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19章 第 19 章(抓虫)
鹿雅嚣张但不傻,初到贵宝地是龙也得盘着,何况她一个乌鸦嘴,怎么都得盘清楚道儿才能继续横。

实话说就是想要,可她更清楚,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鹿螃蟹不自觉小手紧攥握在背后,面上嚣张不改,肉乎乎的小下巴抬得很有灵魂:“你们叫什么呀?”

那胖乎乎的弟子还好说,毕竟肉肉他自己就有,金师兄现在看清楚鹿雅是个大眼睛贼溜溜的小奶娃子,手心就忍不住有些发痒。

他笑眯眯回答:“我叫金元宝,他叫贾元福,你是今岁新进门的弟子?”要么就是门内哪个大佬生的,可没听说谁和谁又勾搭到一起去了呀。

元子辈就好办了,鹿雅小身板放松不少,做出骄矜的长辈姿态:“季元修你们认识吧?”

俩人点头。

“他叫我小师叔,你们品,细细的品。”鹿雅微笑,肉乎乎地小脸蛋似乎都带着那么几分高深莫测。

贾元福略有些吃惊:“宗门有太上长老勾搭……咳咳结为道侣,还火速生崽了?”

娘咧,他们还卖什么册子,这消息只要属实,赶紧去卖给青鸾门,他们跟人斗法损失的灵石就全都回来了。

别问为啥凌仙宗的八卦青鸾门为啥会感兴趣,问就是除了最神秘的玄武阁,其他宗门都致力于挖凌仙宗各种黑料,以备打不过或者只能瞪眼的时候无能狂怒嘲讽凌仙宗用。

而青鸾门身为整个修真界消息最灵通的门派,他们甚至发明出一种名为夜色的灵器,那小巧精致的条状灵器没有别的作用,会定时定点在午夜时分,发出各个宗门的小道消息。

“两位师侄,知道太多,对你们是没有好处的,懂吧?”鹿雅把白宗主敷衍她的话除了称呼一字不改送给他俩,甚至白淼淼那神秘莫测的笑她都给复制了。

二人忍着笑点头,这嚣张的奶凶小团子,颤巍巍的小肉脸真可爱,想捏。

“既然有这种好东西,送给小师叔做见面礼也是应该……不是,你倒是撒手啊!我可是长辈1鹿雅偷偷使劲儿拽,怎么都拽不出金元宝手里的册子。

金元宝一点都没有前头的不耐烦,笑嘻嘻不撒手:“小师叔好,小师叔初次见面,就……啊?”这个灵性的啊字跟着贾元福猥琐地搓手指动作。

鹿雅这才不得不‘恍然大悟’,大大方方从储物戒里取出两个雕花剔红的方正木盒,虽然木料只是凡木,雕花极为精致逼真,瞧着非常的上档次。

“好好修炼,早些为宗门做贡献,这是小师叔送给你们的见面礼。”鹿雅端着架子将木盒痛快推出去,然后飞速将金元宝松了些的册子装进储物戒里。

二人见她这么大方,还以为小孩子不知道柴米油盐贵,随便撒好东西呢,这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即便对方是小师叔,他们这不是等于从小孩子手里骗东西吗?

这怎么好意思呢!

“那就谢过小师叔了,以后有好东西,还想着师侄啊!我就住在驻地天字号洞府二百——”贾元福手快将木盒打开,殷勤而不要脸的话说不下去了。

灵茶?还是宗门后山最普通最不值钱的灵茶?二十灵珠都没人要的那种!

鹿雅笑眯眯看着二人:“小师叔大方吧?对小师叔我这种不捡就算丢的长辈,没叫你们倒贴灵石,概因我看你们二人很顺眼,对了,你们住在哪儿来着?”

金元宝和贾元福:“……”

“小师叔,雾林不得久呆,若无特殊护身法器,灵识容易被侵蚀,您赶紧出去吧,出去后一直走,半个时辰就能到宗门驻地。”金元宝正了脸色道。

贾元福在一旁麻溜取出个纸鹤施放法诀:“不敢叫小师叔破费,您还不会神行术吧?来,师侄有纸鹤,您慢走1

这样抠门的奶娃子长辈,得赶紧送走,不然谁知道还得大出血到什么程度,万一这丫头看过那介绍灵境镇的小册子……嘶,灵兽峰弟子的穷逼特性让二人坐立难安,恨不能直接把鹿雅抱到纸鹤上,给她一脚爱的加速。

鹿雅疑惑看着二人笑得比刚才还热情,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可她也确实不太想继续呆在这里了,这里总莫名让她有点难过。

所以她顺着二人的意思,慢吞吞爬上纸鹤,刚一坐定,贾元福迅速施放法诀,纸鹤‘嗖’就窜出去了,要不是鹿雅压秤,说不准能后空翻掉下去。

“真是……真是不知道尊敬长辈1鹿雅惊魂未定坐好,本来想说他们几句的。

可想到对方送了她新人手册还有纸鹤,这毕竟都是灵石,没多少吧,也不能恩将仇报不是?她不是那样的长辈。

坐在纸鹤上,鹿雅很有几分心情欣赏着灵境镇的风光,这里确实与凌仙宗不同,刚从雾林出来,她忍不住惊艳了一瞬,让她刚才受到的惊吓都少了些。

一眼看去似只有一望无际的草原,只天地一线处模糊有金灿灿的氤氲波动,看不清是什么,却也让天光更多几分梦幻。

离离清风拂过,碧色波浪翻滚着,偶尔还能露出几只浅色毛茸茸,它们大都悠闲卧在这无边旷野中,鹿雅心里想,怪不得在灵兽峰没看到多少灵兽,不会是都在这里头过养老生活吧?

天空像是被草染上了颜色似的,是特别澄澈的碧蓝色,若是下雨那大概就是天青色烟雨的朦胧画卷,此刻万里晴空,偶有几朵云彩边缘仿佛还闪着柔柔的米白色光芒,一切都好像被马卡龙给承包了,让人心里都跟着岁月静好起来。

鹿雅轻轻吁了口气,嚣张造作都沉淀下来,她又恢复成了原来那个体面的安静美娃子。

既然一时半会儿到不了驻地,她想了想,取出金元宝给她的手册随手打开,准备先了解一下灵境镇的情况。

灵境镇曾是仙界名为缥缈镜域的介子域,最大的特点是能够幻化出各种不同的考验场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锻造修者灵识,淬炼修者灵力,让他们能够顺利进阶。

据说缥缈镜域本是妖后的本命仙器,器灵当年为了救被魔族使诈重伤的妖后,想牺牲自己献祭出法器中微弱的神行法则,后因妖后为大局断了二者之间的联系,陷入沉睡之中无法醒来。

此间无法回归或者无心回归仙界的大能们,将妖皇留下的本命神兵金皇羽扇与缥缈镜域融合在一起,并利用缥缈镜域特性幻化为九重天,利用梦渺界的雾林,辟出这方小世界。

金皇羽扇中曾被关押几十万年的各种魔兽和地魔在灵境镇各处被阵法束缚,成为了弟子们争抢各种排行榜的关键,这便是如今的灵境镇。

“养兵万年,时刻准备跟魔族干起来吗?”鹿雅小声嘟囔,“那神力屏障……”也许不能一直存在下去吧?

这话她不敢说,不是因为乌鸦嘴说出口会有她承受不起的后果,只是她莫名想到这个可能,就觉得心里……也不是心里吧,反正就是身体的某个地方不太好受。

翠林深处的万丈深渊下,兔子们早已经挤挤挨挨去宗门驻地偷窥小团子,只留下个空荡荡的洞府,便无人注意到,缥缈镜突然泛起了温和轻柔的涟漪,带着几分欣慰,却又像是什么嘀嗒嘀嗒落进了缥缈镜的心里。

等鹿雅到达宗门驻地时,天色已经渐渐晚了,这里没有太阳,可澄澈的碧青色天空已变成了深蓝色,似是还有星子在闪烁着淡淡银光,如今还有天光在,并不是太明显。

凌仙宗驻地是在从草原出来后的一处翠色群山脚下,山脚下一尊硕大的……美人鱼人立于前,凌仙宗三个字带着几分秀美气息的潇洒。

鹿雅:“……”若她没穿,她总觉得自己是到了游乐园。

别问为什么,下来纸鹤站在那美人鱼前,鹿雅已经听见隐隐约约的哭唧唧,有几个仿佛还有那么一丢丢耳熟,该是雾林里哭爹找娘中的几个。

绕过美人鱼宗门石碑后,便是几座精致又不失大气的竹制宫殿一字排开,就坐落在带着烟雾的瀑布下头,壮观也不失温雅,跟凌仙宗本宗那种大气冷硬的风格截然不同。

她新奇地打量了一番,看见其中一座竹殿上写着执事殿,想也不想就要进去。

甭管是吃穿住行,找找执事殿就对了,这就是跟奶妈房差不多的存在。

可她刚走几步,就有几个比她看起来还像螃蟹的男男女女,插着腰从天而降,以茶壶落地姿态堵在了她跟前。

看起来个个儿长得明眸善睐,娇媚动人,风流倜傥,就是这气质……啧啧,一言难荆

“就是你,欺负的那些小崽子哭唧唧的?”其中一个白衣飘飘,头发上别着翠色树叶的俊美青年大喇喇开口,清隽面容非板出凶神恶煞的模样来,“我们是来跟你算账的!你知道错了吗?”

鹿雅微笑,螃蟹对决嘛,就看谁更横。

她小下巴一抬,脑袋一歪,方便与那青年四目相对:“所以,小崽子欺负小崽子,哪里错了?”

众人,或者说众兽:嗯……这个问题有点不好回答,他们也不知道。

鹿雅继续问:“你们当就它们会哭?我比它们更会哭1

不就是碰瓷?她鹿从心没有在怕的,她能哭得超大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