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44章 第 44 章
陆云歌不明白胸疼是怎么一种疼法儿, 毕竟他连蛋疼都没有过,无从对比,可他还是很贴心将鹿雅拉起来, 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揉揉就不疼了, 需要帮忙吗?”

鹿雅:“……”别以为你长得好看就能耍流氓, 再说了,胸疼揉了岂不是更疼?

她扭头看着慢吞吞往一侧挪动,想往海水里躲的大黑团子, 咬着牙坐起身来:“你谁啊?”

黑团子像是被吓住了似的, 呆立在原地, 将自己缩成个球假装自己是死的一样。

“你不会觉得你腚往沙滩上搓两下,沉一沉,我们就看不见你了吧?你自己多大你心里没数吗?”末世人儿的特性就是别人从心她就螃蟹,鹿雅提着那身还属于老太太才会穿的褐色裙子的裙摆, 嚣张走到团子前,轻轻踢了它一脚,感觉应该是毛太长, 跟踢进空气里一样,“不会说话,你就吱一声。”

黑团子不吱,它虽然没被踢到身体,还是发出一声短暂的低呼,像是委屈又吓到了似的, 那声音听起来比谜宝的奶气还要重。

鹿雅来劲儿了,要真是猛兽她还会害怕,可是再大的萌兽那也是来送菜的呀,说不准还能忽悠回凌仙宗。前提这是个很有用的兽, 起码目前看起来是没啥用,从那么高砸下来也没将人砸出个好歹,她完全没考虑到是陆云歌太给力。

“我来看看自己的主人,呜呜……不要你,你们。”黑团子哭唧唧地小声开口,一哭起来就来劲儿了,它突然缩小成了大概有两人高,趴在沙滩上没一会儿眼泪就将沙子砸出来一个大坑,“呜呜……海马叔叔,快救我回去,我害怕,不要这个,呜呜呜……”

鹿雅:“……”什么叔叔?唔,要真是她想的那个海马大妖,确实,紫龙骨花不够看的。

一个瓮声翁气的声音从天空中响起:“害怕就对了,找个怂蛋你死的比我还快!”

黑团子愣了一下,还是哭得非常厉害,就是不说别的。

鹿雅看着这副十八相送嫁大姑娘的架势,不乐意了:“不是,我同意了吗?你们就一个要送,一个不嫁的,真当我谁都收呀!小哥哥,你说呢?”

陆云歌认真点头:“墨麒麟暗灵根善毁灭,不好,不要。”

“你看,我就说吧,我可不是什么……啥?墨麒麟?”鹿雅得意洋洋顺着陆云歌的话,说到一半儿才反应过来。

娘咧,宗门灵兽图鉴中有啊,神兽篇第三页就是墨麒麟,神兽,瑞兽,你品品,这应该是秘府里最宝贵的了吧?那怎么能不要?

善毁灭又能怎么样,反正她是乌鸦嘴,也不差多一个墨麒麟了。

可话都说出去了,立马打脸那也是不行的,末世人儿要脸,她眼珠子转了转来了主意。

“哎呀,我身上那些千万年的灵果都是给我们家谜宝留的,人家身上已经有神植了,宗门里也不缺毛茸茸,再多好吃的都得给自家灵兽留着呢,还是算了吧,安…不对,海前辈,放我们出去吧。”

说完,她就听到了非常明显的吞咽口水声,嘻嘻……小团子动心了!动心就好啊,哪怕灵果不够还可以找美丽童鞋要啊!

这时天空响起嗤笑,随即眼前景色氤氲起来,鹿雅只感觉眼前一阵发晕,再回过神,陆云歌已经扶着她站在了紫龙花田中。

“不要就走吧,秘府中到处都是陷阱,是当初半句老儿用来坑人坑兽的,没什么好东西,别说我没提醒你,仙人手段不是你们如今能对付的。”那位安命尊者说完,就再没动静了。

鹿雅拉着陆云歌小跑几步,怎么也看不见茅草屋了,她有点傻眼,也顾不得面子了,赶忙喊几声:“不是,我坐地起价,前辈就地还钱呗,怎么就说翻脸就翻脸呢?咱们先谈谈待遇再说也行啊!”

见没动静,她捂着胸口感觉自己又失去了好几个亿,这人怎么肥事,哪儿有这种说不行立刻就不行了的,真女人说不行其实也还行啊!

陆云歌捏捏她的小手:“墨麒麟气息不对,咱们走吧。”

他在这座秘府中,也一直觉得不太舒服,秘府中的死气太盛,暗灵根神兽到底还是瑞兽,不该有如此重的死气,甚至都压制了灵气。

鹿雅有些遗憾,偷偷薅了好多花骨朵,一步三回头跟着陆云歌往外走,等到他们离开花田的位置,也没发现有任何动静,她才死心,看来还是跟神兽无缘,白浪费那么多时间和眼泪了。

等她们离开后,安命……或者说海妖安穆这才摸着窗口那个巨大的翡翠色玉石叹了口气:“小家伙不喜欢气运不足的,言灵一族经过当年神族的算计,如今气运如何,真是难说,可我也没时间再等下去了。”

玉石里突然升起一抹火光,细弱却暴躁的声音传出来:“格老子的,那小丫头比你聪明多了,当初算计你我那些邪修在她手里跟瓜菜一样,看着就是命长的。小崽子有什么选择权,到时候还不是老子跟他用一个身体,老子觉得行,就她吧,要不你也进来跟我挤挤。”

安穆摇摇头:“能救出一个你来就已经很不错了,小崽子气息太弱,我死气太盛,若是能回到仙界……还要你来报仇,咱们早就决定好的,我送你们回去,只要能杀了阳城仙尊替妹妹报仇就行了。”

椭圆形的玉石晃了晃,呼吸急促了许多:“可是你明明知道,言灵一族只要开口,能保住……”

“得了吧,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毁天大战因何而起?金郅他们当年的法子根本没问题,若无神界插手,魔界觊觎,不但他能救下……我们也能把妹妹救回来,可惜遇上了半句老儿那个不要脸的坏了事儿。那丫头该如何发展自有天道,天机不明只要无人干涉,在她飞升之前谁也看不到,若是为了救我惊扰到了玄……咳咳,总之若是被仙界和神界注意到,咱们就再无机会了。”安穆只说了个玄字,莫名残魂就咳嗽出来,氤氲了一会儿,整个身子更淡了些。

玉石沉默许久,声音里多了几分气急败坏:“艹,你憋说话了,老子听你的,你先进来养养身子,我出去!她如今还弱小不着急。”

安穆知道好友,也是他的妹夫执拗,刚才的墨麒麟是他妹妹和身为红麒麟的妹夫唯一的孩子,他们也心疼。若不是没法子,谁也不会利用墨麒麟的毁灭气息来恢复残魂,死气对小团子是有害的,严重甚至会影响它的神魂。

可他想了想,内心暗暗打定主意,跟妹夫是说不通的,它化作一道灰色气息注入了玉石当中,即便他要燃烧神魂暂时封锁住妹夫的记忆,也得让他放下警惕,还得跟小团子商量好,别让它露了馅儿。

鹿雅和陆云歌御灵舟往远处飞,出口需要翻过这秘府当中最高的那座山峰,还要路过一段禁飞领域,再路过一座白骨冢才能到,危险并不低。

“那死老头子肯定是个邪修。”鹿雅已经换上了粉色襦裙,俏皮坐在灵舟的船头跟陆云歌念叨,“他还想夺舍我来着,就是脑子不太好使,一般这种脑子不好使的人,恶毒都来的更直白,让他死的太便宜了。”

他们从紫龙骨花花田往那座山峰飞过去的路上,已经遭遇了不止一波陷阱,有用毒的,也有用阵法的,甚至还有些金丹后期和元婴初期的野兽见人就打,像是完全没有神志的模样,她这艘灵舟都被一群蜂鸟装出了好几道窟窿了。

陆云歌眼神发冷:“确实。”

如果是他,他可以用锁魂阵锁起对方的残魂,避着他吐出所有的秘密再送他魂飞魄散,他差点就没媳妇了。

“是不是我说粑粑是香的,你也觉得对啊?” 鹿雅笑眯眯扭头看他,这么好看的小哥哥永远她说啥是啥,就很想让人多调·戏。

陆云歌认真摇头:“不知道,你知道?”

鹿雅:“……”这小哥哥哪儿都好,就是说话忒噎人,她怎么可能知道?呸!

她嘟起嘴刚想抱怨几句,突然就听到几声不太清楚的呼救,陆云歌从一旁站起身,神色比刚才还冷了些:“欢喜宗弟子。”

“啊?你不是说这里面欢喜宗弟子和玄音谷弟子都进来了?你这都能听出来?”鹿雅楞了一下,也跟着起身。

陆云歌神识堪比元婴后期,虽然全力而为会尖锐作痛,但他并不怕疼,强忍着也能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是玄音谷的弟子背后算计欢喜宗弟子,利用山峰上的阵法想要杀掉欢喜宗弟子夺宝。

陆云歌想了想,摸摸鹿雅脑袋:“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对方都是金丹期后期弟子,他如今的修为都不一定能压制住,鹿雅一个筑基期过去太危险。

“等等。”鹿雅手快拉住他,指了指自己的喉咙,“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这种好事儿怎么能少了我!一起一起!”

不管是救人还是惩恶,都少不了她呀,她还需要功德呢。

再说了,到时候救完人还能抢劫一波,这买卖不愧,她才刚丢了一只神兽,眼前就是蚊子腿儿她也不能放过。

陆云歌不放心:“对方五个人,都是金丹后期。”

鹿雅点点头:“那你等等,咱们换个飞行法器。”说罢她从自己的储物镯中取出魅狸留给她的浪花法器放出来,同时还取出两大海碗的毛血旺,一边吃一边催着陆云歌赶紧。

陆云歌看着比鹿雅脑袋还大的海碗,头一次觉得,原来修者也会饿,看鹿雅吃东西太香了。

只是如今不是发呆的时候,被困住的两名欢喜宗弟子看着撑不了太久。

至于鹿雅嘛,要是丹焚宗看到她吃得这个香甜劲儿,估计能吐血,你不是说自己有阴影了吗?还吃这么快!

害,真女人也会说瞎话,再说都五六年儿过去了,还不兴人家好了吗?反正鹿雅是半点没看出阴影来,还没飞到眼巴前儿,鹿雅就已经将两海碗的毛血旺吃了个干净。

抹抹吃完后辣的更红艳艳的小嘴儿,她脸蛋也被补得红扑扑的,与一旁脸色苍白的陆云歌相比,别提多健康了。

远远看见玄音谷弟子在跟阵法中的人叫骂,鹿雅也有点嘴痒,她竖起小手儿将火灵力运于喉头,以远处听不到的音量嘀咕:“都给老娘住手!再不住手都给老娘爬!”

陆云歌无奈看了她一眼,他不懂末世人儿要的排面,感觉反正都是爬,直接用一个字不是少浪费点灵力?

其实欢喜宗弟子其实一直都防备着玄音谷弟子呢,他们造作但是他们听话,秋狄长老特地吩咐,他们肯定不会大意。

谁知道玄音谷弟子见他们不好接触,反倒是更破罐子破摔,直接明着动手了,也不知道他们哪儿来的底气。

在鹿雅出声之前,欢喜宗年长些的男弟子也是前头说鹿雅欺人太甚结果又怂了的,姓常,他正对着玄音谷弟子破口大骂。

“别叫小爷们出去,等我们出去了,到时候我欢喜宗一定率全体弟子上玄音谷讨个公道!”

玄音谷弟子冷笑:“你们想的倒是美,师弟,用迷魂笛。”

玄音谷弟子向来信奉要么不动手,要么下手就要快,他们干过许多坏事,却没怎么被抓住过把柄,就是因为他们人狠话不多,能赶紧弄死哔哔个什么劲儿呢。

要不是欢喜宗这两个弟子都算是天才弟子,身上好东西不少,有秘府中留下的困灵阵在,他们早死了。

玄音谷一个弟子取出自己的本命法宝,呜呜咽咽吹起来,结果还没吹几下,没说话那位弟子突然放出一道强光,引得玄音谷弟子都闷哼着捂住了眼睛。那是欢喜宗秋狄长老的银龙真阳煞,利用太阳精火压缩而成的强光,见之便能够灼烧人的神识。

“你是魏昶络?”玄音谷弟子脸色更阴霾。

魏昶络不说话,这阵法颇为阴毒,与鹿雅他们碰上的嗡日血精法阵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不是吸取人灵力和精血,而是侵蚀人的神识,他一直在运灵力抵挡住阵法侵蚀,暂时说不出话来。

那位常师兄则是一直不停的用自己的法宝攻击着阵法的薄弱处,只是因为设阵法的是仙人,他们一时半会儿还无法破阵而出。

所以鹿雅的话一说出口,玄音谷弟子反倒没事儿,魏昶络和常师兄趴下了,趴下后两个人就吐了一口血,脸色瞬间煞白起来,神识都跟针扎一样疼。

吸取精血和灵力还好说,只会慢慢觉得虚弱,可是神识是一个修者最脆弱的地方,稍微受点伤就会异常难受。

俩人只觉得自己要完,本来对方人就多,这还突然不知哪儿来了帮手,看来他们注定要命丧在此地了。

常师兄捂着脑袋再次怒吼出声:“欢喜宗的弟子听着,玄音谷杀害欢喜宗弟子,替我们报仇啊!”

玄音谷弟子冷笑:“呵,这附近已经被我们用禁音阵禁了声,你们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的。”

他们倒是没害怕,这会儿过来的肯定是玄音谷弟子,不管魏昶络是不是欢喜宗的精英弟子,他都死定了!

鹿雅挠了挠脸颊,到了跟前才有些尴尬小声嘟囔:“那个,你们死不了,我们是来救你们来着。”

魏昶络听见熟悉的动静抬起头,看见陆云歌和鹿雅先是一喜,随后一惊,忍不住喊出声:“你们快走,他们在此地下了毒,这毒会让人陷入幻境!”

陆云歌还受着伤,不能与人大动干戈,鹿雅只是筑基初期,就算是有言灵之力,还能一次对付五个?

再说要是俩人也被阵法关进来,他和常师兄死没什么,少宗主要是死了,欢喜宗损失才是大,他可以等陆云歌替他报仇。

说罢他咬咬牙,跟常师兄对视一眼,有自爆的念头。

玄音谷弟子看到鹿雅,突然愣了一下,这女修怎么这么像丹焚宗送过来的画像呢?只是年纪不太对……不对,五年过去,她就该是这么大。

再想到刚才突然趴下的二人,玄音谷弟子不动声色交换了个眼神,若是凌仙宗鹿雅,不管她为何在此,可以只留下魂魄杀死她的肉身带回去,这是玄音谷和丹焚宗的共识。

“一看你们就不怀好意,幻境怕什么?反正都是假的。”鹿雅不动声色运木灵力在后头,别人家的木系灵力总是春风细雨般,她的木灵力……带着雷味儿,“身为大宗门弟子,对同为十大宗门的弟子动手,就不怕遭什么东西劈头盖脸砸下来?哦你们不怕,那不满足你们我很失礼啊!”

比如遭雷劈什么的,她就不信他们都跟自己一样不怕。

魏昶络:“……”这都啥时候了,你就别客气了!

玄音谷弟子倒是警惕起来,她声音还带着几分空灵,显然是在用言灵之力,他们听说过丹焚宗的惨状,如今早就都取出本命法宝警惕起来。

只是鹿雅说完话后,什么都没发生,她只是笑眯眯看着玄音谷弟子,显得胸有成竹极了。实际上她内心已经在卧槽,这还是她头回乌鸦嘴完,啥反应都没有,她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怎么肥事?要是乌鸦嘴失效了,那她和虚了把火的陆云歌,可打不过五个金丹后期啊!

鹿雅给陆云歌传音:“一会儿我说跑,你就跑,别犹豫,我救他们俩。”

鹿雅想着,可能是她乌鸦嘴对己方太有利,只要她惨一点,玄音谷弟子肯定更惨,只要陆云歌先离开,她没有后顾之忧,吐血就能救人。

但是陆云歌不干:“一起,逃或者死。”同门师兄在前不能不救,若是救不了他肯定会死在前头,但他肯定会把鹿雅送走。

鹿雅着急了,拉着陆云歌:“我真……”

“啊!!!”突然一团火红火红的烈焰朝着玄音谷众人砸了下来,速度之快让人毫无防备……额,是全力防备又松懈了点以后,直接被那烈焰砸了个正着,五个人瞬间就成了火人,惨叫着在原地挣扎起来。

“卧槽!”魏昶络和常师兄互相搀扶着努力抵制阵法对神识的侵蚀,结果玄音谷弟子带着火焰撞到阵法上,阵法噗嗤一声就破了,俩人差点没叫火烧着,俩大男人抱在一块儿麻溜滚了一圈才避过去。

鹿雅只觉得心口尖锐疼了一下,她捂住胸口,没来得及说什么,那火光将五个人烧死后,又朝着她们冲了过来。

“啊啊啊!跑啊!”鹿雅这下子也来不及说啥了,将魏昶络和常师兄用捆仙绳绑在一起,扔到飞行法器上,陆云歌非常及时御起法器就跑,还不忘调整方向往回跑。

不敢往前跑,因为前头不知道有多少陷阱,可是已经走过的地方他们是熟悉的,也能精准避开危险逃开。

带着几分煞气的火焰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跟浪花法器碰上了。

鹿雅尖叫:“追追追,怎么不摔死你!”

说完,吐血虽迟但到,那火焰也飞快摔了下去。

鹿雅捂住胸口松了口气:“这到底是什么啊?我刚才说啥了?这怎么还敌我不分呢?”

陆云歌摇头:“有死气,不是安命尊者。”

鹿雅皱眉:“怎么到处都有死气,半句老儿身上可没有……啊啊啊!又追上来了!”

这次火焰带了几分掩饰不住的煞气腾腾,几乎比刚才的速度还要快,鹿雅没办法,只能又一次开口:“再追你会被雨淋哦……噗!”

“哎哟卧槽,禁空!再追你就瘦一半……噗!”

“有完没完,有完没完?再追你要窒息啦……噗噗!”

本来秘府中的弟子们,玄音谷弟子暗戳戳想着算计欢喜宗,欢喜宗弟子一边防备一边采摘灵药寻天材地宝,大家也都还算是挺忙的。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突然就都傻眼了,目瞪口呆看着天上一团浪花在跑,一团火在追,两方都有些气急败坏,跑的时不时吐血,追的煞气越来越重,没多久,整个秘府都越来越热,实在是那团火焰看起来比真阳火还厉害,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空气中都留下一股子煞气和热气。

陆云歌因为火焰追得紧,他的神识一直在剧烈疼痛,还要保持着让飞行法器避开秘府中的陷阱,实在是腾不出手来帮鹿雅。

可看着鹿雅吐血就跟吐奶似的,没个完,他脸色越来越冷,浑身气势越来越足,等到再一次被火焰追上来的时候,他突然捂住了鹿雅的唇。

“别说了,我来!”陆云歌说完,直接从身体里取出自己的本命法宝,一把冰气四溢的剑,指向了火焰。

因为他瞬间提升法力到金丹后期甚至隐隐有突破的迹象,引得神识动荡,没出招也先吐了一口血,只是血液飞速化作极致的寒气,迅速冻住了周围的草木。

秋狄长老正好在附近看着,见状大惊失色,陆云歌现在不能动用这么大的灵力,这回加速他身体的溃败,说不准是要魂飞魄散的。

她咬咬牙,也捏着自己的法宝迅速腾空:“我来,少宗主你先打坐护住神识,欢喜宗弟子何在!结阵!”

欢喜宗弟子赶紧扔下自己手中的灵植,飞快往秋狄长老哪儿赶过去,生怕来不及。

法阵起,滔天的寒冰气息瞬间笼罩在鹿雅和陆云歌身前,一时间秘府中倒是充满了即将开始大战的紧张。

那团一直煞气滔天的火焰突然闪了闪,多了几分不详的黑色,火焰气势空前提高到几乎让人窒息的程度。

秋狄长老等人都被瞬间压得吐血跌下半空,就更别说鹿雅和陆云歌了,要不是鹿雅手快稳住灵舟,他们说不定又要摔个腚朝天。

众人更严肃,秋狄甚至额角多了几分冷汗,捂着剧痛的胸口:“这像是万年前仙界的魔焰,大家注意,千万——”

“哇——呜呜呜,疼呜呜呜……”黑红色的火焰里突然发出嗷一嗓子,吓得秋狄差点把自己剑扔了。

大家都有些愣神,不是,怎么个意思?这火焰……动静听着不像是万年前的,像是一个时辰前刚出生的。

随即火焰里传出一阵骂骂咧咧的动静:“格老子的,老子追着认主还追出仇来了,你跑那么快干甚!还摔我小崽子,果然不是个好鸟!”

众人:“……”

鹿雅听着奶声耳熟,眼神发亮:“是我的麒麟宝宝吗?哎呀,你怎么不说话呢,你要说我就不跑了啊!”

“你倒是给大爷说话的机会了吗?言灵之力直接叫我砸玄音谷弟子头上,我还晕晕乎乎呢,你又诅咒他们不得好死,我好不容易没那么晕了,你们说跑就跑,老子撵的气都快断了!”

众人捂着被阵法破碎伤到的经脉简直想骂人,所以说,有时候该哔哔你们还是哔哔两句不行吗?不行吗?非得动手干啥呢?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