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3章 第 3 章
鹿雅晕了三天,不是因外伤太严重,毕竟就算头破血流只剩一口气,一颗极品回春丹下去,也能当场活蹦乱跳。

根源在于裴琼依当时所用的法宝,那是她祖父将自身修为灌注于特殊星质制成的法宝,只要用储灵石里的少许灵力激发便能使用。

被这法宝攻击,会让人陷入沉睡,一直不停重复回忆自己恐惧的过往无从解脱而不能醒来,若是恐惧的事情太过或太深刻,还有可能迷失在灵海中就此连魂魄都睡得散掉。

但若能靠自己的毅力挺过去,辅之洗练灵识的药材沐浴,等醒过来能扩宽修者神识海,将来修为提升进阶时会大有裨益。这也是裴家老祖的善意,生怕自己的孙女沾上因果而煞费苦心,只是他万想不到,有一天自家孙女会把这法宝当砖头用。

这三天里,走过问心路的新弟子有三百二十二,并没有气运之子,但也有身负气运之人,再加上测出有灵根的,参加完招新大典通过新弟子遴选的只有一百七十八人。

这便是修行者初入门真正见识到的第一重残酷,即便千辛万苦跨过问心路,依然有近半数无缘法修行,一步之遥便是仙凡有别。

虚无缥缈的气运沉重压在梦渺大陆每一个修者身上,可以抗拒,可以尝试挣脱,却无法忽视,有时气运也是一个修者的根本。

这种感悟裴琼依上辈子就有了,她在郑昊东身边呆了一千年,见识到身为气运之子的他从满门皆亡的弱小,一路披荆斩棘,再困难都能逢凶化吉,短短千余年便修至渡劫期,只差气运鼎相助便可冲破修为破碎虚空,得引仙台至,为梦渺大陆续上又等了千年的传承。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裴琼依自身气运并不差,又受郑昊东照拂,那时她已修至大乘中期,最多千年,她也可以升仙与郑昊东相聚。

可意外就如同天道一般不可琢磨,裴琼依活了那么久都是开拓的性子,她比很多女修都来的通透,大气,善解人意,所以她不恨天道,不恨意外的来临,也许就是她的气运不够罢了。

可她恨极了一个人——凌仙宗昭华真君座下的关门弟子,凌仙宗最受宗门宠爱也最残忍肆意挥霍这份宠爱的小师妹鹿雅。

因为鹿雅喜欢郑昊东,郑昊东却于她无意,得知郑昊东修至渡劫期,她偷了昭华真君的雷灵木树枝为介,运用言灵之力和自身气运,硬生生诅咒自己心爱之人这辈子不得离开她身边。

无人得知此事,郑昊东飞升之日,这诅咒才冒出头来,引得凌仙宗气运鼎碎,郑昊东生生走火入魔被万年前的魔尊残魂入体,几乎又要掀起一场浩劫。

最后鹿雅确实反悔了,她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利用自身血肉引发了凌仙宗的护宗大阵,耗尽梦渺大陆与魔界万年之间的屏障神力,以自己的魂飞魄散来助郑昊东度过心魔劫,险险飞升。

郑昊东飞升之时极为虚弱,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在仙界活得下去,也没人再有精力去担忧。万年屏障一破,魔界卷土重来,梦渺界生灵涂炭,裴琼依的祖父为了救她魂飞魄散,除却玄武阁外另外九大宗门的大能惨胜后,心甘情愿赴死,以魂灵之力重塑结界屏障。

裴琼依自然也是大能之一,她能感觉到自己已经魂飞魄散了,却不知为何又回到了小时候去郑家做客的那个初春,见到了因变声而高冷寡言起来的郑昊东。

她欢喜得几乎要哭出来,即便仍然无法阻止郑家被灭,可她保住了郑昊东被废掉的灵根,不用让他因接受鹿雅那个恶毒女人以半条命的代价用言灵之力帮他重塑灵根,而要送出仙果。

这样裴琼依仍觉不够,她真的从未如此恨过任何一个人,若非如今还是真人的昭华一力相互,鹿雅怎能成为凌仙宗那个嚣张跋扈,靠言灵之力肆意惹祸的小公主,又怎会给她和郑昊东添了那么多麻烦,更不会有本事造成梦渺大陆那么多生灵涂炭。

所以,知道鹿雅何时通过问心路的裴琼依,看见鹿雅从问心路出来,狠狠将祖父赐予的法宝拍了下来,她很自信,那法宝的速度一般修者绝来不及阻拦。

但她到底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两辈子也没做过太过分的事情,一次砸不死鹿雅她没想再补救,更重要的是,曾修至大乘的裴琼依,冥冥之中感觉到了她和鹿雅的天道因果已了。

因那法宝之力鹿雅一时醒不过来,她也算夺了鹿雅的仙缘,让她能从昭华真人那里得到言灵之力,让这恶毒女人再没机会作恶,也再无机会接近郑昊东便罢了。

只是裴琼依绝对无法接受郑昊东仍将仙果给鹿雅,所以她将许多年后曾给她添了不小麻烦的法宝赔给鹿雅,金丹期以上才能制作出来的顶级法宝,拿来赔罪分量很重,谁也不好说不足。

所以等鹿雅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枕边放着个短把儿的马桶搋子,银灰色的,带血迹的,看着就挺有档次的,搋子。

鹿雅:……

“胖丫头醒啦?感觉怎么样?”季元修圆润清朗的声音带着笑从鹿雅头顶响起。

鹿雅吓一跳,赶紧用小胖手捏着被褥往上拉,只露出双眼睛偷偷看出去。

以季元修的角度来看,两只白嫩肉乎的小拳头捏着藏蓝碎花被子,只露出毛茸茸的羊角辫和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唔……可爱到人心都要化了。

他坐在鹿雅身旁的圆凳上:“丫头就没什么想问我的?”

鹿雅眨巴眼,人家是小哑巴呀,只会用眼睛说话,我眨,再眨。

“你是不是忘了,你那小嘴儿巴巴开光的时候,我听见了?”季元修也不知道看懂没有,话里笑意更浓了。

对哦,鹿雅突然反应过来,这位仙长见过自己真女人的一面了呢。

“我这是在哪儿啊?”好几天没喝水,鹿雅小嗓音沙哑的厉害,软软的不难听,但是叫人心疼。

季元修从乾坤镯里取出个翠色竹筒递给鹿雅,想了想,干脆将她被子拉下来点儿,双手架在鹿雅腋下,将她提起来一点安放在枕头上半躺,才将翠竹筒塞进她手里。

“云母蜂蜜水,尝尝,濯洗经脉,祛除凡尘五谷杂质的好东西。”

鹿雅毫不犹豫往嘴巴上怼,云母蜂腚上一根针连奶奶的修为都能给洗没,那蜂蜜能洗精伐髓很正常。

她小口喝着,还不忘睁大眼睛,做出最可爱的样子看着季元修,她真的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只是不知该从何问起,干脆就用鹿奶奶都没办法招架的眼神看着这个一直很有善意的小哥哥。

季元修果然感觉有点掉血,他们灵兽峰有种灵猫叫月影猫,雪白的皮毛,胖乎乎毛茸茸的四肢,眼睛特别大还特别水润,哪怕是惹了祸,灵兽峰很多弟子都舍不得罚它们。

季元修从鹿雅身上看出了月影猫的影子,不,她比月影猫还要可爱,毕竟她还有颤巍巍的小胖脸,到底吃多少才能吃成这样埃

他实在忍不住,戳戳鹿雅的脸蛋儿:“你慢慢喝,听我跟你说。你的灵根是三灵根,还挺少见的。你有木火灵根,本最适合去灵药峰,可你灵根中还有金灵根,金灵根跟雷灵根差不多,炼药容易炸炉。但你三种灵根资质都不错,都是天级乙灵根,所以如今你是咱灵兽峰的内门弟子了。”

本来三灵根该去外门,可像鹿雅这种三个灵根特别平均,灵根纯净度达到天级的确实少见,许是修行速度不会慢。加上季元修的师父,就是灵兽峰值守问心路的那位长老雾鹿真人很喜欢她,师徒俩一合计,既然都喜欢这小家伙,干脆就扒拉进内门来了。

只等鹿雅筑基,她就能成为季元修的小师妹。

“我这么厉害吗?”鹿雅咂巴着嘴里的甜味儿,吧唧吧唧地惊呆了,难道她还有当主角的潜力,不枉费她踩过那么多狗屎。

“呵呵……是挺厉害,你创造了万年来凌仙宗的新历史。”季元修揶揄道,“毕竟你还是头一个在问心路前差点被砸死的,因此你错过了招新大典,没赶上气运鼎的洗礼。”

鹿雅淡定了,继续喝水,她就说嘛,这种错过的戏码对她来说跟一日三餐似的,不稀奇。

“当然,身为凌仙宗弟子,自是不能让你吃亏,我请师父为你查过气运,说起来,你的气运还真是挺特别。”季元修笑道。

鹿雅吓得手里竹筒都差点掉下去,被切了九……加一,十回!又在梦里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被研究所无休止的研究,她现在听见特别就有点过敏,想晕睡太多晕不过去的那种过敏。

“怎么特别……呀?”鹿雅小奶音发颤,心虚地问,最后还不忘来点可爱加成。

季元修将手放在唇边轻咳:“丫头你过去是不是有过比较特别的运气,比如……踩过特殊的粪什么的?”

鹿雅:“……”迟疑,点头,反正特殊不特殊的,她都没少踩。

季元修忍笑:“正常人的气运都是没有颜色的,最多气运高的人会有些发紫,而气运之子则是紫气东来异像,你的气运嘛……”

鹿雅紧紧绷着小肉脸,说紧张还有点期待,难道是黑色?乌鸦嘴有异像就是排面!

“不是异像,但也不是发紫,是发……”屎,季元修好悬忍住了这个可能会让小丫头汪一声哭出来的字眼,绞尽脑汁去想那恶心玩意儿的颜色,“偏灰绿的地黄色。”

鹿雅:“……”这特么比五彩斑斓的黑还要丰富!她的气运是要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