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18章 第 18 章
灵力缚身锁阵是破了,就是气氛略有点凝固,连鹿雅都忍不住尴尬地握住了小拳头,要知道大哥只是个奶娃子,她肯定……让对方秃个头就够了,这整的,跟她欺负幼崽似的。

其他无毛鼠也有些尴尬,非套娃,大哥因为年纪最小,非闹着要当大哥,他们都比大哥大一点,尊老敬幼嘛,这才让他当的,以前都没被弟子们发现过,没想到有一天翻车翻这么狠。

可它们心碎到不想解释,一看鹿雅拳头都捏起来了,瞬间就吓得抱头鼠窜,谁还不是幼崽怎么的,这还不跑,傻不傻?

于是,一个个粉嫩嫩的身影伴随着白雾消失在深林中,鹿雅不想叫也叫不住它们,只略有些遗憾,没鼠给她做向导了。

倒是也不紧要,季元修和千面银鼠都说过六重天是凌仙宗的驻地,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至于这种……算了,历练是应该的。

经过历练,那些幼崽该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招惹了吧?尤其看到属螃蟹的,下回一定一定要跑快一点。

她对自己刚才莫名其妙升起的难过有些在意,说实话鹿雅自打上辈子就没什么好运气,有记忆就是在孤儿院里,狗也不理那种。

这辈子一睁眼就在雪窝子里,要不是她哭得太大声,鹿奶奶也未必能捡到她,就这样,还大病一场呢。

她习惯了自己出门就踩屎,打丧尸一定会碰上变异种,车位紧张第一个被抛弃,天上下冰雹砸的一定是她,并不会随随便便难过,偶尔不解和郁闷,都很快能自己调节好。

如今她发现自己很有可能是转世投胎的时候气运出了问题,而自己很有可能是大佬的娃,还有了个听起来就很牛逼的猫师父,自个儿都能当螃蟹了,她能有什么不开心?

一边走一边疑惑的鹿雅,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木灵气空前活跃,甚至都开始从背后溢出身体,覆盖到了地面上的花花草草上头。

按理说木克土却催生,木灵气与植物接触能让植物长得更好,但是她的木灵气却跟别人不一样,刚碰到花花草草上,那些本来鲜妍舒展的花草,立刻就变成了灰绿色,看起来像是被雷劈过似的。

水镜中偷窥的兔子们立刻就激动起来——

“天呐!是不是月桂雷银木活过来了!我们又要有家了吗?呜呜呜呜……”

“呜呜呜嗝……我出生到现在都没见过雷银木什么样呢!终于……”

“终于再等个万儿八千年的,你就能见到了呢,嗯……确实很值得激动。”拥有泉水般清澈嗓音的女声凉凉笑道。

其他兔子瞪视水镜:……讨厌鬼!好好做你的缥缈镜不行吗?一个器灵你是不是找揍!就不能让它们多幻想一下嘛。

话说回千面银鼠这边,它们一路狂奔,惊起花草无数,连偶尔在悠闲猎食的灵兽都有被吓着的,一看是些幼崽,只能暗戳戳骂几句。

不过也是疑惑,看起来像是千面银鼠,可怎么粉咕噜嘟的呢?难不成是千面银鼠族里出现了变异幼崽?别说,还都挺可爱的,都没那么欠揍了。

这只是成年灵兽们的想法,灵兽峰弟子能穷到满修真界都有所耳闻,谁说欠揍的毛孩子就这么一种呢?

守在沿途路上的三条银瞳灵蛇,缠绕在巨大的水桑参树上,从听见哭喊声的时候就开始幸灾乐祸。

“千面银鼠一定是遇上对手了,叫它们狂啊!出来混迟早是要还滴!这不就湿毛了哈哈哈……”

但千面银鼠用实力告诉它们,自己并没有湿毛,因为现在根本就没毛。

前头大哥跑太快,银瞳灵蛇没能拦住,后头这几个它们都给拦下来了,看清楚它们的模样,三条蛇都笑打结了。

有一个七扭八扭笑掉下来的问:“哈哈哈……咋的,你们这是被凌仙宗弟子给煮了?还是被人家瞧中自己的毛了?”

丢兽,真丢兽,双方都心有灵犀蹦出这样一个想法,只是一个幸灾乐祸,一个憋屈到想哭。

千面银鼠之所以能霸占灵蜃桥附近的第一道防线,实力不必多说,心狠手黑也是首屈一指,都已经丢兽了,难道还能就这么算了?

做它娘的春秋大梦!

抱着有福肯定不能同享,有难必须同当的同门精神,千面银鼠哼哼唧唧留下狠话才跑——

“我们输了就是输了,她可是个幼崽!我们不好对幼崽下手,你头一天才知道嘛!哼,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敢不敢对幼崽动手1

许是因为心稀碎稀碎的,千面银鼠面上的无奈,憋屈,悲愤简直不能更真实了,比面对鹿雅时那浮夸的不怀好意进步不是一点半点。

银瞳灵蛇面面相觑,幼崽?那……又怎样!虽然它们仨都两百多岁,可也还是族里的幼崽呀,不然谁会来打劫吃的,都是幼崽就无所谓了嘛,这就是修者所说的黑吃黑,他们又没毛,所以也没毛玻

它们三个又嘲笑了一番千面银鼠的无能,嚣张昂着蛇头绕着水桑参树又爬上去,誓要将坏事做到底!

所以等鹿雅走到水桑林附近时,突然就从头顶传来三个粗噶的混响和声:“打劫!交出一半灵石和灵果,不然打死你1

鹿雅左右上下都看了一遍,没发现有任何灵兽在,只觉得白雾这么大,太阳有还些刺眼。

“你们是成兽吗?”鹿雅毫不胆怯问道,甚至因为嚣张抬起的小下巴,略显得有些不屑。

银瞳灵蛇理解错了,以为她是怀疑它们的实力,这能忍?

三条蛇一起大汉吼:“死丫头!你是对大爷们的实力有什么误解嘛!说打……就打1

最多就少用几分力气抽,练气三层总归是抽不死的,别跟它们说什么不打女人,这只是个熊孩子,不算女人。

鹿雅点头,明白了,成兽就好说,省得太欺负兽。

“想打劫我?你们也不睁开眯缝眼好好看看我是谁1鹿雅冷哼,小奶音蛮横得特别熟练。

银瞳发威堪比太阳的银瞳灵蛇:“……你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1鹿雅板着肉嘟嘟的小脸打断大汉疑惑的声音,“重要的是你们竟然没看出我属螃蟹的,简直是对不起我的后台!我的后台是凌仙宗的祖宗,也就是你们的祖宗,换言之你们愧对祖宗!是可忍孰不可忍,这般大逆不道的灵兽,你们就该胸前长出两个瘤子趴在地上反省1

够膈应吗?不够膈应起码也硌得慌。

银瞳灵蛇:“……”

它们都没反应过来如此平平无奇的正常打劫流程,怎么就成了大逆不道。可反不反应过来的也不重要了,三条浑身虎斑纹的大蛇啪叽砸在地上,靠近脑袋的地方还肿起来两个包,摔得七荤八素,又被脖子下头的尖锐疼痛疼清醒,它们觉得傻眼比较快。

银瞳灵蛇:“!!1

翠色群山深处嘎嘎嘎乐成一片,碧林深处又响起了小小少年还带着奶味儿的哭声和窸窸窣窣逃窜的声音。

既然是同门精神,那肯定是属于有觉悟的灵兽们共有的,于是乎……鹿雅一路顺着直觉往外走,双头灵犬栽了,大地灵熊栽了,连长得最像后世国宝的银铁兽也……

鹿雅有些好奇:“诶!先别跑……不是,我就是想问问,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叫银兽,明明金更尊贵呀……”

没兽听得见她的疑问,一个跑得比一个快,到了后头,还在埋伏的看见全哭爹喊娘往外跑,幼崽嘛,情绪(怂劲)上来容易被传染,也都吱哇乱叫跟着哭喊往回跑,至于是哭喊的还是嘎嘎乐的那就见仁见智了。

所以鹿雅一个带金的兽兽都没遇到,这让她那小胖脸不自觉警惕许多,厉害的boss总是在最后!

更别说还有种叫鹿雅特别纠结的情况,听说她师父是在灵境镇内闭关,灵境镇内的月影猫是最多的,要是遇上月影猫……她是横还是不横?

真是叫乌鸦嘴为难呢,鹿雅不是很认真地发着愁,远远看见林子边缘有处凉亭,凉亭中一胖一瘦两个穿天青色灵剑峰弟子服的人百无聊赖靠在柱子上说笑。

等看见鹿雅慢吞吞的小身影,俩人这才来了精神,送灵石的来了!

不过,这小胖丫头怎么没趴下被送出来呢?

瘦削的那个带着点疑惑站出来,挑眉看了眼鹿雅身上的弟子服,月白那就是灵兽峰,比他们灵剑峰还穷,大都连买丹药的灵石都拿不出来,他们的小册子估计也卖不出去了。

打眼一看,才练气三层?哦,有后台的,怪不得不趴,更让人讨厌,登记处就该是趴着说话的地方!

他皱着眉头不耐烦上前:“我是你金——”师兄……

她话没说完,鹿雅就抬起小胖手止住了他的话。

金?鹿雅歪着脑袋来了精神,再看那胖子幸灾乐祸的模样,还有瘦子那不耐烦又暴躁的德行,灵剑峰弟子不是都冷冰冰的?

这肯定是灵兽装的!还是金字头灵兽,那就是boss啊!

鹿雅都嚣张倦了,干脆利落打断那灵剑峰嫡子的话——

“我,后台硬,懂?懂不懂的都得趴下1

说时迟,那时快,满脸不耐烦的瘦削弟子,幸灾乐祸捂嘴笑的胖弟子,俩人同时听到带着几分空灵的凶狠小奶音后,以更凶狠的姿势啪叽摔在了地上,脸着地。

登记处,终于,还是那个趴着说话的地方。

鹿雅赶紧趁着他们还没抬头,偷偷服下一枚复灵丹,这俩估计是筑基期弟子,乌鸦嘴完,她灵气瞬间就空荡荡的,看来,俩筑基就是她的极限了,唔……有点弱,要抓紧提高自己的实力。

还不知道自己被归在弱里的俩人,从土里把脸放出来,面面相觑,脸不疼,心疼,刚吃了外宗有后台的亏,损失不小,俩人才不得不接了这鸟不拉屎的任务想赚点灵石,结果又……

片刻之后,两个灵剑峰弟子乖乖坐在亭子的矮几后头,指着小巧的木牌,冲鹿雅笑得非常热情。

包括暴躁的金师兄,掏出一本小巧的册子,声音温润极了:“师妹,灵境镇各重天的境况要不要了解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