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33章 第 33 章
慢条斯理一口灵酒一口菜, 不大不小个鹿螃蟹,一条腿还非常豪放踩在长条板凳上,别提多有小爷范儿了。

看得在一旁也悠哉等着宰肥羊的修士们, 嘴角都忍不住有些抽, 他们都还没这么个潇洒劲儿呢, 爷们气概倒是走到了一个小崽子后头,这怎么行?

很快这酒楼里就吆吆喝喝更热闹了些,带着帷帽身穿烟粉色仙女长裙法衣的女修踏进门, 还以为自己是进了凡间酒楼呢, 啧啧……凡间酒楼也没这里的热闹劲儿。

女修扫视一圈, 视线非常自然扫过吃得特别痛快的鹿雅,唇角掀起一抹兴致盎然的微笑,不紧不慢坐在了靠窗的位置,只要了一壶灵酒自斟自酌。

鹿雅吃的痛快喝得也过瘾, 便拍了桌子:“结账!”

灵酒对她来说不算什么,说来也奇怪,两辈子她酒量都非常好, 上辈子干脆就是千杯不醉,想灌她酒的没几个落着好的。

这辈子她才六岁多的时候魅狸就给她喝过灵酒,灵酒想要逼出酒劲儿比较困难,毕竟是作用于灵识和神识的,但是鹿雅就是没什么反应,魅狸提供的高阶灵酒也就是让她觉得熏熏然很舒服。

这会儿她还是靠演技装出几分醉醺醺地模样, 跑堂很快就过来了,象征性地擦了擦额间:“承蒙惠顾,一壶上品灵酒二百块中品灵石,两碟子下酒菜五十块中品灵石, 共计二百五。”

鹿雅:“……”敲你大爷,你特么才二百五。

“我再给你个机会,你好好说,到底多少灵石,敢说瞎话,舌头别要了!”鹿雅眯着眼睛鹅蛋脸抬起来,用下巴对着跑堂极其嚣张道,手中还有刚取出泛着乌光的匕首。

跑堂惊了一下,这瞧着像是青鸾门出品,貌似是金背鬼刃,刃出如厉鬼,可伤人神识的高阶法器!

要知道炼器也分品阶,从下往上分别是灵器,灵宝,法器,法宝,仙器,仙宝和神器。

目前在梦渺界,除了这灵境镇是高阶仙器,只听说从未见其形的金皇羽扇是神器外,哪怕化神大能手里估摸着也是法宝居多,一般修士能用灵宝就不得了了,用法器的那都是有钱人。

灵境镇内倒是多见法器,可大都也是飞行法器和储物法器,概因这里是内门和嫡传弟子居多,宗门不会吝啬,外门弟子除非特别出色是进不来的。

可法器也分低阶,中阶和高阶,一般只有长老们才用得起高阶。

说这么多,跑堂其实是想说,他身为青鸾门内门弟子,还是有点眼力价儿的,背靠炼器大宗门,他一个内门弟子也不过就只有寥寥几件低阶法器罢了,其他都是灵器和灵宝。

而鹿雅一个小孩子,先出手的重剑瞧着像是法器,不然他也不敢给上品灵酒。

这金背鬼刃他更肯定是高阶法器!这还能不是有后台的人家给小孩子武装到牙齿让他出来历练?说不准还有什么保命手段,不像是个他们能动心思的。

跑堂冲着几个打量的熟客不动声色摇摇头,对上鹿雅神色好了不少:“都是我嘴瓢,我说的是下品灵石,道友别见怪。”

他也就是想着自己还要做跑堂,不好出去分一杯羹,这会儿能坑点是点呢,好不容易来个看起来这么软绵绵的小肥羊。

鹿雅还是不依不饶:“不行!你得给我减一点,说谁二百五呢?你才是二百五。”

跑堂:“……那您看二百四十八?”没想到这一茬。

“不行,我不喜欢四。”

“二百三十九?”

“我也不喜欢三。”

跑堂干脆面无表情:“那您说到底多少吧。”

“减一半儿,一百二十五,听着好听。”鹿雅潇洒数出一百三十块灵石,“剩下五块是你的小费,不必客气。”

跑堂:“……”艹,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小崽子?有后台还能抠门成这样?他有点不确定了。

“可……”

“可个屁!我肯给你们灵石,那是给你们青鸾门面子!你是不是瞧不起小爷?要我找你们值守的长老谈谈吗?”鹿雅嚣张地插起腰来,“你信不信,青鸾门长老在我面前也得跪!”

最多就是吐几口血,不要紧,出来之前她换了一百碗毛血旺,把灵食所都快累吐血了。

“噗嗤——”窗户边上的女修忍不住被逗笑了,轻灵的笑声让没防备的修士立刻心神失守一瞬,随即不等回过神,那轻柔又酥软的声音让人恨不能浑身都酥下去,“我要是这位跑堂的道友,我肯定信这位小修士的话。”

跑堂有些拿捏不准主意了,这时候掌柜的从一边过来,掌柜是筑基大圆满的修士,他一眼看出那重剑也是高阶法器,唇角笑容别提多温和了。

“是我们的不是,扰了小道友的兴致,陈某不才,做主给您减掉一半儿的灵石,您慢走。”

他瞪了跑堂一眼,这种大话说出来都不怕闪了舌头的,不是疯子就是真牛逼,哪个是计较得起的?反正上品灵酒差不多也就这个价儿,下酒菜不值当什么灵石,又不亏本,赶紧送走免得麻烦。

要搁平常,掌柜没这么好说话,可如今各宗门都派遣进来不少天赋过人的弟子,其他几处宗门的铺子已经遇上过被找茬,硬刚回去被刚回来一脸血的倒霉事儿,他何必上赶着找可能的不自在。

左右每回大批量进来弟子,这些年轻气盛又在宗门内被捧得快忘了自己姓什么的弟子在外宗找事儿,都已经是常规操作,他们青鸾门也有弟子去别的几重天这么干。

掌柜的倒是也不白叫跑堂受气,只冲着对嚣张出门的鹿雅蠢蠢欲动的几个高阶修士轻轻点头,便笑眯眯回了柜台。

各宗门之所以放任这些弟子找事儿,一是招显宗门底蕴,若是被找茬的能硬气回去,也算是替各宗门帮这些自视甚高的弟子们降降温,若是硬气不回去,那就是他们自己技不如人。

二则也是试探各宗门在灵境镇内的情形,毕竟每个宗门在灵境镇驻地都隔着非常远,大能们又不像在外头那般方便动手,让修为低下的天赋弟子做诱饵,说不定能试探出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来。

这也算是各宗门之间不用约定便心中有数的,鹿雅不知道,也歪打正着,等到被人拦住的时候,她脸上的惊喜都快遮不住了。

“你们……你们要对我做什么?”鹿雅抱住手中重剑,说话忍不住哆嗦,忍笑忍的,“我警告你们啊,如果你们再不离我远一点,可是要喊救命的。”穷死那种。

几个身穿看不出标识法衣的筑基期修士冷笑,毫不客气取出法器:“小崽子吹什么牛逼呢?赶紧的,把储物戒给我们,衣裳就不让你扒了,给你留点坐传送阵回去哭的路资,快点儿,不然咱们可要来硬的了。”

鹿雅好奇:“你们准备怎么硬啊?”

修士:“……”这话听起来好特娘的奇怪!

“别逼咱们动手啊,伤着哪儿你家里长辈可没脸替你报仇。”他们都有点不耐烦了。

有人取出困人法器,想要干脆点收拾了这小崽子,还能回去再多喝几杯,就凭鹿雅身上的两件法器……哦不,算上储物戒三件法器,就够他们喝上一年灵酒的。

鹿雅点点头:“我明白了,那咱们就快点,你们不逼我脱衣服是你们好心,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个坏蛋,来吧。”

嗯?几个人都觉得有些不对劲,拿着困人法器的立马就想动手将她困住。

可惜他快不过鹿雅,鹿雅不动声色将火灵气运于喉头,在这烈阳煞,火灵气空前活跃,更好用一些,听起来像是怒气冲冲的空灵之音响起:“全都给我双手抱头,冲着墙蹲下,都给我哭,哭不出来就得见血!”

艹!这崽子找死!

几个筑基修士听鹿雅这带着折辱意味的话,都有些发怒,烈阳煞内本就容易火气大,他们眼神中冒出凶光,有些要下狠手的意思。

然后他们就带着凶光双手抱头冲墙蹲下了,若是不看身上的法衣,倒是有点后世法治杂志照片内味儿了。

随后有弱一点的眼泪哗哗往下掉,实在是哭不出来或者修为高一点想着抵抗的,灵力用大发了,‘砰砰’往墙上撞脑袋,跟闹自杀一样,没一会儿墙碎了,劈头盖脸砸他们身上。

他们选的是烈阳煞旷野中,这里的残桓断壁都不像是寻常之物,砸下来的碎块里还有闪着灵光的部分,当即就给筑基修士砸得头破血流,神识都隐隐作痛。

这一切就发生在瞬息之间,几个人心头震撼,立刻想起夜色里普及过的那位凌仙宗妖皇之后……这特么言灵一族这么邪性吗?

还能这么玩儿?

不是,你牛逼你出来装什么脑残啊,我们直接认输不得了吗?

鹿雅冷哼:“抢人者人恒抢之,你们刚才要我做什么,现在就做什么,连法衣都给我扒了,裤衩滴不要,再不动我可要来硬的了,我保证,很硬的那种!”

重剑法器砸脑袋,还是九极门极品矿藏出品,就问你怕不怕。

几个修士:“……”

后脖颈儿的汗毛疯狂竖起,他们都知道这特么不要脸的扮猪吃老虎小崽子是说真的,都哭丧着脸照办。

“小道友饶命啊!咱们都是……不得已而为之,求您好歹给我们留条裤子?还有我等用惯了的法器……”

鹿雅想了想,也行,他们也没想杀自己,还是不要赶尽杀绝,所以她将他们要的东西都扔了回去。

有人觉得小孩子心软,忍不住试探着开口:“可否给我们留一瓶修练的丹药,再留点灵石……”

“要什么自行车!滚!”鹿雅运起火灵气于喉头,火力全开低吼道,不怕灵气不够,刚才趁他们面壁的时候她吃了极品复灵丹。

说话的那个,瞬间就平地摔跤滚了出去,吓得几个人也不敢说话,赶紧提着裤子就跑,生怕自己也得滚。

当然,身为筑基期修士,毕竟是对着练气修士,他们并非没有胆子一战,可是莫名的,他们心头总是萦绕着一股毛骨悚然的危机感,就从刚才面壁开始有的。

这真特么是见了鬼了!也是,要真是妖皇之后,出来历练身边还能不带护卫?

可鹿雅不知道啊,她还以为是自己将几个人给震慑的屁滚尿流,忍不住就有点飘。

“嘿嘿……火灵气还挺好用,不然去青鸾门转转?”

“我劝小弟弟还是别去了,青鸾门擅收集消息,过不了多会儿,你出现在烈阳煞的消息就会传遍八重天,你的画像也会人手一份儿呢,还有,自行车是什么车?”曼妙动人的温柔女声带着笑意从鹿雅背后响起。

鹿雅吓得差点跳起来,将重剑立在身前整个人就是一缩,猥琐在重剑后头的模样特别的没有形象包袱:“你,你谁啊?干啥跟着我?”

重要的是,她竟然没有发现这女修!刚才几个筑基期她都发现了的,艹艹艹,这特么要是被人背后偷袭,岂不是很容易就挂掉了?

鹿雅不敢飘了,不只不敢飘,还结结实实落回地面上恨不能趴着苟,想起自己刚踏入仙途时候的觉悟来,修仙路,残酷,需要摸爬滚打的。

女修笑得玩味:“我还以为你会想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你的呢。”

嗯?鹿雅不怂了,刷站直了身子,小手背在身后,肚子也腆起来:“真美丽你有意思没意思,吓唬小崽子,小心……你懂的。”

拿捏不准她现在的修为,鹿从心没敢乌鸦嘴,刚才诅咒那几个筑基期,血条有点薄。

女修娇羞低下头:“人家知道人家好看啦,可你也不用这么夸人家呀,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好了,本来鹿雅还背后捏着一颗极品回春丹才敢斗着狗胆试探,现在实锤了。

“呸!臭不要脸!”鹿雅狠狠呸了一声,收起重剑就赶紧取出灵舟跑路。

女修也就是不肯承认身份的真美丽童鞋悠闲上了灵舟,不紧不慢问:“自行车是什么呀?你跑什么呀?”

“就不告诉你,不是你说的吗?不跑等着被人套麻袋呀!”鹿雅翻个白眼,“你不是不喜欢穿女装来着吗?怎么弄得比上回还骚气?”

虽然还看不见脸,可是这身段儿这声音,说不是冲着勾引谁,鹿雅脑袋砍下来给她当球踢。

魅狸觉得有些无趣,被识破的也太快了,他还以为能调·戏调·戏小崽子呢。

“我尝试了好几次,女修(人偶)修为控制的更好一些。”

主要是魅狸的天赋神通太明显,他过去又总是用人偶出来浪,搞不好容易翻车。反正也穿过女装了,做个女装大佬挺好的,还能教教小崽子怎么做个女修,话说她眨眨眼就要及笄了呢。

睡了一觉懒洋洋从灵兽袋里出来的姣姣:??你教?你确定?

“哟,这不是刚被吐出来的小崽子嘛,瞧你这灵根,那老家伙神识该是好点了。”魅狸随手撸了姣姣一把。

姣姣尾巴上的毛都要炸起来,冲着魅狸拼命哈气,猫身却怂哒哒往鹿雅身边挤,娘咧,眼前这半男半女的玩意儿神识太恐怖了,吓猫啊!

鹿雅操控着灵舟往传送阵那边跑,心里还是有点不甘,飞行法器和储物法器都还没搞到手呢,就得被逼着逃跑,果然,搞情报传递的太讨厌了。

就跟她好朋友毒女一样,她在毒女面前根本就没什么隐私可言。要不是她光棍,估计也得跟别人一样都害怕毒女。

但现在她可是有修为的乌鸦嘴,就这么算了她太难受了,而且她要的精神损失费还有情报费都还没影儿呢!

越想越生气,鹿雅就想搞个大的,她的灵石拿不回来?好,那利息你们就等着高利贷给我大出血吧,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好!

她从储物戒里掏出一大把复灵丹和极品回春丹,眼睛眨都不眨就要往嘴里塞,被魅狸给拦住了。

“你干啥?不怕噎死?”魅狸问完头一个问题就知道小崽子要干啥,随即扔出一枚跟无极丹很像的丹药,碧色和蓝色阴阳鱼一样纠缠在一起,上头有带着淡淡海腥气的波浪丹纹。

“极品紫金海蕴丹,恢复灵气还能让你灵气瞬间爆发达到假筑基的程度,没有任何损伤。”魅狸装作不经意炫耀,“添加了我的指甲盖磨成的粉,多少人求不着的好东西。”

刚忍着腥要往嘴里吞的鹿雅:“……求你个事儿,下回再给我吃什么丹药,别跟我说成分行吗?”吞兽指甲盖儿,听着……反胃。

压下头皮发麻的感觉吞掉丹药,实在是离传送阵近了,再不动作来不及放嘴炮。

丹药咽下去后,还需要缓缓运转,灵气在丹田中空前提高,到了最后她丹田中的灵气浓郁到几乎已经是半化液的程度,只是被《九转气运金皇诀》死死压着,还有那片已经变成青紫色的叶子吸收了一点,这才没有被撑爆。

将灵石痛快递给守着传送阵的青鸾门弟子,在进入传送阵的那一刹那,鹿雅将全身灵气都化为火灵气,并且由魅狸接手操控灵舟,她还配合指诀将灵气集中在喉间——

“八重天所有的地心火,天火地火,不管什么火,都打个滚吧,你们安静太久了,不想熄灭就燥起来!”

等灵舟彻底进入传送阵的刹那,守着传送阵的弟子仿佛听到了噗嗤一声喷水还是什么的声音。

随即八重天各处都响起了怒骂还有炸炉的动静,甚至在烈阳煞阳火最旺盛的煞气中心,一座地火山脉瞬间爆发出剧烈的岩浆,地动山摇,吓得采集地火的弟子们尖叫着往外跑,好多人都忘了神行术,鞋子都有被踩掉的。

可以说,青鸾门在八重天驻守了九千多年,从未发现原来烈阳煞还能如此的热闹,沸反盈天,人声鼎沸到不比火焰躁动的动静小,各宗弟子都被吓出来了。

青鸾门驻地深处静修的大能都被惊得飞上了高空,淡淡仙气氤氲着在他们身下翻滚不休,像极了被惊吓到的众人们的情绪。

“怎么回事儿?可是烈阳煞的煞魔渊出现了?”大能皱着眉问。

缥缈域本为妖后所有,那位是水属性的深海大妖,而妖皇则是火属性的大妖,既然二人是道侣,这里面有山清水秀之地,便有煞气和火气滔天所在。

烈阳煞和丹焚宗所在的三重天唳火山也是灵境镇内与其他各处不同的地方,煞魔渊从未现世过,这也是由于至今金皇羽扇都未曾被彻底炼化的缘故。

但是话又说回来,哪怕是煞魔渊出现变故,怎么可能所有的火焰都如此躁动呢?倒像是……什么天材地宝出现了,也许是万火之源?

毕竟连天火都躁动了,那必定不是什么凡品,说不得是来自仙界的好东西。

几个宗门大能对视一眼,各自传音交换了意见,便先将八重天的弟子们安抚下来。

“青鸾门自会查清楚缘由,具体消息会通过夜灵告知,最近门内弟子先不要炼器了,且过几日再说。”

青鸾门的值守长老几乎要哭出来,这一次他们可是亏大发了,不知道多少灵器灵宝被毁,甚至他还在用天火借一丝仙气炼制法器呢,想到损失的材料他就肉疼。

弟子们也大都哭丧着脸,甚至有心灵脆弱的已经捂着嘴哭出来,他们损失也都不小啊。别忘了,这里大都是练气和筑基弟子,本来就不如金丹弟子们富裕,还大都不是毁损一点半点的事儿,炸炉的比比皆是好嘛!

也就是没炼器光顾着打坐的,除了惊魂未定,这会儿倒是好受点,起码除了差点走火入魔,没有其他损失。

可在执事殿值守的弟子统计了一下地火房和八重天各处的损失,也是肉疼的脸直抽抽,难不成是飞升的宗门老祖宗们在仙界得罪人了?不然宗门气运怎么会突然这么祟!

而在传送通道内的鹿雅一边吐血一边哈哈大笑,刻意伪装出来的中性小奶音变成了柔和少女音,这会儿嘎嘎乐的模样很豪放:“痛快!叫他们乱说话,让他们也试试乱说话的威力。”

魅狸哭笑不得,运转法诀将鹿雅吐出来的血都收集到储灵瓶里,而后才劝她:“你先打坐调息,把那鬼样子调整好,别留下隐患再笑。”

让火焰燥起来,让毛茸茸秃然心碎,还有那什么辣眼睛的姿势,这小崽子到底从哪儿想出这么多骚话呢?

他们回溯天机本就是钻玄奥法则的空子,可天机不能窥探,谁也不知道鹿雅如今是什么情况,更是问都不能问,除非鹿雅主动提起,得等到了仙界才能找到能屏蔽玄奥法则的地方提起。

“我没事儿,你的丹药……噗,功效挺不错的……噗!”鹿雅说着又吐了两口血,随即她赶忙解释,“我这真不是恶心的,就是头回……第二回开这么大的地图炮,修为提升上来就好了。”

魅狸:“……”此地无银三百两你知道啥意思吗?

其实这次比上回还要严重点,上回鹿雅只针对还没遇到的某些存在,这一次她针对的是整整一重天的威能火焰。

吐血还是小事,她浑身经脉都隐隐作痛,若不是丹田中的树叶子又开始滴出青紫色液体化为青紫色雾气护着她的经脉,还有恢复灵气和治疗伤势的极品水属性丹药,估计鹿雅还得晕半天,醒了也不能好受的了。

但鹿雅本来就不是能苟得住的人,尤其是确定不危机生命的时候,她从来都是比较疯的,不然研究所不可能冒着风险算计把她切片。

魅狸自然发现了她气息不稳,不动声色皱了皱眉头:“丫丫啊,你总这么吐血,不是回事儿啊,咱们是不是先提升实力再搞事情?”

他也感觉出这小丫头太莽撞,甭管什么时候想要诅咒别人,从来都不顾虑后果,这样下去,等以后在梦渺界没了灵境镇的铁律限制,是不是会惹出什么棘手的麻烦来呢?

魅狸倒是不怕麻烦,他只怕鹿雅一不小心把自个儿玩嗝屁了。

“怕什么,我又不是傻子。”她每回要嘴炮之前,都会仔细感受脑海中比天气预报还准的直觉,若是不可为,她瞬间就能变成鹿从心,十年百年报仇都不怕晚的,反正她小心眼,仇肯定能记清楚忘不了。

鹿雅得意洋洋从储物戒甩出五个大海碗摆在自己面前:“再说了,你以为我还是曾经的鹿从心吗?呵呵,小瞧谁呢!我可是长大了的鹿螃蟹!”

魅狸看着红通通的五个比脸还大的海碗:“……”

作者有话要说:  青鸾门:为什么这么祟?到底是谁造孽啊!

火焰: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我们也不想燥,这不燥就得灭~还是你们自己做的孽!

青鸾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