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58章 第 58 章
八位宗门里的化身大能一起用大威能绘制传送法阵的场景还是非常壮观的, 只是鹿雅有些好奇,扒拉着八卦小能手苏双双问:“为啥玄武阁不参加呀?”

好像甭管是灵境镇还是在外面历练,甚至宗门大比都看不到玄武阁的身影, 她听说这次也有玄武阁的师兄来到青鸾门了, 可从头到尾都没见过人。

这会儿散修里的三百修士都已经站定了, 也没瞧见玄武阁的人在哪儿,鹿雅就忍不住好奇了。

这个苏双双是知道的,毕竟大家都有好奇心, 私底下大家都没少讨论过。

“据说是因为玄武阁上应天道, 会有三弊五缺的孽果, 所以他们从来都不出世,出世就代表着出事儿,因此甭管是有啥事儿需要掐指一算,大家伙儿宁愿千里迢迢赶去北冥的雪峰找上门掐算, 也不愿意让玄武阁的人出来。”

苏双双说的特别起劲,甚至还凑近鹿雅神秘兮兮道:“听说每次玄武阁出来的弟子都沉默寡言,没人记得住他们长什么样子, 也没人知道玄武阁到底有多少人,是因为在外头见过玄武阁弟子的,坟头草都老高了!”

鹿雅摸着下巴一脸惊讶,这不是比她还倒霉,她只要控制住乌鸦嘴,倒霉的只有她一个, 这玄武阁的人出来就是人形杀气,谁碰谁死?

鹿从心非常认真:“那玄武阁的人会尽幻海秘境吗?在哪儿你指给我看看。”她一定死死记住,最好连味儿都让谜宝记住,闻见味儿就赶紧逃窜!

在生死面前, 鹿从心保证,自己一丢丢的好奇心都不会有。

苏双双左右看了看,遗憾摇摇头:“估摸着大伙儿都在找,但只知道玄武阁肯定会有人进去,还是那句话,进多少人,怎么进,谁也不知道。”

鹿雅楞了一下,那进没进的,谁知道?

“玄武阁也得修练,秘境关闭后,他们会派弟子出来,将在秘境中得来的天材地宝寄卖,换取修炼物资。”甄俊在一旁目不斜视补充道。

苏双双一脸崇拜看着甄俊,鹿雅也差不多神情,甄俊有些得意,不明显地抬了抬下巴。

苏双双感叹:“没想到如此玉树临风,冷峻寡言的小师弟,竟然比我还八卦,佩服!我给女修拖后腿了。”

鹿雅点头:“加一。”

甄俊:“……”呸!他青着脸朝一边挪了挪,不想让人看出他认识这俩货。

鹿雅还有些不乐意:“你别走那么远,要不然到时候你不被算在我们几个人里,我可保不住你能九死一生。”

甄俊:“……”这是诅咒他吧?一定是吧?

“丫丫放心,进去之前我会用捆仙绳将人都捆在身边的。”陆云歌一脸认真道。

甄俊脸色更青了,扭曲着神色又挪回去,比起被捆,他觉得自己还能忍忍,离这些人近点。

鹿雅高兴拉住了陆云歌的大手,悄悄跟他传音:“到时候连奶奶也一起捆一下,不过其他人都打晕,别伤到奶奶就行了,我怕进去后会失散,你和昭华师兄我放心,其他人我不放心。”

陆云歌又是熨帖又是吃醋,低着头澄澈的眸子多了点可怜巴巴的味儿:“不要放心我,我也需要丫丫保护。”

鹿雅:“……”

几个人没能说更多,八位化神大能齐齐动手,很快传送通道就被绘制好了,凌仙宗身为头名,当仁不让最先进去,陆云歌早就准备好了,他拉着鹿雅的手,在进入通道的一瞬间,就将苏双双和甄俊打晕捆在一起,至于鹿奶奶,深谙软饭怎么更优秀的吃的陆云歌轻柔将人送到了鹿雅怀里。

鹿雅飞快给几个人塞进了太虚葫,这些只在半息之间,实际上要是时间来得及,鹿雅也很想把陆云歌塞进来,不是她不放心昭华,而是昭华身为凌仙宗的领头人,不只是要护着她们几个,也得防着通道内不会被别的宗门动手脚,他不能进去。

昭华听鹿雅隐晦说过可以一起的事儿,就跟鹿雅交代了这件事情,要不他也不会在外头叮嘱鹿雅找地方躲好等着他找过去。

可是鹿雅实在来不及做什么,要不是陆云歌动作快,奶奶他们三人鹿雅都来不及护着,她只感觉陆云歌拉着她的手一紧,而后她手中瞬间就空了,来不及多想她就觉得头重脚轻,整个人像是在洗衣机里被甩干一样,飞速旋转着,要不是她神识过人,估计能吐出来。

“呕……”等脚落到地面上以后,鹿雅还是没忍住一个脚软坐在了一片绵软上,干呕出声,胃里难受的紧,连胸口都隐隐作痛,不是受伤那种疼,就是闷的。

随后她摸到了身下柔软的触感,整个人又是一僵,妈呀啊啊啊啊!这不是跟灵境镇的灵蜃桥一样的东西吧?她赶紧想着兔二那身让人骄傲的毛茸茸,生怕自己想到什么颜色堪忧的玩意儿。

随后她屁股底下就震动了一下,缓缓摇晃起来,她瞬间一惊,不会真变成兔二了吧?

“小崽子你坐够了没有?从老子头上下来!”轰隆隆的吼声几乎在人耳边炸开,炸的鹿雅又忍不住yue了一下。

那声音顿了一下,多了几分恼怒:“什么意思?老子说话让你想吐?!你给我滚下来!我打不死你!”

鹿雅赶紧捂着胸口喊出声:“我说你先别晃了,我刚才就被甩了好久,恶心死了,你再晃我要吐你脑袋上了……呕~”

越来越剧烈的摇晃瞬间顿住,那声音怒气中多了几分郁闷:“那你赶……”

“前辈你先别说话,让我缓缓!”鹿雅嘤咛一声趴在带着黄色和白色相间的短毛的绵软脑门儿上,“您声音太大了,震得我腿软,想吐~yue!”前头是真的,这下子是装的。

她只感觉屁股底下‘嗡’了一下,随后脑袋尽量保持住不动,可她总觉得身前的空地上刮起了旋风,周围环境有些阴暗,秘境里这会儿是晚上,所以她也看不清楚这里到底是哪儿,只觉得屁股底下估计不是墨宝那种虚张声势的庞然大物,怕是碰到真的了。

她人怂胆儿肥,干脆就软软趴在人家脑袋上,能多呆一会儿是一会儿,反正她摸了半天,也没摸到边缘,这脑袋得多大?这位前辈得多大?她也郁闷了,这通道不正常就算了,怎么一进来就送菜来了呢?

她跟谜宝传音:“你说,是来给人送菜比较倒霉,还是以前出门就踩狗屎比较倒霉?”

谜宝:“……”抱歉,这道题我也不会做。

“臭崽子你摸够了没?赶紧滚下来!”许是被她的动作惹怒,那声音虽然放低了些,可是怒火更甚,甚至还有个黑乎乎跟小山一样大的东西砸过来,她赶紧打了好几个滚……都没滚下去,看出来那砸过来的竟然是爪子!

这特么得多大的兽啊!

“前辈……”鹿雅带着哭唧唧的声音幽幽道,“我滚了,您脑袋实在是太大,我没滚下去,您跟我说实话,我滚下去,会不会直接摔死?”

那位前辈:“……”那它怎么知道!

它忍着气运用灵力将自己缩小,一直缩小到三分之一,才又怒吼:“再滚!”

鹿雅取出夜明珠,探了探头,呵——她被一双黄橙橙的,比她脑袋还大的竖瞳给吓到了,提起灵力往下蹦的时候,还有些腿软。

鹿雅蹦下去,赶紧运用神行术飞速后退了一点,没急着跑路是发现这是个山洞,说不准会遇到更危险的存在,确认对方没办法一下子将自己吞掉后,她才赶紧多取出几个夜明珠往四处弹去。

等这山洞内差不多都被柔白色的光芒照亮后,她都顾不得打量,赶紧对着目光不善的……似虎似豹的兽道:“你可不能吃了我?一来不够塞牙缝儿的,二来吃了我你绝对会消化不良,还会变成秃子,再也没办法长毛!”

因为对方还没吃,她诅咒完,倒是没感觉哪儿不舒服,那只看似如同老虎和豹子生出来的虎豹闻言冷冷打了个响鼻,不屑趴在地上:“老子只好人修,不吃臭鸟!”

鹿雅沉默了一会儿,坚强点点头:“多谢前辈。”她第一次为自己不是人骄傲。

如此想着,鹿雅觉得自己还能干点更不是人的事儿:“不知道前辈吞了人修后,那些衣裳啊,储物法器法宝啊,武器啊什么的还在吗?我这里虽然没有人修,但是还有些人修做的灵食可以跟您换。”

那虎豹瞪大了眼:“你看着我像是吃东西会扒皮的?”

鹿雅又噎了一下,艰难道:“若是前辈不消化……呕,算了,我换个问题,前辈,不知道这里是幻海秘境的哪儿呀?”她发现,自己还是没那么不是人,太恶心的事情还是做不来的。

陆云歌和昭华师兄都不在这里,她总得知道自己在哪儿,然后想办法在保证自己小命的前提下,找找人。

虎豹如同鹿雅脑袋般大小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故作讥讽撇开脑袋,瓮声笑话鹿雅:“你也是够倒霉的,这里可是幻海秘境的中枢,幻海秘境所有的法阵还有秘府都是靠这里来提供仙气的,进来后就出不去咯,就你这小身板儿,等着被吸干吧!”

鹿雅又不是瞎子,它那副馋样儿她一个干饭人还能看不出来?

她平静点点头,扭身就要走:“哦,那多谢前辈,我自己找出路就是了,不打扰您休息。”

虎豹见小崽子不上当,急眼了:“不行!你不能走!灵食留下!不然我吃了你!”

鹿雅微笑,转过身就换成了震惊:“前辈不是说不吃鸟吗?”

这下子轮到虎豹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它那是吹牛逼听不出来吗?它说是好吃人修,也不过就是听别的兽吹牛逼的时候说人修最是美味,好不容易出现个不认识的小崽子,它怕被人知道自己是土包子,这才张嘴闭嘴只吃人修,实际上它从出生就没见过人修的影子好吗?

别说人修了,肉食它都没吃过,它这么大一只仙虎豹是吃素长大的,咦呜呜……

可是苦水和泪水只能往肚子里咽,牛逼是自己吹的,跪着也得吹完!

它鼻子耸了耸,瓮声吼道:“老子是不吃鸟!但你身上还有鱼味儿呢!老……老子勉强吃点鱼打打牙祭!不想死就赶紧把吃的交出来!”

鹿雅总觉得它这说话的语气有些熟悉,好像很久没见的姣姣,就总是这么说话的,可大多时候姣姣吼叫的时候,都是虚张声势。

她垂着的杏眸里也闪过一丝狡黠,可面上还是带着几分怯生生的模样,哆嗦着从储物镯中取出一海碗毛血旺递过去:“前,前辈,我就只剩这一碗……”

她话没说完,就被闻到香味儿后瞬间瞪大了眼睛的虎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来抢走了,它长开血盆大口,一口就连同海碗都吞了下去,那鲜香麻辣的味儿,让它整个兽都快迷醉到升华了,几乎要美到飘起来。

鹿雅也不趁机逃跑,就笑眯眯坐在一旁被撞倒的柱子上,等着它回过神。

虎豹果然很快回过神来,主要是那一海碗对鹿雅来说多,对体型放开后堪比山峰大小的仙兽实在是杯水车薪,它就跟吞人参果一样,刚咂摸出味儿来,就没了。

这让头一次见识到这中美味的虎豹怎么能干,它也不傻,眯起竖瞳看着鹿雅,震天响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危险:“你肯定不止有一碗,都交出来,我放你离开,若不然……我连你一起吞下去,也都是我的!”

鹿雅这会儿不装作害怕了,一脸嚣张拍着自己的储物镯:“我确实还有很多,这种连仙兽都能毒死的毒药,进幻海秘境之前我准备了几百份,还用更多吗?一碗你就要完了!”

虎豹楞了一下,嗤笑:“放屁!老子可是大罗金仙级别的仙兽,区区筑基小儿还想要毒死我?要是我真这么容易死,也不会……”给法阵提供仙气了。

话没说完,它发现自己说漏嘴,赶紧停下,只是那虎头上多了几分恼怒和凶煞,猛地站起身来,带着浑身煞气朝鹿雅逼近:“我看你是想死,干脆也不用你贡献给我好吃的了,我就吃了你正好!小崽子应该也很娇嫩吧!”

鹿雅冷笑:“笨蛋!你不信就感受感受自己的胃部,是不是火辣辣的疼,吃了我的毛血旺,还想要我的命,我保证你再走一步,就能疼死你!”

虎豹根本不为所动,它又不是被吓大的,小小筑基期能拿它怎么样?尽管它的仙气每一百年都要被抽走一次,就算剩个空架子也不是筑基小儿能对付的。

可它刚踏前一步,胃部突然剧烈的疼起来,确实带着火辣辣的感觉,它是将毛血旺的海碗和上头避免撒了的瓷盖一起吞下去的,前头感觉到的不过是一点点吞下去的时候碰到盖子洒出来的汤汁,这会儿海碗被它整个消化掉,放了大量麻辣灵植的毛血旺整个在它胃里,这让只吃过灵果的虎豹肠胃受不住了。

最重要的是鹿雅的乌鸦嘴,它疼得厉害,也是被吓到了,也就没注意到鹿雅脸色猛地苍白了一瞬,是偷偷吞下了魅狸给她的补血仙丹,脸色才又恢复了正常。

诅咒仙兽,哪怕是不要它的命,代价也不轻啊,鹿雅有感觉,自己要是再来一次,估计就要吐血了,照着往死里吐那种。

可是虎豹不知道啊,它从出生就在法阵里,以前这个法阵所在的中枢是它的娘亲守着,后来为了让它能顺利出生,它娘亲牺牲了自己,一半仙气给了法阵,一半仙气催化了它的出生,它也是用了几千年才成为成兽,大罗金仙的修为也是因为它娘是仙尊之身,给它催起来的。

所以自从出生到仙在,它虽然已经长大了,却还跟个宝宝一样,这中枢内的仙兽们多少都受过它娘的恩泽,也都让着它,它跟个孩子没什么区别。

这会儿得知自己中了毒,又第一次这么疼,吓得瞬间趴在地上,嗷就哭了出来。

“呜呜呜……鹦叔叔,我要死了!”

“呜呜呜……雀娘娘,我再也不贪嘴了!呜呜呜……”

鹿雅:“……”她耳膜都要震碎了,不是,你有这功夫哭叔喊娘的,你就不会问问我能不能解毒?不过为什么是叔叔和娘,这里头还有二婚?

可虎豹不知道啊,它知道中毒会死还是鹿雅说的,它怎么知道能解毒,为了让它能在中枢活下去,它被催生出来,根本就没有传承。

其他仙兽忙着修练,也没过多教导过它,要是不修练好,每次一百年被抽取仙气,抽的就成了它们的本源仙气,早晚会死的。

这中枢内有一只活了十几万年的玄龟,它曾经用寿元减半的代价窥探过天机,早晚会有人救它们出去,那人在漫天金光中,会发出奇特的声音,所有仙兽都会知道,那是救它们出去的号角。

虽说玄龟寿命几乎与天齐,损失一半寿命并不耽误玄龟活下去,但是窥探天机的损耗也让它近万年来都在沉睡,一直没醒。

大家有了希望,便都在努力修炼,等待有一天能回到仙界,找骗它们来送死的那个混蛋算账!

这会儿在修练中,突然听到最边缘抽取仙气最少的那个角落响起哭声,金刚鹦鹉和火仙雀立刻就惊了,放下手头的修练赶紧过来。

二兽都是飞行仙兽,本体也不大,算是速度最快的,大家怕虎豹要是仙气不够会伤到本源,都让它一有不对就赶紧喊它们俩。

鹿雅好不容易封闭了耳识,正犹豫着该怎么办呢,突然一阵清风过,面前就出现了一只金光闪闪要闪瞎人眼的鹦鹉,还有一只泛着柔和绯色光芒的鸟儿。

“别哭了,你没事儿啊!怎么了?”鹦鹉和仙雀都顾不上鹿雅,先用仙识给虎豹检查了一遍,发现没问题,这才拍拍虎豹的脑袋道。

虎豹打了个嗝,猛地停下来,擒着眼泪傻乎乎道:“她说给我下毒了。”

鹿雅已经开了耳识,闻言只委屈摇摇头,暂时不说话,还不清楚来的这俩是谁,反正是欺负了小的来了老的。

她手里捏紧了白淼淼给她的护身符箓,里面保存了白淼淼的全力一击,若是不妙,她就攻击出去,然后飞快转个弯除了洞口就进太虚葫。

金刚鹦鹉邵风扭过头仔细打量了鹿雅一番,以鹿雅完全没反应过来的速度飞到鹿雅跟前,用爪子扒拉了下她的头发,凑近闻了闻:“嗯?这是……金不要脸……咳咳,金妖皇家的小崽子???”

仙雀桑落闻言一惊,也凑过来,盯着鹿雅看了好一会儿,眼神中有疑惑,还有不敢相信的惊喜:“那……岳爷爷说的是不是她?”

邵风也愣了,拍着翅膀几乎要转圈:“肯定啊!这世间还有比金不……咳咳比言灵之主更能救我们出去的吗?”

它俩你来我往了这一会儿,都不到半息,鹿雅只不过眨了个眼的功夫,捏着化神符箓一脸麻木,好的,这个修仙界果然还是得猥琐发育,她把自己想的太厉害了。

还转弯进太虚葫?她都反应不过来就能叫人打死。

桑落见鹿雅瞬间沮丧地耷拉下脸来,忍不住笑了出来,用翅膀拍拍鹿雅的脑袋:“你怎么进来的?这里不该有人能进来的,而且你怎么会到虎宝这里呢?”

鹿从心委屈缩了缩身体:“我也不知道啊,我是凌仙宗弟子,就是参加宗门大比后得了魁首,然后第一个进幻海秘境,被甩了不知道多少圈,然后就甩到了……虎宝的脑袋上。”

不过虎宝,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

谜宝和墨宝不吭声,它们不知道,打死都不知道!不要再多个饭桶!

邵风和桑落四目相对,大概能猜出来,估摸着是修真界也还有仙界那些混蛋留下的后手,小崽子这是被算计了。

虎宝噙着眼泪凑过脑袋来:“凌仙宗?啥时候有这个门派了?我娘不是说仙界都是论城府的吗?”

“咱们现在在修真界,不在仙界。”桑落温柔摸了摸虎宝的脑袋,“你刚才是不是吓唬小崽子了?你现在可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能欺负小崽子呢?”

虎宝赶紧缩回脑袋去:“我,我就是馋了,她有特别好吃的毒药,就是被毒死还想活过来再吃的那种。”说到这个虎宝又记起你自己胃里还疼呢,眼泪又要往下掉。

“因为那是麻辣的,你没吃过才会不消化,过会儿就好了。”鹿雅不敢让它误会,眼前虽然这几个态度都不错,谁知道什么情况,反正没有性命危险,就不必吓唬傻子了嘛。

虎宝听了,它觉得自己不是傻子,赶紧运仙气在腹部绕了一周,瞬间就不疼了。

它眼睛立刻亮起来:“我还要吃毒药!”

邵风和桑落:“……”

鹿雅:“……”你怎么不上天呢!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还是21点见哈~感谢在2021-08-31 21:16:28~2021-09-01 22:22: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嘟嘟、盼望加更的猫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