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玄幻小说 > 灼晚诀 > 第十九章
  这妖花变小了以后,瞧着模样倒是有几分像栀子花,小小的花瓣上带着蓝色的光芒,小巧玲珑的样子好看极了。

  “好神奇呀。”我的眉宇间添了几分笑意,轻轻的伸手在它的花瓣上蹭了蹭,也不知怎么了,竟是突然的冒出一句话。

  “你能变成小月儿吗?”

  “小月儿?是月亮吗?”妖花歪了歪花瓣,像是歪着脑袋瞧着我的模样,微微卷起花瓣小声嘟囔道:“月亮应该不行。”

  我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说了什么,胸口竟是有些生疼。

  我叹了口气,轻轻的用指尖揉了揉它的花瓣,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发簪我不常带呢,手镯感觉有点影响挥剑……你可以变成耳钉吗?”

  “可以可以!”妖花连连点头,扭了扭身子,便成了一个小巧的耳钉。

  我将妖花戴在了我的耳垂,又忍不住摸了摸它的花瓣,笑着说道:“好,那我便带你离开这儿。”

  那妖花似乎是被我摸得有些痒,咯咯的笑了起来:“嘿嘿,仙人真好!”

  我的眉眼间添了几分笑意,又坐回了方才修炼的地方,盘膝闭眼,随口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就叫八角雪灵花?读起来还蛮拗口的。”

  “名字?”妖花的语气里添了几分困惑,似乎是在纠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我听出了它的疑惑,便出声解释道:“就像,我的名字叫晚晚,师门的师伯和姐妹们也都这么叫我。你的同伴是怎么叫你的呢?”

  “唔……”那妖花似乎是有些委屈,低落的说道:“以前的事儿我不记得了,从我有记忆起我就被抓到山洞里了,我也没有见过别的同伴。呜……”

  感觉它又要哭了,我连忙出声道:“既然如此,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吧?”

  “好呀好呀!”妖花的语气又充满了元气,扭了扭它的花枝,叫我的耳垂有些痒痒的。

  我认认真真的想了许久,妖花也担心打扰我到我,安安静静的盘缩在我的耳垂不敢说话,山洞之中也充斥着一阵沉默。

  半晌,我才问出一句:“小花妖,你是男是女?”

  花妖愣了一下,语气沉重的说道:“……仙人,你刚刚盯着我的花蕊盯了那么久,没看出那是我的雄蕊吗?”

  ……

  不是,我哪能一眼看出那是雄蕊还是雌蕊啊。

  诶不对,难道我刚刚是盯着一朵男性花妖羞羞的部位盯了那么久???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为了缓解尴尬还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认真的说道:“既然如此,就叫你小甜吧!”

  小甜有些暴躁的喊道:“???这个名字和我是男是女有直接的关系吗!?”

  我抬手凝出了一根冰针,夹在指缝处,摸了摸小甜的花瓣:“你不喜欢这个名字吗?”

  小甜一字一句的回答道:“不!……不,我很喜欢!”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笑着收回了指尖的灵力:“既然如此,就这么定了!你以后就叫小甜了!”

  ——分界线——

  自从晚晚被罚禁闭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这段时间里,月华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之上。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余的时间要么是在练武场练剑,要么是在灵池修炼灵力。又因为这些日子慕师伯一直在忙碌玲珑宴的事儿时常不在山上,所以月华便总是请灵儿和浅浅来指导自己修炼。

  今日的练武场里,一如既往的传来了兵刃相碰的脆鸣声。

  浅浅坐在练武场下,百般无聊的打了个哈欠,随手抓起了一旁的葡萄扔到了嘴里,这才抬眸瞧着练武场上的二人。

  灵儿提剑进攻,面上尽是严肃的神色,手中的攻势没有丝毫的犹豫,长剑将空气割裂开来,隐约溅出星星点点的水花。而灵儿面前的月华则是手持长剑,神情严肃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怠慢,不断地抵挡着灵儿的进攻。可即便如此,将灵儿所有进攻抵挡住也叫月华十分吃力,脚步渐渐的向身后退去。

  最终,在离练武场下仅有半步之遥的距离,灵儿停止了进攻。只见灵儿手腕微转挽了个剑花,将长剑收在身后,轻轻的松了口气,抬手擦了擦额间的汗珠,笑着说道:“今日就先到这儿吧。”

  月华的眉头微蹙着,反手收起了长剑,朝着灵儿作揖:“有劳灵儿师姐了。”

  这些日子月华虽是日日联系玄水剑法,可也不知究竟是何原因,她的剑法总是有些奇怪,就像是怎么练习都不顺手一般,完全摸不透玄水剑法的要领。更不幸的是,慕师伯这些日子一直在忙碌玲珑宴的事儿,月华也不好请她来为自己指点。可一直这样埋头苦练,却又不得要领。

  “灵儿师妹,小师妹,来吃些东西吧。”

  慕柔提着食盒从练武场外走了进来,走到浅浅身边后将食盒放下,瞧着场上的两人招了招手:“我想着你们练了一上午,应当饿了,就去厨房做了些糕点。”

  灵儿眼前一亮,连忙从练武场上跳了下来,小跑到慕柔的身边,拿起了一块盘中的糕点放到嘴里,一面吃着,一面撒娇道:“我刚觉得有些饿,大师姐就来了,大师姐真是又温柔又贴心!”

  “你这丫头,整天和晚晚待在一起好的不学,油嘴滑舌倒是全学会了。”慕柔的话虽是责备的,可语气里却满满都是温柔。一提起晚晚,慕柔的眼中添了几分担忧,随后又轻叹一声,转头瞧着月华:“小师妹,你也来吃点儿东西吧?”

  月华缓步从练武场上走了下来,瞧着慕柔提起了在自己,转头迎上了慕柔的目光。轻轻的摇了摇头,推辞道:“有劳大师姐了,只是方才慕师伯传来了彩雀,叫我去北苑一趟。”

  月华的面上带着温温和和的笑意,可是眼底的目光中却带着几分疏离。

  慕柔心中微叹,面上却不动声色的朝着月华笑了笑:“那好吧。”

  月华又将目光落在了浅浅的身上:“浅浅师姐,等我从北苑回来就去灵池找你。”

  “恩,好。”浅浅嘴里还吃着糕点,抬眸瞧了月华一眼便随意的点点头应了下来。

  月华又朝着三人作揖行礼,之后才缓步离开了练武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