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赵圆圆送哪儿去了?”林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质问。

林墨冷静而刻薄地问:“你在说什么疯话。”

“她现在人没了!是不是你带走的。”林论心下也越发的着急起来。

林墨听完笑了一声:“有病看病,别来骚扰我。”

林论在那边骂骂咧咧不知所云,电话这边,林墨耐心听着,丝毫没有动怒的迹象。

等他骂完了以后,林墨才慢慢地说:“她竟然现在才走么?我以为她早就受不了你了。”

“别以为你有什么了不……”林论脸色一沉,说话也越发的刻薄。

未等他说完,林墨就把电话给挂了,烦,他没那么多闲工夫听他胡扯。

不过,赵圆圆走了,林墨沉思,这点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原本打算直接去林论别墅接人的,反正那个酒肉饭袋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他想了想,又拨出一个内线电话:“喂,帮我找个人,嗯,对,明天之前给我消息。”

挂了电话以后,林墨重新打开刚才的文件,思考,刚才写到哪儿来着?

深夜,在城南的某家私人壁球馆。

“好球!”球馆老板吹了声口哨,远远地带着笑容走过来。

宋廷深放下手里的球拍,神色不见变化。

“好久不见了,宋总。”老板笑着打招呼。

“不用叫宋总。”宋廷深接来他递上来的水,仰头喝了一大口。

这里的老板曾经是他的副总,跟了他几年之后厌倦了职场,选择离职自己开了一家球馆。宋廷深也是偶然过来才发现的,之后有空的时候就会经常过来打会儿球,顺便聊聊天。

“叫习惯了,一时半会儿还真改不过来。”老板叹气。

他看着宋廷深的脸色,问:“最近有什么烦心事?”

“没有。”宋廷深说道。

“得了吧,你这脸色藏不住的。”老板笑道,“你记不记得咱们收购法国那家小公司的时候,飞了二十几个小时去跟人家谈判,那会儿你脾气是真差,跟鬼佬对骂的场景把我看傻了都。”

宋家给的一切资源都不是凭空得来的,这也是宋廷深坐在这个位置的原因,否则早就被宋廷玺那种猫猫狗狗混上来了,他当初满世界高强度工作的时候,宋廷玺还不知道在哪个女人怀里说梦话。

老板是跟了他年头最久的人,自然知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什么状态。

宋廷深对他也没有什么可保留的,言简意赅道:“因为女人。”

老板倒也没有表现出很惊异的神色,他笑笑:“真难得,我竟然能活着看到您为情所困。”

这家壁球馆建在商业圈,深夜仍能从落地窗看到满城璀璨的灯海,宋廷深把球拍扔到一边,索性跟他站在窗边闲聊,聊些工作上的事。

“您还是饶了我吧。”老板苦笑道,“我都多长时间没听这些名词了,现在脑袋里面的咨询已经跟不上了。”

“我记得你那时候比我还拼。”宋廷深说。

“不拼没办法。”老板十指交握着,放在栏杆上,“那会儿喜欢的姑娘家里太有钱了,得玩儿命的让自己配得上她。”

宋廷深有些意外:“没听你提过。”

“你那时候也不会关注这些。”老板笑道,“知道了恐怕会觉得太没用吧,因为情情爱爱的事影响自己什么的,你以前不是最看不上这种人?能有个人让你服软也挺好的。”

宋廷深不再说话,转头去看外面的夜景。

说实话,就像重新活过来一样,第一次知道想念一个人的感受。

体会到各自心酸和折磨,原来感情是让人这么难过的一件事。

“喝酒吗,宋总。”老板突然问道。

宋廷深疑惑:“现在吗?”

“喝酒有助于改善心情,试过没有?”老板跃跃欲试,有种想灌翻他的冲动。

两个小时之后。

宋廷深眼神迷离的坐在沙发上,他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敲打了几下,灯光落在他的侧脸上,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的忧郁。

老板侧过头瞥了一眼宋廷深,今晚其实也没有喝多少,那些年在酒场上拼酒的日子喝的比现在多多了,宋廷深也没有像今日这般模样,说到底怕还是因为那个姑娘。

“沈怡,沈怡……”宋廷深低声呢喃道,他此刻不算喝多,可是不知怎么,他嘴里自然而然的吐出来了沈怡的名字。

“宋廷深?你在这里做什么?”宋廷深正迷糊,没想到赵圆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她身上带着酒气,一双眼睛迷离的看着角落里的宋廷深。

老板皱了皱眉头,正准备派人过来拦着,没想到宋廷深招了招手:“赵圆圆,你怎么在这里?”

看着是熟人,老板也不多说什么,他微微起身,将宋廷深对面的位置让了出来,而后,在离开的那一刻,他顺手拿走了宋廷深的手机。

“请问是沈小姐嘛?宋总在我这里喝多了,你能过来一趟嘛?”老板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不说话的两个人,皱了皱眉头将电话打给了沈怡。

沈怡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她侧过头看了一眼屏幕上跳动的名字,眨了眨眼睛,在电话马上就要挂断的时候接了起来,谁知道接起电话来竟然是这样的情况。

“沈怡?小怡,小怡你快过来!”赵圆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老板身边,喝了口酒,在听到沈怡名字的那一刻脸色才好了些许。

听到赵圆圆的声音,沈怡眉头一皱,慌忙嗯了一声:“老板你能给我发一下定位吗?我马上过去。”

沈怡到的时候宋廷深和赵圆圆两个人正缩在沙发上,两个人一左一右,面色都不怎么好看,看到沈怡过来,宋廷深眯了眯眼睛,握着杯子的手指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

沈怡看到这场景不怒反笑,她冷哼一声,俯身在两个人身上狠狠的拍打了两下:“你们两个,跟我回家!”

“小怡……我家,我家破产了啊!”赵圆圆在看到沈怡的那一刻彻底崩溃了,她眼眶一红,眼泪扑簌簌的就落了下来,落在了柔软的地毯里,随即便消失不见了。

沈怡伸手揉了揉赵圆圆的脸,她叹了口气,关于赵圆圆家的事情她也是刚刚才清楚了,此刻赵圆圆这样脆弱,让她一时间不知所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