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35章 第 35 章
想听故事是不可能有故事的,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缥缈镜中附着妖后一丝神识的半截器灵倒是可以送他一场事故。

不过缥缈镜抖着抖着便逐渐氤氲开了清浅又温柔的波澜,那温柔让没心没肺的兔子看了都想要落泪。

在缥缈镜的梦海深处, 缩在金色礁石上的银白色美人鱼, 长发柔顺落于姣好身形背后, 她认真歪着脑袋半伏在海面上,痴痴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偷偷去丹药铺子购买炼丹炉和灵植,大概是想跟他爹一样, 炼丹自己赚钱吧, 只是结果注定是炸炉。

美人鱼忍不住被逗得笑出声来, 一滴滴银色眼泪却化作晶莹剔透的珍珠,轻轻砸进梦海里,氤氲着模糊了所有的画面。

这就是那个为了能让姐姐顺利出生,自己选择放弃生机和气运, 迷失在无边星空黑渊中,自愿为姐姐承受一切血孽因果的小家伙啊。

真真是像极了她,也像极了金郅, 这是她孕育几千年才生下来又带在身边数万年才产生魂魄的宝贝啊,她想要抱着自己的宝贝亲一亲,却再也没办法抱她一下了。

自言灵一族初生于洪荒之中,从来都只能存活一个,生者灭,蛋才会破壳出其一, 无尽时间长河中,从未有过破例。

也许是因为她和妖皇的属性乃是极冰和极火的冲撞,他们生下来的蛋竟然有两个魂魄在。

若非为了搅乱天机,让孩子们都活下来, 金郅也不会……造下那么多血孽因果,可惜最后神界有混蛋偷偷插手那场本来只是迷惑玄奥天道的战争,最终成了毁天大战停都停不下来。

她和金郅都不委屈,他们掀起战争是错的,不管是为了什么又愿意拿什么来弥补,这世间万物本都该有生的权利,不该为上位者摆布。

所以他们夫妻两个心甘情愿魂飞魄散,再无法相见,些许残魂也要日日夜夜承受着无边煎熬赎罪。

她只是心疼,还是委屈了这个孩子,后来又牺牲了她另一个孩子。

小家伙现在大概还为自己带着记忆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惶恐不安吧?可惜没人能够,也没人敢告诉她实情,她注定要守着这个秘密度过成仙前的无边岁月。

真的很想,很想抱一抱自己的孩子啊,玄奥法则对言灵一族倾注了无边气运,气运好到甚至神族都觊觎,却也残忍至极地剥夺了他们共享人伦的权利。

如今她只盼着,这孩子能够回到她和金郅的宫殿里,在那里他们给鹿雅留了很多东西,能够护她永生平安。

云雾缭绕般的梦海再看不清鹿雅鬼鬼祟祟的小动作,这会儿她带着白日梦才有的猥琐笑容,已经回到了他们住的小院子里,怕魅狸嘲笑她,她还特地去了苏双双屋里。

“小师姐,你会不会炼丹呀?咱们不如也试试?酒楼里不是说,在灵境镇炼制的丹药在外头都特别值钱吗?要是咱们也能炼丹,嘿嘿……以后出去历练的时候可就……啊,哈哈哈哈,你懂的,是不是?”

苏双双捂嘴偷笑:“我只会炼制最简单的清心丹和复灵丹,哪怕是极品,也不值多少灵石呀。”

清心丹乃是练气初期弟子需要用来濯洗五谷轮回杂质最基本的丹药,外头五块下品灵石就能买一大瓶呢,复灵丹稍微贵一点,十块灵石也能买一瓶,一瓶基本上就够练气期弟子服用半年了。

毕竟没事儿谁也不会总吃凡界五谷杂粮,弟子进入门派内在灵气充足的地方修练,但凡能突破几层修为,经脉和骨髓中的杂质自然也就除去个差不离,复灵丹也只有出门做任务才需要,不然在宗门内,没事儿耗空灵气打坐反而更好些。

“那咱们就从清心丹开始嘛,不是说炼丹就是熟练工?只要手熟后,丹师品阶便能够慢慢上去了。”鹿雅还是不肯放弃。

她虽然年纪小,但心理年龄大啊,论对细节的把控定能比一般小孩子好很多,再不济她还可以乌鸦嘴毒奶一下试试看。

当然,没事儿她也不愿意头破血流有任何损失,毒奶可以等到炼制高级丹药的时候。

鹿雅非常有信心的想着,等苏双双动手炼制出一炉中品清心丹后,她信心就更足了。

灵植不多才三种,手诀她也都记住了,变幻的时间点她用脉搏精准掐到了秒,还问清楚灵识内探进丹炉后需要注意的所有事项。

估计她比苏双双要有天赋,说不准能出来上品乃至极品……哈哈哈。

于是,鹿雅怀揣着极度自信的心情,开炉,预热丹炉,放入第一种灵植,火灵气使之化为液体,完美!

加入第二种——

“轰!”地一声,甄俊本来在打坐修炼,魅狸在闭目修养还隐隐作痛的神识,二人听到动静都吓了一跳。

魅狸甚至来不及起身带上帷帽,瞬移出了房间,与慢他两息的甄俊站在门口,都傻眼了。

这,这是筑基期自爆了吗?话说自爆该都没这么惨吧?

前后两面墙都炸没了,左右两侧是大窟窿,修练室和净房焦黑得一塌糊涂,屋顶更是不翼而飞。

在满目黑漆漆的疮痍中,两个乌漆漆的焦尸僵坐在原地,有一个伸手好像递什么,一个伸着手仿佛在接什么,两尸面前有个圆圆的浅灰印记,场景异常之明晰。

连丹焚宗驻地的巡逻队都听到动静过来,实在是这动静太大了,他们还以为是筑基后期突然想不开在唳火山自爆了。

等来到这处出租的院落后,看见非常简单明了的场景,巡逻队长甚至都没心思去看美女,只胸腔微微颤动,差点没笑出声来,好艰难才保持住了自己的面无表情:“这是炸炉了?”

显而易见,炸的挺惨,前所未见。

其中一个黑漆漆的焦尸诈尸了,她疑惑伸出自己的双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给鹿雅递过去一枚天煞雷,那是青鸾门出品的灵宝,稍微注入灵气扔出去就能如同天雷一样炸开。

鹿雅噗嗤噗嗤吐出两口烟,也特别疑惑地诈了尸,她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地方,自己摆出来的丹炉呢?三份清心丹灵植呢?苏双双炼制好的清心丹呢?怎么都没了?发生了什么?

巡逻队长抖着肩膀好一会儿才声音不太自然开口:“那个……因修士炸炉产生的损失,需由修士自行赔偿,丹焚宗会负责将院子修缮好。”

鹿雅不动,她还没从打击中恢复过来,赔偿这么无理取闹的事情,不可能是说给她听的。

甄俊抿着唇问清楚需要的灵石数目,给巡逻队长递过去一百块灵石,巡逻队长瞬间冲出院子:“我去找人来修缮。”

再不跑他忍不住了,他刚跑出去,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两个嘎嘎乐成鸭子一样的声音,正是刚才说话的甄俊和魅狸。

魅狸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漂亮的面容泛起红晕,让刚才没来得及注意的甄俊又红了脸。

“哈哈哈,你一个金木火灵根还想炼丹……哈哈!”魅狸笑得几乎要说不出话来,“问题你那木灵根还带着,带着雷属性……哈哈哈,不炸你炸谁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终于又看到这种名场面了。”

以前妖皇炸炉还没这么惨呢,他毕竟修为高,鹿雅那胖乎乎黑漆漆的模样实在让他肚子都要笑破了。

苏双双看着鹿雅黑漆漆的小脸儿上只看得出瞪圆后更加黑白分明的眸子,能看得出她的不可置信和震惊。

她叫鹿雅的小表情逗得咧嘴,露出一口白牙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这还想赚灵石,亏死都不可能好吗?

“没听说金灵根炸炉会这么惨啊!雷灵根都不可能这么惨吧!”鹿雅喃喃自语,两行清泪缓缓落下,在黑漆漆脸上反正也看不清楚。

她实在不想相信这个噩耗,她想过会炸炉,可也没想过会炸成这样啊!

咦呜呜……她花了一百五十多块灵石呢,还赔偿出去一百,不管是不是她花的,心痛如绞,稀碎稀碎的。

“哈哈哈哈……你别哭了,你再哭我也要哭了。”魅狸笑得身体发软,眼泪已经氤氲在眼角,再打不住笑就要落下来了。

“呜呜……我不信!”鹿雅哭出来。

苏双双赶紧手忙脚乱安慰她:“别哭别哭啊,要不然咱们再试试,不就是一百多……”

“哇——”她嗷一嗓子哭得更厉害了。

试个屁啊,还嫌损失不够惨吗?一次二百五,两次五百,三次……呜呜,这无理取闹的修仙界!

“那个……你自个儿作死炼丹做什么?直接抢丹焚宗弟子的不是更快?等丹道会结束后,拍卖会上还有许多好东西呢,到时候我带你去化缘。”魅狸捂着笑疼的肚子来安慰鹿雅。

这大概是小崽子修仙路上从未经历过的坎坷,真是太可……笑了,哈哈哈哈!

鹿雅抬起头,正好看见修缮的弟子进门,又是一惊随后嘴唇紧抿还哆嗦,她撅着腚飞快跑回了她和魅狸的房间,体面人丢不起这个脸啊!黑到看不出来也不行!!

得有好些天功夫,鹿雅整个人都恹恹的,灵石损失是小事情,她只是看见甄俊和魅狸忍笑的表情,就忍不住在脑海中刷屏二百五,蓝瘦香菇!

“今日是丹道会开场,你不去瞧瞧?”魅狸见鹿雅不怎么出门,想拉她出去,可一说完想起那个场景他又忍不住扑哧笑了。

“不然,你再尝试一次?炸炉怕什么,你去丹道会上炼丹,保证跟你一样的人比比皆是。”

上次他光顾着狂笑,没来得及用留影石录下来,这次换个齐全场面,他肯定录得清清楚楚,拿回去给兔二看。

鹿雅还能不知道魅狸的险恶用心?

“他们都炸炉了,我们化什么缘?你脑子进水啦!滚滚滚。”鹿雅白他一眼,转过身面对着窗户继续伤春悲秋。

“说不准你瞧瞧别人怎么炼丹就能开窍了呢?”魅狸不肯放弃,他实在是太想留下那个画面了,哈哈哈。

鹿雅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突然问魅狸:“按理说伴生神植,我是能沟通的吧?为什么我们之间没办法传音呢?”

魅狸撇嘴:“从灰……他如今才刚刚在你身体里扎根,叶子都没长几片呢,这还是吃了我不少好东西才活过来的,哪儿那么容易恢复灵智,且等着吧。”

怎么也得吞噬过一次纯正的六九天雷才能再次产生灵智,估计要等鹿雅金丹期以后才能跟她沟通了。

鹿雅有些失望,她还想问问来着,按理说单纯火灵根也能炼丹,若是雷银木能够压制自己和金灵根的属性不准……真的还能再尝试一下啊!

她特别想把自己炼成的丹药拍魅狸脸上,哪怕是下品清心丹呢。

“滚滚滚,别打扰我修练,等到拍卖会的时候再叫我。”鹿雅利用完了魅狸,立刻化作无情熊孩子,不耐烦挥挥手,打坐装样子。

有完没完呀,这都过去快一个月了,还笑不完,吃错药了吧!

魅狸偷笑,知道她这是还抹不开面子,某个姓金的臭不要脸大妖就是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不知道被妖后给罚跪了多少回搓衣板。

丹道会与往届没有任何不同,只是这一次因为各宗进来的天赋弟子不少,比丹环节时倒是频频出惊喜。

甚至丹焚宗有个空灵体质的天灵根弟子,竟然能勉强练成最低阶的四级丹药延寿丹,虽然只能增长三十年寿元,却没有任何杂质,引得好些宗门争抢,最后落到了玄音谷手中。

丹道会结束后,当天晚上便在丹焚宗驻地旁边的侧峰有一场拍卖会,只要能够出示一万中品灵石便可参加。

鹿雅和魅狸还有苏双双和甄俊四人到达拍卖场后,才得知这个消息,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绝大多数都没有这么多灵石。

其他三人都不自觉看向鹿雅,鹿雅臭着脸捂住自己的储物戒:“看我干嘛,我穷!”

“赶紧的,你不想看好东西了?只需要出示,又不是让你花出去,抠门儿。”魅狸敲敲她脑袋。

鹿雅噘着嘴不情不愿跟着在门口迎客的练气期弟子要往里走,突然看见了月白长老和周识濯。

她眼神噌就亮了,迅速跑过去拽着月白长老的袍子甜甜喊人:“月白师姐,你也来啦!带我们进去呀!”

月白长老挑了挑眉,看到瞬间脸色微变悄悄打量了鹿雅一眼的练气弟子,以更加叫人无法发觉的灵力在对方衣角落下一根银白色短毛。

随后她似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笑眯眯看了眼魅狸:“我带着识濯,只能再带两个人进去。”

啊?鹿雅遗憾看了眼苏双双和甄俊。

“不过我听说,十万中品灵石便能够坐在雅间里,到时候你也过来与我等同坐倒是无不可。”月白故意逗鹿雅,揶揄地瞧了瞧鹿雅的储物戒。

当初大能们给的见面礼还是她给鹿雅整理的,到底有多少好东西,她最清楚。

鹿雅在魅狸还有苏双双和甄俊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动作迅猛捂住了自己的储物戒,干嘛,不知道越是款婆越抠门嘛!

甄俊简直都服气了,能有十万中品灵石,她还能为了二百五下品灵石闷闷不乐一个月?不是,还有一百灵石是他给的,这抠门小师叔连意思意思说还的敷衍他都没有。

鹿雅推了推苏双双:“你和甄师侄随师姐去吧,我和魅狸一会儿去找你们。”

苏双双脚步有点飘,见过抠门的,没见过这么抠门的,丫丫真是叫她长见识了。

鹿雅不让魅狸跟着,自己一个人随那练气弟子去了拍卖场的后院,只出示了一千上品灵石,便得到了个捌九五的雅间牌子。

她其实没有十万中品灵石那么多,咳咳……大能到了一定修为中品灵石也瞧不上眼啊,他们都是用上品灵石的。

所以她最多的不是下品灵石,也不是中品灵石,而是……嘻嘻,要低调。

被丹焚宗带到月白长老所在的十三号包间后,鹿雅有些不乐意:“这么大的房间,为何师姐只能带两个人进来呀。”

“唔……我只是金丹期长老,丹焚宗也没那么给我面子。”月白话说得也很明白,随即她布下隔音结界,还看着魅狸。

魅狸了然,随手一挥又布下一道,月白这才开口:“等拍卖会结束后,你们都跟我走,尤其是丫丫,你不要离开我的神识范围。”

鹿雅挑了挑眉,小胖脸是了然的面无表情:“所以想要杀我的是丹焚宗?”

“你知道?”月白长老有些诧异,金贾二人还没想起来禀报宗门这一茬呢。

鹿雅点头:“在九极门万魔窟的时候我就有感觉了,师姐放心吧,代价我已经付了,谁动我也不会好过。”

魅狸皱眉,轻柔嗓音多了几分焦急:“什么代价?什么叫已经付了?”

“你不是见过吗?就地图炮呀,我在万魔窟已经那啥过一次了。”鹿雅含糊不清地道,不想让大家都知道自己对青鸾门的所作所为。

倒不是想瞒着宗门,只是若不小心有人传出去,那不是耽误她扮猪吃老虎嘛,嘿嘿。

魅狸眉头轻轻松开,可眸底还是带着几分顾虑,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沉着脸坐在了一旁。

月白长老不问魅狸身份,她是月影猫的分·身,总能略有所察觉的,有些事情不能问,尤其是在灵境镇中。

“那你跟紧了我,丹道会结束后,你先随我回六重天吧。”月白有些犹豫要不要将鹿雅先送出灵境镇,宗主的意思却是不必干涉鹿雅的一举一动。

只是丹焚宗没有表面上那么和善,实力不低也就算了,富裕也是占梦渺界之首,谁知道会不会有人为了眼前利益蒙蔽了双眼,心狠手黑对鹿雅下手,她还只是个孩子呢。

鹿雅没什么不同意的,几个人便都先关注这场拍卖会。

丹焚宗第一晚的拍卖会向来是丹药专场,鹿雅和苏双双还有甄俊三人光顾着目瞪口呆大开眼界了,根本就没他们开口的余地。

极品元婴破障丹,五级丹药,能够帮助金丹大圆满顺利突破至元婴期,这也是月白想要的,她突破元婴期失败了一次,才会带人进来参加这次拍卖会,最终她用一百三十万中品灵石拍下来。

带着三道丹纹的极品固灵丹,丹纹七级丹药经过劫雷后才能产生的,能够稳固灵智不至于走火入魔,一道丹纹为下品,三道丹纹为上品,丹药品相完美则为极品,被二号包间以七百万中品灵石拍走。

最后的压轴还出现了一枚元婴进阶化神才需要的极品辟神丹,九级丹药,两道丹纹,引得在场所有的大能和金丹期长老们都为自己宗门的大能们疯抢,最后被八号包间的九极门弟子拍下来了。

鹿雅偷偷嘀咕,九极门还总是喊穷,这不是证明了?有矿就是壕无人性,一颗九级丹药最后敲定价格是两千九百万中品灵石,那就是二十九万上品灵石啊,她上品灵石……估计只够买个丹沫沫。

魅狸好笑看着鹿雅浑身泛着酸气,小声在她耳旁示好:“你吃的紫金海蕴丹可是一品仙丹,能买辟神丹十几枚吧。”

鹿雅呆了,魅狸的指甲……呕,这么值钱?她忍不住看向魅狸的手脚,反正不是她吃,她都可以。

“美丽啊,你看,你是不是该剪指甲啦?”鹿雅抱着魅狸的胳膊撒娇。

魅狸笑眯眯:“咳咳……不是我,你忘了?”

哦,对哦,分·身或者替身呢,她猜出来过的,鹿雅冷酷无情松开工具人胳膊,又扭头不理他了。

逗她玩儿是吧?哼,给她等着,筑基期再给他个秃然的。

等拍卖会结束后,鹿雅非常仔细问清楚了月白,拍下丹药的各个包间都是何门何派,这才心满意足跟着月白和周识濯,回到后者早就租好的一所三进大院子。

周识濯听巡逻队说起过前阵子的事情,他犹豫了下,用拳头抵着唇遮住笑:“小师叔祖啊,您看,这些天您不如就好好休息,想要参加拍卖会,月白师叔祖会带您前去,您就先别炼丹了吧?”

“噗嗤——”魅狸忍住了,甄俊和苏双双都没忍住笑了出来。

鹿雅瞪了几个人一眼,真女人不想说话,她哒哒哒跑到给自己安排的房间,啪一声甩上了门。

虽然说月白长老叮嘱鹿雅不可以离开自己的身边,却没拘着苏双双和甄俊的行踪,二人在三重天呆了许久,自然也有自己的交际,便也在各次拍卖会之余,偶尔出门会友。

三个月后,最后一场拍卖会,苏双双没来参加,她什么都买不起,便也不感兴趣了,听说是约了人去狩猎地魔,只有月白带着鹿雅和甄俊参加了拍卖会。

等回到他们住的地方,鹿雅兴冲冲去找苏双双,这位小师姐对他们化缘的过程感兴趣很久了,眼看拍卖会已经结束,也到了该割韭菜……咳咳化缘的时候,她准备跟苏双双好好商量一下。

至于月白担心的事情,鹿雅没告诉她自己到底是怎么安排好的后手,如今地图炮威力没过,她也不怕有人前来找死,钓鱼执法嘛,她最擅长的。

就跟苏双双放的狠话一样,想要杀她,就得做好灰都不剩的觉悟。

结果等冲到苏双双房间,鹿雅才发现她还没回来,她楞了一下,苏双双出门狩猎从来都不会停留太久,修者拍卖会也没有怕累的,一般都需要六·七个时辰,月白都说过三重天不安全,再入迷她也该回来了。

她还没来得及皱眉,苏双双的屋里那张枣红色的圆桌上,突然出现一个闪着绿色灵光的传音符。

鹿雅上前拿到手中,查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只是那绿色灵光显得不同寻常,她眼神闪了闪,也没有仔细查探,便微笑着运灵气于内。

传音符迅速闪现出两行字后,化作灰绿色烟雾飞入鹿雅身体内——

“若是不想苏双双魂飞魄散,你一人前来,木魂蝶会替你指路。

传音符中木魂蝶粉可监视灵识,不听话,苏双双飞灰湮灭。”

鹿雅垂下眸子,面色淡淡的,甚至还带着几分愉悦,若是叫人看见,只怕会察觉出,她这云淡风轻的愉悦背后,带着几分早就铭刻入骨的冷酷和疯狂。

瞧瞧,鱼都不用钓,自个儿就上钩了不是?也不枉费她夸张地在丹焚宗弟子面前叫月白师姐呢。

作者有话要说:  雷银木:人家不用等到金丹期就能化为树宝宝说话咯!

丫丫高兴极了:真哒?!

雷银木哆嗦:那啥,就算长成参天大树人家也阻止不了你炸炉啊,你爹都……你品品。

魅狸:哈哈哈哈哈……

丫丫:……

大概还有几章就要长大遇到可可爱爱小哥哥啦~感谢在2021-08-08 04:02:32~2021-08-09 04:54: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啪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078718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