着点害羞问道:“对了师兄,你说凌仙宗有个弟子叫鹿雅是吗?长得……好看吗?”

孙师兄瞧着熊孩子脸上还带着点移情别恋的决绝,还有对小姑娘家的向往,无语极了,不是你瞧着最多也就十岁,你们这三个人的感情经过爹娘同意了吗?

“她长得特别丑,听说是大妖之后,你想想,有几个妖是好看的?”

鹿雅拉着脸想都不想就开始数:“那可多了啊,凤凰啊、龙啊、孔雀啊、狐狸啊、鸡啊、鸟儿啊……不是,师兄你这是诋毁吧?你见过哪个妖怪不好看?”

越说她越气愤,不是想要蹭她,她再好心一回:“你要说不出来,鼻子可要变长的,骗孩子的人都会变成牛鼻子!”

孙师兄:“……”有,有这种说法吗?没听过啊。

可……还是那句话,莫名其妙的直觉,让孙师兄暂时跟鹿雅一个名儿,他叹了口气:“我也是听别人说的,都说她身重万斤,硕大无朋,能够压死金丹魔兽,你品品?就算再好看,你这小身板儿……咳咳。”不够压的。

鹿雅脸色更难看,敲里麻,这是想在太岁头上动土!要上天么?

她低着头声音却是完全不同的软绵:“听别人说是听谁说呀?我怎么就不知道呢,呜呜……我是不是落伍了?”

孙师兄听得不落忍,赶紧跟她解释:“夜色上说的啊,前几期的消息你是不是错过了?午夜的时候多注意点,青鸾门消息还放出来挺多的。”

不等鹿雅眼露凶光,孙师兄左右转了转头,凑近她:“我跟你说个消息啊,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就算说出去,我也是不可能承认的。”

这消息他不小心听到很久了,可也不敢跟认识的人说,生怕被人知道后,会被灭口,他又是个八卦惯了的人,看他能跟鹿雅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孩子都能聊到一起就知道,不能说真是憋死他了。

反正只是个练气期的小崽子,俩人还不认识,以后哪怕追问到他这儿,他也可以死不承认。

鹿雅不吭声,在脑海里寻思着有什么能诅咒青鸾门还不用被反噬的话术,她这人不记仇,有仇必须立刻给报了,不然她难受。

听见孙师兄神秘兮兮的,鹿雅漫不经心点点头:“你说吧,我保证不跟别人说。”

魅狸已经告诉她了,因为凌仙宗所处的地域,还有众所周知的立派老祖,拜入凌仙宗内的纯人类并不算多,大都是带着部分灵兽或者大妖血脉的弟子,等回去后她就算跟门内弟子八卦,也不算是告诉人。

孙师兄压低嗓音:“听说剑升宗的弟子到处搜寻鹿雅的痕迹,看样子是要将这个大妖之后给灭在摇篮里呢。”

鹿雅心下一惊,随即觉得有些违和,她眼珠子转了转,小脸露出几分不屑:“吹呢?谁不知道剑升宗和凌仙宗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

“真的,我亲耳听到两个丹焚宗弟子说的,绝不可能有错,听说找人的都是煞气很重的弟子,剑法与剑升宗同源。”孙师兄神色多了几分阴郁,“虽然说在灵境镇内不允许杀戮,一般无性命之忧,可若是能无声无息杀人,并不算少见。”

各宗门定下规矩不允许在灵境镇内杀戮,是怕万一碰上有后台的弟子,真弄个鱼死网破,搞出什么大杀器来,万一让仙界注意到就不好了。到处提前给摁下去的话,大能们也没那么多闲工夫到处跑,年轻气盛太容易呛呛起来了好吗?

干脆九大宗门就下了铁令,不得在灵境镇内杀戮,但凡被发现,便要废去灵根送出灵境镇。

这惩罚对于修者来说不可谓不狠,修为没了还可以重修,灵根没了基本就算与大道无缘了,能恢复者亿万不见其一。

鹿雅听完孙师兄的话,忍不住眯了眯大眼睛,遮住自己眸底的情绪,那一霎,活泼单纯了许久的鹿雅,眼底是丝毫不作伪的冷酷。

在末世里长大的孩子,没有一个是心慈手软的,但凡心慈早去见阎王了,她被研究所的人耍阴的算计,那是她两辈子唯一吃过的亏,并且她永远都不打算再吃一次。

在研究所被切片不是没给她造成任何影响的,除了畏缩和害怕,她底子还带着几分疯狂,只是自打入了凌仙宗,她发现修仙路和她想的并不一样,大多时候还都很和风细雨的,灵境镇内的铁律也都太过和善,所以她一直没心没肺玩闹一样一路前行。

可末世人的警惕她并没有扔,魅狸一开始都得不到她的信任呢,更别说这位孙师兄了,听他的意思,鹿雅反而更怀疑丹焚宗有问题。

那可就别怪她了,若是查清楚是丹焚宗……已经跟孙师兄分开的鹿雅身上蓦然有杀气一闪而过,真女人就是这么心狠手黑,谁想杀她,就别怪她杀谁全家。

鹿雅正想着呢,从另外一边飞过来一艘灵舟,上头正是贾元福和金元宝。

贾元福再说听说了煞魔渊的雷姓乞丐,他觉得肯定也没别人了,正想逗逗这个小长辈,结果他刚靠近,鹿雅警惕抬起头,未曾退却的凶光吓了贾元福一跳。

刚才……小师叔眼睛里是闪过沾着暗绿色的金光了吗?那冷幽幽的光芒让人心里发毛,他身上那点银铁兽的血脉都有些躁动不安。

“呵,呵呵……小师叔啊,吓我一跳,你这是……怎么了?您说,哪个不长眼的得罪您了,我替您收拾他们!”这话叫贾元福说得有些磕巴,他心里想着,回去一定得问问小师叔到底是谁的私生女啊?肯定是凶兽。

咦?是不是又能卖灵石了?贾元福不由得心头一喜。

鹿雅闭了闭眼,深吸口气,再睁开眼,看着贾元福特别认真道:“我想要搞青鸾门,你说,他们最怕……”

贾元福和金元宝:“!!!”

“小师叔先等等!”说罢俩人都低着头拿出夜色,运起灵力飞速往上头写字,生怕晚了灵石就拿不着了。

鹿雅本来是想问问青鸾门的人最怕什么,可看到他俩这动作……呵呵,别以为她人变小,脑子就跟着没了,她算是知道造谣她的人是谁了。

不紧不慢等着二人发完,金元宝听到二人夜色都叮咚作响,这才从容道:“小师叔,您刚刚是想问青鸾门怕什么对吧?他们怕地火突然熄灭,哪怕是地火不稳都怕,还怕法器附灵失败,这些都不用您太费力气。”

贾元福和金元宝俩人也不傻,打听了一圈被迫善良的受害修士,他们基本能确定了,小师叔就属于倒霉催的,那张臭嘴越臭越灵,但是不会(不至于)用太过狠的诅咒。

他们也瞧青鸾门不顺眼很久了,仗着自己把控市场消息来源,每回凌仙只能跟弟子卖消息都要少给灵石,要不然他们也不能两个人分开鬼扯争取多拿一点。

以前少给的那些,现在都给他们损失回来哈哈哈……这就叫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好,这也算是凌仙宗的宗门精神之一吧,他们可是优秀弟子。

鹿雅赶紧地点点头,飞着飞着,快到宗门驻地之前,她突然跟不经意一样好奇问道:“那你们两个怕什么呢?”

贾元福操控的灵舟突然猛地晃了晃,俩人脸色瞬间大变,二人心有灵犀,一个抛出个乾坤袋,一个操纵灵舟飞速转向往宗门外跑。

“小师叔我们错了!错了!求饶命啊!这是给您的孝敬!放过我们吧啊啊啊!”凄惨的动静还远远传过来,听着特别渗人。

从缥缈镜看到小崽子回来,又一次装作宗门弟子想要碰瓷玩儿的兔子们:“……”

他们默默的,轻轻的,倒退了几步,娘咧,它们怎么把祖宗的教训给忘了,坏掉的言灵一族她也不做人啊!

偏偏它们还没来得及颠儿,鹿雅坐着浪花法器进来了,看见几个熟悉的面孔,她想起被非礼的过往,小脸儿一沉:“你们干啥呢?”

兔子们:……

一群美丽又有气质的弟子,突然跟得了什么病一样,手舞足蹈开始拍巴掌:“欢迎小师叔回宗门,这是咱们宗门的传统特色,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听见动静探出头来的周识濯:“……”你们放屁!

作者有话要说:  鹿雅:青鸾门是吧?你们才丑!你们全宗门都丑!还长肥肉还长痘~

鼻青脸肿还长痘的青鸾门:……呜呜呜,错了!你看我们跪得标不标准~

v前的章纲一直挺乱的,今天起的有点晚,整理了一下章纲,把每一章都分好浪费了点时间,所以晚了哈~

今天会记得存稿的,明天21点不会迟啦~

感谢小可爱们的生日祝福哦,过了零点就是枸杞子的生日啦,大狮子笔芯~

本章留言的小可爱都有红包包掉落哟~爱你们么么么!

感谢在2021-08-01 23:36:32~2021-08-02 19:54: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昭华 10瓶;羁栎 3瓶;朕本布衣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