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1章 第 1 章
世人皆知,修真大陆万年前曾发生过一次毁天大战,因魔界过于狠辣,被人、妖、巫三族群起而攻。魔尊被逼得发了狠自爆,直接捅破了天地,就是字面意思,修真大陆天崩地裂,一分为二。

裂开的那一多半突然与凡人界接壤,引发无数动荡,人与妖死伤无数,巫族被反噬灭族,修仙者天梯被毁,传承断绝,亦背负因果不得解脱。

于是万年前的大能合力毁掉一件上古神器金皇盅,在与凡人界接壤的大陆重塑气运鼎,创建了十大宗门,结束动荡和混乱。十大宗门坐镇此界,只等那些气运之子出现,助他们冲破天道规则,由引仙台飞升恢复传承。

万年以来,此界又被称作梦渺大陆,在这片大陆上,因需要气运之子的出现,仙凡不再永隔,凡人修仙亦有了规律。

十大宗门除了最神秘的玄武阁,每个宗门都有非常大的附属城镇,每十年都会招收一次新弟子,可以不论灵根,只要有气运,亦能一飞冲天。

这一年又到了凌仙宗招收新弟子的时候,附近的凌仙镇比过年还要热闹,时不时就有如同片片绿叶一样的碧色飞舟从头顶飞过,以不算太快的速度往神秘而寂静的森林而去。

在如同幽幽碧波的森林后面,又是另一番震撼人心的景色,飞舟穿过结界,青山绿水的结界后头,不是翠色山峦重叠,而是飘荡着星蓝色树枝和火红色树叶的荡星木。

漫山荡星木中,五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拔地而起,组成了凌仙宗。

往日里几乎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的凌仙宗迎客峰上,宽阔宏伟的平台这会儿可热闹了,数不清的大人和孩子呜呜嚓嚓,虽然都不敢放肆大声说话,可人一多起来就不得了,那叫一个沸反盈天。

起码在这里负责登记的凌仙宗弟子,都是用了静音术的,反正每年这种事情,选择的都是会唇语的弟子。

这人声鼎沸的背后,是无数望着问心路高耸入云台阶的目光里,更加浓重的渴望。渴望有机会改换门庭,渴望拥有仙缘长生不老,这当中自然包括刚从飞舟里忐忑走出来的人。

不过这里面倒是有个跟别人不一样的,是个穿着身素蓝襦裙的小女孩儿,她脑袋两边的牛角辫乱糟糟的,垂着头,迈着乌龟一样的步伐往前蹭,生生用三头身诠释出了生无可恋的抗拒。

若是她抬起头,就会有人发现,她长了双乌溜溜浑圆的大眼睛,快要占到脸的小半儿去,偏她鼻头小巧,比蔷薇还娇艳的嘴唇也小巧的拇指肚就能全遮祝

她五官在几乎人人都算得上美的修仙者当中,并不算多么叫人惊艳,可就是让人移不开眼睛,一个不留神,那双手就会自己的想法掐过去,也不知道那肉嘟嘟走起路还颤的小脸蛋儿是不是被掐出来的。

即便是她没抬头,她这几乎赛螃蟹的走法,也叫负责登记的弟子季元修忍不住笑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女孩慢吞吞将小胖手伸进怀里,拽出个小纸条递过去,上头歪七扭八写着俩字——鹿雅。

“你是自愿来凌仙宗参加弟子招新的吗?”季元修眼神好使,早看出来那张肉嘟嘟一戳估计会晃荡的小脸儿上满是苦大仇深。

只有三头身的鹿雅闻言,又慢吞吞掏出个同样字迹的纸条——自愿的,生死不论。

季元修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姑娘太有意思了,弟子招新实在是无聊,这事儿他可以笑一天。

小小年纪就抱着视死如归的念头来参加弟子遴选,仙门在她眼里到底多恐怖?可这样都来了,只怕是有说不出的苦衷。如果可以,他还挺愿意帮这小丫头一把的。

不过这会儿众目睽睽,他也不好做什么,测过骨龄后只能先笑着朝旁边指了指:“你可以过去走问心路了,上了台阶一直走就行,走不动就坐下休息,结束后会有人带你们出来的。”

鹿雅眨巴着眼睛点点头,扭身不紧不慢揣上小手,一步三停往问心路那边晃,按她这速度,估计到问心路前头,说不准天都要黑,毕竟这迎客峰实在是大,对三头身太不友好了。

要问鹿雅既然这么不情愿,为啥还非要来呢?嗨,说的跟她一个乌鸦嘴有的选一样。

她,鹿雅,从末世穿越而来的苦逼异能者,异能到死她都没搞清楚到底是啥。

说是言灵吧,人家别的言灵异能是说啥啥灵,她呢?好的不灵坏的灵,还是越坏越灵。威力确实不小,她一张嘴,所有人只要条件允许,一定退避三尺。

她所在的世界末世到了第三十年的时候,社会秩序基本上已经重新建立起来,所有异能者一出生就要办等同于身份证的异能证,无证啥也干不了。

因此异能进入了百花齐放的时代,各种异能都被暴露出来,啥样的异能都有,她甚至还见过异能是学着猪哼哼能跟猪说话的,可就是辣么多五花八门的异能,像她这样的乌鸦嘴兹她独家一个。

随着她异能等级提升,有人坐不住了。社会制度稳定,贪权贪钱的就出来了,谁能保证永远不会得罪到鹿雅头上呢?或者谁能保证不会有人雇佣或逼着鹿雅刺杀要员呢?

别人刺杀还要寻找机会冒生命危险,鹿雅乌鸦嘴一句‘丧尸皇的晶核就该放在博物馆里展览’,她不过吐了几口血,丧尸皇爆脑浆挂了,你说吓不吓人?

这叫有心想要干点坏事儿,不想道德不想守法的那一拨选手怎么安枕?这波选手里甚至有人为了一个理由天天睡不着觉——万一鹿雅特么的说梦话地图炮呢?要知道她说出口的坏事可都实现了!

所以不出意料,她被毒哑送进了研究所,研究人员用了两年都一无所获,于是将她切片了。正切着还没咽气呢,好友来救她,看到这一幕以为她死了,气得炸了研究所。

不出所料,这好友确实是铁,她们没拜把子,应该是不同生但共死了。

穿越过来是从个被扔在凌仙镇外雪地里的奶娃子开始的,多么俗套的故事,鹿雅两辈子唯一的好运,大概就是被采药师鹿奶奶给捡回去了。

也不知是上辈子的阴影还是心理问题,她长到四岁一直都没办法说话,所以凌仙镇的邻居都以为她是个小哑巴,鹿奶奶又总叫她丫丫,别人就管她叫鹿哑,反正跟她前世是一个音,她也挺习惯。

鹿奶奶只是个散修,想尽了办法替她治疗,她不忍心让奶奶失望,两年前终于沙哑着开了口。

这一开口就不得了了,在外头她还装哑巴,只有鹿奶奶在的时候,她还是跟个真正的孩子一样喜欢叽叽喳喳的。

鹿奶奶冒着大风雪出去采药时,两天没见奶奶回来,她太担心,结果一个没注意忍不住说了句,希望奶奶不管遇到什么,都快点回来。

好家伙,她这才知道自己疑神疑鬼害怕不已的异能还在,这一口毒奶,准确无误奶到了鹿奶奶身上。

反正她说不管遇到什么,那就一定会遇到什么。才筑基初期的鹿奶奶遇到了相当于金丹初期的三级灵兽云母蜂,一个大等级的差距毫无意外是被蛰了。等鹿奶奶被人救回来,修为尽失,需要从头再来。

可鹿奶奶已经八十三岁,即便重修比较快,她在寿元结束前,也很难筑基。

鹿雅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奶奶被她奶死呢?所以前头鹿奶奶一直劝说她参加凌仙宗的弟子招新,她从来不应声。

这回鹿奶奶再不提,她自个儿迈着小短腿偷了奶奶采的水桑参卖掉,捏着灵珠乘坐飞舟来报名了。

其实以前她心里就一直犹豫要不要来,好友为了她而死,她一直记在心里,她一个从来没走过运的乌鸦嘴都能穿越,好友怎么就不能呢?而想要在茫茫大陆寻找好友,除了修仙一途,再无其他路可走。

可她是真的怕,说她怂也好,被折磨怕了也好,研究所里那生不如死地狱一样的两年,让她非常恐惧遇到意外,更恐惧跟人争抢万一被发现又特么是独一份儿,这里可没有切片了哦,这里是魂飞魄散!

更让人害怕的是!鹿雅不受欢迎的属性注定了她是个宅女,宅女还能干啥?那当然是看小说。试问哪一本小说里修仙不是腥风血雨,争来抢去,你杀我我杀你,再鸡血点还要日天,与天斗争抢机缘的?

当然,主角们不管怎么死去活来,刀山火海的指定都挂不了,可她鹿雅有这个运气吗?她统共活了二十五年,最大的运气除了被鹿奶奶捡到,就是交到了一个也被所有人害怕的毒女好友,她就连踩狗屎都是字面意思,绝不可能有狗屎运。

她能指望自己是主角?那她还不如乌鸦嘴一下自己,被搞死来得快。

以前鹿奶奶好的时候,她还能拖延症一下,想着苟上十年等十六岁再走问心路也来得及,反正骨龄二十之内凌仙宗都收。

可谁能想到呢?她给自己一口毒奶好保住小命的操作实在是太习惯了,习惯到不自觉就奶了,可她能受得了自己的毒奶,鹿奶奶等不起埃

再慢腾腾挪动,也有走到问心路前的时候,站在台阶前,仰起头只能看见雪白缥缈的云,根本看不到问心路的尽头,她深呼吸好几次,都没勇气跨上去。

“哟!这不是小哑巴鹿哑吗?你一个哑巴也想修仙呀1说话的是看起来颇为健壮的小男孩儿,住在鹿雅家隔壁,特别招人讨厌,好多次鹿雅都想偷偷乌鸦嘴一下他。

跟小男孩一起的家长拍他一巴掌:“别没事儿找事儿啊,走不完问心路你就等着回家跟我打铁吧,赶紧的,快点上去快点撵上别人。”

小男孩不敢多说话,捂着后脑勺就赶紧冲上了问心路。神奇的是,他一跨上台阶人就不见了,三米宽莹白如玉的问心路依然是陡峭冰冷的模样。

那家长也没多说什么,见后头有仙长往这边飞,赶紧从一旁走开,怕耽误人上问心路。

等人都走开后,鹿雅才撇了撇嘴,打铁大叔以为这是爬山比赛呢?还撵上别人,问心路问心路,肯定是一个台阶一个问题直击灵魂,或者考验人的耐力和心态,小说里都这么写的。

鹿雅低头看了眼自己被鹿奶奶养得圆滚滚的三头身,觉得甭管从哪方面考虑,她自己都不行。

真女人敢于面对自己不行,当然,真女人也敢于对自己狠一点,所以她低下头,蠕动着花瓣一样的小嘴儿呢喃着给了自己一个毒奶:“鹿雅,就算你能通过问心路,肯定也得头破血流只剩半条命。”

嗯,头破血流她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半条命就是还活着,既然是有条件的,那毒之前她肯定能通过问心路,没毛病!

鹿雅冲自己肯定的点了点头。

季元修跟人换了值后正要回灵兽峰,突然远远听见有人叫小哑巴,他想起那个可爱到让人看见就想戳的小姑娘,拗不过自己的心意,御剑往这边来了,还没落地就听见鹿雅操着小奶音对自己刻保

他被逗得噗嗤笑出声,等鹿雅听见声音吓得抖着身子转过来,季元修顺从心意戳了戳她的小脸蛋儿,果不其然,那肉嘟嘟的脸蛋子颤了几下,可爱到他还想再戳,根本不想停。

“鹿雅是吧?呵呵,小丫头放心,我凌仙宗宗规和善,不会让参加遴选的弟子受伤的,有长辈在问心路沿途放了神识,不管通过与否,绝无可能头破血流。”季元修忍不住又戳了鹿雅几下。

鹿雅赶紧捂住脸,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着季元修微笑:骚年,你对姐的乌鸦嘴一无所知。

季元修见小姑娘不乐意,也不好意思再逗她,最后忍不住拍了拍她脑袋:“放心大胆去吧,希望你能通过遴选,出现在招新大典上。”

说完,他轻轻推了鹿雅一把,见鹿雅身影消失在问心路上,他才重新御剑飞上天。

而鹿雅顺着季元修的力道,屏住呼吸心头颤巍巍迈上问心路的那一刹那,眼前一成不变的问心路突然变了,彻底换了个场景。

傍晚突然变成黑夜,一轮又大又圆的毛月亮高挂天空,照得人心也毛毛的。在月色下,巍峨宫殿镀上一层银光,带着几分庄严肃杀,偶尔响起几声凄厉的猫叫声,叫人忍不住想倒吸口冷气。

就在这样的场景下,一个身穿广袖长袍长发飞扬的修长女子,与身穿束身长袍领口大开露出两片饱满的女人站在城墙之上对视,底下站着十数个黑衣身影和一个明黄色的昂藏身影。

哦,为什么说底下呢?又为什么知道那广袖长袍的修长身影是女子呢?因为她发现自己就是这女的,反正看腿就知道,跟她上辈子差不多,她十七的时候就一米七了。

就在鹿雅觉得场景有点眼熟的时候,她突然恍了下神,瞬间忘记了自己还是个三头身在过问心路的事情,下一刻她就莫名其妙又非常理所当然地开了口——

“陆人甲,我西门吹雅想与你巅峰对决很久了。无敌太久,别人不知道我有多寂寞,陆人甲你该是知道的,希望你别让我失望。来吧!今日不是你死,就是你亡1

打酱油的美女陆人甲:“……”

底下仰头见证的路人皇帝:“……”

西门吹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