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45章 第 45 章
那团闪烁着叫人心悸光芒的火焰断没断气大家不知道, 反正现场好些欢喜宗弟子的经脉是真断了,阵法反噬不是小事儿,大家都苦着脸在原地打坐, 心里mmp不知道骂了多少。

陆云歌看着不动声色围过来的玄音谷弟子, 眼神发冷, 早就酝酿好的冰雪封天法术如同一道银河,朝着欢喜宗弟子的方向就去了。

欢喜宗弟子倒是没有躲的,只是冻得打哆嗦, 秋狄长老立刻眼神如刀看向后头, 玄音谷弟子在元婴后期长老的带领下, 已经合围过来,面色不善。

被一剑逼退几步,看着眼前带着冰寒之气的裂缝,那位元婴长老立刻质问:“欢喜宗什么意思?两宗合作探索秘境, 我们好心前来帮忙,你们就是这样的态度?”

秋狄长老站在陆云歌前头,冷声道:“不需要, 当初说好我们负责解开秘境入口,探索时两宗互不干涉,莫不是秦道友记性不好,忘了怎么说的?”

姓秦的元婴真君眯了眯眼,眼神也冷下来:“那好,不说帮忙, 我也要问问贵宗弟子为何要杀害我宗门弟子?刚刚我宗门弟子神魂俱灭,我们有弟子看到是欢喜宗弟子下手。”

“哎哟,不是我说小丫头,能不能先把我俩给解开?”常师兄崩溃道, “魏昶络你特么别动了,艹,再动老子戳你了!”

众人随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两个人面对面抱在一起被捆着的模样,忍不住脑海里跑起马车来,戳这个字……嗯,稍微重口味了点,竟是不知道,常师兄还好这口。

魏昶络也崩溃:“艹,你不知道你特么多重啊,求赶紧解开啊!”

鹿雅才擦干净唇角的血,正忙着跟火焰传音,闻言只是随手甩过去一道灵力,两个人就翻了个身,苍白着脸坐在地上。

“玄音谷弟子确实是我们杀的,先动手者贱,难不成我们还干站着不动让他们杀?”魏昶络毫不客气道,而后冲着秋狄长老哭诉,“师父,您可要给我们做主,玄音谷弟子不怀好意,想要杀害欢喜宗天才弟子,这件事儿,定要宗主上玄音谷问个清楚才好。”

秋狄长老冷哼:“动我欢喜宗弟子,欢喜宗自然不会放过,不然什么猫猫狗狗都敢欺上门来。”

秦真君大怒:“放肆!你们杀我玄音谷弟子在先,栽赃陷害在后,如今还大放厥词,难不成是真以为我玄音谷无人?”

魏昶络嗤笑:“秦真君莫急,晚辈脑子又没被狗啃,既然敢要个公道,那晚辈自然是留了证据的。”

说罢他放出来一块留影石,一打开就是玄音谷弟子将人打进法阵后的嚣张模样,都不用多说什么,谁都能看得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

秦真君脸色发青,区区金丹小儿,也敢指桑骂槐元婴后期脑子被狗啃?他猛地一道火红色灵力就朝着魏昶络甩了过去。

秋狄长老立刻用同样的火灵力拦下,偷偷眼下一口血后冷笑:“怎么?秦真君是要将我等全部留在这秘境中?何必要急着毁掉证据。”

秦真君眯了眯眼,没理会秋狄长老的话,反倒是看着一旁跟火焰传音,还笑眯眯看着这边热闹的鹿雅,他和缓了音色问道:“敢问可是凌仙宗的鹿小友?我与雾鹿真人乃是好友,听他提及过鹿小友的事情,初次见面,倒是让你看笑话了。”

鹿雅冲着还在她脑海中烦躁安慰哭唧唧小崽子的火焰传音道:“别闹腾了,看热闹了,这人不怀好意,你们就不干点护主的事儿?”

火焰里那个嚣张声音嗤笑:“我只是出来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成为墨麒麟的主人,要是你连小小元婴都解决不了,何德何能成为神兽之主?”

“哦,那我不要你们还不行?”鹿雅呵呵,追着认主还能是无事相求?当她傻呢。

火焰被鹿雅那贼兮兮的模样噎得憋屈极了,可是他又不能随意动手,刚才动手差点就伤到了小崽子,它哭个不停也是因为疼,他现在也确实是有事相求,憋屈得厉害,他就更暴躁了,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

周围所有人都觉得空气仿佛多了一股子燥热,燥热中还带着几分不详,大家都忍不住警戒起来,陆云歌的脸色更苍白了些。

这些也只发生在须臾之间,鹿雅抬起头看着秦真君,有些好奇:“师兄倒是没跟我说过,有您这样一位好友。”

秦真君脸上笑意更盛,只是眸底冷光也越发幽深,果然是鹿雅,那在场的人就更加不能走了。

他看了眼秋狄长老,语气和缓不少:“门内弟子各有心思,本君身为长老也无法看顾周全,若是查明确是我玄音谷弟子害人,玄音谷自当给欢喜宗个交代。只是如今,我瞧着这位陆小友怕是受伤不轻,鹿小友该是也忙着收服……神兽?不若等你们先稳妥下来,咱们再行商议?”

秋狄长老冷冷瞧了秦真君一眼,玄音谷总是这般道貌岸然叫人倒胃口,字字句句都充满试探,不就是窥视鹿雅的机缘吗?

她都懒得说话,只是敷衍嗯了一声,就放下阵盘,让弟子们打坐调息,没受伤的弟子负责警戒。

秦真君倒也识趣儿,带着玄音谷弟子很快离开了现场,只是等远远离开后,他才冷下脸来,淡淡对着其中弟子吩咐:“将宗门准备好对付陆云歌的东西用在鹿雅身上,陆云歌交给本君便是,前头让你们准备好的阵盘也都赶紧安排好,除却玄音谷弟子外,本君要所有人都留在秘府中,再也开不了口。”

带队的弟子躬身:“是,弟子这就去安排。”

其实玄音谷知道的比欢喜宗以为的还要多一些,他们知道这是万年前半句散仙留下的秘府,说是其弟子安命真尊的秘府,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说是安命真尊的埋骨之处还差不多。

这里面有安命真尊的本命仙器,还有他当年留下的一颗神兽蛋,并无什么神植。

半句散仙留下这些东西,一来是他看不上眼,二来也是引人前来,也不知道是为了算计谁,前面自入口处到白骨冢之前都只是普通陷阱,只要修为高一些或者几个人同时行动,危险不算太大。

只这也是半句仙引人放松警惕的花招,玄音谷当年收留的那位凡仙魂魄曾说过,最危险的地方便是白骨冢,里面以安命真尊的本命法器为引,以身怀死气的真尊大妖之尸为冢,立下了噬魂十方阵,步步危机,层层幻境,在其中身死就是道消,魂魄都留不下,全都用来滋养那仙器了。

如今追着鹿雅认主的那团火焰瞧着不像是神兽,即便是神兽秦真君也不怕,他知道那十方阵的生门,即便仙器是安命真尊留下的,阵法却并不会对他留下的神兽网开一面。

若是到时候能留下神兽是最好的,若是不能,那就一起去死,只要留下鹿雅的神魂便是了。

即便是玄音谷这边离开,秋狄长老心里也仍然沉甸甸的,不过在秘境中也无法传音出去,她只能先暂时压下烦躁,朝陆云歌走过去。

这时候前头出现过的那些女弟子们才想起来,娘咧,这不是暴露了?

鹿雅早就发现好几个女弟子鬼鬼祟祟的,看着特别眼熟,这会儿见她们躲在人身后,她这才想起来,很好,这是一开始掉进秘境时那几个勾搭陆云歌的啊。

她有些疑惑,扶着陆云歌坐下,还小声问:“你们宗门里的人,是不是都馋你的身子?男修在外头也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你已经不能再虚了。”

陆云歌:“……”

秋狄长老也听见了,她无语看着鹿雅胸前还没清理掉的血迹,心里想着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少宗主,你好到哪儿去了吗?

不过想到鹿雅的身份,秋狄长老深吸了口气,冲着鹿雅微笑:“多谢鹿小友帮着救下我欢喜宗弟子,这份情咱们记下了,来日定当报答凌仙宗之恩。”

鹿雅听见来劲儿了:“哎呀,干嘛要报答宗门呢?咳咳……您可以直接报答我,我转交给宗门也是一样的。”

想起欢喜宗盛产什么,她赶紧补充了一句:“俊男美女不要,春·药我也用不上,您就给点不是欢喜宗特产的天材地宝就行了,我不挑的。”

秋狄长老:“……”

“呸,你要我们还得给呀。”有俏丽的女弟子忍不住说出秋狄长老的心声。

秋狄长老微笑:“出门在外,我没带太多东西在身上,不若鹿小友跟云歌一起回欢喜宗做客?想必宗主定会好好款待鹿小友。”

她活得年岁多了,眼神比其他人都要尖,刚才陆云歌冲动运起冰灵力是为了护住鹿雅,不让她继续吐血,她还是看出来了的。

这不管是男女之情还是什么,只要少宗主有反应就是好事儿啊,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

鹿雅总觉得秋狄盯着她的目光有些发绿,她赶紧捂着胸口软软往火焰旁边靠了靠:“那个,我还有事儿得先走一步,你们既然都在这儿,那小哥哥也交给你们了,不送不送哈。”

陆云歌皱着眉站起身:“一起。”东西都还在鹿雅那儿,他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当然,宝贝肯定也包括未来媳妇,所以不要分开。

鹿雅语重心长:“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跟你定亲,自然不会反悔,你且得好好休养,养好了身子才能多赚些钱……咳咳,天材地宝上交不是?我可不会要一个虚了把火的道侣,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欢喜宗所有的弟子倒抽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瞧着二人,原来林师姐和柳师姐说的是真的!少宗主定亲了?

艹,就这么草率在秘境里随随便便定亲了?对方还听起来……渣渣得很?

大伙儿心里都酸溜溜的,尤其是女弟子,害,能跟着秋狄长老出来的女弟子,除了被天材地宝吸引,谁心里还没个少宗主夫人的梦呢?梦碎了,碎得……很不甘。

好几个身材傲人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鹿雅,长得挺可爱,个子矮,没胸没屁股,哪儿比得上她们呀?

哦,还是有一样能比得上的,听听那不要脸的话叫她说的,真真是再理直气壮不过,她们做不到。

陆云歌抿唇,不开心了:“我会很快养好身子,一起。”他本就是被撵出宗门的,不靠着秋狄长老的帮助他也能够养好伤,只要他找到自己的道,这点伤势不算什么。

若是找不到自己的道,他神识里的伤一直好不了,回宗门也只会是神魂破碎的下场罢了,那他就更要跟自己喜欢的宝贝们……宝贝在一起。

秋狄长老见陆云歌坚持,赶忙道:“如此也好,我等还要在附近多探寻一下,总不能白来秘境一趟,不若半月后在白骨冢前集合,一起出去可好?”

秋狄长老不知道鹿雅是怎么进来的,总归是哪儿存在着空间缝隙或者是天然入口罢了,只这秘境的入口和出口大多都不在同一个地方,往往秘境都是进易出难,到时候一起也免得二人出什么岔子。

鹿雅想了想,也行吧,反正玄音谷弟子都认识自己了,欢喜宗也差不多,如今情况只适合积德行善,倒是不好再打个劫什么的,那有帅哥哥陪伴,赏心悦目也是好的呀。

“那咱们走吧,还去老地方,嘿嘿……”鹿雅看了眼一直沉默远远跟着的火焰,偷偷笑道。

众人面色麻木:总觉得少宗主要脏了,咦呜呜~好想拽开鹿雅的手,让她们来。

陆云歌不知道门中女弟子们的心思,即便知道他也无动于衷,倒是对鹿雅牵着自己的手感觉很高兴,任何宝贝离他越近他都是越安心,这大概是他唯一能体会到的情绪了。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说了吧?不是买卖不成仁义也不在吗?怎么突然又从天上掉下来了?”回到紫龙骨花田里,鹿雅面不改色又偷偷薅了一大把,再一次看到那座茅草屋后,她才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看着火焰道。

那火焰突然一分为二,黑色的一团像是被吓着了,飞速窜回茅草屋,只留下一团火红色火焰,拉扯着慢慢变成了一个红发大汉。

“刚才只不过是为了让小崽子安心,才暂时让你们离开,小崽子……被我们拖累,大概还要个上千年才能破壳,我们不想这么快就跟你牵扯上关系。”大汉说话很不客气,也不废话,“可安穆他犯了傻,竟然选择燃烧神魂回到自己的尸身上,只为了镇住噬魂十方阵,好让我们跟你一起出去,没办法,我只能逼着小崽子带我去找你……”

说到这儿,大汉有些别扭,扭开头瞧着别处:“找你救命,你就说吧,能不能救,能救我和小崽子以后都是你的,可以立下神魂誓,不能救你们就走。”

鹿雅笑眯眯问道:“在软饭硬吃之前,您都不先介绍一下自己吗?也好叫我看看这吃软饭的多稀罕人,才能让我给你个台阶下呀。”

大汉:“……”艹,这小崽子嘴巴之毒,比她的言灵之力还要更甚。

他凶神恶煞瞪着鹿雅:“我叫麒天,是红麒麟,肉身被困在仙界,等回到仙界找回肉身,便是大罗金仙的打手,这样还不够?”

“哦,齐天?你怎么不叫大圣呢?仙界离我们还早呢,那你现在能干嘛呀?小崽子也没破壳,我不是要好东西喂养着你们,养两个累赘吧?哦,还得再救个残魂?”鹿雅丝毫不客气继续戳破麒天的色厉内荏。

麒天:“……老子是麒麟的麒,不是齐人之福的齐,大圣是什么鬼?只有混天大罗仙尊以上才能被称为真圣,老子没那么牛逼。”

这回轮到鹿雅无语了,你是怎么做到腆着脸把自己不牛逼说的那么牛逼轰轰的?

“我不能帮你干什么,小崽子……也确实需要你喂养。”麒天说到这儿更有些不好意思了,“还得需要你帮忙找些养魂的好东西。”

鹿雅微笑:“你看我是傻子吗?”

麒天那双通红的眼睛瞪鹿雅都快瞪出火来了,不过他抬起头看了眼天空,手指了指天:“我既然从仙界下来的,那么该知道的我知道,不该知道的我也知道,包括凌仙宗那三只老东西不知道的,我也知道,这些我都会告诉你,够吗?”

鹿雅眼神闪了闪,心脏猛地跳了好几下,她差点脱口就答应,若不是出于抠逼的警惕,她真的想立刻答应下来。

她对自己或者说对这个身体的身世还有万年前那场大战,对所有人都闭口不谈的事情已经好奇很久了,如今有人愿意告诉她,只要不是要她的命,她都愿意答应。

末世人儿都懂得何时该嚣张何时该怂,却从不愿意活得糊里糊涂。

只是她不能给麒天错觉可以拿捏她,要是麒天真跟孙大圣一样无法无天,她可没有紧箍咒。

“若是你们三个都愿意立下主仆契约,以神魂起誓,并且救你们不会伤及我的性命,我也不是不可以答应。”

麒天这回是真吐血了,哦不是,是吐火,他如今只是受了重伤的神魂而已,火焰一喷出来他身形都晃了晃:“我说小崽子你别太过分,我好歹也是神兽,成年就是大罗金仙,只要不陨落总会成神,最多就是平等契约!”

“哦,那你崽子都有了还是大罗金仙,还搞得这么凄惨,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惹了了不得的敌人,万一我一上仙界你们就冲去报仇,连累我怎么办?”鹿雅翻个白眼道。

麒天诧异极了:“你怎么知……咳咳,你也将兽想的太坏了,我不是那样的神兽。”

呵,鹿雅心里冷笑,小瞧她看了那么多小说了不是?

哪一个随身洞府随身老爷爷老奶奶残魂啥的没有个美强惨的过去?哪一个美强惨没有一个更强更惨无人道的敌人?看不透这点套路,她都对不起自己被切的片。

鹿雅也光棍,不跟他废话:“立下主仆契约我也不会将你们当做仆兽,可是我也得保证自己的小命不会随时玩儿完,答应咱们就继续聊,不答应我们就先走了,还有好多地方没逛,也不能白来一回。”

主仆契约其实跟平等契约差不了太多,唯一最大的限制就是主令仆从的限制,若是他们真被仇恨蒙了眼,却不是最好时机,主仆契约能保证鹿雅能将麒麟摁下来,猥琐发育,等待一击必杀的机会。

平等契约的限制太小了,只是无法伤害彼此,若是两方离得远了,她根本无计可施,甚至被人发现,还会当做同伙,她是傻了才会同意。

麒天翻个白眼:“好东西都喂小崽子了,剩下的哪儿还有什么好东西,最好的就是噬魂十方阵里的仙器和真尊尸身了,你要不要?”

鹿雅心动,仙器和大乘妖修的尸身……嘶,她全部身家都买不起。

可她也不想给自己留下隐患,又是动心又是倔强,若不是握着陆云歌的手像是握着冰凉的玉石,她可能就保持不住理智答应了。

陆云歌不明白她的纠结,却知道她坚持的道理,见状拉着鹿雅就要走:“以后我给你找,不要了。”

鹿雅眼巴巴看着陆云歌:那可是仙器啊!

陆云歌眼神坚定:“我可以,信我。”

鹿雅感觉到陆云歌牵着她的手力道稍微重了两分,而他嘴唇已经淡到几乎透明了,她莫名就心头一软,名为被美□□惑的色皮之心又浮上心头:“好,听小哥哥的,我信你。”

陆云歌楞了一下,一股莫名的感悟突然涌上心头,悬而悬之的在他神识中打转,若说多爱鹿雅……他眼神稍微迷茫了一下,刚认识没多久,应该也不至于。

他喜欢宝贝,可他喜欢很多宝贝,但对宝贝的喜欢跟对鹿雅不一样,宝贝可以都给鹿雅,鹿雅……他不愿意给别人。

他觉得凭自己的天赋,只要不陨落,仙器哪怕是神器都早晚会得到,可他如今伤势之重在神识,神识的伤最难痊愈,他有时候自己都没有信心能够找到自己的道。

当鹿雅眨巴着亮晶晶的眸子,满怀信赖对他说我信你的时候,陆云歌那迷茫的前路中,雾霭突然就散开了许多,模模糊糊他似是已经触摸到了道的边缘。

“噗——”神识的激荡让陆云歌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

鹿雅大吃一惊:“你没事儿吧?”

咦呜呜,这样虚,怎么让她相信啊?就算是好看,估计也只能娇养着了吧?她都还没被娇养过,就要开始包养小白脸了吗?

唉!她轻轻咬了下内唇,用了点力气,咬死你这个小色皮!就是这样她都还觉得这小哥哥真好看,供着也行,是不是没救了?

作者有话要说:  出去后,凌仙宗众人都惊了:什么?小师叔跟欢喜宗弟子定亲了???怎么这么想不开呢!

丫丫:多新鲜啊,我彩礼都收过不知道多少回了,还差几回聘礼吗?

众人:……

陆云歌:几回?那我再继续攒,不要别人的。

丫丫:可是……

陆云歌:求求……

丫丫:好吧好吧……咦呜呜,好想打死自己胸腔里那个色皮的鹿崽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