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36章 第 36 章
鹿雅对自己的乌鸦嘴很自信, 但也不莽撞,万一碰上个兔二或者魅狸那样儿的呢?吐血吐死,她也没办法搞死人家。

所以她做了一点小小的手脚, 放了颗妖丹在苏双双的房里。

万一她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魅狸懂她的意思。

别忘了, 她储物戒里还有个五马分尸的金丹魔兽呢,加一加怎么也能完美筑基。

魅狸等人虽然很多事都不能告诉她,但是常识性的东西都是想方设法引导着, 让她连蒙带猜都塞她脑子里的。

大妖血脉, 尤其是天赋逆天的存在, 修行都比较困难,因为天道不会纵容不沾因果却容易造下杀孽的凶兽存在,若她在练气大圆满后将灵气压缩到极致完美筑基的话,会引来天劫。

筑基天劫是杀不了大能们, 但若他们被天道视为帮手,降下的可是比他们要承受的还要高一阶的雷劫。

普通大能?不好意思,等着被劈死吧。

兔二那种存在?替身连真名都不敢提的怂货, 被天道发现,也只有成灰的份儿。

当然,她能这么莽,也是有雷银木在身,退一万步说,若是连雷银木都没办法承受的天雷, 她是个光棍,人死幻肢朝上,怕个鸟呢。

末世人儿从来都不缺孤注一掷的疯狂,她有把握在死之前将苏双双给毒奶出去。

鹿雅没再耽搁, 根据灵识中已经化为浅绿色的光点示意,飞身避过人掠出了院落。

出了院落所在的侧峰,她放出灵舟按照灵光指引往前飞,灵光指引的似乎是山峰之外的雾林,且有段距离呢,还隔着很宽一条河。

她也不着急,慢悠悠往前飞,越远她越占便宜,月白师姐和魅狸总会发现她和苏双双都不见了的。

但估计来人也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明明灵光指引是往雾林的方向,可刚飞出山峰,还没来得及飞过与雾林相隔的长河,她的灵舟突然就失控往下掉,速度之快根本让人反应不过来。

“啊——哎哟卧槽!”鹿雅短促尖叫一声,被摔得忍不住问候了植物,这次没有魅狸垫着,真特娘的疼。

揉着摔疼的屁股,鹿雅收起灵舟,这才发现煞气很熟悉,好像是跟六重天一样的煞魔渊啊,不是说三重天的煞魔渊跟烈阳煞一样,从来没找到过吗?

哦,煞魔渊里可以隔绝神识,让修者无法求救,魔气也轻易传不到外头去,她心下了然,丹焚宗有鬼。

“等着老娘请你们出来吗?”十二岁的鹿螃蟹眼神四下转悠了一圈,没发现动静,操着一口江湖话就开了口,“敢请我来,不敢冒头,属乌龟的?”

低哑又带着几分煞气的笑声自她后方响起,鹿雅一转身,就见身穿黑色斗篷的瘦削人影仿佛早就站在那了,完全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人是鬼。

不过也不重要,鹿雅轻哼:“我师姐呢?”

“先回答我,你可是妖皇血脉?”那人一开口,嗓子如同被火燎过似的,难听还刺耳,特别有反派的范儿。

鹿雅还有闲心思心头一喜,这么算起来,对方是反派,还要杀她,那只要她不是炮灰,四舍五入她肯定就是女主角啊!

女主角还能死?哈哈哈哈……果然,她作得还是轻了哇!

“我是神鸦一族,如果妖皇也是神鸦,那我也许是。”鹿雅眼珠子转了转,故意诈他,魅狸不在,正是她打探的好时候。

对方嘲讽的低呵:“言灵一族本体为金色,不是黑色,你既不老实……”

对方伸手,突然空气波动了一瞬,被捆仙锁绑起来的苏双双脖子就落在了对方手里。

对方没有反派话多的毛病,手上直接用力,苏双双立刻低哼出声,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神色来。

鹿雅面色不变:“我也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妖皇的后代,至于言灵一族嘛,丹焚宗应该了解,我说话只有坏的灵。”

金色?不是凤凰,那是金乌?朱雀?毕方?或者就是龙鸟?唔……她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个鸟儿来着?鹿雅有点走神。

对方轻哼:“谁跟你说我是丹焚宗的,丹焚宗算个鸟。”

“呸!你可以杀了我师姐,也可以侮辱我,但是你不能侮辱鸟!”鹿雅想也不想脱口而呸,“你要是骂丹焚宗十八辈儿祖宗骂出花样来,我就信你。”

黑衣人影:“……”算了,反派死于话多,直接杀了算了,宁杀错勿放过。

他将苏双双往鹿雅的方向甩过去,随即浑身升起强大的灵力,似是筑基后期的模样,可用出的法术却是金丹以上才能施展出的禁术。

灵境镇中限制颇多,修为高深之辈也不是一点优势都没有,修为可以降低,但灵力压缩后怎么也比筑基大圆满要强,且修练无岁月,在悠悠时间长河中,怎么也能知道几个禁术。

他用的便是修真界明令禁止的剥魂术,比搜魂术还要邪恶。

搜魂只是搜索修者记忆,可能让修者变成傻子,剥魂术却是直接将修者的肉身湮灭,硬生生将神魂剥离出来,打下禁制成为神魂的主人,以备不时之需。

这也是防止鹿雅真是言灵一族,先祖留下的手札中曾提及,言灵一族为玄奥法则钟爱,若欲其魂飞魄散,除非言灵一族还有传承,否则会有灭顶之灾。

当年神族敢对妖皇下手,也是因为妖皇和妖后有蛋了,眼前这小丫头才特娘十二岁,不可能有蛋,宗门老祖才想出这么个阴损法子来。

“我劝你想清楚再动手。”鹿雅飞快接住苏双双,而后将姣姣唤醒,让它护着暂时还行动不便的苏双双,冷冷盯着黑衣人道,“在九极门时我便知道你们要对我动手,你们以为我会坐以待毙?”

黑衣人动作不停:“任你万般手段,在实力面前都……”他话没说完,浑身灵力才刚刚锁定鹿雅,突然猛地吐出一口血,委顿在地。

鹿雅也瞬间胸口一闷,跟着吐了口血:“艹,你什么修为啊?”她地图炮的时候吐了那么多血还不够,这怎么还吐呢。

当日她曾乌鸦嘴——“谁敢动手杀我,气运断绝,永无复仙之望!”

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感觉到警钟长鸣,也不过是吐了不少血晕过去而已,那还是因为先对付了金丹魔兽呢,可见当时想对她动手的人最多也就金丹期,这人修为绝对不止。

她立刻警惕起来,从储物戒将自己准备好的防护法器全都罩在了自己和苏双双以及姣姣身上。

“你变小点,让小师姐靠着就行,太挤了!”吃了一嘴毛,鹿雅又吐了一口血,喷了姣姣一身,含糊道。

姣姣:“……”吐血不够你忙的呗?它脏了,咦呜呜……

那黑衣人没功夫理会两人一猫,发出阵阵惨叫,挣扎了好半天怎么都爬不起来。他只能趁着最后一丝灵力消失之前,赶紧从储物法器里取出灵石,而后掉出数个丹瓶和防护法宝,将自己严丝合缝护住,这才惊骇检查自己的情况。

他没想要鹿雅的命啊,为何他所有的灵力都在飞速消退,他不是受伤摊在地上,是因为灵力消失太快,已经快要冲击化神的他实在是岁数不小,飞速衰老才站不住了。

他惊慌失措吞下好几枚带着丹纹的延寿丹还有复灵丹,瞪着鹿雅,声音更加嘶哑,几乎像是刀子在磨刀石上来回滑动:“你到底做了什么!你定是言灵一族!”

他冥冥之中略有所觉,他的气运彻底断了,这绝非人力所能为,只有……天道和玄奥法则,能为二者所护,除了言灵一族还能有谁!

鹿雅端着海碗拼命吃,刚才她吐得是心头血,对方修为肯定非常高,这心头血一滴比一碗其他血还要严重,她也虚着呢。

闻言她头都不抬:“你不是不想听嘛,现在你想知道?我不想说了。”

只要她补血补的快,看样子化神期来了,说不准她都能一战!

啊呀呀,有点膨胀,更想疯一把了。

黑衣人浑身剧烈哆嗦着,不同品阶延寿丹最多能替他延寿几百年,可他修为至元婴后期,如今已经几千岁,灵力掉落的速度比他补的还要快许多,他感觉自己就要折损在这修仙路上了。

想起他师父的叮嘱,黑衣人眼神中闪现出剧烈的恨意,而后释然,最后是鱼死网破的决心。他恨鹿雅断他仙缘,可他也知道是自己咎由自取,既要回归天地,总要为人修做些什么,这种气运所钟的凶兽绝不能存活于世。

原来想着飞升他还有所忌惮,现在他快死了,反而没那么多顾虑。

见鹿雅一碗一碗红通通的灵食吃着,脸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忍不住低哑笑出声来。

“言灵一族,不该存在于三千界中的,有些存在,本身就是错的。”若非言灵一族太过逆天,又怎会有毁天大战。

他放弃了继续吃丹药的动作,甚至将所有丹药都捏碎,就着丹药的微弱灵力注入自己的本命法宝之中——

“嘭!”剧烈的爆炸声过后,原地确实连灰都没剩下。

鹿雅收起空掉的海碗,看着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心口的空虚还是没有缓解,不是身体不适,而是因为对方说的话,什么叫本身就是错的?

她现在基本肯定自己是妖皇之后,可为何她身为言灵一族却变成了乌鸦嘴?

原本的妖皇血脉去哪儿了?既然为气运所钟,总不至于是冻死在雪地里了吧?那不科学。

若妖皇血脉还在这身体里……这也不是个科学的世界,兔二和魅狸之流肯定能看得出不对,所有人又为何都不肯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鹿雅捂着胸口,心里特别不舒服,莫名眼眶就有些发热,并不是她的情绪,这更叫她难受,妖皇血脉还在?

“丫丫……”苏双双见鹿雅脸色不对,忍着喉咙的剧痛挣扎道,“对不起,是我连累……”

“小师姐你憋说话,给我点时间缓缓,一碗毛血旺就是一万功德分啊,我吃了三碗……嘶,我心好疼。”鹿雅捂着胸口,眼泪汪汪‘虚弱’靠在姣姣身上,她不想让人知道发现自己的情绪。

苏双双:“……”

姣姣翻了个白眼,它就知道,这臭崽子是抠门儿病又犯了。

“吼——”两个人没来得及说更多,突然有尖锐的吼叫声自远而近,似是飞快往这边奔跑而来。

姣姣猛地拱起了身子,冲着远处控制不住地哈气,冲着鹿雅传音的时候小奶音都是哆嗦的:“是,是变异金丹后期魔兽魔巫焱霖虎!它最善魔焰和魔雨,魔雨侵蚀修者神识,魔焰无视修者灵力护罩,沾之会燃烧神魂!非高一阶不可破!”

这些魔兽出自金皇羽扇,本身就来自仙界,它们的一举一动不会引起仙界注意。但在灵境镇中,金丹以上的修者却不能随意走动,哪怕是用很大代价可以战胜这焱霖虎,现在也没有元婴期在啊!而且还得是元婴后期才行!

鹿雅神色郑重站起身来,眼神中的疯狂再也遮不住了:“我挡着,你能带小师姐逃出去吗?”

“丫丫!我不……”

“闭嘴!回答我!”鹿雅冲苏双双低喝出声,看着姣姣问。

姣姣不敢耽搁点头又摇头:“可以,但我不能走,你不能死。”

“我不会死,赶紧滚!”鹿雅突然取出魅狸塞给她的破灵丹迅速塞进姣姣嘴里,随后将它和苏双双给推了出去。

“我保证,你和小师姐能逃出去,我一定能活!你俩逃不了,我死定了!”鹿雅怕他们俩不拼命逃,还运火灵气于喉头急冲冲道。

月影愣了一下,破灵丹可以瞬间叫人的修为提升一阶,它抱起苏双双化作银色的影子,几乎以燃烧神识的方式,瞬间消失在原地。

姣姣有点不信鹿雅的话,可是她用了言灵之力,所言既法则,它要是逃不出去,这臭崽子死定了!呜呜呜……

可鹿雅没说的是,她说的坏话肯定会灵,好话却不会,所以这保证只能听后半句而已。

等已经能看见魔巫焱霖虎的黑色影子,鹿雅压下心底那莫名想流泪的冲动,继续做末世的真女人,真女人永远都对自己够狠。

她将极品破灵丹还有金丹魔兽,并着大量一级二级魔兽的妖丹通通塞进了嘴里,将《九转气运金皇诀》运转到极致,忍着因为丹药和金丹炸开而在她体内肆虐的剧烈疼痛,只咬牙引导金木火三系灵气飞速运转。

她从来不相信气运,她只相信自己,突破,活,突破不了,死,很简单的命题,她只需要再狠一点就行。

等魔巫焱霖虎冲到她跟前,真女人真的更狠地开骂了——

“操他大爷的的丹焚宗,怎么养了你这样的煞笔玩意儿,你就该秃头秃腚内分泌紊乱前列腺失调,别浪费灵境镇的仙气!”

焱霖虎:“……”没听懂,但它突然感觉到浑身发寒,莫名想要退后。

可鹿雅没给它机会,她太疼了,不骂她怕自己疼晕过去。

“你特娘的怎么还在我面前站着!你给我跪下!”

“煞笔玩意儿,我诅咒丹焚宗所有的炉火都熄灭!炼丹的都给我炸炉!”

“你在我面前跳什么舞,辣眼睛,滚两圈离我远点,你丑到我了!”

“杀千刀的丹焚宗,我诅咒他们所有的丹药都碎掉!啊啊啊——还要诅咒他们出门就踩狗屎,还永远没有狗屎运!”

越骂鹿雅吐血越多,用尽吃奶的力气努力再努力压缩灵气,压制着不肯让灵气化液,就只是拼命压缩。

雷银木仿佛也明白她的意思,不停释放着青紫色的雾气护住她丹田不破,任由灵气被压缩到极致撑破经脉,她整个身体慢慢涨起来不停渗血,跟个血葫芦一样。

吐血越厉害她骂得越狠,魔兽一句,丹焚宗一句,不偏不倚做个公平公正的好霸霸。

鹿雅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现在更疼,还是被切片的时候更折磨了。

可她也有自己疯狂的一面,当年被割掉了声带她骂不出来,只能憋屈盼着快点死,现在哪怕快疼死,她还能够骂个痛快,就算死也回本儿了。

所以,她一点都不后悔,还觉得非常的爽,爽的她想要尖叫。

然后她就叫出来了:“啊啊啊——丹焚宗驻地的破炉子太红了我不喜欢,该塌了啊啊啊!!!”

焱霖虎已经快让她折磨死了,先是浑身魔气突然暴动不听使唤,随后四肢无力就跪在了地上,而后第五条腿都疼得仿佛要炸开似的,随后它就疼得开始打滚,脑门儿和屁股上的毛都被它给蹭掉了,露出渗着黑血的皮子来。

它也跟着止不住的嘶吼,在煞魔渊里作威作福的它,从未想过自己还会有如此惨的一天。

她和焱霖虎这里水深火热陷入生死危机的时候,唳火山那边已经乱套了,座连绵不绝的山峰到处都有人尖叫怒骂,无数丹火瞬间熄灭这都是轻的,丹焚宗弟子也不都在驻地内,好多地方都能听到炸炉的动静。

若说这些只算是小打小闹,丹焚宗驻地那座高耸入云只能看到半个的血红色丹炉突然碎裂掉落下来的时候,几乎整个三重天看到的人都震惊了。

这什么情况?仙界打进来了吗?

那丹炉不是丹焚宗耗费了巨量的灵石和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法阵固定在殿顶的吗?

据说化身大能一击都未必能让这丹炉晃动,突然就这么碎了?

月白本来是在修练,听到外头乱糟糟的动静出来,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魅狸往鹿雅的房间冲。

“怎么了?是灵境镇出问题了吗?”月白脸色有些苍白,若是灵境镇被破,只怕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了。

魅狸冷着脸摇头:“不是,丫丫不在!去找,快!”

他这么跟月白说着,自己已将速度运转到极致,消失在原地还能留下残影,在三进的院落里到处找,等找到苏双双的房间,看见被放在桌子上的妖丹,这才脸色大变。

“不好,丫丫要在灵境镇完美筑基!”

月白长老不太明白:“只要不是金丹……”

“言灵一族每一次完美进阶,都伴随着紫霄神雷!”魅狸留下传音,也不管神识的疼痛,锁定自己的神魂引方向飞奔出去。

月白楞了一下,突然感觉到自己留在丹焚宗弟子身上化为影子的毛被触动,仿佛是在山峰后头,随后她便感受到了姣姣尖锐的求救声。

她也顾不得心痛,取出宗门留给值守长老的飞行仙器,往里头扔了数枚仙晶,跟在魅狸身后也飞奔出去。

魅狸这人偶只有筑基,跑得再快也没有仙器快,看见月白撵上来,便上了仙器指引着方向。

让月白心头沉重的是,他指的方向正是姣姣求救的地方。

“若有什么意外,我会牺牲自己送她出去,你先不必跟丹焚宗计较,赶紧让人传音给宗门,让他们准备避雷劫的法器和法宝,我怕……”雷劫太重那小丫头熬不过去,魅狸没敢说太明白。

主要是他这种修为,神魂不完整也有玄妙直觉,他总觉得小崽子又搞了个大的,人家宗门的象征都给碎了……她得多生气?

反正金郅那老小子可不是个理智的,疯劲儿上来他才不管三七二十一,亲闺女啊,愁死兽!

等二人到达横亘于雾林和山脉之间的长河边上时,才发现姣姣浑身是血护着苏双双,正在跟几个黑衣人动手。

月白眼珠子瞬间变成了凶悍至极的墨绿竖瞳,她上前狠狠掐住几个黑衣人,捏碎了他们的丹田:“敢动凌仙宗的人,想死?!”

姣姣赶紧拦:“不是我的血,是丫丫的!这几个小喽啰不怕,臭崽子在煞魔渊碰上了魔巫焱霖虎,你们快去!”

魅狸二话不说就钻进了煞魔渊中,月白将苏双双和姣姣拎进介子空间里带着,也跟进去。

等二人看到鹿雅的时候,心跳都快吓停了,焱霖虎不知生死浑身是黑血躺在怪石堆角落里,鹿雅浑身跟血葫芦一样,还仿佛没意识般低低骂着,浑身的凶煞之气压得魅狸和月白瞬间就跪了。

“艹!她要突破了!来不及了!”魅狸倒吸一口凉气,连骂鹿雅的功夫都没有,迅速咬着牙燃烧神魂,顶着那几乎让他浑身裂开的威压抱住鹿雅,化作深蓝色的影子消失在原地。

月白楞了一下,赶紧收起焱霖虎,紧跟着出去,又消耗数枚仙晶飞速赶回去找周识濯,主峰的执事殿有自己的联络方式。

等魅狸踉跄着将鹿雅带出灵境镇后,都来不及将她送进凌仙宗,直接在雾林里就摔了下去,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这神识切着切着总归是有点问题的,别的不说,太特娘疼了,还容易失控。

瞧着鹿雅整个人已经陷入昏迷当中,魅狸咬了咬牙,扔下她自己往前蹿了一段距离,离开鹿雅的雷劫范围,这才甩出一道冲天巨浪,随后‘咔嚓’一道天雷就给他劈挂了。

“雾草!嘶……”仙泉内趴着休息的甄老祖突然疼得翻了个身,仙泉瞬间掀起滔天巨浪,将偷摸来找他的兔二浇了个透心凉。

兔二:有句买买皮不知道该不该讲,老鲛他大爷的!他就是偷闲来唠个嗑,至于吗?

且不说一兔一鲛怎么对骂,凌仙宗这边感觉到巨浪所在,已经接到消息的姜元晏和季元修以及雾鹿真人,迅速运起全部灵力往雾林去。

等他们到的时候,宗门的化神大能甚至还有其他宗门的化神大能都已经到了,还有几个机缘巧合在附近的元婴期远远看着,见三人过来,凌仙宗那位白头发的化神大能摇摇头。

“晚了,我扔进去一件法宝,其他就看她的命数了。”

劫云来的太快太猛,他们稍微靠的近一些,大能之间的玄妙直觉就疯狂跳跃,警告他们不能再靠近,不然肯定要被天雷针对。

凌仙宗的化神当初在兔二那里见过鹿雅,所以他来不及多想,手快扔了一件法宝进去,扔进去才发现只是个普通的飞行法宝,可再要动手,他就感觉到劫云里尖锐的针对几乎要扎进他的神识。

季元修和姜元晏年纪还小,两个人面色都忍不住有些焦急,尤其是看鹿雅一动不动晕过去的模样,就更急,反倒是雾鹿真人皱着眉一脸疑惑。

他总觉得……这小师妹的气运跟原来不一样了,只是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

劫云没有酝酿太久,仿佛怕鹿雅多喘几口气就能活过来似的,深紫色的劫雷第一道就有水桶般粗细,飞快劈了下来。

“紫霄神雷!老天爷,这是六九天雷!”有元婴修士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该是金丹进阶元婴,甚至是元婴进阶化神才有的劫雷啊,可中间晕着的孩子,不是才筑基吗?这也是大能们好奇过来看的缘故之一。

紫霄神雷也得看人资质,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但紫霄神雷最少也是六九天雷,若能渡过去……凌仙宗只怕要出个天才了,另外几宗的修士都悄悄交换眼神,安定注视着劫雷中心。

虽然大家都不觉得鹿雅能渡过这劫雷,但万一呢?总得心里有个数。

果不其然,第一下劈道鹿雅身上,就给她劈醒了,瞬间就是惨叫出声:“啊———!!”

紫霄神雷,不只是劈修士肉·身,也作用于灵识,突破过后若是能承受这份痛苦,那么灵识转换为神识后,哪怕筑基初期也能抵得过一般金丹初期修士了。

可是……太特么疼了啊!!!

“啊啊啊——”第二道神雷如期而至,甚至没间隔太久,鹿雅惨叫到嗓子几乎都要哑了。

季元修脸色有些发白,担忧极了,而这时鹿雅身体里护着她丹田不破,经脉不化为齑粉的雷银木仿佛刚缓过神来,也突然被天雷劈了。

雷银木浑身打个哆嗦,鹿雅疼到没发现,那哆嗦……是荡漾的。

可很快她就知道了,劫雷对雷银木来说,仿佛是久旱逢甘霖,流氓碰上大姑娘,断断是不肯放过的。

雷银木挣扎着从鹿雅尾闾灵窍里钻出来,根系摇摆着腾空立在她丹田当中,等第二道劫雷劈在它身上的时候,它实在是忍不住了,发出特别轻声的叹息,每一片树叶都颤巍巍的释放出了青紫色雾气,瞬间笼罩住了鹿雅的身体。

鹿雅只感觉每一寸被破坏到几乎再也好不起来的地方,飞速生长,愈合,更加坚韧,愈合带来的痒和舒服叫她第二声惨叫,叫到一半儿就变了动静。

“——啊~~~哎哟~~~哦~~~”鹿雅发誓,她也不想的,她才十二,咦呜呜……控制不住。

在场的不管什么修为,所有人浑身都僵硬了一瞬,这,这特娘是什么动静?

姜元晏差点从空中摔下去,季元修则是赶紧低着头,肩膀迅速抖起来。

一开始扔法宝进去的大能见又一道劫雷下来,那小崽子动静愈发不像话,他老脸一热甩袖子就走,还撵人。

“走走走走,我们宗门的小崽子渡劫,你们这些修士凑什么热闹!赶紧的,都散了!”

说完他散的比谁都快,不快不行,兽也丢不起这个脸。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这一幕我想很久了,比文案还久,最开始就是这个灵感引起了我写这本文的冲动,别人的煎熬是丫丫的销魂一刻,就问这金手指够不够骚气?哈哈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