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54章 第 54 章(抓虫)
二人一路往南飞, 这梦渺界跟鹿雅以前所在的蓝星还有些相似,虽然修仙界按说四季如春并不困难,可极寒在北, 极荒在西, 炽热在南, 东面是雾林,四季如春。

所以从凌仙宗所在的东面往南面走,路途比绕地球一周还要远, 毕竟是修真界和凡人界二界融合, 各宗门才会提早很久往青鸾门去, 最远的瑶清宫要提前一年半出发。

路上他俩也碰到了好几个宗门飞在空中的大型法宝灵船,鹿雅还跟没见过世面的散修一样,眼巴巴看了好久。

陆云歌听鹿雅说从未见过,有些心疼:“欢喜宗有, 我回去就用贡献分换给你。”

“那就不用了,要是抢……咳咳,别人送一艘还能用来收藏, 换这个太败家了,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灵石。”鹿雅咂摸着嘴摇头。

她就是觉得好看,像是末世里那些年纪大的异能高手们炫耀过的游轮,甚至看起来更美轮美奂,要是有机会可以坐坐,自己要就算了, 想也知道要耗费多少灵石。

想起灵石来,鹿雅就有些心痛如绞,她和陆云歌俩人现在要啥宝物都大差不差,可是论起灵石来, 俩人就是穷光蛋。

鹿雅农民揣蹲在灵舟上,仰头看着路过的飞行法宝,算着要用到的灵石,几乎要流哈喇子,为了扮猪吃老虎,她和陆云歌换了搜比较破的灵舟,身上也穿着看似普通却带着低调奢华的朴素衣裳,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老虎送上门。

乘坐飞天马拉着的马车路过的修士,看见她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嗤笑:“土包子。”

鹿雅可怜巴巴等这马车过去,在陆云歌想着要不要将那马车打落的时候,鹿雅才兴奋站起身来:“师兄,他们说我们是土包子!”

陆云歌认真摇头:“不是,他们瞎。”

鹿雅脸上笑容更灿烂,语重心长拉着陆云歌的手:“师兄,正是因为他们瞎,咱们才要用美色……咳咳用笑容温暖这修真界,感化他们,再说咱们……我确实是土包子,所以等咱们有灵石了,师兄带我去见见世面呀!”

陆云歌:“……好!”他虽然单纯,但是并不笨,鹿雅那贼兮兮的笑容还有说起灵石来,搓小手的猥琐……可爱模样,都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先用温暖感化别人,感化不了的就让他们体会修仙界的毒打,没毛病。

哪怕是没出过宗门的陆云歌都知道,修仙界天天绞尽脑汁日天的修者们,争抢大道机缘都毫不犹豫血海里来去,他们会被感化?呵。

慢慢的空气中的火灵力浓郁起来,陆云歌是冰灵根,他不喜欢这种特别热的地方,可鹿雅随手就取出来一块冰灵玉的坐垫给他,陆云歌心里甜滋滋就坐下了,连不远处一座座褐色的火山都顺眼了许多。

鹿雅倒是没什么不适应的,她有火灵根,火灵力活跃对她来说没有裨益也挺舒服的,大概再需要几天功夫就能到青鸾门,让鹿雅遗憾的是,一路都没遇到不长眼的,离宗门大比也还剩不到十天,大家估计都急着赶路,没心情搞事情。

所以哪怕身上灵力充足还挺舒坦,鹿雅也有些蔫儿,百无聊赖坐在灵舟船头踢腿,开始期待起跟奶奶见面了。

可无心插柳柳成荫,俩人准备了一路,故意换了破旧的灵舟,衣裳也看似低调,都没能碰上不长眼的,眼看着马上就要到青鸾门,反而碰上了。

实际上也不是不长眼,是眼睛太毒辣,看出来了俩人之间不同寻常的地方,暗戳戳跟一路了。

“师叔,那是冰丝雪绸做的衣裳,瞧着他们这模样,该不会是瑶清宫弟子吧?”有小心思的俩人里,年轻一点的那个问长辈。

当师叔的眼睛更毒辣,带着几分欣喜摇头:“不是,瑶清宫弟子向来清高金贵着,即便是在外头秉着礼却也能从骨子里看出那份孤傲,这俩生瓜蛋子一个有几分贵气却不谙世事,一个倒像是出身草根,说不准是小女娃想要攀附世家弟子,怂恿着私奔出来的。”

年轻些的一愣一愣的:“娘咧,那得是大宗门里的?大宗门里弯弯绕绕也忒多了,可没咱们散修过的舒坦。”

师叔翻个白眼:“也有可能是修真世家出来的,不过两个筑基期罢了,咱们也没打算要他们的命,怕什么。准备好趁个没人的时候动手,咱们这也算是教教他们出门在外的道理了。”

这些温室里的小骨朵们,好好在家里呆着多好,没事儿别出门,出门就等着被抢吧。

路过界碑旁边的边陲小镇后,鹿雅和陆云歌刚飞了没多远,就被拦住了。

鹿雅楞了一下,立刻抱住陆云歌的袖子站起来,害怕(兴奋)的小模样真诚极了:“你们是抢劫我们的坏人吗?”

苍天呐!这俩人上辈子肯定是刨了谁家祖坟了,这简直是送上来的肥羊!

那位师叔也是这么想的:“……”抢劫的,还有好人?

“别废话,我们不伤人,把好东西交出来,放你们走,不然可别怪我们不客气!”师叔不客气道。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天道残酷,梦渺界起运衰竭,飞升艰难,我辈修士该守望相助才是呀。”鹿雅怯生生说着,捅了陆云歌一下,正好碰在他痒痒肉上。

陆云歌虽然不怕痒,但是想起鹿雅的交代,立刻露出一个温和至极的笑来:“师妹说的是。”

怕眸光太冷,他还垂下了睫毛,直接让抢劫的俩人傻眼了。

娘咧,这美色,这动静,妥妥的蓝颜祸水!

“师叔,咱们要是将人卖进金胜阁里……您的本命法宝就有了啊!”小年轻起了别样的心思,“更别说,这男修瞧着不像是小家族出来的,咱要是抢了他们把人给放走,以后万一被他们的长辈找过来算账可怎么办?要是卖进金胜阁,他们背后可是灵界的大人,到时候哪怕是他们家中长辈要算账……也不怕找到咱们头上来啊!”

师叔想了想,很有道理,他眼神一转,面色带上了几分愧疚:“道友这番话实在是让我师侄二人惭愧,我们也实在是有难言之隐,才会出此下策,本也不想伤人的,这实在是没办法了……唉。”

鹿雅:“……”这俩人是傻吗?还是觉得她和陆云歌像傻子?

陆云歌都有点意外,原来外头的修士这么蠢,怪不得欢喜宗弟子不愿意跟外头的修士结亲。

“你们……怎么了?若是能帮忙的话,也可以帮你们一把的。既然出门在外,我师父跟我说过,要行善积德,才能让气运更好。”鹿雅带着几分迟疑和不得不开口的无奈,胆怯试探道。

要是痛快要帮忙,俩人肯定不信,可若是拒绝……那她俩忙活啥呢。

果然,当师叔的仔细观察鹿雅的神色,看出来了她的害怕,心里肯定这必定是偷偷跑出来的,那他就放心了。

他面色就更温和:“说起来,我们也是想要去秘境里探险,我们家长辈曾经进过幻海秘境,得到过一个地图玉简,里头有一样家中受伤的长辈急需的东西,可我们二人……唉,此处不方便多说,不知可否请二位道友往前头青鸾城一叙?金胜阁的灵酒和灵食还不错。若是你们不愿意跟我们一同前往,也只当我师侄二人刚才被猪油蒙了心的道歉了。”

鹿雅来兴趣了,这显然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看样子陆云歌钓出来一条更大的鱼呀,她心里高兴极了,不怕他们坏心思多,就怕不够多,反正还有十几天宗门大比,搞个大的就当开幕式也挺好的,嘻嘻……

“既然道友如此坦诚,我们师兄妹自然无有不可,请吧。”鹿雅拉了拉陆云歌的手,冲眨了眨眼。

陆云歌秒懂鹿雅的意思,他不知道鹿雅要做什么,但是无论做什么,他都愿意陪着。

所以他操控着灵舟不远不近跟在了二人身后。

因为那金胜阁占地颇广,并不在青鸾城的中心,所以倒是也没碰上来参加宗门大比的弟子们,他们都被安排在青鸾门内呢,离这青鸾城还隔着一座火山,要过去,除非有邀请和宗门令牌,否则很难越过这座火山。

这也是鹿雅想着搞事的缘由,青鸾门馈赠给她的好东西不少,要是从山脚下的大阵边缘求见凌仙宗管事,知道她的身份还指不定怎么被关怀(为难)呢,怎么比得上直接闹出动静来,让宗门里的管事来找她呀。

陆云歌给她的好东西里,正好有个非常适合做开幕式的法宝,嘻嘻……鹿雅越想越兴奋,她在搞事情上从来都是不嫌热闹太大的。

跟着这师侄二人进了金胜阁后,鹿雅眼睛都不够用了,凌仙宗附近没有这种地方,她过去许多年也一直在清修,出门历练没多久就进了时间缝隙,这才算是长见识了。

金胜阁内到处都金碧辉煌,不管男修女修,穿得是凡间衣裳还是法衣,都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特点,漂亮,省料子。

鹿雅脑袋转来转去,瞧着好几个穿着似是比基尼那样的法衣,外头只披着一层轻纱的女修路过,忍不住问陆云歌:“欢喜宗有没有这样的地方?”

她也想要一套,以后说不准能用得上,嘿嘿……

陆云歌看不到鹿雅脑袋里的颜色,乖乖点头:“金胜阁是欢喜宗在灵界的大能开的,自然是有的。”

换言之,这金胜阁就是欢喜宗对外的铺子,毕竟欢喜宗门下弟子不喜欢跟外人打交道,可宗门总要有收入不是,还有什么比秦楼楚馆这样的销金窟更赚钱的呢。

鹿雅想,那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要是这师侄俩要卖了他们师兄妹……她是行侠仗义呢,还是稍微收敛点行侠仗义呢?

陆云歌虽然不知道鹿雅在想什么,但是他骨子里跟鹿雅相同的爱好,莫名让他领悟到了一点点,他拉紧了鹿雅的手,跟她传音,冷玉般的声音还带着微微笑意:“欢喜宗弟子知我者甚少,你想做什么便去做,金胜阁发展的不错,受灵界桎梏,娘亲并不放在心上,早就想收拾一直没空出手来。”

换言之,就算鹿雅砸了金胜阁,陆君绮说不定还要拍巴掌叫好,灵界有些人伸的手太长,他娘早就想把那些不老实的手给剁掉一部分了,只不过为了宗门考虑,陆君绮也有些顾忌。

鹿雅眼神亮了许多,跟陆云歌十指交叉双手握在一起,唇角笑意更甜了,话也特别的不要脸:“既然婆婆都不喜欢,那我这个未来的媳妇儿怎么也得送婆婆点见面礼呀,这种小事情,就不必让婆婆来操心了。”

陆云歌脸颊微微泛红,眼神中也带着欢喜:“嗯,一起。”还有给奶奶的见面礼也可以从金胜阁里出呢。

金胜阁中最高层的奢华殿阁中,负责青鸾城的阁主突然打了个喷嚏。

而跟在二人身边仔细观察他们的师侄俩也对了个眼神,瞧见两个人浓情蜜意的模样,更肯定这是偷偷私奔出来的了,那他们还顾忌什么?

这种私奔出来的小年轻,只要不是性命危险,定不会跟家中求助,等到他们求助的时候,还来不来得及,反正金胜阁手段不俗,倒是也没有性命危险,以后的事儿那就跟他们没关系了。

师侄俩痛痛快快将二人请进了金碧辉煌的包间里,非常豪爽叫了一桌子酒菜,然后趁着出来催酒菜的功夫,就跟这边阁里的管事联系上了。

两方也不是头回合作,不过这骗人来卖还是头一回,管事的也有傲气,有些不乐意。

那师叔也不着急,将俩人情况一说,管事摸着下巴想了想,看了这师叔偷偷录下来的留影石,眼神中异彩连连,感觉这买卖可以做,左右到时候将他们的灵力禁锢住,扔到禁灵黑屋子里待上个一两年,出来也就老实了。

两方商量好,那师侄俩就开始招呼着鹿雅和陆云歌吃吃喝喝,鹿雅试探着问到底需要他们师兄妹帮什么忙的时候,俩人也是顾左右而言他,只说等吃饱喝足再说。

等吃的差不多,那管事就笑眯眯进来了。

“说起来倒是也不费事儿,只是要劳烦二位道友在此处多呆些时候,好让我师侄二人能多谢盘缠进秘境,只要二位道友不惹事儿,等出来后,我们师侄必有重谢。”那位师叔等管事将门关上打开禁制后,不再推三阻四开门见山道。

鹿雅高兴的差点笑出来,赶紧咬着舌尖瞪大了眼,真切激动起来:“你们要将我们卖进青楼?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就不怕惹了招惹不起的人?”

妈呀,这简直是打瞌睡来了枕头,她还想着看在欢喜宗面子上要不要收敛点呢,结果这金胜阁竟然如此主动送他们搞大事!

好人!修仙界还是好人多啊!

她赶紧拉住了陆云歌的手,找到了底气一般强压着眼底的害怕,像是刚知道这师侄俩人的恶意:“我们可是出自名门,若是现在放我们离开,我保证不会有人找你们的麻烦,若你们仍然执迷不悟,可别怪我们师兄妹不客气了。”

管事笑脸儿丝毫不变,非常和善地劝他们:“金胜阁里哪怕普通的侍者或者小娘子都是金丹期修士,管事乃是元婴期修士,你们就算是要不客气,小小筑基期也是自找苦吃,何必呢?在咱们金胜阁里,保证不会让二位委屈了,你们也瞧见了,咱们金胜阁的人哪个不是吃香的喝辣的,二位还是识相些为好。”

鹿雅轻哼:“是不会太辛苦,只是要对着你这样肥头猪耳的卖笑,说不准还要伺候床榻是吧?我呸!你们丑到我和师兄了!”

师侄俩:“……”

管事突然冷下脸来:“若不是看你们二人姿色还可以,想要进金胜阁简直是痴人说梦,别给脸不要脸。”

陆云歌面无表情道:“听说金胜阁是欢喜宗门下的,你们这等勉强不乐意的修士卖身,欢喜宗可知道?”

管事冷笑:“那就是我们欢喜宗的事儿了,不劳烦道友操心。”

“所以你们就是铁了心要作恶是吧?”鹿雅飞速取出一个闪烁着金光的海螺,“你们以为我们师兄妹二人敢单独出来历练,难道没有任何保命的手段吗?你们瞎呀?”

因为鹿雅用的是疑问句,管事和师侄俩眼眶子都刺痛着跳了两下,只以为是被那海螺的金光给刺的,没放在心上。

“是历练还是私奔,还需要咱们说清楚?”师侄俩人里的小年轻嘟囔。

陆云歌闻言楞了一下,脸上带了几分怒色:“胡说八道!”他们这不是在去见家长的路上嘛,这些人简直是瞎了狗眼!

管事懒得跟二人多说,该给这师侄俩的东西他已经给了,这等好货色不常见,尤其是陆云歌,若非陆云歌颜色太盛,他也不愿意强迫谁,左右金胜阁也不缺俊男美女,只缺那种美得叫人心惊的。

要知道青鸾门正好有个化神大能是为女修,她可是最好俊美男修呢,若是能讨好了那位,金胜阁说不准又要多一批法宝能办个上台面的拍卖会,到时候灵界的大人定会奖赏他们的。

他挥了挥手,让跟进来的护卫动手,鹿雅拦在陆云歌身前紧张道:“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要喊了!”

管事被逗笑了:“你这是看凡间的话本子看多了?还是没见过禁制?”这种禁制连传音都传不出去,话本子里说得对,叫破喉咙也不可能有人听见。

鹿雅见护卫已经取出捆仙绳,她立刻将海螺放在唇边,像是虚张声势一样喊出声:“青鸾门和欢喜宗的管事都死绝了吗?光天化日之下,金胜阁竟然敢明目张胆绑架俊男美女,十息之内若是再没人来管管,我可要替天行道,积德行善,砸了金胜阁了啊!”

师侄俩:“……”虽然但是,报复的话还能说得这么不要脸?

管事冷笑:“动手!十息之内将他们扔进禁灵域!”

这头眼看着要打起来,除了鹿雅,谁也不知道,她那海螺是子母螺,子螺她在进金胜阁前已经藏在了阁外不远处,如今通过母螺说话,就像是对讲机一样,禁制也挡不住,而那子螺没别的优点,只有一个作用——能把声音在万里范围内放大到跟打雷一样,这是剑升宗从仙魔战场找到的,后来被陆君绮通过拍卖会拍到,因为够闪,被当娘的送给了儿子把玩。

于是,在这雅间内管事和那作恶的师侄俩还一无所知的时候,青鸾门万里之内,突然响起了如同天道一般震撼的声音,这声音脆生生的,就是震得好些人都蹦了起来。

尤其是凌仙宗这边,季元修对鹿雅的声音很熟悉,他一说,昭华真君立刻飞身而起,青鸾门内,还有欢喜宗的住所里,三处都有大佬瞬间飞起,往金胜阁去。

其他宗门的嫡子听到这轰隆隆的呐喊声也都激动了,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嘛,这话里信息量很大啊,简而言之……有瓜!

不管是在修练的还是在逛铺子的,亦或是跟人切磋的,大家都非常自觉往金胜阁冲,有热闹不看是傻子!

金胜阁内正在让侍女伺候着喝酒的元婴管事,听到那如洪钟般的动静,猛地一口酒喷出来,脸瞬间就黑了,他听过这个动静,身为修者记忆自然是不错的,这是在雾林里筑基就渡劫的言灵之主!

最重要的是,这是凌仙宗的小崽子!艹了,谁特娘这么急着找死,惹上这个大麻烦了?他都顾不得用法术清理掉自己身上的酒水,立刻就起身飞出去。

金胜阁共六层,除了六层无人可进,其他五层都非常的豪华,越往上越奢靡,对修为也有限制,因为鹿雅和陆云歌现在表现出来的是筑基期,所以他们在二层。

在雅间内,护卫拿着捆仙绳上前,要将人捆起来根本用不了十息,可别忘了,陆云歌是元婴期,他纵着鹿雅玩儿不乐意暴露身份,但维持阵法不破还是非常轻松的。

所以护卫一时间无计可施,只能去看那管事,管事冷笑着拿出自己的法宝,刚要上前,就‘嘭’一声……被踹飞了出去,趴在了鹿雅面前。

“哎哟哟,你也太客气,我不缺孙子,尤其是你这么丑的。”鹿雅赶紧拉着陆云歌蹦开。

围过来的大佬们:“……”

那位踹飞人的阁主:“……”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昨天着急不太满意,所以重新码了一遍本章,还是没能准时,抱歉,下一章零点前哈,有红包包掉落啊~

感谢在2021-08-27 21:18:30~2021-08-28 23:41: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又是充实的一天 15瓶;安寧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