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64章 第 64 章
裴琼依话说出口, 自己脸就红了,她这真是警惕太过,话没过脑子,不然不至于说出来, 最多就在心里想想。

可是被鹿雅这么一说, 她脸色涨红之余, 心里不免多了点恼羞成怒的意思,要不是上辈子这女人做了那么多恶心人的事儿, 她至于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吗?

等郑昊东醒过来的时候,在他眼中脾气一直挺好的裴琼依,正鼓着腮帮子跟人生气呢, 对面还站着个抱着胳膊同样鼓着腮帮子瞪眼的——

“小师叔。”郑昊东勉强坐起身行礼,扭头看见昭华眼神才亮起来, “师父!”

若是没有师父给的符箓,只怕他和裴琼依就要死在那结界里头了。

昭华见郑昊东醒过来,偷听半天的他这才装模作样过来嗯了声, 想要安抚一下说完话莫名就对上的两个小丫头。

他摸了摸鹿雅的脑袋:“这是怎么了?你可是长辈了,不能随便欺负别人家的孩子。”

鹿雅没误会昭华偏心裴琼依, 就算是偏心, 肯定也是偏她偏到胳肢窝里。

她只是哼哼出声:“我没生气呀, 人家都考虑要跟我换道侣的事儿了,我还不能做做样子?谁还不是才几十岁的小公主呢!”

陆云歌立马表忠心:“我是丫丫的!只是丫丫的!”

鹿雅冲陆云歌甜甜笑道:“那当然啦, 咱们都盖过章了!”

众人:“……”

“再说, 师兄你是不是该准备一下关门弟子的聘礼了?人家都已经以道侣相称,也已经结丹,可以开始造小崽子了呀。”鹿雅眼珠子转了转,瞧见还靠在一起的裴琼依二人, 突然笑出来道。

她还惦记裴琼依那里的澡池子呢,自然得替人家二人说说好话。

裴琼依和郑昊东脸上都是一热,却也没分开,生死之际的拼命守护确实能让人坦然许多,他们之间已经插不进去别的什么人了。

只是裴琼依有些诧异,甚至比鹿雅让人内分泌失调的时候更迷茫些,鹿雅跟上辈子真的完全不一样了,除了还是那么……不要脸,其他时候完全没给她和昊东哥哥添过堵。

甚至也没听说鹿雅凭着自己凌仙宗二代弟子高高在上的身份为非作歹,人家都是凭借实力直接使坏的,裴琼依听了不少故事,连瑶清宫弟子都没能避免,不过也没见谁不服气,这修仙界到底还是以实力为尊的地方。

那……她看的话本子算什么呢?她上辈子的苦难又算什么呢?就这么放下,裴琼依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坎,可不放下……看着郑昊东强压着羞涩,眼含期待等着师父同意的模样,她心里又甜到发软,一时之间倒是陷入了两难。

“师妹说的有道理,等出去后,我就好好准备。”昭华对鹿雅向来是纵容的,裴琼依从来都没觉得这份纵容是这么叫人开心。

然后她听到了更让人心花怒放的建议:“做什么要等出去呀,那还指不定要多久呢,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不能浪费,反正这次洗劫……咳咳探索到了那么多好东西,总有些适合的做聘礼嘛。”

昭华若有所思看了眼鹿雅,咂摸出来点味儿了,他含笑不动声色看了眼裴琼依和傻乎乎高兴的弟子,顺着鹿雅的话点头:“确实,我这就整理一下,好歹不能让瑶清宫的高徒无名无分跟着昊东这孩子。”

“哎!这就对了!”鹿雅高兴地拍拍手,随后看着裴琼依一脸认真,“裴道……裴师侄呀,你看咱们如今都是修士了,可没有聘礼嫁妆那一说,修士不分男女,只分强弱,你跟昊东师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自然是该不分尊卑的,这一点你要谨记。”

裴琼依对这话非常认同,她别扭看着郑昊东,不自在点点头:“我记住了。”

“嗯,所以你们该互相给聘礼,这样吧,师兄的聘礼直接给你,你的聘礼直接给师兄就好,也不讲究什么六八之数,正好我……师兄还缺个澡池子,你就把你的澡池子给师兄就成了!”鹿雅更高兴道。

昭华:“……”好,他懂师妹是想要什么了。

这会儿他突然记起来,给裴琼依的玉佩,好像是老祖宗给他的,让他改造,说是有用,说不准就是给小师妹准备的?

裴琼依面无表情也懂了,哦,拉郎配了半天,还是冲着那块玉佩来的。

昭华有些后悔,当初不该随手将玉佩给出去的,若裴琼依不愿意,他也不好强求,他叹了口气,想了想,取出自己早年从秘境中得到的洞府。

“当年我给小友的玉佩,是老祖宗所托,估摸着……该是给小师妹准备的,那方温泉池能够帮女修扩宽经脉,辅助修练,再无他用。都是我的错,这是我师尊当年从幻海秘境中寻得的洞天福地,里面有一方仙泉池,还覆盖了时间法则,在里面三日外面只得一日,不知道琼依你可愿意换一下?”昭华语气很温柔。

鹿雅有些诧异,赶紧找补:“当然,不愿意也没关系,我只是想到个法子可能啊,只是可能打破绝灵域,想要试试。你若是有用,我们再想想别的法子,嘿嘿……我就是嘴贱惯了,你们别放在心上。”

本来裴琼依听昭华如此一说,被逼着要交出玉佩的憋屈就已经散了不少,听鹿雅解释完,她感觉又憋屈了,憋屈是因为……她特娘的竟然很愿意给。

绝对不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抢了鹿雅的机缘,上辈子那么多仇恨她只抢个机缘就已经是她心善了,她只是,只是……不知道为何,感觉如今的鹿雅,完全不像是上辈子她恨的那个鹿雅,甚至只是眸中的狡黠和这份胡诌的本事也完全不像同一个人。

她带着几分探究目光仔细看了鹿雅好几眼,不声不吭取出玉佩解了自己的神识:“既然能够出绝灵域,给……给你就是了,不用补偿。”

她和郑昊东得了不少好东西,仙泉也并不是多么稀奇,若出不去一切都白瞎。

昭华在鹿雅高高兴兴接过玉佩后,脸色坚定将洞府解除神识递过去:“这是我当初给你的,自有一份因果在,你不必推辞,这洞天福地该是你的机缘。”

裴琼依知道昭华所说为真,修为越高越不能欠因果,否则等到过了化神期开始追寻天道自然的时候,就会给本心造成压力,甚至会成为心魔劫。

她利落接过昭华给的洞府,恭敬谢过,看着鹿雅笑眯了眼跟陆云歌咬耳朵,唇角抽了抽偏过头去不看她,不管如何,她还是不喜欢鹿雅,可若是鹿雅不为恶,她也不需要针对鹿雅就是了。

昭华整理出一个储物戒,将郑昊东和裴琼依能用到的好东西都递过去给郑昊东:“这是为师给你们的贺礼,无论如何,你们的事情为师都是支持的,等出去后,若是瑶清宫宫主没意见,随时可以给你们办结亲大典。”

“多谢师父。”郑昊东脸颊带着压不下去的绯色,恭敬接过储物戒,看着裴琼依,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这头浓情蜜意,另外一头看起来也很撑人的鹿雅和陆云歌也不差多少,只不过甜过头就成了甜蜜的烦恼。

鹿雅摇着陆云歌的胳膊:“我保证不会出问题,不是还有你在吗?”

“可是我会担心,看到你吐血,我会心疼。”陆云歌坚定看着鹿雅,不同意她的做法,“一定还有别的法子,实在不行,可以解除我血脉的封印。”

只要找到时间长河,彻底打破时间法则,他们出去并不是问题。

鹿雅装可怜,逼红了眼眶:“可是,我有直觉,我的天机遮掩不了多久了,若是我没办法尽快突破,修仙界说不准就是一场浩劫,这条路已经很残酷了,我想走得快一点。”

陆云歌拉着鹿雅的手:“那我们结同心咒,我帮你承担一半的痛。”起码他能够跟自己心爱的人一起疼。

鹿雅问了谜宝一下,摇摇头:“这是气运的问题,不是吐血的问题,你帮我分担,只会我们两个的气运都出问题,可我有办法恢复,你没有。”

陆云歌有些沮丧,他从未觉得自己如此无力过,自己想要追随想要守护的人,都没办法守护,只能眼睁睁看着鹿雅受罪,他原来不知道悲是什么感觉,如今也知道了。

“卧槽!谁?谁要突破了?!”虎宝和邵风正抢烤肉吃呢,鹿雅身边突然刮起一阵狂风,是灵气转换形成的风暴。

昭华只来得及眼疾手快将鹿奶奶等人护在身后。

陆云歌突然陷入了顿悟当中,拉着鹿雅的手都没松开,眼睛半闭半睁,灵气如同狂风暴雨般冲入自己的经脉中,以摧枯拉朽之势一往无前,陆云歌仿佛感觉不到经脉被撑破的疼痛,依然温柔拉着鹿雅的手,半分不曾捏疼她,只是咬着牙,冲过元婴中期,元婴后期,元婴大圆满,飞速向着化神转变。

甚至灵气转换的速度已经跟不上他突破的速度,邵风速度快,立刻将桑落立下的结界打开个口子,耗费仙气直接转化成浓厚的灵雨,飞入那龙卷风中,向着陆云歌灌下去。

大家在惊骇当中都明白了陆云歌的做法,他不舍得叫鹿雅吐血寻找突破机缘,所以他来受罪,他来想办法突破,到时他就能跟鹿雅一起承受破开绝灵域的压力。

姜尊说过,吃软饭的最高境界不是一味索取,而是懂得索取的同时,也能拼出命去给予。

鹿雅也让浑厚而急速的灵力冲刷到了一部分经脉,她努力稳住自己的修为后,感觉到陆云歌身上越来越浓重的威压,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眼神中闪过一抹笑意,这笑意很快蔓延到了整张俏脸上。

她不是擅长遮掩的人,所以她顺着心意咧出一抹更灿烂的笑,不愧是她鹿雅的道侣,既然他这么想跟自己一起面对,那……不如就搞个大的吧!

鹿雅抬起头,看着一片雾茫茫的天空,勾起一抹疯狂的笑来,笑得雾气都开始翻涌。

“绝灵域存在这么久,也该裂开个缝,感受一下外头的新鲜空气啦!”鹿雅说完,鲜血涌上喉头,她服下一粒魅狸给的补血丹药,趁着气血上涌的时候,将所有灵力运于声音中——

“绝灵域——开!”

绝灵域外,千万里的无人海域上,蓦地晴空打了个霹雳,山崩海啸,无数大妖都从海底逃窜而出,远远看着绝灵域的方向惊骇莫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