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5章 第 5 章
替自家堂弟出头的,出身修真世家的,自认为见过些世面的找茬男孩甄韬,确实没看明白鹿雅的路数。

甄家擅种植,跟人打交道远不如跟植物打交道来得多,哪怕家族中长辈总将他和甄俊带在身边,也不可能让他见识到这样的险恶。

他以为鹿雅是要跟小孩子一样撒泼打滚了,本来鹿雅也就是个圆润小团子,可她就只是缓缓的,缓缓的,往下躺,胖脸上还带着……慈祥?

鹿雅很乐意教这样单纯的少年明白做人的艰辛,毕竟大伙儿都走在一条路上,省得以后被溅一身血再明白就晚了。

她缓缓躺倒等着季元修过来发现自己被攻击,替她报仇。攻击心灵也是攻击呀,她可真是个善良极了的末世人儿。

可她忘了被自己随手立在一旁的马桶搋子,几个小伙伴都愣愣地看着她坐下,躺下,太阳穴直直冲着那搋子手柄就去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还是孩子,不免都有些傻眼,包括甄韬。

于是鹿雅很快一嗓子就喊出声,小奶音都喊破音了:“嗷……噗1

说时迟那时快,当然,她躺得说不上快,可马桶搋子把手尖儿锋利啊,触之便见了血滴。无人发现一股微弱的,偏绿色的地黄色光芒飞快闪过,那马桶搋子手柄瞬间化作一道光融进了她太阳穴中,这才是她叫破喉咙的缘由。

鹿雅还来不及为尖锐的疼痛懵逼,她的脑袋像是要炸掉一样发胀,这种胀感以摧枯拉朽的速度飞快下沉,沉没在她丹田中。随后腹部热气上涌,鹿雅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让甄韬第一次见识人心险恶就被溅了一身血。

然后,她又一次晕了过去。

“你们在做什么?”季元修如鹿雅所想,听见动静御剑飞过来,带着怒气冷着脸沉声问,“怎么回事儿?”

甄韬:我拿我家八辈儿祖宗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揪了一下她脑袋上的包包,我拿我家十八辈儿的祖宗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手贱了。

其他几个看热闹的孩子也都懵逼摇摇头,他们都看见了啊,小丫头自己躺的,然后突然一口血喷出来就晕了。

也有底层出来的弟子,心里偷偷想,这难道还能不是碰瓷?

见识到了,好家伙,他们都知道人心有多险恶了,这么卖力至于吗?看来有的时候不是你没偷鸡就不会蚀把米的,大伙儿深深的,森森的记住了。

季元修没再说什么,其实身为金丹初期的修者,他也大致看见了,鹿雅叫的时候,几个新弟子都挓挲着手啥也没干。

可这到底是怎么了呢?小丫头难不成嘴又开光了?

他一时没往那只剩个搋子头的法器上想,鹿雅也不是没被这搋子砸过脸,当时也没发生什么事儿埃

不对,她那时候也晕过去了。他心神一动,叮嘱几个新弟子赶紧去上课,立刻抱起鹿雅往灵药峰去。

与此同时,在凌仙宗的雾林秘境深处,一座被紫色粗壮树木围绕,时不时还有电闪雷鸣特效的洞府里,突然响起了微弱的风铃声。

“嗯?”慵懒好听的清润鼻音带着几分诧异和惊喜,随后电闪雷鸣的树林中闪现出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看不清面容的昂藏身影,他神识飞快铺撒出去,在整个凌仙宗内巡视。

“卧槽,那老兔子又怎么了?”几座山峰的峰主,有的炸了炉,有的岔了气,忍不住都在心里骂。

闭关的没闭关的大能都被炸出来,连常年在灵镜镇清修的宗主都被惊了出来,也没管看见她惊喜不已的大弟子,飞身闪现在雾林深处。

“老祖宗,您怎么出关了?”凌仙宗宗主白淼淼是个女子,已经几千岁的她,面容还是像个娃娃一样可爱,只那双眼睛里充满睿智和岁月留下的深邃,这会儿她常年古井不波的眸中闪现出几分惊喜。

因为那颈间围绕着一圈长长绒毛围脖的白衣身影带着几分疑惑道:“风铃,响了。”

是那位留下的血脉回来了?即便她从未见过那位的风采,可几乎每位凌仙宗宗主都是听那位的故事长大的,她还是忍不住激动起来。

“是谁?您找到了吗?”白淼淼说话的时候,凌仙宗不怎么出世的几位化神大能也都来到了雾林深处。

他们只来得及看见浑身威压,器宇不凡的白色身影瞬间变成了一只大兔子,以异常自闭的姿态撅着腚就冲进了洞府,只留下带着哭腔的好听声音:“找不到了,被我吓跑了,我就知道他们一家就只喜欢我的身子,不喜欢我的心灵美,呜……”

几位大能一言难尽,看着白淼淼憔悴抹了把脸,一声不发扭身就走,都有些心疼她,摊上这么一个神经病似的祖宗,真是难为宗主了。

“所以,到底是怎么了?”有人摸不着头脑地问。

另外几个人毫不关心,各回各家:“鬼知道那老兔子……老祖宗的心思,咱们就别猜了,大不敬,走了,我还有一炉丹药没练呢。”

“赶紧着吧,老祖宗心情不好,能歇个几十上百年的,可以回去好好闭关冲一下境界了。”

没一会儿功夫,这里又安静下来,只剩下闪电时不时闪烁几下,再无动静。

只是在这位老祖宗神识铺开的时候,也不只是大能们发现了,修为在元婴初期以上的都有所察觉,已经金丹期大圆满的昭华真人也感觉到了熟悉的波动,差点捏碎了自己要递出去的玉佩。

裴琼依看得心惊胆战,差点没叫出声来:“昭华老祖?您怎么了?”

裴家和郑家两家主母是堂姐妹,所以裴家与郑家也算得上是亲戚。

昭华真人俗家姓为郑,然却只是母亲一族出自郑家,所以他与郑昊东只有因为母亲而留下的一点香火情罢了,血脉关系几近于无。

若非郑家家主拼死将他留下的玉珏摔碎,裴家那位好友也传音于他,他并不想管世俗的事情。

待得郑昊东和裴琼依来了以后,昭华真人才知道为什么郑家拼死也要护住这个孩子,裴家为何又舍得纯阴之体与之亲近。

上辈子裴琼依和郑昊东被救已是在招新大典过后,还是又过了十年,郑昊东被鹿雅烦得不行,因救灵根之恩又不好翻脸,主动去负责弟子招新,才被发现是气运之子。

重生回来的裴琼依,这次刻意安排,在招新大典时她和郑昊东正好在昭华真人洞府,昭华真人所在的灵剑峰离主峰最近,也沐浴到了气运鼎的洗礼,郑昊东身上爆发出了璀璨的紫气东来异像,引得白宗主都过来查看。

白淼淼询问过郑昊东和昭华真人的意思,便由着昭华真人收郑昊东为关门弟子,这事儿在凌仙宗还是热门话题呢。

裴琼依的体质并不适合凌仙宗,裴家早就安排好了,待得她这次回去,她就会被只收女弟子的瑶清宫宫主收为嫡传弟子。

她也不担心鹿雅还能够纠缠郑昊东,气运之子的修行与常人不同,也是为了保证传承,保护气运之子,他们会在特殊的结界内,修至筑基方可出,随后则需要离宗游历,寻气运之子那一份机缘和感悟。

到时她会跟郑昊东一起,绝不会再给鹿雅作恶的机会,若是鹿雅到时又喜欢上郑昊东纠缠不休,就休怪她不留情面,彻底灭掉这个祸害!

在郑昊东入结界后,裴琼依少不得要来跟昭华真人告别。

裴家老祖是昭华真人的好友,她暗自传音给老祖宗,拜托老祖宗跟昭华真人求能够助纯阴之体修行的东西,她知道昭华真人身上有,因为当初鹿雅招摇炫耀过,就是因为那助女修修练的玉佩,她才能够获得言灵之力。

昭华真人并不是个吝啬的,也确实与裴家老祖关系不错,待裴琼依来的时候,就按照裴琼依的期待,将她在鹿雅身上看到过无数次的麒麟玉佩给她了。

裴琼依努力掩住自己的喜色和期待正要去接,结果昭华真人突然缩回手,一脸惊疑不定抬起头看着洞府顶出神。

裴琼依:真人您逗我玩儿呢?

好在昭华真人很快反应过来,温雅笑着摇头,将玉佩递过去:“无事,我会派执事弟子送你归家,路上切不可耽搁,瑶清宫的人已经在等你了。”

“是,晚辈记下了,谢过真人馈赠,晚辈告辞。”裴琼依甩着雪白衣袖,翩跹端正跟昭华真人行过礼,恭敬而不失气度地出了门。

就在鹿雅被灵药峰的几位师姐翻来覆去检(揉)查(捏)的时候,裴琼依很快便被送回了裴家。

给长辈们见过礼,应付完长辈们的关切,并且与瑶清宫的弟子定下出发日期后,裴琼依才回到自己房间里,在结界内放上灵石,迫不及待拿出那块玉佩咬破舌尖,将血滴在玉佩上。

身为纯阴之体,她本来修行就不慢,若是再有言灵之力,以后不管是在梦渺大陆还是去了仙界,她都能有自保的底气。

自打重生回来后,一直紧绷着精神又恨又悔又焦急的裴琼依,看着舌尖血被玉佩吸收,那麒麟玉佩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她不自觉就松了口气。

可她这口气松的着实太早了。

玉佩的金色光芒越来越盛,就在马上就要成为金黄之时,突然光芒碎裂成点点金星,缓缓消失在她的身体里,而那玉佩也化作流光,朝着她的灵识海飞了进去。

裴琼依:???

“门开1裴琼依运着这些时日引气入体修下的微弱灵气在喉头,冲着门口轻声道,然后——

无事发生,门还是很有自己的想法,关得紧紧的。

她又尝试了无数次,哪儿有什么言灵之力,那金色光芒也完全无迹可寻,只有停在她灵识海中的玉佩可以开启,里面有一方小巧温泉,是浅浅的蓝色,颜色清浅动人,闻之还带着淡淡……桂花糕的甜香?

这是什么鬼!她很肯定,这就是鹿雅曾经得到的那块玉佩,特娘的为什么?那种恶毒女人也不是气运之女,怎么配有比她还要好的运气,凭什么?

自觉已经放下的裴琼依,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又升起了淡淡的恨意,这恨意里带着几分酸,几分涩,像极了柠檬的香气。

许是柠檬太香了,躺在灵药峰昏……甜睡两天的鹿雅突然打了个喷嚏,忍不住用拳头揉揉鼻子,朦胧着醒了过来。

“哇!打喷嚏都这么可爱,她鼻子真的好小哦,像月影猫打喷嚏的时候一样……诶诶诶!睫毛扇子动了,动了1

“她这可爱的肉肉是怎么长的?手指头都胖得全是窝窝哎,天,好想咬一口1有人捏了捏鹿雅的小手。

“脸也更想叫人咬一口!呜……一口不够1有人戳了戳她的脸蛋儿。

“刚才给她药浴我看到了,还有胳膊也可爱,一股节一股节的,跟莲藕似的……想咬1

“腿也……”

“小肚子也……”

鹿雅:!!!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她在哪儿?奶奶,她想回家!有怪姐姐要吃人!

鹿雅睁开圆溜溜的大眼睛,抱紧自己的肚子往角落里缩,虽然目之所及都是几乎漂亮到要发光的广袖长袍美女,可她没忘记刚才那些虎狼之词就是出自她们之口。

不止这样,她们已经对她纯洁的身体,似乎是做了什么……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