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46章 第 46 章
麒天看着俩小崽子黏黏糊糊的, 郁闷不已,你俩能不能给活了好几万年的神兽点排面?

鹿雅表示,对光吃不拉的神兽, 她字典里没存排面俩字。

看着陆云歌神色萎靡, 鹿雅心很疼, 特别特别的疼。

哦,不是心疼陆云歌,是心疼自己要扔出去的阴阳无极丹, 魅狸说过这东西是用他本体的血炼制而成, 本来就不多, 除了她吃掉的两枚,统共就还有两枚,一枚肯定要留给奶奶,剩下一枚她是打算留给还不见影儿的好友来着。

现在证明, 重色轻友真的不是说说而已,咦呜呜……她也不想的,可看着陆云歌那双澄澈的眸子像是带着星光一样, 看着自己满是信任时,似乎星光中都能绽放出烟花,她色皮的鹿崽子顶不住啊。

再说魅狸还活着呢,血……还能放吧,鹿雅心虚不敢多想,生怕大妖本体感应到, 下次揍她。

听魅狸的意思是这样一枚天级阴阳无极丹,算是九级丹药的顶配,虽然比不得紫金海蕴丹那种仙丹,可是在灵境镇中的九级丹药拍卖是近三千万中品灵石, 掏出来的瞬间,她心窝子里的鹿崽子简直是一边蹦跶一边流血,蹦跶越欢流血越快,疼死鹿抠门了!

可能进秘境之前的乌鸦嘴,应在这儿了吧,反正都是要失去,肯定是丢在自己人身上更合适,她倒也不犹豫。

“吃下去,抱守元一,将灵力引至神识海,应该可以让你身上的伤势复原快些。”鹿雅说起话来还带着那么点云淡风轻,再心疼也不能表露出来,既然做好人,必须得让人感动到家才行啊。

感不感动的鹿雅没看出来,反正陆云歌没有丝毫犹豫就将鹿雅递过来的丹药咽下去了,因为刚刚的感悟和汹涌而温和的水系灵力,陆云歌直接陷入顿悟当中。

此间秘境的灵力聚起一阵薄薄的白雾,那是水灵力过于浓郁而形成的异像,白雾如同漏斗一样飞速从远处往这边聚集过来,从陆云歌头顶灌注进去。

他脸色眼看着就好了不少,只是因为冰灵力运转起来,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俊脸更显白皙,闭着眼也如同水墨画一样清雅动人,叫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麒天撇撇嘴,偷偷觎了鹿雅一眼,他就知道言灵之主身上好东西肯定不少,刚刚那九级丹药里竟然还隐隐有鲛皇的海灵气息,可见那几个老家伙没少给小崽子好东西。

只是水灵力与红麒麟或者说火麒麟属性相冲,陆云歌身上气势越盛,他反而只能离得更远一些,这也让麒天对陆云歌刮目相看。

火麒麟身上的火是比天级火焰三昧真火还要高一级的九阳真火,一般人或兽即便是水冰属性,也只能避他锋芒,只不过金丹期就能逼得他都觉得不舒服后退,只怕这陆云歌的跟脚也是不凡。

是的,麒天身为大妖能看得出来,陆云歌身上也有妖族血脉,只是异常淡薄,像是被封印住了一样,寻常人是看不出来的。

见鹿雅坐在旁边撑着脑袋定定看着陆云歌那张俊脸,麒天不乐意了,不是,咱们谈到一半儿,你就这么把我扔在一边了?

“咱们不是谈不拢吗?您怎么还在这儿?”鹿雅自然发现了麒天的不爽,微笑着语气特别温和道,看久了美色,人这情绪确实能稳定不少呢,嘻嘻……

麒天狠狠哼了两声,抱着膀子远远瞪了鹿雅好一会儿,见小崽子仍然面不改色,他才耷拉下脑袋:“行吧,主仆契约就主仆契约,只是我怎么样都行,你不能虐待我小崽子。”

鹿雅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积极不少,赶紧笑眯眯凑到麒天身边去:“哎呀,前辈这是说哪儿的话,您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鹿雅可是天底下最大方的人了呢,我在凌仙宗和灵境镇中,再受灵兽欢迎不过了,它们看见我都能高兴哭了。”

麒天:“……”言灵之主大方?你就不是人!呵呵……是高兴哭了还是穷哭了,他都不用猜。

“虽然你是言灵一族,可你修为太低了,小崽子还好说,你往蛋中滴血认主便可慢慢认主,但我的话,跟你订立契约只怕你会变成傻子。”既然说定,麒天也就不耽搁了,主要是他怕安穆等不起,“你先救人,我可以立下神魂誓,只要你的神识海能够承受与我的主仆契,我们便都会成为你的仆兽,包括安穆。”

鹿雅摸着下巴嘟起嘴来:“那你这就是空手套白狼呀!”

麒天气得火焰又乱飘:“你当我乐意吗?还不是你太弱了。”

哼,鹿雅不服气:“我才修练十几年就已经筑基期,你活了几万年才大罗金仙,有什么可骄傲的?反正不说清楚我肯定是不干的,而且我还是完美筑基,经历过紫霄神雷的,你行吗?我现在神识就已经堪比金丹初期了,要何时才能立契?”

紫霄神雷?麒天心神微动,那倒是比他想的还要更好些,他知道言灵之主有神植伴生,吞过劫雷的神植和没吞过劫雷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他高兴地笑了出来:“只要你能有元婴期的神识强度,应该就差不多了,即便不会太好受,但是与我等签订主仆契,也会对你有好处的。”

鹿雅想了想,一个蛋加半个神兽加一个残魂,还有很多她急着知道的秘闻,这买卖不亏。

“那你立誓吧,然后说说该怎么救海马前辈。”

麒天毫不犹豫直接以神魂起誓,秘境也拦不住天道契约,在他说完后,天道降下两道繁复的契纹,分别冲进了茅草屋中和鹿雅的神识海中。

鹿雅这才发现,原来在屋里那个椭圆的翡翠玉石竟然是墨麒麟的蛋,麒天因为与自家崽子共用身体,这神魂誓父子是绑在一块儿的。

“安穆也不会拒绝跟你定契的,是他最先决定要追随言灵之主,他比较虚弱,这次后……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反正等救出来你们就可以直接立契。”麒天说到安穆,有些着急和失落。

他也不知道安穆此去到底是什么情况,噬魂十方阵对神魂极其不友好,他身为魂魄是绝无可能靠近的,所以也不知道安穆还能不能救回来。

鹿雅有些迟疑,救人如救水火,宜早不宜迟,可是陆云歌还在突破当中呢,她也不能扔下他就这么走啊,若是不行……只能委屈他在自己澡堂子里呆一段时间了。

只是她还迟疑着,她也知道太虚葫是仙器,末世人儿的谨慎让她不敢随意在人前暴露。

“十方阵阵眼变幻莫测,安穆因为尸身在其中略有所感,生门不好找,大概要十日才会容易捕捉住一次,我们十日内赶到那边即可。”麒天大概明白鹿雅在顾虑什么,体贴道。

左右现在过去,只会进入除却生门之外的休,伤,杜,景,死,惊,混沌,暗九门中随意一门,这十方阵是在伏羲八卦阵的基础上改动,对修者的神魂和□□伤害都极大,不可轻举妄动。

鹿雅想了想,也可以,实在不行,就只能将陆云歌放进澡堂子了,到时候也让他起个神魂誓不就好了?左右她觉得陆云歌倒是也没那么让人担心。

确认后,鹿雅在陆云歌身边布下聚灵阵,又在四个角落里布下了根据锁灵四象阵改动而来的护灵八卦阵,确认陆云歌不会被人打扰,她这才迫不及待跟着麒天进去看小崽子。

感觉这墨麒麟胆儿太小了点,比谜宝还奶呼呼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传承,既然以后都是她的兽了,那当然要好好亲香亲香啊,顺便看看怎么早点孵出来,嘿嘿……她保证,她绝对不是馋那如同黑缎子一样的毛茸茸。

鹿雅一进门,那圆溜溜的翡翠玉石就在案几上动了动,随即整个玉石的颜色都变成了墨绿色。

她有些好奇:“不是墨麒麟吗?为什么蛋跟翡翠一样的颜色呢?要怎么样才能够孵化啊?”

麒天眼神温柔了许多,摩挲着墨绿色的蛋语气温柔:“它其实是我和安穆的妹妹所生。安穆不是海马,是混血海蛟,其血碧如玉石,成为大妖后,心头血甚至可以修复仙人神魂,若非安穆拼了自己的性命护住我父子,我和小崽子大概也活不下来,小崽子因为当年……神魂受了些伤,需要冰凤火凰尾羽炼化出的精血方可恢复神智,才有破壳的可能。”

鹿雅深吸了口气:“冰凤火凰?梦渺界还有这两种神兽?”好家伙,她这是给自己接了个多大的麻烦?

“梦渺界没有,谁说你会一直在梦渺界呢。”麒天冲着鹿雅信心满满笑了笑,“你没发现梦渺界最高的修为便是化神吗?”

鹿雅不知道,她还以为大能都在深山老林里闭关轻易不出来呢,不过既然大家都差不多是一伙儿了,那她迫不及待问出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当年发生了什么?从梦渺界出去会去哪儿?是仙界吗?”

麒天本来还是挺嚣张的,可是等鹿雅答应下来了,这会儿他反而小心翼翼的,就像是推销东西的时候,那是能怎么吹怎么吹,人家要买了,还没付款呢,他也不敢把东西的缺点跟她说太明白。

“这里说不准会有人能听到,不如……出去后再说?”麒天绞尽脑汁温和道,反正出去后多少年再说都是出去后再说,没毛病。

鹿雅眯了眯眼,跟她一个嘴炮选手玩儿心眼儿,他认真的吗?

“出去后是什么时候?感情我这刀山火海的先给你们当牛做马,你承诺的事情一件都做不到。”鹿雅抱着胳膊,“你就是觉得我傻。”

麒天笑出声来,墨绿色的玉石也重新变成了粉润的碧色,父子俩都叫鹿雅这肯定的模样逗笑了。

“我怎敢欺骗言灵之主,骗谁都可以,绝不会骗你。”麒天还是不想说。

鹿雅光棍极了:“那你现在就说,说完了咱们什么都好商量,你啥都不说,我肯定不干,不然你问问你家小崽子,它还傻着呢,它干不干。”

碧色玉石没觉得被讽刺,它害怕鹿雅那凶神恶煞的模样,要是她能一直笑眯眯的,它特别愿意听话,所以它乖乖摇了摇蛋,不干。

麒天哭笑不得,可是鹿雅说的也是实在话,金郅那破鸟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到底是父女,他叹了口气。

“我可以说,只是后头小崽子你要先收起来,后面就拜托你了。”麒天认真道。

鹿雅点点头,摸了摸玉石,是温热的,并不像石头,反而像是小孩子剃光了头一样的触感,特别舒服,她将它收进了澡堂子里。

去干洗吧,估计以前她还是个蛋的时候也没少干洗,应该是有好处的。

“光听你小崽子小崽子的叫,几万年了就没给它起个名字?”鹿雅有些好奇。

麒天也不担心消失不见的崽子,眼神中带着几分伤感,却笑着回答:“崽子的娘亲说要给它起名字的,我一直不舍得抢了这活计,不过你可以给它起个小名,大名还是等到将孩子的娘亲救出来再起。”

鹿雅沉默了一会儿,这估计又是个修仙界腥风血雨的故事,她好奇但是她不问,知道太多死得快,这个道理末世人儿门清。

起名也不着急,她只看着麒天,等他给自己点干货。

麒天深吸了口气,让鹿雅退后几步,自己坐在茅草屋中火红色翎羽做成的坐垫上,火焰瞬间红了不少,他运转起神魂之力护住自己的神魂核心,轻声道:“万年前的事情和你的来路去路,若是现在告诉你,会惊动神界黑手,我只能告诉你,你言灵一族的敌人是神族,不要相信任何对你示好的人,你想知道的一切等你飞升后都会知道。”

说完麒天瞬间萎靡不少,大口大口像是吐血一样吐出许多团火焰,都被他一一收在了茅草屋的玉瓶当中,他整个身影氤氲不定,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身形显得透明了许多。

鹿雅:“……”所以,你把自己搞的这么惨,就跟我说了个寂寞?

谜宝这时候突然开口:“他神魂再不稳定,以后回到仙界也没办法跟□□融合了,而且他说太多了,给它一片我的树叶子,能遮掩一点天机。”

身为雷银木,有传承在谜宝其实能阻止麒天说话的,只是它在鹿雅的身体里,最清楚她嘻嘻哈哈的背后到底难过了多少次,它不能说,到底还是想让妹妹没那么难过,所以才由着麒天这般行为。

雷银木如今只有三片叶子,一片在鹿雅丹田中,除去一片就还剩一片了,摘下叶子后,谜宝也萎靡了许多,呆在鹿雅的尾闾灵窍中暂时出不来了。

可是它的叶子上有劫雷韵律,确实可以遮挡一定的天机,避免被神族发现。

它本就是玄奥法则赋予言灵一族保护自身的伴生神植,最大的作用除了能够替言灵之主承受劫雷,当然也包括让世间万物都无法对言灵之主的道做手脚。

“我……问你不回答也不行?”她看着麒天透明的身影,心又泛起熟悉的疼痛,咦呜呜……今天损失太大了。

她依依不舍掏出谜宝给的叶子,那片叶子自动飞入了麒天的身体中,麒天紧紧咬着牙关承受着被劫雷锻造神魂的酥痒和剧痛,好一会儿才摇摇头。

“能说的我都说了,你若问也是因我而起,只会叫你的道心轨迹更容易被发现。”

鹿雅咬了咬唇,深了口气,没关系,真女人都知道的,修仙界,残忍嘛,有个神族的敌人算什么!算……咦呜呜……算什么!她可以!她必须可以!她绝对不要再死一次了!

这一霎,她身上也有一股让麒天熟悉的凶煞之气出现,而后消失在鹿雅的身体里,麒天瞪大眼睛,她才筑基,血脉就要觉醒了?那……等到金丹或者元婴岂不是就要彻底觉醒?

到时候天机可就遮不住了,麒天咬了咬后槽牙:“不管任何时候,你进阶都要慎重,能慢一点就慢一点,必须都是完美进阶,否则我怕你撑不到仙界去。”

鹿雅见他又吐出一口火焰,赶紧点头:“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别说了,别先把自己说没了,我对噬魂十方阵可不熟。”

光靠乌鸦嘴对付仙器和大乘妖修尸身……抱歉,她也还没牛逼到那种程度。

麒天在修养神魂,陆云歌陷入顿悟中一直没醒过来,甚至因为他需要的灵气太多,这秘境中的灵气跟不上,怕陆云歌前功尽弃,在麒天的提醒下,鹿雅捂着泣血的心窝子,掏出来很多上品灵石在聚灵阵中,供陆云歌继续顿悟。

若不是陆云歌给她的那些好东西比她给出去的多,她觉得她可能会将这个小哥哥扔掉让他自生自灭,太费灵石了哇!

还有麒天,虽然没让她付出什么自己就可以修养神魂,可是谜宝却付出了三分之一的叶子,她将魅狸给的好东西吃下去好多,再吃就见底儿了,谜宝声音还有些虚弱呢。

这趟进秘境,鹿雅觉得,自己亏大了。

所以等十日一到,鹿雅毫不犹豫将陆云歌连同阵法一起收入太虚葫,在麒天带领下御着飞行法器气势汹汹往白骨冢去,仙器和大乘妖修必须都得是她的,不然血亏程度真的可以痛死人的!

因为秋狄长老等人跟她和陆云歌约定的是半月之后,所以鹿雅在飞行途中,还想着若是碰到欢喜宗弟子,便让他们给秋狄长老传个音,就说自己先一步去白骨冢,让他们也赶紧过去。

只是一路往挡着白骨冢的山峰去,鹿雅都没见到任何人,连玄音谷的弟子都没看见,这就有点奇怪了。

“不对劲。”鹿雅皱着眉嘟囔,“欢喜宗弟子肯定是被玄音谷算计了。”若不然不会消失的这么整齐。

麒天脸色沉重不少:“是不对劲,玄音谷可操控阵法,十方阵的暗门动了。”

生门应生路,暗门应污浊,休门应喘息之机,伤门应金戈兵伐,杜门应刺杀,景门应瞬移,死门应危机四伏,惊门应鬼道,混沌应消融。

如今暗门开,显然是幻境已经启动,修者神识动辄便会被死气影响,若是神识海死亡,修者也会身死。

鹿雅虽然不明白十方阵的道理,可关于阵法最浅显的道理还是懂的,她加快了御驶法器的速度,脸色有些烦躁:“玄音谷的弟子怎么就不干人事儿呢?真想画个圈圈诅咒他们,不对,我不用画个圈圈也能诅咒他们!”

麒天赶紧阻止:“他们也在阵中,你且等等,等进去后看看再说行吗?安穆还在里头。”

阵法瞬息万变,玄音谷弟子又成了阵法的操纵者,万一……麒天怕安穆连魂渣子都剩不下。

“他们应该都还活着,我保证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护着你们出去,只要给我几息时间,让我先将安穆叫回来。”麒天吸了口气,从茅草屋中将前头自己吐出来的一团心头火打上法诀,朝着远处的阵法某处扔过去,“麒麟火能够退死气,有我心头火在,可保他们在我们进去之前神识无虞。”

鹿雅暗戳戳搓搓手指头:“这么好用?咳咳,见者有份啊,你吐都吐出来了,我不嫌弃。”

那茅草屋也是个空间法宝,本是安穆的,麒天也有权限,他给收起来了,藏在自己的火焰中。

闻言麒天翻了个白眼,扔给鹿雅几个瓶子:“神兽心头火,世间万物无所不烧,包括神魂,你别没事儿随便乱扔。”

鹿雅笑眯眯点头:“放心放心,我肯定好好用。”

丹焚宗不是玩儿火的?上次毁了人家的炉子挺不好意思的,有机会送他们点火用也不错。

麒天一看就知道鹿雅没怀什么好心思,却也不多说,妖修本就没什么正道反派的概念,随心所欲者更多,他更关心安穆的生死,只催着鹿雅更快一点,若不是他如今沾不得没认主的东西,他都要换自己来了。

鹿雅拿了他的东西,也不吝啬,直接拿出一块上品灵石,催动全部灵力避开山峰上的陷阱,往白骨冢去。

待得他们翻过山峰后,冲天而起的死气氤氲在各种定格在挣扎着要逃跑,尖叫,呐喊,甚至是跪地求饶,狰狞着反击的白骨身影上,无数的白骨摆着各种各样的动作,被堆积成了十个高耸的三角堆,让人见之就忍不住心头发寒。

鹿雅数学不好,可一眼扫过去,能看得出这里死了至少几万人。

“毁天大战后仙魔战场所有修者尸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全在这儿了。”麒天沉声道,“剔除掉修为低的,死的心甘情愿的,功德深的,留下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人,连同安穆的尸身,这座阵法全名为噬魂十方万阴灭仙阵。”

仙亦可灭,便可知其阴毒。

鹿雅沉默不语,只是让麒天熟悉的煞气又一次在她身上出现,引得那阵法中的死气都顿了片刻,再不敢往这边飘。

“你不能入阵,我们该怎么进去?”鹿雅没废话,直接问道,多等一刻就是多一刻的危险,她等得起,里面的人等不起。

麒天也不耽搁:“我会分出一分神魂在你神识海中,然后回到小崽子的蛋里,进去后,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着急,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只相信自己的心。”

鹿雅眼露凶光:“哦,心可能也信不过,没关系,我最厉害的是嘴。”

麒天:“……”也是。

等麒天忍痛分裂神魂后,鹿雅难得半分不怂,冲进了十方阵中,是血亏是血赚就看着一把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丫丫:买定离手了!肯定赚!

感谢在2021-08-18 21:05:29~2021-08-19 20:59: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啪叽 3个;宝宝辣妈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