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49章 第 49 章
且不说鹿雅和陆云歌这边, 他俩都晕了,也实在是没啥好说的。

秋狄长老带着弟子出来十方阵后,其实就已经离出口不远了。

秋狄长老的修为更高一些, 所以她能看到少宗主是带着凌仙宗那位鹿道友沉入了地底, 一时间心急如焚。

玄音谷的弟子并没有被全部杀死, 秋狄也不能扔下这一干受伤颇重或者寿数明显所剩不多的弟子在外头,她带着满脸杀气,直接将剩下的几个玄音谷弟子杀了个干净。

玄音谷那位领头的弟子乃是玄音谷筑基期的首席弟子, 也是玄音谷掌门真人的关门弟子, 他身上有元婴真君赐予的护身法器, 并没有跟其他弟子一样被一剑杀死。

他也顾不得许多,一面燃烧神魂拼命逃跑,一面高声叫喊:“欢喜宗这是要跟玄音谷结仇吗?我等只是被秦真君骗了而已,有什么不能等出秘境再说!我可是掌门……”

话没说完, 秋狄冷着一张煞气十足的俏脸,直接将那弟子斩杀了个神魂俱灭,一般情况下她并不会这么狠, 实在是这次玄音谷碰到了欢喜宗的底限,当她看不出他们在算计自家宗门的少宗主吗?

若是没有鹿雅机缘巧合掉进秘境里,说不得这次十方阵欢喜宗就要大失元气,连少宗主都可能神魂不保,这已经是骑在他们脖子上拉屎了,还想着再说, 再说个屁啊!

即便那位掌门弟子被杀后,他留在宗门内的心血魂印破碎,会将眼下情况以留影的方式展现出来,好让玄音谷知道杀害宗门弟子的是谁, 她面色也没有任何和缓,甚至在那掌门弟子的尸身亮起青色光芒时,还杀气腾腾看了一眼。

玄音谷执事殿的弟子大吃一惊,赶紧传音给宗门,欢喜宗这是要翻天啊,竟然公然诛杀玄音谷弟子,真当他们玄音谷好欺负吗?

玄音谷好不好欺负,秋狄长老才不放在心上,欢喜宗是不愿意与人为敌,也是因为宗门弟子爱凑热闹,没那么大的功利心,可他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你们赶紧出去,外头蓝沁长老在,不必隐瞒,外头那些玄音谷弟子,也都不必回去了!”

魏昶络冷着脸点头:“师父放心,定不会让玄音谷跑掉一个残魂。”杀死怎么够解恨呢,定是要他们神魂俱灭才能报如此大仇。

秋狄长老挥挥手,也不多说,让弟子们出秘境去找同门,跟玄音谷算账,她服下一枚平日里舍不得用的三道丹纹极品回春丹,打坐片刻稍微和缓了身体内有些混乱的灵力,便不敢耽搁,再次进入十方阵内。

可是她在阵内找了许久,也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当时十方阵还在幻境中,所以她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出来的,她几乎是将整个地皮翻过来一遍,甚至因为还没有解除的陷阱受了不小的伤,也没有找到陆云歌他们。

实在是没办法,秋狄也不敢耽搁,还是尽快出去禀报宗主为妙,她找不到,已经化神期的宗主定能找到,毕竟陆云歌可是亲儿子,还有凌仙宗那边,也该知道玄音谷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如此恶心人的宗门,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凌仙宗几千年前还是太仁慈!

等她出来秘境后,地上已经血流成河,这秘境的出口是在一片山林当中,如今山林已经被削出一块平地来,玄音谷紧急赶过来的太上长老和欢喜宗这边的蓝沁长老正在冷着脸对峙。

蓝沁看见秋狄出来,赶紧露出询问的目光。

秋狄长老看了眼隐隐占据上风的玄音谷弟子,还有欢喜宗这边冷冽到有些悲愤的众人神色,对着那位化神初期的太上长老也丝毫不惧。

“玄音谷弟子妄图陷害并且斩杀我欢喜宗弟子!领队的元婴真君利用秘境内阵法杀害我欢喜宗少宗主,妄图断我欢喜宗传承!所有弟子听令,若是玄音谷胆敢再有任何动作,所有弟子自爆,蓝沁长老用宗主留下的化神法宝不计一切代价回到宗门禀报宗主,我欢喜宗与玄音谷不死不休!”

听秋狄的声音几乎是带着泣血的冰冷,那位压制着不让两方打起来的太上长老忍不住皱了皱眉,真是的,那秦家小子到底是怎么办事儿的,怎么会留下这么大的漏子。

他早就叮嘱过,若是没有百分之一千的把握能够留下所有人的性命,就不要动手,玄音谷这几千年能有如今的发展,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厉害,而是足够谨慎,可惜坏在了秦家那个臭小子手里。

这次回到宗门后,他定要禀报宗主,让秦家老祖为此负责,宗门内以后不会再有秦家的位置了。

可是如今却还是得妥善解决这个问题,姓刘的化神真尊和缓了神色,甚至还略带着几分愧疚:“秋道友且别急着动怒,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我玄音谷内也不是铁板一块,哪个宗门没几个败类呢,即便是秋道友不动手,若是那秦幽蚕出来,本尊也是要斩杀了他为宗门除害的,我们两宗之间一直都很和睦,可别因为几个孽障就让其他宗门看了笑话。”

秋狄脸色更冷,带出一抹冷笑:“刘真尊也不必担心别的宗门看笑话,玄音谷不只是想要杀害欢喜宗弟子,还妄图将凌仙宗月影太上长老的关门弟子鹿雅抽筋剥皮,折磨她的神魂,这件事情,想必各大宗门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刘真尊脸色一变,这次是真黑了脸,各大宗门不袖手旁观他不怕,还能咋的,不就是哔哔两声?

可凌仙宗那些滚刀肉可不会哔哔啊,他们向来是能动手就不哔哔的类型,这要是言灵之主的神魂在手也就算了,可如今秘境内所有的弟子都被灭杀,外面守着的弟子也只剩下几个苟延残喘的,在自己身后呢,谁也不知道那鹿雅到底……是死是活。

可但凡鹿雅出点问题,只怕这次便不能善了了,若是凌仙宗那几只上万年的畜生发了疯……玄音谷还能不能留下都是个问题。

刘真尊眼神瞬间阴冷下来,为今之计,欢喜宗这些弟子,怕是一个都不能留,这件事情绝不能有任何风声传出去。

他是化神大能,总比元婴真君法力要高深的多,即便蓝沁已经到了元婴后期,到底差着一个曾经,若是大家都动了真格,她也不是化神大能的对手。

刘真尊动手就是强招,一招天塌地陷的重力法术下去,欢喜宗所有弟子都被压趴在了地上,甚至地面都被压出了人形。

不只是如此,他还用了化神期才能用的禁术十方牢笼术,将此间天地的灵气都禁锢住,算是形成了化神期才开始领悟的小型领域,防止任何人传音出去。

秋狄本就受伤颇为严重,也被压倒在地,只有蓝沁还能苦苦支撑,膝弯也被压得骨骼吱吱作响。

“所以刘真尊现在不说屁话了?什么哪个宗门没有几个败类,事实证明玄音谷上下都是畜生不如!”秋狄长老咬牙低吼出声,强行站起身来,浑身都被压得冒出血珠子,一身鹅黄色仙女裙已经被染成了暗红色。

“放肆!凭你一个小小元婴,也敢跟本尊如此说话!”刘真尊怒喝,一道浑厚灵力甩出去,硕大的灵力手印带着凌厉的金系气息朝着秋狄压过来,若是压实了,只怕会将人直接压成肉饼。

秋狄丝毫不畏惧,动作艰难撕开自己身上的卷轴,瞬间龙卷风一样的风刃冲天而起,同为化神期一击的术法卷轴将那手印直接打散。

“我呸!现在不掩盖玄音谷的肮脏心思了?不就是觊觎欢喜宗的气运鼎,还觊觎鹿雅的言灵血脉吗?你们有命贪婪也得有命拿!”蓝沁护在秋狄身前,娇骂出声。

实则她和秋狄这会儿心里都有点发苦,她们又不傻,知道玄音谷弟子被杀会传送影像回去,此地离玄音谷不算太远,欢喜宗倒是十万八千里,等宗门大能过来,黄花菜都凉了。他们要是没有准备,是得了失心疯才会对着化神长老叫嚣。

既然叫嚣了,那必定不会是没有任何准备的,此地离玄音谷不远,可是离凌仙宗也不远啊,魏昶络等人出来,啥也没做呢,都没急着控诉玄音谷,就先给凌仙宗掌门发了传音,告知玄音谷算计鹿雅的事情。

蓝沁得到魏昶络传音后,怕那位白宗主闭关,还跟自己交好的月白长老、昭华真人还有雾鹿真人都传了音,以凌仙宗对言灵之主的重视,不可能会随便派人过来。

可他们该说的都说完了,不自量力挑衅也逼着玄音谷露了丑陋面孔,化神真尊就算是慢慢悠悠也该到了啊,怎么还没动静呢?再没动静他们可就真要玩儿完了!

果不其然,那刘真尊呵呵笑出声来,只是眼神中的冷酷是愈发深沉:“只要你们再也没办法说话,后头的事情,自然就不必你们来操心了。放心,本尊也不会斩尽杀绝,神魂还是能给你们留下的。”

毕竟还不知道那位言灵之主甚至是欢喜宗的少宗主到底是死是活,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留下秋狄和几个弟子的神魂,到时候用搜魂术搜出始末,再将对方神魂炼器不晚。

说罢刘真尊取出自己的本命法宝,乃是一柄初阶仙器的重剑,还是他已经去了灵界的师傅留给他的,可以无视化神威能。

他也不废话,直接运气浑厚灵力一剑冲着蓝沁劈了过去,这个修为最高的长老必须先死,其他人可以慢慢收拾。

蓝沁有些绝望,化神威能本就让人抵抗的特别艰难了,仙器带着化神全力一击,隐隐锁定她的神魂,她根本连动都动不了,只能被动承受这一剑。

秋狄睚眦剧烈:“你躲开!”她咬了咬牙,不再等了,其他人都可以死,蓝沁必须活着,她身上还有少宗主封印的钥匙呢。

秋狄直接将所有灵力运于丹田中的元婴,以自爆前的灵力爆发勉强将蓝沁狠狠推开,随即她冲着刘真尊疯狂冲过去,即便不能让刘真尊死,他也别想好手。

刘真尊冷哼,元婴期实在是把化神期的手段看得太低了一些,在他的禁灵领域内,还想自爆,也得看他允不允许。

正好是时机将秋狄的神魂抓出来,他控制着禁灵的大部分威能压住了秋狄要自爆的灵力,随即灵力掌印迅速往秋狄头上盖,打算直接粗暴地拽出秋狄的神魂。

只是不等硕大的掌印落下,刘真尊突然听到‘咔嚓’一声,他便忍不住吐了口血,猛地倒退出去十几尺。

“谁?滚出来!”刘真尊迅速吞下一颗疗伤丹药,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能够破他领域,定也是化神期,欢喜宗的化神不可能到的如此快,那就有可能是……

“放肆!你一个小小化神初期,也敢在本尊面前大呼小叫,我看你是找死!”一个身形壮硕的魁梧汉子突然出现在半空,甩出比刘真尊还要大的灵力掌印,是火红色还带着几分煞气的,冲着刘真尊就拍了下去。

刘真尊被突然出现的化神大能锁定了身形,被拍个正着,他瞬间就倒飞出去,砸倒了一片粗壮树木,猛地吐出几口鲜血。

“火鹿!我没得罪你吧?凌仙宗这是要跟玄音谷为敌?”刘真尊大吼的同时,早就不动声色放出了自己的传音灵剑。

被称作火鹿的大能冷哼一声,同样一道火红色灵力甩出去,直接将那传音灵剑砸了个粉碎。

“你是没得罪我,你却得罪了凌仙宗和天下苍生,至于为敌……以后玄音谷便不会再存在于梦渺界了,也谈不上为敌。”火鹿这话说的比一开始要温和多了,甚至带着几分淡漠,却让所有插不得手提着心的玄音谷弟子都大惊失色。

什么叫不会再存在于梦渺界?凌仙宗……这是要灭了玄音谷?先前几个受伤的弟子心神大乱,甚至还有人走火入魔,吐血不止,看起来比欢喜宗弟子还要凄惨。

蓝沁等人这才松了口气,赶紧让弟子疗伤,恢复寿元,他们也要跟着杀上玄音谷,可不能留下隐患。

刘真尊脸色灰败:“凌仙宗倒行逆施,妄图成为这梦渺界的神,不给人修留余地,你真以为梦渺界是妖修的天下了?我玄音谷不过是为了人修的大道而已。”

火鹿也不废话,直接将刘真尊的神魂粗暴从他身体中抓出来,瞬间捏碎:“为了人修的大道还是一己私欲,其他人修宗门自会有分辨,老子懒得听你的屁话。”

他也不屑于杀几个金丹期的弟子,对着玄音谷弟子挥挥手:“回去禀报你们宗主,凌仙宗十日之内必定杀上玄音谷,若是玄音谷不能给我凌仙宗和天下修者一个交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玄音谷弟子仓皇着,也不敢在化神大能跟前说废话,都赶紧放出飞行法器就要逃。

“等等!”秋狄哪怕灵力不稳,也对着蓝沁道,“说好要不留活口的,既然火鹿真尊如此说了,就留下一个活口,其他人都斩杀在此,秘境中的欢喜宗弟子不能白死!”

既然是争斗必定会有伤亡,玄音谷还是有心算无心,欢喜宗哪怕实力再强也吃了大亏,有两个内门弟子永远留在里面出不来了,欢喜宗的宗旨便是,但凡有理,谁杀他们一人,他们杀对方满门,说好的话绝不能食言,否则那些寿元受损的弟子以后只怕要生出心魔来。

蓝沁毫不犹豫,冲着火鹿行了个礼,而后迅速杀过去,元婴后期对上金丹期,也是碾压姿态,最后她只留了个金丹初期的弟子,其他人都斩杀在了这里。

玄音谷剩下的这个弟子也不敢多说话,苍白着一张脸,哆哆嗦嗦就赶紧跑了。

火鹿扔给秋狄一瓶疗伤丹药,等她服下后这才问:“你们传音说的不清不楚,我宗门小崽子呢?”

秋狄略略调息后,便苦着脸回话:“回火鹿真尊,我等也正要回宗门请宗门老祖出面来寻呢,鹿道友和我宗少宗主在十方阵中以冰棺护体,沉到了地底下去,晚辈搜遍了白骨冢,也没发现二人身影。”

火鹿正是当初第一个赶到鹿雅渡劫现场的大能,要不是因为八卦,他也不能冲那么快,这会儿他愣是从秋狄苦涩的声音里,听出来点不对劲儿。

“不是,我们小崽子怎么会跟你们少宗主一起呢?”

还冰棺,咋的,生不能同生,死也要同棺?啊呸!不是,自家宗门的小崽子可不能被哄走。

秋狄楞了一下,轻咳两声:“回真尊的话,这……鹿小友亲口承认,认我们少宗主为未婚夫。”

显然,秋狄也不是太担心陆云歌的生死问题,若是陆云歌性命垂危,宗主早来了,只是一直被困在秘境中也不行,如今既然火鹿问起,他们自然要先下手为强。

可是你们凌仙宗的小崽子主动承认我们少宗主是未婚夫的,是你们上赶着我们,到时候即便是成了道侣,也是你们小崽子嫁过来,我们可不是入赘的那种。

火鹿本来还觉得好奇呢,听秋狄说完后,马上露出了然的神色:“哦,是这样啊,那看来你们还真是得赶紧回去,让宗门大能来救命,我就在这儿守着,阵法的事儿我不懂,快点吧,完了你们少宗主估计要危险。”

秋狄:“……”

火鹿听季元修说过鹿雅在灵境镇中的操作,实际上,在鹿雅闭关的五年内,她的伟大(不要脸)事迹都已经传遍了,包括她那骚操作不重复的求馈赠方式,说起来小崽子的未婚夫都不知道多少了,好多宗门都有,小崽子能光明正大说出来,那就不稀奇了。

相反,被小崽子惦记上,若是不快点救命,估计身体没事儿也要穷死的,啧啧……他这可是真的好心。

“我送你们一程吧,还是早出来早好。”他怕小崽子下手太狠,到时候人家要是哭着出来,叫欢喜宗人家那位亲娘看见,说不定要心疼的。

蓝沁:“……多谢真尊。”

虽然火鹿很好心,可俩长老甚至是弟子们怎么听都觉得不太对劲,怎么火鹿一开始还好奇,听见未婚夫就露出怜悯的神色来了呢?

“难不成火鹿真尊是怕,咱们少宗主清白会不保?”回去的路上蓝沁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们年纪倒是都还小,若是那位鹿小友也到了金丹期,双修也没什么呀。”

秋狄摇摇头:“我总觉得不太对,还是早点请宗主来吧,完了我怕……”少宗主真虚,说不准鹿雅的真身是螳螂或者蜘蛛呢?谁也不知道妖皇的真身啊,怪吓人的。

化神大能的脚程都不算慢,秋狄等人用了十几天回到宗门,陆云歌她娘还有他姥姥俩人听说后,干脆叫众人留下养伤,一个化神中期,一个化神后期,俩人风驰电掣,一天时间就回去了。

到了秘境的入口处,二人就看到一只火红色带着银色斑点的鹿趴在地上睡得起劲儿,陆云歌他娘陆君绮笑眯眯弹出个火红色的果子去。

火鹿湿润的黑色鼻头动了动,眼睛都没睁就将果子吞了,随后才变成人形打个哈欠:“出口我封住了,我们小崽子性命无忧,咱们进去说?对了,你那洞天福地的火参果越来越好吃了,这是多少万年份的?”

“为了感谢道友,自然是三万年份的咯,不算多,也是个心意,我这洞天福地最多也就是这个年份的了。”陆君绮挽着亲娘的胳膊笑,明白火鹿的未尽之意,递出去一个乾坤袋,三人说说笑笑进了秘境。

身为化神大能,虽然在大乘秘府内,也是能来去自由的,神识也能覆盖大半个洞府,几人到了白骨冢前,便能将整个秘境都看完了。

“阵破,没有云歌的气息。”陆云歌的姥姥幻莲真尊本命仙器是以幻术出名的,这噬魂十方阵她最了解,十个方向的各门和代表的危机她都一一摸索过,完全没有任何痕迹。

最后三人站在了陆云歌带着二人消失的地方。

“绮儿,云歌的血脉封印,破了一部分。”幻莲真尊叹了口气,对陆君绮道。

陆君绮皱眉:“怎么会?当年是甄老祖亲自动手封印的。”

火鹿挑了挑眉,陆云歌便是当年找上甄老祖的半妖崽子?这么说起来,他跟鹿雅说不准还真有点缘分。

“你也知道……他的血脉司掌时间,若是二人不想被找到,只怕咱们谁也发现不了,不过等他们都恢复神识后,想必云歌能找回来,就是……时间谁也说不准。”幻莲真尊道。

陆君绮捏着额角有些发愁:“那就让他们慢慢待着吧,左右寿命都长着呢,倒也不是坏处,我只是怕云歌的封印要是全解开了,他这身体就压不住血脉里的凶性了,我还想着让他能进幻海秘境寻机缘呢。”

“这是他的命数,不可强求。”幻莲真尊如此道。

三个人也没啥别的法子,火鹿不知道陆云歌身份,人家不说清楚他就知道是不能问的,亲娘老子都不着急,白淼淼也跟他们都叮嘱过,不让他们干涉鹿雅的事情,他也不着急,还活着就行了。

于是三人分别告辞过后,约定好十日后,在玄音谷宗门大阵前见,这十日功夫,也够两宗跟各宗门通气的了,反正玄音谷是一定要灭的,谁要是护着玄音谷,他们倒是也不介意顺便收拾一下。

如今梦渺界安定,可飞升机缘就那么些,少一两个宗门倒是也不怕什么,各宗门对气运鼎运用愈发得心应手,倒是也不怕气运出问题。

事实上,玄武阁不参与这些争斗,清宁寺也不参与这些事儿,剑升宗唯凌仙宗马首是瞻,九极门的铁汉子们虽然不喜凌仙宗,却跟欢喜宗关系特别好,瑶清宫宫主跟陆君绮更是闺中好友,只有丹焚宗有心阻止,青鸾门也有些想要替玄音谷说话的意思。

凌仙宗和欢喜宗这回都很坚决,就一句话,可以站干岸,谁掺和在玄音谷那边,那欢喜宗和凌仙宗就灭到谁家去。

青鸾门:艹,都疯了,他们只不过是不想失去玄音谷这个订单大宗,可在灭宗面前,害,少赚些能咋,不是还有散修联盟么。

丹焚宗就更不敢说话了,他们刚被凌仙宗搜刮了个干净,如今实在是没底气再跟凌仙宗作对。

最重要的是青鸾门和丹焚宗都清楚,这也是让丹焚宗恨到骨子里的,哪怕玄武阁和清宁寺不参与这些争斗,可即便他们有本事灭了凌仙宗,这两个宗门绝不会袖手旁观,毕竟梦渺界如今还靠妖皇神力护着。

那既然有实力也灭不了,没实力还被揍很惨,他们是傻了才会跟凌仙宗作对,何况这次还有欢喜宗,丹焚宗的长老们都心里嘀咕,玄音谷也实在是傻透了,猥琐发育不懂吗?

懂不懂的就没人知道了,反正玄音谷的护宗大阵短短半年就被破,普通宗门弟子没人下狠手,玄音谷的中高层修士和长老,凌仙宗和欢喜宗一个没留,全杀了个神魂俱灭。

十大宗门之一,只一年功夫就消失在梦渺界,此举让梦渺界的大小宗门都震撼至极,一时间各宗门都友好起来,气氛和谐的不得了。

如今梦渺界只剩下了九大宗门,宗门大比这次顺延至了青鸾门。

春暖花开,转眼间十年过去,深陷在地心里拥抱在一起的俊男美女,其中一人嘤咛着睁开了眼睛,晕晕乎乎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摸摸索索,蹭来蹭去的,怎么都感觉没那么舒服。

醒来的是鹿雅,她觉得脑子还晕乎乎的,越蹭觉得越热,舔了舔唇角,触碰到一抹柔软的冰凉,她想都没想就咬了上去。

“唔……”陆云歌被咬醒,感觉怀中像是有一条温暖的小鱼儿在游动,他冰冷的身体里迅速升起一抹他从未有过的躁动,忍不住跟着咬了回去。

而后,等鹿雅好不容易清醒一些,才发现她是跟陆云歌亲一块儿了。

哦不,不是亲一块儿了,是咬一块儿了,摸着丝丝作痛的唇角,鹿雅又看着还没清醒过来有点要反攻的小哥哥,瞬间想起先前的一切来。

妈呀,初吻没了,好家伙,还被戳了……这次秘境,真真是赔大发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多了一千五百字,有点没把握准时间,我明天再提早一个小时开始写,争取按时发哈~感谢在2021-08-21 21:29:58~2021-08-23 21:40: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凤`(n_n)′ 20瓶;木子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