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37章 第 37 章
“啊~~~~~”鹿雅特别崩溃, 说不出是难受还是舒服,她也不想喊,可是每当雷劈下来, 都会让她身体变得千疮百孔, 疼痛让她忍不住。

随即疼痛飞快消失, 好痒!还疼!那喊叫就变了味儿。

被灵力撑碎的骨头重新生长出来,血肉和经脉也重新长出,一点点变得更宽, 更加坚韧, 这种生长本该是在岁月中慢慢习惯, 如今却飞快完成所有的过程,那种痒到灵魂里的难受根本让人无计可施。

这让鹿雅来不及思考的六九天雷,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渡完的,从傍晚时分开始, 夜上中天才到了尾声。

最后只有季元修在这里等着,其他人都顶不住先撤了。

雾林里永远充满着丝丝缕缕半透明的白雾,叫人只能隐隐绰绰看见周围的环境, 抬头是望不见天的。

所以听着鹿雅在里头哼唧,季元修只能无语望白雾,等到雷劈完都大半夜了,他估计该是个星朗无月的夜晚,月亮都得给鹿雅那哼哼唧唧的动静羞走。

季元修还能听见雾林里窸窸窣窣的动静,有开了灵智会说话的灵兽都不解地嘀嘀咕咕。

“挨雷劈还能劈发·情咯?好家伙, 这动静听起来比狐狸精都要带劲儿。”

“瞎咧咧啥呢,里头还是个小崽子,她是不是太久没洗澡,哪儿痒痒啊?”

等劫云散去, 看见摊倒在大坑里的漆黑又胖乎乎的身影,季元修忍着笑,先从储物戒里取出一件披风扔在鹿雅身上。

“还能走吗?”

鹿雅叫到最后,嗓子都要哑了,这会儿真真是头发丝儿都不想动,虽然身体里的灵力澎湃,她从未感觉过自己如此的强大,可也从没感觉自己是如此的虚弱。

将那披风紧紧裹在身上,鹿雅冲着季元修卖惨:“师侄啊,师叔我残了,背我回去行吗?”

其实上辈子鹿雅已经成年了,她本来还想着怎么都要体会一下真女人该有的造作,比如跟帅气小哥哥睡个天雷滚滚,日月无光,她想着她怎么也不会比别的女人差吧?乌鸦嘴叫起来应该也挺好听的。

现在?算了,身为修者她应该清心寡欲,这辈子还是不考虑结道侣养面首什么的了,真女人要耐得住寂寞,谁爱睡谁睡去。

她此刻由衷佩服那些晚上咿咿呀呀叫个没完的女人,那些才是真强者。

她不行,她再也不想经历这种社死的尴尬了,下次再渡雷劫,她一定找个没人的地方!被季元修扶到灵舟上的时候,她如此想着,脚指头在披风里尴尬的都能抠出半个凌仙宗来。

剩下半个……害,真女人要什么脸呢,实力代表一切,实力代表一切,实力代表一切!嗯!重要的话说三遍,鹿雅所在披风里,连脸都盖住,好歹觉得没那么丢人了。

回到灵兽峰以后,鹿雅一刻不停钻回自己的小院子,任凭季元修怎么说都不肯出来,哪怕是该从练气期的院落换到筑基期的洞府,她也不肯挪动。

别以为她不知道,自己筑基的异样都已经在凌仙宗传开了,外头怎么说的她还不知道,只是也不知道是哪个该杀千刀的用留影石录下来了,宗门但凡手里有灵石的,人手一个留影石,所有人都知道她把雷劫渡成了洞房现场。

“别叫我知道是谁,不然我……”

“小师叔!”季元修本来还好整以暇,听见鹿雅念叨,赶忙制止她的话,摸了摸自己刚富足起来的储物戒,他尽量不动声色微笑,“师父让我问问小师叔,他说你的气运可能有变,你要不要再测一下自己的气运?”

鹿雅眯着眼睛,怀疑地看着季元修,这破师侄有鬼。

季元修语气更温和:“筑基就能够渡雷劫的,哪怕是灵兽都少见,修者更得是亿万中挑一,小师叔哪怕不是气运之女,恐怕气运也比气运之女要来的更优秀,您就不想知道……咳咳,气运的颜色有何变化?”

鹿雅:想,只要不是屎色,一切都好说。

她还是没抵挡得住诱惑,趁着夜色跟季元修去了雾鹿真人的洞府。

雾鹿真人确实准备好了自己的本命法宝等着她,他对气运的感知非常敏感,以前鹿雅还只是让他感觉亲近,如今鹿雅给他的感觉,甚至多了一股子兽类本能才能察觉出的敬畏,这让他也特别好奇。

雾鹿真人的法宝看起来是个像是鹿角一样的头盔,只不是棕色,是浅淡的米白色,上头还氤氲着一层淡淡雾气,像是这鹿角在散发着微微光晕一般。

鹿雅积极问道:“需要我做什么?要我的血吗?我攒下很多,还是需要我注入灵力?嘿嘿,我现在还把握不太准力量,法宝的话没关系吧?”

雾鹿真人失笑:“不必,你只需要双手握住鹿角的两端便可。”

这是他初生时褪下来的鹿角,他母亲曾镇守金皇盅几百年,他当年有幸在母亲肚子里蒙金皇盅气运洗礼,所以他的灵角也能够观测气运,几乎变成了一种血脉天赋。

鹿雅迟疑了一下,颤巍巍握住鹿角,触感觉是温润的,仿佛还长在谁脑袋上,甚至鹿雅惊奇的发现,这鹿角像是活着一样,还有略微的起伏,跟睡着了后打呼噜似的。

雾鹿真人在她伸手的瞬间就将洞府里的禁制打开了,季元修也紧着退后几步,无他,生怕染上祟气,他可不想出门就踩灵兽粪便。

米白色的鹿角在雾鹿真人灵力诸如后,氤氲着的雾气缓缓流动起来,鹿雅一开始没看错,掩藏在雾气之下,这鹿角确实是散发着微微的白色光晕。

这会儿雾气将她和鹿角都缠绕在一起,那白色光晕便慢慢改了颜色,变成了靛青色里透着金,就是……黄色里还带着那么点紫哇哇滴,蓝不溜秋的脏兮兮感。

鹿雅:……还没有屎色好看呢!

雾鹿真人忍住了,季元修噗嗤笑了出来,真是可惜了,这个不能录了拿出去卖,不然这位小师叔估计又要出一次名。

“咳咳……许是因为功法的缘故,《九转气运金皇诀》本就是根据气运起伏才会有所进展的功法,以后说不准还能变化。”雾鹿真人轻咳几声,安慰鹿雅。

鹿雅眼泪汪汪低着头不想说话,只想要马杀鸡。

雾鹿真人感觉出来了,他憋着笑将手放在了鹿雅的脑袋上,还夸她:“丫丫进阶后,比以前漂亮多了,等你选个洞府用几年时间稳固下修为,再出来到时候定能惊艳众人,不会有人记得过往的。”

当然,记不住还有留影石,哈哈哈……雾鹿真人不好说自己从弟子手里也要了一块,他可是闷头在洞府里笑了好半天,现在才能忍住的。

鹿雅幽幽抬起头来:“……我不信。”

她现在确实是比以前好看许多,雷劫不只是让她修为增长,她前面几乎是在拿命开玩笑,也是应了那句不破不立的话。

紫霄神雷经过雷银木的吸收,而后转化为青紫色雾气,替她重塑了一遍身体的经脉,甚至吐出去的心头血都补回来了,原先她看着还像个八九岁的孩子,如今也有了几分少女的娉婷模样,小脸蛋儿红扑扑的看起来元气十足。

也是因为这般元气十足,她这才有功夫活蹦乱跳郁闷,不然渡完劫,她本该立刻闭关稳定修为的。

“听话,你先闭关稳定住筑基初期的修为,若是心境起伏过大,伤到根基于以后的修为不利,待得你修为稳固后,唔……筑基弟子可以出宗门历练,过个几十年这事儿就过去了。”季元修笑眯眯继续安慰鹿雅。

他相信,鹿雅要是出门历练,江湖上肯定会有她新的传说,哈哈哈哈……到时候说不准这被雷劈也不算什么了呢,想想季元修还有点期待。

“洞府我都帮你安排好了,这是固灵丹,用来稳定神识的,你也不用着急,你如今修练满打满算不足七年,进阶太快也不是好事儿。”

鹿雅觉得也好,她身上还有魅狸留给她的梵音果呢,等稳固修为后,再悟一下道,她鹿雅出来后就是崭新崭新的鹿螃蟹普拉斯,害怕别人笑话?

丢人这个事儿,只要她不觉得,尴尬的肯定不是她,就是这样。

鹿雅肯定地点着脑袋,再次对着自己iq,只是她还有点心事儿放不下:“可是姣姣和双双师姐都还在灵境镇中,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丹焚宗……”

“这个就不必你来操心了。”季元修面上的笑容多了几分煞气,“这几千年来,丹焚宗恢复元气实力大增,频频试探各宗底限,凌仙宗为了修仙界的安宁不曾为难她们,倒是养大了某些人的心思,宗门自然会为你做主,你去修练便是。”

鹿雅点点头:“我自然是相信宗门的,我只是想说,上门算账的时候,宗门要记得替我把损失费给讨回来。我还有几千万的功德分没有用,以后我不打算再去灵境镇的话,这功德分用不了,他们总得给我变现,他们的弟子想要杀我,我吐了那么多血,吃了那么多毛血旺,对我的心灵造成了非常大的打击,导致我看见毛血旺就头皮发麻,以后我还怎么享受美食呢?哦,我还吃了两颗破灵丹,还有好多好多魔兽妖丹,这些连同我产生的心理阴影都是极大的损失,他们都得赔!”

季元修:“……”呸!心理阴影的话,明明是丹焚宗更大一点吧?人家的天级炼丹炉都碎了,那可是宗门老祖留下的法宝。

可谁叫丹焚宗先出手呢?先撩者贱,凌仙宗就是滚刀肉就是护短,丹焚宗再憋屈也只能趴着受下来。

所以季元修丝毫没有异议同意了鹿雅的要求,还真的把鹿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写下来的赔偿玉简,给了要去灵境镇讨公道的姜元晏。

姜元晏看着玉简沉默许久,面色有点复杂:“……要不直接要丹焚宗半个宗门库房算了?”照鹿雅这赔偿要求来看,再加上宗门要讨的公道,丹焚宗估计要赔掉腚。

季元修无所谓:“反正也是时候该震慑一下他们了,丹焚宗和玄音谷的心思都不小,月影老祖陷入沉睡的时候,玄音谷也在附近,他们想做什么简直是司马昭之心。再过三十年幻海秘境就要开,宗门大比要在玄音谷举行,若是不给丹焚宗个狠的,我怕玄音谷不知道有分寸三个字怎么写。”

人修向来都敌视妖修,他们凌仙宗大部分弟子的血脉提炼出来都是炼丹炼器的宝贝,玄音谷连月影猫的血脉都敢动心思,可见也是欠收拾。

“唔……那小师叔可还打算回灵境镇?”姜元晏问。

季元修摇头:“她连功德分变现都算在赔偿里,这就是不打算回去的意思了,她的修为与我等不同,再回灵境镇反而不妥,让她出门历练便可。”

姜元晏点点头不多说,他师父的意思一直都很明确,不管鹿雅想要做什么,随她去,她有自己的机缘,不需要别人的影响。

这也是因为在回溯天机之前,宗门护住原本的鹿雅太过,结果引得仙界发现鹿雅的存在,神界的黑手才能有可趁之机。回溯天机后,魅狸还有兔二和月影第一时间就跟所有人都交代过,不可干涉鹿雅任何行为。

具有成神气运的种族,本就该任其野蛮生长,他们能做的就是尽量陪在鹿雅身边。

所以在鹿雅闭关以后,魅狸忍着脑袋的疼痛又开始制作人偶了,兔二看着都头疼。

“你那神识再切吧切吧,你就该跟月影一样睡了吧?”兔二有些担忧,“不是,你们一个擅长动手,一个擅长动脑子,你们俩要是都沉睡过去,留下我一个……我搞不定啊!”

兔二用自己万余年的灵智才唤醒了妖后一丝残魂,他现在的智商还比不上兔子兔孙,更别说……咳咳,本身兔二也没多聪明。

魅狸翻个白眼:“你懂什么,我不能离神魂引太远,否则若是上头下来人,我发现不了。至于神识嘛,在灵境镇内不好说,不敢叫仙界知道,可若是在梦渺界,跟着那小崽子还愁恢复不了?”

按照鹿雅的话说就是,毒奶几口也好了,更别说言灵一族获得天材地宝的气运那是能气死兽的,哼哼。

“那……这个给你吧。”兔二犹豫了一下,从怀里扔出一劫短短的银光给魅狸,“这是我当年离开月宫,我爹给我的,大半给了丫丫,就剩这一点了,你……你省着点用,别再轻易被劈死了。”

魅狸看着手里仙气缭绕的雷银木树枝,虽然只有拇指长短,其中的木系仙气和神雷气息却能让他神识都隐隐震动。

他翻手将雷银木树枝纳入丹田,短短一截树枝迅速化作银光,消散在他丹田内,他因为切了好几次隐隐作痛的神识立马就舒服许多,身体内经脉还看不出,可收不起来的银白色尾巴上,却多了几道青紫色纹路。

雷银神木本就具有镇神魂的功效,只是如今鹿雅身体里那个小树苗还没有那么大功效,怎么都得等鹿雅飞升以后了。

“我说小崽子身体里的雷银木怎么恢复那么快,等她那雷银木能够离体了,我帮你再问她要几根树枝。”魅狸冲着兔二露出个赞赏的眼神。

兔二瘪嘴,有些不舍得,昭华本来也一截,可惜被雅雅给用掉了,最后一份跟仙界有关的旧物也没了,兔二有些失落,却也知道轻重,什么都没说。

知道鹿雅渡劫后肯定需要时间稳固修为,魅狸让兔二在雾林深处的洞府时不时露个面盯着,自己专心恢复神识,制作各种修为的人偶,争取下回不轻易狗带。

一转眼,过去五年。

五年时间内,被季元修安排在自己隔壁的洞府一点动静都没有,若不是他发回宗门的传音符还偶尔被回复要各种吃的,丹焚宗那边要回来的补偿鹿雅也都收了,他都会以为鹿雅是死在里头了。

主要是以鹿雅的性子来说,她也不是个能呆得住的啊。

其实他才不懂呢,鹿雅别的不说,论宅,还真没有能比得过她的。

她只用一年时间便稳固了自己的修为,梵音果悟道也只是用了两年半的时间,在第三年过半时,她整个人都已经能够将浑身灵力尽收体内,整个人带着股子佛系,神识也非常庞大稳定。

之所以没出来,一是因为丹焚宗送过来的好东西她还没有研究完,二则是她一边摸鱼还一边努力跟雷银木沟通,听它讲那奶声奶气的故事。

是滴,经过六九天雷后,雷银木能够给鹿雅传音了,一开始是因为它也在消化天雷,后来消化完,鹿雅则在顿悟的过程中不能轻易唤醒。

等鹿雅从打坐中一睁开眼,眼神中的悲悯和对时间的迷茫都还没散去,雷银木就高高兴兴给她传音了。

“妹妹,妹妹!我能说话啦!”

嗯?鹿雅缓过神,听到耳朵里奶呼呼的小动静,她没来得及高兴就先多了许多问号:“不是,你多大了?”

“人家刚出生呀!妹妹,妹妹,我好高兴!”

鹿雅:“……你刚出生?那为什么叫我妹妹?”就是叫粑粑都更正常一点好嘛!

雷银木坐在鹿雅丹田内,小小的枝叶挠着自己光秃秃的树顶:“可素,可素传承说,你是妹妹。”

哦,有传承?那就有的聊了,鹿雅眼神亮得几乎跟看见灵石一样。

“那传承中妖皇和妖后是什么种族?”

雷银木:“……人家不几道。”

鹿雅:“……那万年前的大战是怎么回事儿?”

“呜呜……人家也不几道。”雷银木也不挠自己了,枝叶都耷拉下来,晃悠着根系小脚脚钻回了鹿雅的尾闾灵窍中。

鹿雅深吸口气:“来来来,聊聊嘛,那你说你知道什么?”

这道题雷银木会,它探出一片叶子:“你是妹妹,要好好照顾你,替你挨雷劈!”

鹿雅:“……”谢谢你全家,不能盼我点好?

一人一树每天没事儿就一起扒拉丹焚宗赔偿的东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那你总该知道我的气运是怎么回事儿吧?”

雷银木高兴极了:“我知道我知道,是血孽因果的传承才会影响雅雅的气运,丫丫将血孽因果全放在自己身上才会倒霉。雅雅不愿意,所以丫丫才能来到梦渺界,只是血孽因果还是要还,等丫丫抵消血孽因果,就能变成金色的啦!”

鹿雅听得有点晕圈,雅雅和丫丫不都是她吗?随即她心头微动,装作不经意却捏紧了拳头:“那雅雅呢?”

雷银木树叶又耷拉下去:“我不几道……呜呜,难过。”

鹿雅只感觉心头一酸,眼泪就落下来了,她摸着眼泪特别懵逼,这是雷银木的情绪,还是……雅雅的?

“那我该怎么才能抵消血孽因果?”她深吸了口气,饭要一口一口吃,问题要一个一个解决,慢慢来,不能急。

雷银木叶子又支棱起来:“很好办啊,积德行善。”

啥都不缺就缺德的鹿雅:“……”这是要我的命!

“积德行善……是指做好事?”她还是不敢相信。

雷银木奶呼呼的动静充满了疑惑:“那当然了,除非你杀的是坏银,救了好银也算!”

鹿雅两眼发黑,也没心思数丹焚宗的赔偿了,将一堆葫芦木头玉珏和天材地宝什么的,都收进自己鸟枪换炮后的储物镯中。

哦,忘了说,储物镯还是在烈阳煞时反抢了那几个筑基得来的,估计有个有后台的,里头竟然有个足足有半座灵兽峰那么大空间的储物镯,这还能不是为她量身准备的?她想都没想就滴血认主了。

发现自己神识被抹去,吐出一口鲜血的青鸾门弟子,泪流满面:“我的储物镯!呜呜……老祖宗给我的法宝啊!臭流氓!”

别叫他再碰见那个小崽子,这回他可是问老祖宗要了封存元婴后期最厉害的一击而成的法宝,下回再叫他碰上,二话不说他就砸过去,看她怎么死!

鹿雅完全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她又不是被吓大的,她就是愁得慌,这在末世里好人都死得快,腥风血雨的修仙界好人还能命长?

可……想起自己从进入凌仙宗开始吐过的血,她咬了咬牙,不就是行侠仗义?不就是……积德行善?咦呜呜……她可以!能不吐血谁特么愿意吐个没完啊!

所以剩下的一年多,她基本上都是在想着该怎么做好事,又不会让人觉得自己是个傻叉,再就是替自己做心理准备,她真的两辈子都没想过自己要做一个好人,这题太难了咦呜呜……

等鹿雅从洞府内出来的时候,正好距离她闭关五年。

本来她以为自己出关怎么也能得到欢迎,可惜,姜元晏不在,季元修出门历练,雾鹿真人也不在,灵兽峰其他弟子……甄韬也进灵境镇了,其他人说实话,都不熟。

她也不想这会儿就让人想起那个被雷劈的很有特色的小师叔,想了想,事不宜迟,迟则生变,出去就是干……啊不,是历练。

她怕再耽搁下去,自己那点当好人的微弱意志就该被瓦解了。

鹿雅换上季元修当初一起送过来的普通材质裙衫,直接挑出个也是青鸾门‘馈赠’的灵舟,飞速出了凌仙宗,甚至都忘了去执事殿更换弟子铭牌。

她都离开很久了,兔二才一觉醒来,赶紧扫视了一眼执事殿的信息,嗯,还好,鹿雅还没出关,他擦了擦口水,又一次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哇!好不容易加快速度,又在保持精细度的基础上把剧情给推进快啦~哈哈哈,下一章就要见到小哥哥了哟~

开森!本章留评的小可爱们,有红包包掉落哟~不要养肥人家呀,来来来,明天一起去见小哥哥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