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玄幻小说 > 灼晚诀 > 第七章
  月华的眼中笑意虽是一闪而过,可却被我清清楚楚的瞧见了。

  许是因为他眼中的笑太过耀眼,我的心情也不自觉的好了许多,下意识的扬起了嘴角:“不用客气,你记得要吃完哦。”

  说罢,我向后退了两步,又朝着月华摆了摆手,转身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月华细细的瞧着我的背影,脑海中却不禁想起昨夜和墨桦说过的话,抿了抿唇犹豫了几分。

  “晚晚师姐。”月华出声叫住了我:“师姐吃过了吗?要不要和我一起吃?”

  “诶?”

  我有些好奇的转过身,却瞧见月华倚靠在门檐边,眼中带着几分不明的情绪,可当我细细望向他的双眼时,那抹一异样情绪早已一闪而过。

  “我一个人也吃不完这么多。”月华解释道。

  月华眼中的情绪转瞬即逝,我几乎有些怀疑那是不是我的错觉。犹豫了片刻,我还是轻轻点点头应了下来。

  “好,我们一起吃吧。”

  我提着裙摆,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进了月华的屋子,拉着月华坐在了椅子上又接过了她手中的饭盒,将里面的饭菜摆在桌上,认认真真的说道:“昨儿个忘了问了,你今年多大了呀?瞧着应该十四五岁吧。可你现在太瘦了,得多吃点才能长身子,女孩子太瘦了的话男生不喜欢的。”

  月华的表情有些古怪,眼中带着几分不明的情绪:“晚晚师姐,我今年十七了。”

  “十七了!?”我的身子非常明显的僵硬住了,目光停留在月华的胸前,瞧着那一马平川,一贫如洗,一平……

  不对不对!

  没事的,小月儿才十七岁,还是有希望的,多吃点一定能长起来的!

  我心中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又将饭菜往月华的面前挪了挪,斟酌着说道:“没……没事儿的小月儿,你现在还小,多吃点就能长开了,别,别自卑哈。”

  月华的表情越来越古怪,抿了抿唇,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只是低沉着用鼻音应了一声。

  瞧着她这副模样,我倒是心虚了。

  莫非小月儿很在意自己的身材?被我给说自闭了?

  我有些心虚,拿出碗筷后便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夹了几块肉放到了月华的碗里,努力的露出了一个我自认为极其灿烂的笑容:“小月儿,多吃点,多吃点。”

  月华轻叹一声,似乎是有些无奈的样子,之后才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其实说实话,刚才我已经在食堂吃过饭了,这会儿也不怎么饿。可是为了意思意思,我还是卖力的扒拉了两口饭。

  月华倒是在认认真真的吃饭,只是她没梳头发,刚一低头,她那如墨般的长发就不听话的从鬓角滑落而下,扫过饭菜落在了桌上。月华随手用指尖卷起了长发束到了耳后,可吃着吃着,那一缕长发却又不听话的落了下来。

  我一手撑着下巴,歪着脑袋瞧了一会儿。

  好像昨儿个见到小月儿的时候,她也是把头发随便的扎成了马尾。莫非……

  我心中的闪过了一个念头,有些好奇的问道:“小月儿,你不会扎头发吗?”

  月华愣了一下,刚一抬头,那一缕不听话的长发便又垂了下来。月华随手将头发捋了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恩,是不太会。”

  我点点头,起身从梳妆台前取了一个发带,又走到月华的身后,用指尖轻轻的捋顺了月华的长发,指尖不经意的接触到了她白皙的脖子,又划过肌肤深入了墨色的长发间。之后又用发带将他原本披散着的头发束在一起、扎好,轻声说道:“先这样将就一下吧,你先吃饭,等吃完了我帮你梳。”

  月华似乎是有些慌乱的模样,连忙应道:“恩,恩好。”

  我站在月华的身后扬了扬眉,细细瞧着她耳垂的方向望去,这才瞧见月华的耳垂已经染上了绯红色。

  我忍不住心中的笑意,站在月华的身后偷笑了一会儿,这才又坐到了月华的身边儿,装模作样的拿起了碗筷,清了清嗓子,轻声说道:“好啦,快些吃吧,一会儿饭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月华点点头,又拿起碗筷扒拉了两口饭菜。

  许是因为害羞了,月华才吃了小半碗饭就说自己吃不下了。

  我蹙着眉,瞧着她平平坦坦的胸脯,又是威逼利诱又是好言相劝,总算是劝她把那一碗饭吃完。

  瞧着她真的不愿意再吃了,我才将桌上的饭菜收拾好,去院子里洗了手,回来后又拉着月华坐在了梳妆台前。

  也不知为什么,月华的耳垂从刚才一直红到现在,这会儿了那么红晕还是没有消散。

  我随手拿起了梳妆台前的木梳,轻声问道:“小月儿,就梳一个马尾就好吗?要不要师姐给你梳一个好看的发髻呀?”

  月华坐在梳妆台前,瞧着铜镜之中我的那一抹倒影,摇了摇头:“不用那么麻烦,随便扎起来不碍事儿就好。”

  “好吧。”我心中觉得有些可惜,难得月华有这样一头漂亮的秀发,可瞧着她不愿,我心中的那些小心思也只能安耐住了。

  我走到了越好的身后,轻轻一拽,便将她头上的发带扯了下来。

  顷刻间,如墨般的长发便散落开来。我拿着木梳一下下的梳着,瞧着她的长发慢慢变的整齐又顺滑,这才将梳子放在一旁,双手穿梭在长发之间,将她的头发束成了马尾辫的模样。

  月华的发间隐约间带着一丝香气,闻着好闻极了。瀑布般的长发又细又软,穿梭在手指尖,能够感到微凉,却又格外的丝滑。可惜,许是因为月华的长发太过柔软,总是有几缕不听话的碎发从我的指尖滑落,松松散散的垂落下来。

  我专注着手中的长发,却不曾发现月华此刻正通过铜镜,眉眼间含着深意,细细瞧着我的模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