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28章 第 28 章
这两个月下来, 雷银木消化掉那些魔兽的妖丹比前头活泼多了,鹿雅已经能隐约感觉到它的情绪,是高兴而眷恋的, 仿佛还带着几分欣慰。

她也莫名对雷银木觉得特别亲切, 亲切到她可以毫无保留的信任它, 毕竟这是她的伴生神植呢。

雷银木不只顾着自己提升,等它彻底能将根系与鹿雅的尾闾灵窍融合在一起后,它就不怎么出来了, 只是将树杈上刚长出来的一片小叶子小心翼翼取下来放进了鹿雅的丹田中。

魔气经过它消化后, 叶片还沁出几滴灰绿色的灵液, 灵液在鹿雅丹田中瞬间就会转化为灵雾,而后因《九转气运金皇诀》的运转周天,飞速转变为鹿雅的修为。

可以说她在天阶洞府内,泡过灵泉, 还天天吃着魅狸留下的好东西,琳琅和月湖也不少投喂她,一个月时间她就稳固了自己的十层修为, 甚至还小小突破一层,眼看着任脉附近的灵窍隐隐有被冲破的趋势,随时都能到达练气大圆满。

只是从第二个月开始,不管她怎么打坐,怎么消耗自己的灵气反复锤炼,修为都再也没有变动, 好像回到了练气三层时那般无能为力的模样。

这大概就是《九转气运金皇诀》的艰难所在,若是气运无波澜起伏,她的修为可能一直都要保持在这个样子。

若不是贪恋这神仙一样的日子,她应该早几天就出门历练的, 只是……她还是个孩子呀,她舍不得这些毛茸茸自制力稍微低下一点也可以理解对不?咦呜呜……

如今更有吸引力的事情出现了,两万灵石,造谣的精神损失费,无锤挂兽的诽谤赔偿……唔,四舍五入就是好多好多灵石,她又行了!

“呜呜……舍不得你们。”跟金元宝和贾元福出门之前,鹿雅跟十八相送一样,伸着尔康手,水汪汪的大眼睛巴巴看着琳琅和月湖,希望她们能明白自己的不舍,好吃的灵果再给点儿。

月湖迟疑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心疼小崽子:“不然,让姣姣跟着你?它速度还可以,保命是没问题的。”

男娃姣姣:“???”

鹿雅:“!!!我走了,别送别送!”

火速逃窜,证明自己速度的时候到了,她才不要带着一个时刻会想着挠她一脸的臭猫呢。它还偷吃自己的灵果,谁知道它啃不啃灵石,养不起灵兽,这辈子都养不起。

姣姣本来不愿意,臭崽子抢去了它的一切,现在还让它出去保护她?做梦都没有这么美的!

可是那臭崽子竟然还嫌弃它?凭什么!

“丫丫身上有特别好闻的气息哦,我闻到了,是天雷的味道。”琳琅捂嘴偷笑,冲着姣姣小声道。

真正的本体月影猫常年在灵境镇某处镇守神力屏障(睡觉),本体是雷系,能够抵抗天雷,不会让神力屏障增加消耗,反正醒着还是睡着都没关系,天雷到神力屏障千里之内,都会被主动吸引到它身体里。

因此除非逼不得已或者太虚弱经不起天雷,从没人选在神力屏障附近渡劫。

而它们这些因为月影猫吐毛团的天性而分裂出来的分·身,说白了其实是月影猫扔掉不要的部分,有的会继承本体的几分威能,更多是因为本体杂食而产生很多不同属性。

比如琳琅便是水系灵根,而月湖则是罕见的光系灵根,倒是近百年才刚被吐出来的这个小崽子姣姣,随了本体是雷灵根属性,最喜食天雷。

可它只有筑基期,除了宗门内有人突破它偶尔赶上,其他时候根本没地方提升自己。

姣姣本来就觉得不服气,你不让我跟你,我还偏跟着你了,只是有些拉不下脸来,听琳琅如此一说?好,猫要什么脸,毛脸看不见的。

姣姣飞速在鹿雅关闭禁制之前,化身为只有手指头大小的银紫色影子,像是一道非常细小的闪电,在所有人都没发现的情况下,嚣张蹲在了鹿雅髫角之间。

只有金元宝因为雷霆青鹿狗的血脉注意到了,看着鹿雅的头顶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没让鹿雅用自己的飞行法器,出去俩月金元宝和贾元福就鸟枪换炮换成了两层的精致灵舟,地方更大更宽敞,先由金元宝操控灵舟,贾元福话更多点,他跟鹿雅普及灵境镇的情况。

“小师叔,青鸾门在灵境镇八重天,一重天是剑升宗,二重天玄音谷,三重天丹焚宗,四重天清宁寺,五重天欢喜宗,七重天瑶清宫,九重天九极门,咱们先去哪儿?”

鹿雅一心致富,不明白贾元福犹豫的点儿在哪里:“不是要去青鸾门吗?”

“咳咳……小师叔啊,你听师侄跟你说那过去的故事,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青鸾门是有灵石不假,可是……嘿嘿嘿,剑升宗的剑池九极门都眼馋,经常用好东西换剑池洗身。玄音谷则利用仙气培育了非常多的上佳古木,用来打造飞行法器甚至是法宝都是特别好的。丹焚宗就更不用说,清宁寺的梵音果听说吃一颗便可以悟道一年,是增长心境修为的好东西。而欢喜宗盛产春……算了,欢喜宗不说,您还用不上。”贾元福差点说秃噜嘴,要是叫人知道他带着小师叔花天酒地,非劈了他不可。

“瑶清宫不太跟外界往来,只听说他们有冰丝仙蚕,产生的冰丝雪绸是锻造护身法衣的极佳料子。还有还有,九极门距离仙界是最近的,他们发现一种赤冥幽火,只要能提炼出来,甭管是炼器还是炼体都非常好用,青鸾门都跟他们买来炼器呢。”

鹿雅听得很心动,好东西永远不嫌多啊!

可她还是有点疑问,凌仙宗在外头若是碰上不长眼的,抢了揍了碰瓷了那都好说,可她现在才发现,很多时候凌仙宗弟子的不要脸都是主动凑上去的啊,这是不是……有一丢丢,不,半丢丢的不道德?

疑惑她就问出来了:“咱们要是全要……哈咳咳,那是不是不太好?也不能太欺负人是吧?”好家伙,一想到全要她差点没笑出声。

是的,末世人儿就是这么不要脸,道德在衣食无忧的时候是必须的,可对末世里的人来说,可以说全员混蛋都没问题,大环境如此,鹿雅的良心也非常有限。

贾元福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我就知道小师叔是个好人!”

鹿雅:不是,你怎么还骂人呢?脸着地警告啊!

“小师叔还没出门历练过,您自然是不知道,咱们也并非想仗势欺人,可您大概不知道,在梦渺界,除了剑升宗和清宁寺,其他宗门大都是一个想法。”贾元福说到这儿眸中闪过一丝冷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各宗门甚至是有些凡人世家都觉得,凌仙宗弟子大都是大妖之后,若是任由凌仙宗做大,人修便无立足之地了。虽然当年是妖皇救了梦渺界,他们依然不放心,头两千年凌仙宗并非这样,大家都只是老老实实修练,遇到外门弟子需要帮忙,也会尽量搭把手,就是这样的善心养出了一群白眼狼。”

鹿雅皱眉,不用继续听,她也闻出味儿来了,大概是东郭与狼的故事,只不过人兽调转了身份。

“凌仙宗弟子早前大都很单纯(蠢),宗门只以为是凡人不愿意选择凌仙宗,才没多少人修来参加弟子遴选。后来凌仙宗弟子频频在外失踪,甚至很多发现被杀,妖丹无一例外都不见了,有的连尸骨都难存。”贾元福脸色越来越难看,“到最后,甚至发展到,曾经与妖□□好的修真世家和凡人都被大肆追杀,一来是禁止凌仙宗混淆血脉,二来精炼他们的血脉炼器炼丹,若非前任宗主发现不对,禀报了立派老祖,查出这些实情,说不准凌仙宗到最后只能剩下耗费精血守着神力屏障的那些大妖留存。”

鹿雅点头:“懂,他们如今也还死性不改呗?”

贾元福脸色和缓下来,略有些尴尬:“那倒不是,当年出去查探的是甄老祖,他杀性大,几乎将除了玄武阁和清宁寺以外的各大宗门都……咳咳,杀断了层,他们有几千年吓破了胆,倒是没再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鹿雅惊了,真老祖还是甄老祖?不是真美丽童鞋吧?她还乌鸦嘴过他好多回来着。

“可几千年下来沧海桑田,斗转星移,各宗门又恢复了欣欣向荣,自千年前开始又有了几分要冒头挑衅的迹象,凌仙宗吃一堑长一智,带着大妖血脉咱们是都要纯粹一些,可也不傻好吗?”贾元福理直气壮道。

你想冒头?行,那我们先下手为强,不服气?揍!还不服?揍更狠我还抢你丫的,嘿哟,还不服?那咱们可就不客气了。

出门就化缘,化到那些有坏心思的都不敢冒头,慢慢就成了凌仙宗约定俗成的弟子精神。

“唔……这么说起来,那咱还是对他们太心慈手软了点啊。”鹿雅摸着肉乎乎的下巴若有所思,贾元福又一次发现,小师叔眼神中有暗绿色的凶光一闪而逝。

天,她还笑眯眯的,就这么动了杀机?他差点跪了,不是吓得,就是血脉压制,这位小祖宗肯定是赫赫威名的凶兽之后!肯定!

他怕自己说的有点太愤慨了,抢……咳咳求馈赠可以,杀人放火啥的就算了吧。

毕竟这些年吃亏的大都是别宗,凌仙宗滚刀肉的名声传出去,不长眼的很有限,而且各宗门也确实有些明白事理的,也不是对梦渺界一点贡献都没有。

他赶紧开口,就怕这小祖宗凶性太大:“那个,小师叔啊,咱们就是穷不是?化缘还是跟清宁寺学的呢,咱们也占理,你可别……咳咳,万一杀错了,咱们不是不占理了吗?”

“谁说我要杀人啊?我可是很善良的。”鹿雅没发现自己眼底的凶光,她有些莫名其妙。

她刚刚就是在想如何把自己的乌鸦嘴发扬光大,争取以后让人看见她就想跪,看他们还敢不敢算计凌仙宗。

她可还没忘也许是丹焚宗或者是剑升宗,还想着要她的小命儿呢。

沾染孽债因果鹿雅是不愿意的,大家都是和气人,打打杀杀的多伤和气,就让他们也体会体会穷的滋味儿只能喊救命,不就行了?

“那咱们就先去丹焚宗呗?我听说丹焚宗是最富的。”最重要的是,他们可能是最心怀不轨的,她送上门去钓鱼,“然后再去青鸾门,去完这两个地方咱们再去其他几重天转转。”

贾元福来劲儿了:“其实若想去丹焚宗倒是不着急,五年后那里即将办丹道会,这丹道会是三十年一次,也算是各宗门弟子在灵境镇内交流切磋的好时候,那时候三重天才热闹呢。想要什么都能买到,还有拍卖会可以参加,听说有不少好东西。”

“五年啊!”鹿雅觉得时间有点久,“那还是先去青鸾门……不是,你这一直跟我说其他宗门,不想让我去青鸾门是怎么个意思?”

不是你们来找我帮忙的吗?

贾元福这时候才说实话:“嘿嘿,是这样的,弟子和师兄前阵子在七重天打听到一个消息,听说九重天的万魔窟找着了,只是离仙界特别近,大家都怕碰上大家伙,万一灵力波动太大被仙界发现会波及灵境镇,所以要求进入万魔窟的必须是练气期弟子,咱们……嘿嘿,这不是怕错过好机会吗?”

鹿雅眯起眼来,这俩既然不能进,激动个什么劲儿啊,不会想算计她吧?

“不敢跟小师叔撒谎,筑基弟子压制修为也不是不能进,只是身具妖兽血脉的凌仙宗弟子压制修为后,能够被测出身上的血脉,危险性极高,我们俩也不敢主动去送死。可……因为去九重天要压制修为,各宗门弟子带的好东西肯定不少不是?”贾元福也不废话了,把话说明白。

可他前头已经废话太多了,鹿雅还是不太相信,这时候金元宝传音进来:“里头的收获小师叔七,我们三,从九重天出来,一路往三重天去,可以路过非常多好地方。”

嗯,鹿雅谴责地看了贾元福一眼,还是你师兄会说话,学着点儿。

贾元福:……

“快点吧,晚了他们用光了好东西怎么办。”鹿雅兴奋极了。

没有心理压力和道德束缚后,她简直不要太放飞自我哟,嘿嘿嘿,好多不方便在门内弟子身上试验的嘴炮,可地图一下试试了哩。

猎杀魔兽和地魔乃是所有弟子争夺榜单的目标和责任,杀多了是真能积攒功德,增强气运,鹿雅之所以能服下魔丹后暴涨修为,也是因为气运变动引发《九转金皇诀》的质变,才能升上去。

灵境镇各大宗门早有共识,并不阻止各宗弟子在任何一重天里猎杀,这也算是增强各宗门弟子们互通有无的好法子,左右修为低一些的弟子哪怕闹起来,也不怕出太大的乱子。

所以贾元福和金元宝轮番操控灵舟一路通过传送阵往九重天去的时候,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过传送阵的灵石也都是二人掏的,鹿雅只用悠闲坐在一旁打坐或者撸猫就行。

姣姣既然跟出来了,自然就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过传送阵的时候灵兽也要算数的。

鹿雅发现后跟姣姣互相瞪视好半天,萌得守着传送阵的灵兽峰弟子都快要冲上来撸了,这才算是结束。

“你得听话,不听话就把你扔了。”都跟出来了,鹿雅也不愿意太伤害姣姣的心灵,再说了,速度快偷……咳咳逃跑也给力不是?

姣姣梗着毛脖子不服气:“凭什么!我修为高!”

“那我也能让你趴下呀。”鹿雅想都不想就开口道,然后胸口稍稍闷了一下便没事儿了,增长一层修为还是很有用的。

瞬间趴地的姣姣:“……行,行吧,但是你不能把我当奴兽!”它恨!

“想什么呢,咱们都不算人,我为啥要奴役你?那不得管你吃喝吗?”鹿雅翻了个白眼,想什么美事儿呢。

姣姣惊了,它都这么低声下气了,还不管吃喝吗?呜呜呜……想回家,这臭崽子太冷酷无情了!

话是那么说,可金元宝和贾元福还好说,鹿雅吃的好多东西都是灵气四溢甚至是让兽血脉躁动的,姣姣可怜巴巴呜咽着趴在她脚边,喵喵地哭,她还能真不给?

她吃肉留点汤给姣姣和两个师侄还是可以的,做人……做兽都不能太独,不然容易翻车。

魅狸留下的很多东西说实话都是神兽血脉才能消耗的,贾元福和金元宝也不敢用太多,他俩修为本来就筑基后期了,若是大圆满万一不小心在万魔窟里突破,不是闹着玩儿的,哭都没地方哭。

月影猫虽然是神兽分·身,毕竟只有筑基期,好东西的边边角角也让它总撑得翻着肚皮随便鹿雅撸。

越是这样,两人一兽就更觉得鹿雅实在不是人,不是,你吃那么多随时都能撑爆身体的天材地宝,都哪儿去了呢?

没人看得到,鹿雅尾闾灵窍里的雷银木颜色已经慢慢由灰绿色向着碧绿色转变,仔细看还能发现,在鹿雅丹田中那片闪动着灵光的树叶,偶尔还能见到绿到发紫的微光略过。

从六重天到九重天他们用了半个多月,等到九重天万魔窟附近时,那里已经非常热闹了,好多各式各样的房屋法器被搭建在层峦叠嶂的矮山上,甚至还自发形成了一个修者市集。

在万魔窟入口处,守着两个凶神恶煞一身腱子肉的九极门修士,他们身边都立着高大又粗壮的铜杵,若不是他俩有头发,看着就跟金刚一样。

“那是八卦开天棍,若是有人不识趣儿硬闯,被敲一下,会断人气运,说不准还会造成霉运反噬。”贾元福见鹿雅一脸好奇打量,知道她没出过远门,小声给她解释。

鹿雅打了个寒颤,收回跃跃欲试的目光,算了她已经够倒霉了,跟气运有关的她就不头铁了。

九重天不愧是离仙界最近的地方,这里跟六重天是完全不同的模样,除了天空依然是碧青色,到处都充满着大气磅礴的厚重感。

他们一路从传送阵飞到万魔窟,鹿雅看到许多望过去就叫人眼晕的残破建筑,残破中甚至还有不弱的灵光闪耀,能让人感觉得出,那并非是修真界之物,所以也没人不要命拿去当宝物。

万魔窟附近则有些荒凉,植被非常少,高山矮山大都泛着乌蒙蒙的金光,像是金属山一样,想也知道九重天的矿藏产量和质量肯定很高。

鹿雅发出了羡慕的感叹声:“九极门看着是苦修,人家这是低调啊。”想劫富济自己,她鹿螃蟹不需要低调。

“俺们真穷!”九极门修士听见了,咧嘴笑得挺实在,“好东西都用来炼体了,灵石哗哗滴,根本攒不住,遇见九极门弟子还请各位手下留情。”

咦?鹿雅进去万魔窟时,一时都没心思打量周围阴森又带着诡异韵律的乱石林了,只心里疑惑,他们明明都换过衣裳,月影猫也藏到她灵兽袋里没露面,九极门修士这意思……是他们暴露了?

“自打经过雷厉双煞的事儿以后,九极门弟子碰见不明身份的弟子都要如此说的,他们这是为自己有样儿学样儿打伏笔呢。”贾元福用拳头抵着唇遮住偷笑,跟鹿雅解释。

鹿雅微笑:“那他们需要学习的还很多。”

同样的招数她从来不用第二次,真女人从来不怕被模仿,因为他们永远都没法超越。

万魔窟之所以被叫魔窟,概因为比起煞魔渊中偶尔会黏附在人皮肤上伤害经脉的煞气,这里反倒是幽冥魔气会更多一些,赤冥幽火最早也是自万魔窟中发现的。

幽冥魔气但凡不小心沾一点,瞬间就会进入人灵根中,污浊灵根纯度,需要消耗寿元才能彻底濯洗灵根中的魔气,所以进入万魔窟的第一时间,就得在身上遍布护体灵光,不让幽冥魔气有可趁之机。

这里有种说不出的阴冷,鹿雅打了个哆嗦,也提起火灵气在体表布下护体灵光,这才感觉稍微好点,跟随脸色不算太严肃的两个师侄往前走。

万魔窟就是由一片又一片乱石幽林组成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很多魔兽从幽林中跑出来,级别一般不会太高,却让人防不胜防。

他们刚走进第一个幽林里,七转八转还没半点转出去的头绪,就已经猎杀了十几只一级魔兽,都是金元宝动的手。

他速度比较快,出剑还有几分雷光,别人都不跟他抢,为了一级魔兽没必要。

可等走了一会儿,眼看着幽林出口在前方,突然从右边的夹巴道儿里走出来三个瑶清宫弟子,都长得非常帅气,俊脸能当饭吃那种帅。

鹿雅眼神亮起来:“放着,我上!我可以!”

贾元福和金元宝:“……”不是,小师叔您才九岁啊!您刚跟我们说九岁生辰还没过啊!!上……这个您真不可以!

鹿雅才不管俩人心里污污小火车开着,她飞快给自己胸前一掌,在贾元福和金元宝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自己把自己扔飞出去,非常精准将自己扔进了瑶清宫三个弟子中最帅的那个怀里。

“呜呜……有魔兽追杀我,师兄能接到我,这一定是缘分!想嫁!”鹿雅捧着小拳头搓在肉嘟嘟的腮边上,大眼睛眨巴到几乎可以看见星光在眸底闪耀,不听话的内容,还是挺萌的。

可是她话太猛,这位姓穆的师兄有点萌不动:“咳咳……多谢抬爱,不如我帮你杀了魔兽,魔兽妖丹给你可好?”嫁就免了,就当哄孩子吧。

鹿雅认真摇摇头:“我不要妖丹,都给师兄,师兄你别看我现在小,我再过……五·六·七·八年就长大可以嫁人了!”

穆师兄:“……真的不……”

“师兄别急着拒绝我好吗?给我个希望,等我长大了你看看我再说呀!”鹿雅眼神更可怜巴巴了。

穆师兄有点不忍心:“行,等你长大再说。”一见钟情他碰到太多次了,还是个孩子就拒绝的温柔点。

鹿雅开心露出个笑容来:“那太好了,我怕师兄忘了我,你先把彩礼给我一半儿吧,算是养成呀,哪怕将来被拒绝我也不会太心痛!”

哼,九极门想要学?来,你们也求个嫁试试,看看那大块头能不能吃上软饭!

穆师兄三人:“……”

贾元福二人:“……”

无言的沉默是今夜的万魔窟,这会儿窟里有点缺氧。

作者有话要说:  丫丫:跟我学?做梦!

九极门:……

穆师兄:……

穆师兄的师弟:……不,不是,为什么被求嫁的是师兄,我们也后脖颈儿发凉?

丫丫:呵呵呵,怪不好意思的,你们将来也可以拒绝我,稍等等,一个个来。

师弟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