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靠乌鸦嘴飞升 > 第20章 第 20 章
鹿从心狠话放完,几个茶壶反倒眼神一亮,哭?那不是更可爱了吗?嘻嘻……他们可以!

“那你哭啊!你哭了我们就不跟你算账了,要不然,哼1其中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假模假样嚣张地推鹿雅一把。

可能是因为身高问题,所以她只能推鹿雅脸上,又或许是不忍心伤着小崽子,她那动作与其说是推,不如说是摸了鹿雅一把。

鹿雅:“……”

另外几个也不甘示弱,乱七八糟的狠话放着,还要身体力行表达自己的嚣张。

具体表现为,蹲下来用肩膀撞鹿雅的,结果是他自己倒下,还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鹿雅的小肚皮。

插着腰居高临下睥睨鹿雅的,腿还不住往鹿雅身上蹭。

还有伸出小脚脚跟鹿雅脚尖碰碰乐的……

鹿雅突然感觉出亿点点不对,捂着肉乎乎的小脸退后几步严肃不少,那撞她把自己撞躺了的,嘟着嘴都快亲上来了!!

她还是低估了这修仙界的险恶,这哪里是挑衅,这是□□的调·戏!

鹿雅怒了,摸爬滚打的修仙路,真女人可以流血流泪流哈喇子,就是不能出卖自己的肉·体,她还是个宝宝啊,这帮丧心病狂的玩意儿!

“你们要干啥1小奶音凶狠得非常虚,哭是不可能的,没看这几个眼神亮晶晶就等着她哭出来吗?

“我跟你们说,你们要是再这样,我可要让你们秃……”然心碎了!

没等她说完,一听见秃,假装为灵兽出头的几只人形兔子立马吱哇乱叫扭头就跑,它们才不要秃!秃了拿什么讨小崽子欢心,别以为它们不知道这小崽子就喜欢它们一族的身子!

鹿雅:“……”看着这几个一骑绝尘在眼前,她有点懵逼,所以他们到底是来干啥的?挑衅了个寂寞,还是单纯就想干点禽兽不如的事儿?

鹿雅委屈极了,踏进执事殿时,看到里头穿着纯白色弟子服的主峰弟子时,眼眶有些发红。

“你是元字辈的吗?”鹿雅可怜巴巴问。

今日当值的是姜元晏的徒弟周识濯,凌仙宗弟子是按照通元识微来排辈,寓意追寻天道奥秘永无止境。

他听鹿雅这样问,不动声色打量了鹿雅一眼,执事殿得到消息比宗门其他弟子都要快一些,打量清楚他立刻起身挂上温柔笑意行礼——

“弟子周识濯见过小师叔祖,弟子的师父乃宗主大弟子元晏真人。”

鹿雅被这声小师叔祖治愈不少,心里飘得荡漾,也更加委屈,鼓着腮帮子小肉手指着外头:“刚才小师叔祖我被几个弟子调·戏,罚他们灵石!弥补我的心灵创伤1

周识濯微笑不变:“小师叔祖明鉴,在灵境镇内,是靠实力说话,除非残害本门弟子,犯下十恶不赦的大错,各大宗门都不会管。”

灵境镇就相当于一个小战场,在战场上没人会跟你讲礼义廉耻,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不然其他宗门也不会对凌仙宗这般忍气吞声。

可鹿雅听见这话,莫名心头就是一个咯噔,也不飘了,甚至小肚子又开始沉甸甸的,她有种不好的预感,靠实力……那她才练气三层,得变成靠屎力吧?

“算了,我也不跟他们计较了,但是周……侄孙你看,我住哪儿?我还没辟谷呢,食堂在哪儿呢?是不是能送到我洞府里去呢?”鹿雅实在是控制不住,小奶音略有些颤巍巍的。

周识濯强忍着笑意,态度恭敬极了:“回小师叔祖,在灵境镇内,吃穿住行的一切标准都要看功德分说话,咱们宗门在这翠峰山有天地玄黄四种等级的洞府,天字洞府需要一百功德分一天,地字则需五十功德分,玄字需要二十功德分,至于黄级洞府只需要十个功德分,所有洞府都是三日起,您想选择哪一种?”

鹿雅:……她想选哪一种都没用,她哪儿来的功德分?

“那个,识濯碍…”

“对了,这里没有食堂,但是宗门体贴练气和筑基期的弟子或无法辟谷,或暂时戒不掉口腹之欲,特地设了灵厨所,饮食同样分为天地玄黄四种,所需功德分与洞府是一样的,只要您想吃的,灵厨所都能给您做。”周识濯话说得特别体贴。

可再体贴都没用,鹿雅小肉脸儿粉绿粉绿的,别提多好看了。

她刚才被占便宜都坚强着,这会儿快哭出来:“可,可是我没有功德分呀,宗门长辈就不能有点特殊照顾吗?”

周识濯微笑不变:“小师叔祖说笑了,在灵境镇就是太上长老想要做什么,都需要功德分的,宗主也不例外。”

一言概之,在灵境镇,只认功德分不认人,有啥后台都不好使。

“当然,考虑到弟子刚进灵境镇都……大都行动不便,功德分没了的话,也可用灵石兑换,十块下品灵石兑换一分。”说到这儿周识濯对鹿雅也忍不住多了几分佩服。

怪不得这可爱扒拉的小团子能被太上长老收入门下,他还没见过门内弟子进灵境镇是自个儿走进来的呢,哪怕是气运之子都不例外,小师叔祖大概是血脉不凡。

要不是顾及这个,周识濯也不会如此殷勤,在凌仙宗是一回事儿,可在灵境镇内一切都是另外一套运行规则。

长老们不能轻易动手,花的都是在外头赚的功德分,当然只要有实力的也不缺功德分就是了,可能正常在灵境镇内走动的练气和筑基弟子,甭管多大后台都不好使。

这也是凌仙宗弟子格外不喜欢其他宗门的缘故,既然是进来找罪受……啊不是,是突破来了,你们还总是弄些特权跋扈,那你在修仙界浪不行吗?非进灵境镇来干啥,不干你都对不起他们受的罪。

鹿雅眼泪是真出来了,她眼泪汪汪死死捂着自己的储物戒:“不是,进来的时候也没人跟我说过还得准备功德分和灵石啊!我只是个可怜的练气三层弟子罢辽1

这会儿她再也不摆宗门长辈架子,摆不起来了,要这么奢侈的花灵石那是要她的命,她好不容易才成了款婆,还没稀罕够呢。

季元修他们都不肯跟她说这个,肯定是怕她求接济,都是穷逼,为何要这么伤害她?

周识濯好笑地拿出一本册子:“在雾林内当值的师兄师弟们,应该会卖……咳咳,送小师叔祖灵境镇的介绍册子吧?第一页就写着呢。”

鹿雅赶紧拿出手册,把以为是目录随手翻过去的那一页打开,上头写着两行潇洒到几乎带着嘲讽的蝇头小字。

第一行——“功德分,灵境镇生存的命根,宗门任务、猎杀魔物、馈赠(打劫)皆可获得,有功德千万里尽在足下,无功德跬步难行。”

第二行——“重点提示,榜上有名的弟子,千名以内的名次可增加不同数额功德分,乃是求馈赠(打劫)的最佳人选,切记量力而行,还有,外宗才是大户。”

鹿雅:“……”她就知道!

那俩师侄那么积极送她走,他们还住在天字号洞府,肯定也是大户!她要当时能看见这两行字……咦呜呜,感觉丢了一个亿。

鹿雅捂着胸口,心痛至极:“我,我要黄级洞府,吃的……我,我自己有。”

周识濯手心也有点痒,可是想到自己的职责,他拳头抵在唇边轻咳几声压下笑意,随手一挥,竹殿的墙面上露出一片天青色地图,其中宗门驻地的西北方向,红点和绿点交错在图中。

“绿点都是可以选择的,小师叔祖您想住在哪儿?”

鹿雅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红点和不算太多的绿点,忍不住发出感叹,果然,修仙界还是残酷的,如此多的穷逼,也不差她一个了。

她深吸了口气,接受这份残酷,早就做好准备了不是吗?

“就这边吧,人稍微少点。”鹿雅随手指了指边缘的一个绿点,可千万别遇到在凌仙宗内用敬仰的目光记住她的弟子,末世人儿丢不起这个脸。

周识濯利落往绿点打进一道灵光,绿点很快变成了红点,他又取出一块闪着青色光芒的竹片,将禁制打在里面递给鹿雅。

“这便是小师叔祖洞府的禁制,打开门后,将竹片插入洞府厅内的假山缝里,便能成为洞府的阵盘,不用小师叔祖再花费灵石开启阵盘了。”周识濯解释。

洞府贵也有贵的道理,不然弟子们干啥不选择幕天席地打坐,非得去洞府里修练呢。

鹿雅拽着竹片,使了使劲没拽动,怀着上坟的悲恸数出三百块灵石递过去,周识濯接过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心都碎了,稀碎稀碎的。

残忍,太残忍,她即便是做了准备,也还是有点难以承受,这么下去,很快她就要成为只有五位数的小款婆了,咦呜呜呜……

从执事殿出来,鹿雅坐贾元福赞助的纸鹤晃晃悠悠来到翠峰山背面的西北方向,肉眼可见翠林都稀疏了许多,虽然还有许多看起来跟灯笼一样漂亮的粉色花朵闪着幽幽光芒,可她还是觉得凄惨。

因为洞府是在那花朵尽头的悬崖边上,站在门口,还没打开禁制,鹿雅就听到了尖锐的西北风呼啸。

很好,不缺吃的了,鹿雅凄凄切切地安慰自己。

打开禁制进门后她才发现,洞府就真的是一个洞,里头有光秃秃的石床,还有张石桌,桌上摆着一座精巧的翠色假山。

将竹片插进假山顶端的缝隙,银灰色的灵气瞬间笼罩在洞府内,因为天色已晚,显得洞府内更加灰败。

她从储物戒内取出照明用的夜明珠,也卡在假山上头,洞府内才算是稍微亮堂点。

因为跟找茬的那几个浪费了些时候,在执事殿她也用了很久平复自己的心痛,等把洞府里铺上皮毛,取出零碎生活用品整理好,再拿着水灵灵的灵果坐在石桌前,已经快到午夜时分了。

吃完灵果后,环顾鹿雅湿润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四下环顾,听到隐约风声在唱歌,像是恐怖片bgm,心里拔凉拔凉的。

这跟她想的灵境镇螃蟹之旅完全不一样啊!

鹿雅咬咬小细牙,狠狠一巴掌拍在石桌上:“这样绝对不行1

她不想再恢复赤贫,三天就三百灵石,坐吃山空那是等死,这三天住完,她要出门搞事情……不,是搞功德分!

真女人不畏惧挑战,她要凭自己的实力(乌鸦嘴)在灵境镇横行下去!螃蟹选手绝不认输!

她拍响了石桌,在各重天不同的地方,许多修者都若有所觉,取出身上的夜色,灵力运于指尖一抹,瞳孔比石桌震的还厉害——

啥?凌仙宗太上长老的私生女进灵境镇了!听说还是站着进来的,妥妥不是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