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玄幻小说 > 灼晚诀 > 第二十章
  慕柔瞧着月华的背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嘟囔道:“我原先就觉得,小师妹有些不善与人相处,本想着在门派里多带些日子总能好的,可自从晚晚被关禁闭以后,小师妹的性子似乎更孤僻了。”

  “恩,是挺孤僻的。”灵儿将嘴里的糕点咽下肚,又伸手在浅浅的衣服上蹭了蹭:“我和她练剑的时候,她都下意识的避免和我接触呢。”

  浅浅一脸嫌弃的看着灵儿的手,面上的神情挣扎了一会儿,似乎是强忍着不去看灵儿的手,有些僵硬的转过头去,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模样,小声嘟囔道:“灵儿师姐你这幅邋遢的模样,换做谁都不想和你接触吧。”

  灵儿瞪了一眼浅浅,出声辩解道:“这不是我的问题好吧!”

  “哎,虽然灵儿师姐也有问题,可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小师妹身上呢。”浅浅转头瞧着慕柔:“总觉得小师妹似乎很抵触和我们接触,虽然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但是和她相处的时候总觉得她的一举一动都很疏离,像是刻意和别人保持距离一样。”

  慕柔也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担忧的情绪,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灵儿眨了眨眼,又出声说道:“毕竟小师妹从前受了那么重的伤,又忘了从前的事,心中有所心结也是难免的。我们着急也无济于事,等时间来抚平伤痕吧。”

  “恩,也是呢。”慕柔瞧着眼前的二人笑了笑,似乎是恢复了精神,又出声问道:“对了,这些日子小师妹一直和你们一起修炼,你们觉得她怎么样?”

  一听慕柔提起此事,浅浅的眼中多了几分赞赏:“虽然小师妹才刚接触玄水心法,但她的天赋远高于我。虽然现在还不甚明显,但是再修炼一段时日,定会超过我的。”

  “诶?第一次听你夸赞晚晚师姐以外的人呢。”灵儿有些惊讶的瞧着浅浅,随手又拿起了一块糕点,随意的坐到了浅浅的身边,将糕点放到了嘴里,一面吃着一面含糊不清的说道:“不过小师妹的剑法方面,可以说是一塌糊涂了呢。总觉得她的身体很不协调呢,僵硬的有些变扭。硬要说的话……有些扭扭捏捏放不开呢。哎,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她的剑法奇奇怪怪的。”

  慕柔蹙着眉头细想了一会儿,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最近慕师伯一直忙于玲珑宴的事,否则可以请慕师伯指点一二。”

  “大师姐就别担心啦。”灵儿将盘子里的最后一块糕点吃进嘴里,拍拍手从浅浅的身边儿站了起来,朝着阳光的方向伸了个懒腰,转头瞧着慕柔笑着说道:“等晚晚师姐出来,一切都会好的。”

  ——分界线——

  明明是已经快要入秋的季节,可晌午的阳光依旧有些灼人,落在月华的身上,烤的衣服暖暖的。阳光也透过树叶星星点点的落在了她的身上,破碎的光斑映着她的侧颜,却无法照亮她眼中的一片阴影。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玄水阁的弟子,可一进北苑,似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路上的弟子们可以压低了声音,脚步声也变得极轻,倒是给北苑蒙上了一丝压抑的气氛。

  月华走到慕师伯的屋前停下了脚步,抬起胳膊轻轻的敲了敲门。

  “咚咚咚。”

  三声轻响后,门却自己徐徐的打开了。

  “进来吧。”慕师伯坐在书桌前,听见了门口的声响却连头都没有抬一下,认认真真的翻阅着手中的书籍,似乎正在忙碌着什么。

  月华轻步走进了屋子,朝着慕师伯作揖行礼:“弟子月华,拜见慕师伯。”

  慕师伯这才勉为其难的抬了抬眼眸,瞧了月华一眼后便从凌乱的桌子上翻出了一个玉佩,将那玉佩递给月华:“内阁有任务要交给你和晚晚,你拿着这块玉佩到枯木洞里把洞口的封印解了,然后连夜和晚晚赶去京城,尽快解决京中妖狐作乱一事。”

  月华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后才从慕师伯的手中接过玉佩,面上的表情有些古怪:“慕师伯,内阁是让我和晚晚师姐一同去吗?”

  慕师伯理所当然的点点头,眯眼打量着月华:“怎么,你不愿意?”

  月华摇了摇头,似是有些困惑:“不是不愿。只不过弟子只不过才刚入门派,又是外阁弟子,所以内阁突然叫弟子和晚晚师姐一同去,觉得有些奇怪罢了。”

  “月华,你的天赋极高,留在外阁着实可惜。”慕师伯仔细的瞧着月华的反应,轻声说道:“让你一同前去,是因为掌门知道你的天赋过人,所以有意想要将你收入内阁。”

  月华的面上是难以掩饰的震惊,但更多的,则是溢于言表的激动和兴奋。只瞧着月华有些紧张的眨了眨眼,犹豫了良久才开口说话,语气里也有些止不住的雀跃:“原来如此,多谢慕师伯!”

  月华的表现没有一星半点儿的破绽,慕师伯细细的瞧着,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没别的事了,去枯木洞把晚晚接出来吧。”

  “是。”月华的语气之中多了几分雀跃,规规矩矩的朝着慕师伯行了礼,随后才退出了屋子。

  慕师伯盯着月华离开的方向,渐渐的陷入了一阵沉思。

  慕师伯第一次见到月华的时候,心中隐隐约约有一个不好的感觉,总觉得月华的出现很奇怪,但细细想来,似乎一切又是顺理成章。原本慕师伯是不打算深究此事,可月华刚来门派没多久,就出现了黑衣人擅闯内阁之事。虽然晚晚说此事是她做的,可慕师伯的心中却总觉得有哪里古怪。

  说到底,晚晚的一番话不过是她的一面之词,没有人可以证明擅闯内阁之人究竟是不是晚晚。

  说不定,是晚晚为了维护某人呢?

  可今日瞧着月华的反应,却找不出半点差错。若非是她的真情实感,那只能证明,她的心思太过深沉。

  “罢了。”慕师伯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间。

  日子长了,总能发现破绽,倒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