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34章 第 34 章
别看着海碗多, 灵食倒也不怕吃撑,鹿雅现在修为高一些,会的法术也多了许多, 虽然说不怎么熟练吧, 撑了用灵气在腹部运转一周也就消化了。

魅狸就百无聊赖看着她生生吃了五海碗毛血旺下去, 脸色确实好看不少,白嫩的小脸蛋上也有血色了。

他心里想着,看来等出了灵境镇还是得给小崽子多准备些补血的丹药才好, 这么吃太辣眼睛了。

“我看着你吃, 我都撑得慌。”魅狸吐槽她。

鹿雅撇嘴:“那是你不懂, 有一种饿叫做我的嘴还没饱。”

她六岁就被孤儿院给撵走,在末世那种看见就能抢,抢了还能杀人的世道,她曾经饿到真的吃土止饿,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她才发现了自己乌鸦嘴的本能,知道自己为何会被早早就扔出来, 没人喜欢乌鸦嘴。

在那以后,但凡她还能吃得下去,她就不会停,撑得魂儿都出去晃荡的时候,大脑空空瘫坐在沙发上是她最快乐的事情,可惜上辈子怎么吃都胖不起来, 还好这辈子她长得很体面。

鹿雅摸着自己的小肚皮,仰躺在灵舟上翘着二郎腿,真把自己当个小爷。

“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呀?我总觉得比上次厉害多了。”

魅狸得意:“正好是筑基中期,嘿嘿, 哪怕临时需要强行突破,也不会被撵出去,平时也不耽搁扮猪吃老虎。”这可是他精心炼制的人偶,神识都多切了一丢丢,现在还隐隐作痛呢。

鹿雅切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很快也能筑基,等她把金丹魔兽的妖丹吞下去,说不准立刻就能飞上筑基,也能用神识御飞行法器了,可以跟魅狸一样,躺着就能御灵舟。

只是听说有人突破很快,有人突破筑基可能一两年都不定能结束,丹道会还有不到两年时间就开始,她还准备去凑热闹呢。

“诶,我这段时间在各处走动,有些问题想不明白呢。”鹿雅心里有事儿,怕魅狸警觉,先开始跟他扯闲篇儿,“你说,修仙都能够洗精伐髓了,怎么还有人是黄板牙?牙齿不也是骨头吗?”

魅狸呆了,好问题,不说还觉得挺正常,一说……特娘的,他也开始好奇了。

“大概……是个人喜好?”他猜测。

鹿雅哼哼了两声,表示不服:“那怎么还有人秃头呢?修者想要催生头发不是很简单?”

“这……中毒或中蛊,或者碰上了你?”

“呸!那你说妖皇到底是什么种族?”

“那当然……嘿,不能告诉你。我说你个臭崽子,在这儿等着我呢。”魅狸差点说秃噜嘴,敲了敲鹿雅的脑袋。

鹿雅翻个身跪坐在魅狸身边,嘟着小嘴儿推他,小奶音甜度爆表:“美丽呀美丽,你是天底下最美的兽,你跟我说,我是不是妖皇血脉?我到底是什么种族呀?”

“我不能告诉你。”魅狸神秘兮兮指了指天,“被某些存在听到,你我都会倒大霉的。”

鹿雅凑到他旁边小小声道:“那你跟我说,我是不是神鸦?”

“唔……差不多吧。”反正都是鸟,没啥不一样的。

“差不多?那……是龙鸟?”鹿雅低声猜测,“都说妖后是深海大妖,我知道的海妖……咳咳,都怪不讲究的,尤其是龙,跟啥都能繁殖。”

魅狸:“……”你也就庆幸你爹娘都不在了吧,不然这样说话更不讲究的熊孩子,一天揍八回都是轻的。

“接下来去哪儿?”魅狸不想跟鹿雅讨论这个问题。

鹿雅来劲儿了:“瑶清宫的冰丝雪绸我已经有不少,五重天是欢喜宗,贾元福那胖子说话遮遮掩掩,当我不知道呢,欢喜宗盛产俊男美女呗,我现在也用不着大小伙子,那咱们就去清宁寺找小和尚们玩儿,我还给他们布施过几十个灵珠呢,要个梵音果来尝尝不过分吧?”

魅狸:“……”他发现他就少有能接上鹿雅话的时候,什么叫用不着大小伙子?你这简直比欢喜宗弟子还邪性!

梵音果哪怕是寻常五十年份的都是上品灵石难求的好东西,到她这儿几十个灵珠,不是,她怎么好意思用布施俩字?辱和尚了。

“反正玄音谷的古木我暂时是没什么想法,我也不会炼器,剑池……怕疼,还不如跟九极门交换炼体功法,你要是不想去你就先去三重天,我自个儿去。”鹿雅见他不说话,也不强兽所难。

魅狸翻个白眼:“谁说我不想去了,但是去了以后你也差不多点,那帮老秃……老和尚,性子还不错,帮了凌仙宗不少忙。”

回溯天机时为了防止天机泄露鹿雅的存在,月影拼着神识受损化身为银影搅乱了时间长河,回溯至几千年前。

而他贡献出自己的半身血脉稳固几乎魂飞魄散的妖皇神魂,兔二则将灵智注入缥缈镜中唤醒妖后一丝神识飞入神力屏障,换回了神力屏障的稳固。

这几千年来,鹿雅名义上的师父月影神识受损陷入沉睡,若非清宁寺贡献出佛门的传承至宝舍利子镇压于月影神识深处,说不得月影猫会彻底化作影子,最后魂飞魄散在这天地之间。

大妖都有血脉凶性,为了让月影能够无后顾之忧的护着神力屏障,这些年清宁寺的大能多默默在月影附近值守,但凡发现他有神识暴动的可能,就结九天梵音阵替他安抚不受控制的凶性,为此已经坐化了不止一位大能。

也正是因为清宁寺顾着月影那头,佛门中才会有心思狭隘之人受了鼠辈挑拨,参与了当年陷害凌仙宗的事情。庆宁寺和剑升宗是他唯二没动的门派,只是那些和尚都被下放到掌中佛国服罪,再也出不来罢了。

鹿雅很好奇,可见魅狸没有多说的意思,她也有脾气了,抱着胳膊去一旁打坐,不理他。

闭上眼睛后,她心里却忍不住滴溜溜转悠,有机会跟魅狸分开,还是得想办法多知道些妖皇和妖后的事情。

魅狸没有否认她是妖皇之后,这也算是变相告诉她一些事情。

万年前的毁天大战因何而起?为什么都闭口不谈?

妖后因何被杀,妖皇又因何要燃烧神魂?

她总觉得心里有个地方特别的难受,过去不问也是因为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可是她不是傻子,对她无缘无故特别好,给了她身份却又不闻不问的宗门大能,动辄神出鬼没又明显高深莫测的兔二和魅狸,搞得她好像是女主角一样,让她是又飘又好奇。

说不准她真有那个运道呢?她从来没体会过有父母的感觉,多么绝望的情况都经历过来,无从谈期待还是不期待,可她也想了解……爹娘。

还有个让鹿雅非常纠结的事情,她乖乖不问,也是怕有人会发现她的秘密。

她一醒过来就在婴儿的身体里,那她算是魂穿还是身穿,她身体应该是……炸没了啊。

若是魂穿,那她岂不是占了妖皇血脉的身子,这又不是普通时代,这里是修仙界,若是被发现不同,魂飞魄散都是轻的,会不会是比切片还要恐怖的折磨,直到那位真正的妖皇血脉归来。

越是担忧,鹿雅就越是好奇,她两辈子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二十多,还是个好奇心爆表的宝宝呀!

魅狸看着鹿雅小脸皱成包子,唇角带着几分了然的笑意,也不多说话,只带着她往四重天去。

清宁寺里的主持见到二人,就知道是凌仙宗又来耍流氓了,一脸的无奈。

佛修自有法子能认出大妖血脉,且佛家最讲究因果,从魅狸那浑身不稳却不沾太多因果的滔天血气,还有鹿雅身上几乎要化为实质却完全不沾因果的凶煞之气,他也能看得出几分不同。

没问二人从何处来,他也没收灵石,只可惜如今并非梵音果的成熟季,并没有更好的梵音果,他送出两个留给弟子的百年份梵音果,只盼着二人赶紧滚。

两个人有点遗憾地顺着古板无趣主持的意思,麻溜滚出了清宁寺。

魅狸将梵音果都给了鹿雅:“等出去灵境镇再吃,这东西你现在用了作用不大。”

悟道悟的乃是世间五味杂陈之道,也是生死轮回之道,小崽子都还没筑基,她的功法也无视心魔,心性还能跟得上,用不着悟道。

最重要的是他们一路从八重天过来,走走停停,到处吃吃喝喝外带碰个瓷,玩过瘾也用了不少时候,再不动身,丹道会都要开了。

“你是想要去抢筑基丹?”往三重天去的时候,魅狸问鹿雅,“那丹药对你没用,倒是拍卖会可以参加一下,说不准能碰上好东西。”

鹿雅不服气:“我自个儿吃了没用,我还不能拿来卖灵石吗?凌仙宗弟子也需要呀!”

魅狸撇嘴:“你会炼丹?”

参加丹道会的各宗弟子,最少也得是能炼制筑基期丹药的二级丹师,鹿雅身体里有雷银木,还有金灵根,炼丹药会炸炉的吧?

鹿雅哼哼:“谁说我要炼丹了,丹焚宗那么富,合该多馈赠我一些嘛!”

更别说他们还有可能想杀了她,鹿雅想起自己曾经吐了好多血立下的诅咒,趁着进传送阵之前,兴致勃勃去换上了漂亮的仙女裙。

“瞧见我这么美的小师妹,丹焚宗的师兄师弟们说不准要对我一见钟情滴,那来个定情信物啥的,岂不是很美。”鹿雅拿着水镜,看着自己特别体面的小脸蛋美滋滋道。

魅狸:想的是挺美,就是心里没点逼数。

虽然鹿雅现在算是十二岁了,身高再不长也有了那么点亭亭玉立的模样,尤其长开了的鹅蛋脸上五官也很好看,瞧着确实可爱极了。

氮素!再好看胖成这个熊孩子样儿,也叫人瞧着还是个小崽子,谁会对你一见钟情?那不是禽兽嘛。

鹿雅:不对我一见钟情那就是禽兽不如,哼!

丹焚宗的丹道会向来是练气期弟子和筑基期弟子分开比试,产生的获胜弟子再无视修为进行比丹会,产生最终头名能得到丰厚的奖赏和珍贵丹方。

甚至有丹焚宗弟子能够炼制出金丹期能服用的三品丹药,又因灵境镇中无处不在的淡淡仙气,练成的丹药品相都比外头要好一些,杂质都几近于无,这才是丹道会一直举办下去的缘由。

因为丹焚宗与各宗交好,甚至连凌仙宗都能笑眯眯来往,人缘不错,这丹道会也是各宗交流的好时机,当值的长老们还会带着门下弟子前来参观丹道会的最后一次大比的比丹环节,说不得就能获得一些好丹药。

而在丹道会比试结束后,丹焚宗会趁着各大宗门都在的时机举办几次拍卖会,每一次都会有些不常见的好东西甚至是绝品丹药出现,引得各大宗门争抢。

鹿雅和魅狸从三重天的传送阵里出来,一走出结界,鹿雅就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张开双臂闭着眼睛露出了极为陶醉的模样。

“德行吧,这么喜欢药香?那有机会叫你去看看我的药庐……”

鹿雅摇摇头打断他的话:“不!你不懂,这是灵石的味道!你闻,多么浓郁。”

魅狸:……这么说倒是也没错,丹药确实是用灵石和灵植堆积起来的。

丹焚宗所在的三重天又被称之为唳火山,唳俗语又被叫做鹤鸣,所以虽然三重天有火山之称,进来后到处却都是带着文雅和药香气息的温和,弟子们进出也多乘坐灵鹤。

三重天不像其他几重天那般一眼望过去是无边旷野,从传送阵出来就能看到火红的霓霞枫树,没有一马平川,山川层峦叠嶂自传送阵开始往中心去层层拔高,山连着山,山环着山,什么都影影绰绰看不清楚,倒是格外有几分神秘。

而每座山峰的顶端都是平台模样,运灵气于瞳耳,还能感觉到各处都是人声鼎沸,却又被霓霞枫叶遮得严严实实,看不清楚人影。

霓霞枫叶带着温和的木系灵气氤氲着往高处延伸,最顶端的中央山峰上,一座雕刻着仙鹤的巨大丹炉立在最顶端,看不清明也能辨出,那丹炉比枫叶还要殷红如血,下面的宫殿却是金光闪闪,充满着壕无人性的奢华。

“丹焚宗,真有钱啊。”鹿雅一边坐着灵舟往前飞,一边感叹。

丹焚宗的宗门驻地,也就是那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自然是不能随便去的,可是其他山头包括山后头的地方跟各重天一样,任各宗弟子游走。

鹿雅随意选择了一处人最多的地方将灵舟收起来:“走走走,咱们先去最热闹的地方打听一下消息,我在九极门万魔窟里打到的魔兽还没出手呢,说不准还能卖个好价儿。”

鹿雅拉着魅狸兴致勃勃往人群里扎,不出魅狸所料,还是选择了一处酒楼。

丹焚宗不愧壕无人性的名头,这酒楼雕梁画栋都带着灵光,有六层高,每一层都用了空间折叠法术,不管是想要热热闹闹跟人坐在一块儿,还是要雅间,亦或是想要单独的大厅与好友同乐都能满足。

鹿雅是想听消息,自然是拉着魅狸在一层跟修士们一块儿坐了。

有魅狸在,他们没碰上什么不长眼的跑堂,顺利点了酒菜,鹿雅端起酒的时候还有点遗憾,要是碰上找茬的才好呢,不然都没办法索要折扣。

“丫丫?”突然有个清脆疑惑的声音喊了一声,待得鹿雅迷茫抬起头后,那清脆女声才高兴起来,“丫丫!是我呀!”

鹿雅顺着动静看过去,高兴地也跟着蹦起来:“双双小师姐!你怎么在这儿呀!”

苏双双的师父水绕真人跟雾鹿真人不是同源,苏双双当得起鹿雅的小师姐,她得意洋洋:“在酒楼打听消息还是我教你的呢,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往这儿来,我都等你好几年啦!”

说罢她好奇看着魅狸:“这位道友是……”

“啊,她叫贾美丽,是我在路上碰见的师姐,人很有意思,我们便结伴同行了。”鹿雅随口回答。

魅狸:“……”

鹿雅不顾魅狸无语的模样,好奇看向苏双双身后,她撞了撞苏双双的肩膀:“这帅小哥是谁呀?你的童养夫?”

甄俊面无表情抢在苏双双面前开口:“甄俊见过小师叔,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鹿雅楞了一下:“甄俊?想我?你见鬼啦?”

甄俊:“……”敲里麻,我跟长辈客气,你听不出来吗?

已经练气大圆满的甄俊用望气术看了眼鹿雅的修为,发现她才练气十一层,轻哼了一声,潇洒又不要脸地坐在了魅狸身边。

随即他有点脸红,多了几分刚才没有的扭捏:“敢问贾师姐是何宗道友?”

魅狸为了方便吃喝,帷帽是掀起来一半的,露出的几分容貌已经引得好多修士看过来了,多一个甄俊他也丝毫不以为意。

“欢喜宗的。”等鹿雅坐下后,他布下隔音结界这才随口胡诌,反正欢喜宗出俊男美女都是出了名的,他借个名头也不怕甄俊怀疑。

鹿雅和苏双双小手拉小手,怀揣着好久不见的激动和难以抑制的八卦,安静挨着坐在一旁传音。

“我发誓,这臭小子肯定对这位贾师姐一见钟情了。”苏双双如今已经十四岁,也到了能够明白男女之情的年纪。

鹿雅小火车都没少开,跟着肯定道:“他才十四吧?啧啧……禽兽啊!还是年下。”

“啊?啥意思?”苏双双没听懂。

鹿雅微笑着摇摇头,不肯给苏双双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她还不想暴露魅狸的身份。

当然,她也就是在心里吐槽一下玩乐,魅狸一看就是将甄俊当小崽子看呢,她就是不忿这位师侄的态度,看她什么眼神?大圆满了不起啊!

她要跟魅狸诉苦,就不让他告诉甄俊自己的性别,等甄俊陷进去了……呵呵呵,看这臭师侄怎么买醉。

“不知道贾师姐,可有意中人……咳咳咳。”为了掩饰紧张,甄俊红着脸干巴巴喝酒掩饰,结果喝下去就呛着了,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我,我就是随便,随便问问。”

魅狸皱了皱眉,不客气地捏了捏甄俊的脸颊感受他的血脉,没错,是有一丝他的血脉。

“小孩子家家的别瞎打听,好好修炼,早日筑基再想别的。”

甄俊捂着火烧火燎的脸颊,心里却有些难过,他修为比这位师姐低,年纪也比这位师姐小,没希望了吧?

他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一见钟情,可是看见魅狸,他就觉得不自觉想要亲近,心脏砰砰跳个不停,这还能不是动心?

感情一事,哪怕再理智再聪慧的男人也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甄俊在内心失落的叹了口气,心已经丢了,他还能怎么办呢?

只能……跟讨厌的小师叔打好关系,近水楼台先得月呗。

他不是三心二意的人,甄家从来都是宁缺毋滥,结为道侣都是恩爱终生的那种,等将来他修为提升上去以后,再,再跟贾师姐告白。

想到这里,虽然脸色还不是很自在,甄俊还是别别扭扭咧嘴笑着跟鹿雅寒暄,跟她介绍三重天的情况,他和苏双双已经在三重天近三年,去过的地方不少。

鹿雅看甄俊带着几分尴尬也要努力跟她说话,被她怼了,黑着脸看一眼魅狸,就能缓和了脸色继续讨好她。

娘咧,这得是真爱啊!她这是见着真爱情了?

几个人乐滋滋在酒楼里听了会儿八卦,魅狸和鹿雅便跟着苏双双他们,去了他俩早就租好的院子落脚。

苏双双不差灵石,俩人也没少狩猎魔兽,不缺功德分,租住的院子不小,还空着一间客房,鹿雅便跟魅狸一块儿住。

反正修士也很少睡觉,都用来打坐的话,跟魅狸一起也没什么,他们都这么度过不知道多少个日夜了。

可这回进了屋,鹿雅倒是没急着收拾房间,先拉着魅狸神秘兮兮问他:“那个,我知道你来历不凡,那你有没有可能收个后辈做男宠呀?我看甄师侄不错,他瞧着该是认真了。”

甄俊不讨喜归不讨喜,可到底是师侄,鹿雅还是很护短的。

魅狸狠狠敲了敲她脑门儿:“他不知道情况瞎发·情,你也忘了我姓甄?我特娘是他们家祖宗。”

鹿雅:“……”哦哦哦,吃瓜吃太兴奋,把这一茬给忘了,原来在凌仙宗驻地她还记得来着。

随即鹿雅捂着脑门鄙视她:“那你岂不是始乱终弃?没听说甄家有个凌仙宗的老祖啊。”

要是魅狸真跟人结了道侣,怎么可能宗门内都没人知道,甄家还只是个小小修真世家。

“咳咳,那谁还没浪荡过呢,你情我愿的事情,当年我们不过是春风一度,那女修并不介意自己抚养孩子,也不愿意叫人知道跟我有关系。”魅狸摸了摸鼻子解释,见鹿雅神色鄙视,他梗着脖子,“再说也不只是我一个这样呀,万年了,咱们总得找点事儿做不是?”

兔二也好不到哪儿去,不然昭华真人还有白淼淼那些兔子哪儿来的。

但他也在宗门内留了手札给宗主,总之灵兽峰和主峰都该知道实情,不然甄家人也不能顺利拜入雾鹿真人门下,这么多年还能顺顺当当养灵植。

鹿雅了然:“哦,我记起来了,你给我的丹药充满海腥味儿,你也是深海妖族呀……啧啧。”

魅狸:“……”想起跟啥都能繁殖的话,他那张俏丽动人的脸忍不住黑了。

早前在凌仙宗驻地差点摔了的缥缈镜这会儿再也忍不住,无风自动抖了起来。

在洞府里的俊俏小哥儿:“不是,你病了?”器灵该吃什么丹药呢?

轻灵中还带着冷泉气息的女声带着几分忍不住的笑意:“你才病了呢,滚。”

俊俏小哥儿就地打个滚,变成兔子趴在地上咂摸了一下,这是被谁给逗乐了?难不成是自家那个傻了的老祖宗?说实话,想听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  甄俊:我真是个正经修士,可我也控制不住啊,心脏砰砰砰直跳,想蹭,想摸,想靠近~呜呜……我恋爱了!

甄魅狸:呸!碰见血脉同源的老祖宗都这个反应,傻玩意儿。

甄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