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玄幻小说 > 灼晚诀 > 第二十一章
  在刚踏出北苑的一刹那,月华所伪装出的一切情绪便尽数归于一片冷漠之中。

  微微垂眸,不禁陷入一阵深思。

  看慕师伯的意思,是有意推举自己进入内阁,那么这次的任务,又何尝不是一番试探呢?而且瞧着慕师伯的样子,应当是已经怀疑自己了。

  不愧是玄水阁的老狐狸,竟然这么敏锐。

  月华想着,不禁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玉佩。

  想来,已经有两个月没见到晚晚师姐了。这些日子,晚晚离开时眼中的那抹失望一直充斥在月华的脑海中,只要月华一沉静下来,脑海中便总是会浮现晚晚的模样。

  晚晚笑着的样子,生气的样子,练武的样子,还有最后,她满眼失望的望着自己的样子。

  月华明明已经期盼了两个月,盼着能够早些见到晚晚,盼着能够抹去她眼中的哀伤。可如今真的要见到晚晚了,月华却有些犹豫。

  见到了,又能说些什么呢?

  见到了,又该怎么解释这些事呢?

  月华在心中思量着,脚下的步伐却越来越沉。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枯木洞的洞口。

  洞口处的景色是扭曲的,就像是透过水球观望着的世界,虚幻又缥缈,扭曲又迷离。站在洞外朝着洞口的方向看去,只能瞧见模糊又扭曲的黑影。

  手中的玉佩发出微微的寒意,月华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玉佩,正在洞口良久,却终是没有动作。

  过了许久,也不知月华究竟想了些什么,只见她轻叹一声,展开手心,玉佩缓缓的漂浮在了空中。

  从玉佩上发出一阵微弱的光芒,照耀在洞口处的一阵虚幻之上。顷刻间,洞口的景色便宛如一面破碎的镜子,变得支离破碎。而透过破碎的缺口,才能瞧见洞中真实的模样。

  枯木洞里生长着许多妖草,在山洞的阴影之中肆无忌惮的生长着。可是当月华走进山洞的时候,那些妖草却自觉地朝着两边蜷缩,给月华让出了一条延向洞口深处的道路。

  月华的脚步有些沉重,步步向着洞口深处走去。终于,在山洞的尽头,看见了盘膝而坐,闭眼打坐的晚晚。

  一阵微风吹进的山洞,隐隐带着栀子花的香气,扬起了我的发梢。

  也不知究竟是什么原因,在封印解除的那一刹那,我心中就隐隐猜到,来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月华。连我自己都说不清,究竟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预感。

  月华的脚步渐缓了下来,走到我的面前后又停了下来,沉默着站在我的面前,似乎没有要打破这片沉默的意思。

  终究是我先忍不住了,轻轻的睁开眼,仰起头迎上了月华的目光,朝着她笑了起来。

  “许久不见了,小月儿。”

  在迎上我的目光的那一刹那,我能瞧见月华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夹杂着几分欣喜和几分惊讶,目光灼灼,眼中倒映着我的笑颜。

  月华想过无数种和我再见的场景,想象过我生气的模样,也想象过我冷漠的模样,却独独没有料到,我再见她时会是一副笑颜。

  月华的唇瓣微动,似是想说些什么,可犹豫了良久,千言万语终究是化作一句。

  “好久不见,晚晚师姐。”

  许久不见,我不禁开始细细打量起月华的变化。她似乎要比之前消瘦了一些,定是没有好好吃饭。瞧着她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也没有好好梳顺,本就松软的长发竟是变得有些毛躁了。一缕长发从月华的鬓角滑落,恰巧遮在了她的眼前,掩去了她眼中的暗色。

  我下意识的伸出手,将那一缕长发顺到了月华的耳后。

  月华的身子明显僵硬了,可却也没有避开,愣愣的站在原地,感受着我的指尖不经意触碰到她的肌肤所带来的的温度。

  她似乎更沉默了,耳垂也蔓延上了一片红晕。

  我的眼中添了几分笑意,出声打破了这一片沉默:“才刚过了两个月左右吧,怎么在这个时候解开了封印?”

  月华低头看着我:“京中有千年妖狐作乱,掌门派你我前去处理此事。”

  “原来如此。”我哑然。

  看来此事并不简单,否则掌门也不会指名让我前去解决此事了。至于月华,只怕慕长老已经将月华天赋异禀的事情通知了掌门,掌门有心想要将月华收入内阁,所以才会让月华一同前去吧。

  我点点头,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裳和裙摆。

  说实话,若是时间允许,我真的希望可以舒舒服服的泡个澡然后再去呢。只可惜,妖狐之事耽搁不成。

  所幸我修炼水系灵力,虽是在这山洞中足足待了两个月,但洗漱倒也不成问题。

  我转头瞧着月华:“那我们即刻动身吧。”说罢,我便朝着洞口的方向走去。

  “晚晚师姐。”

  月华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腕,站在原地不让我离去,微微垂着头似乎是在犹豫。半晌,她抬眸迎着我的目光,嗓音沉沉的:“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的确,我的心中有很多不解,也很想抓着月华让她老老实实的告诉我答案,可是……

  “我问了,你会如实告诉我吗?”我抬眸迎着月华的目光,轻声询问着。

  月华点点头,目光灼灼,是一片真诚:“会。”

  月华的眼中是一片光芒,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她的眼中会汇聚这般明亮的神采。原本积与胸口的那些质问,在她这样的目光之下,似乎都不重要了。

  如今我想知道的,只有一件事。

  “你会做出伤害我的事吗?”

  月华愣了一下,似乎是有些惊讶,可却依旧真诚的说道:“不会,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与我而言,其实这样就足够了。

  我知道,此时我的眉眼间,定然尽是止不住的笑意,因为连我的心间,都染上了欣喜与愉悦。

  我抿了抿唇,努力抑制住自己嘴角的那抹笑意,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的说道:“小月儿,我不在意你究竟会不会做出危害玄水派的事,但是外阁是不一样的。”我停顿了一下,抬眸认认真真的瞧着她:“所以无论你要做什么,答应我,不要伤害外阁的大家。”

  月华有些惊讶的看着我,眼中带着几分不解。

  “怎么,你不答应?”我挑眉问道。

  月华松开了抓住我的手,朝着我的方向走了半步,我和她之间的距离仅隔了半尺。她低下头,垂眸瞧着我,一贯冷淡的眉眼间含着笑意:“我答应你。”

  我松了口气,终是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连我也一样。与其步步紧逼、刨根问底,倒不如像现在一样,各自向后退一步,用距离维系着彼此间的关系。与我而言,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走吧。”我朝着月华笑了笑,率先走出了山洞。

  月华瞧着我的背影,眼中添了一丝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看着我朝着光芒散发处走去,月华也不自觉地、下意识的跟上了我的脚步,小跑了两步追到了我的身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