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玄幻小说 > 灼晚诀 > 第三十七章 妖狐劫(19)
  茗玉眼中柔情实在太过明媚又太过温柔,就好像眼前的女子突然换了个人似的,方才的高贵和优雅全都被女孩子家的娇羞所代替,以至于当前千雪瞧见那一抹柔情之后几乎以为是自己瞧错了。可当她想细细的瞧清茗玉的神情的时候,茗玉已经提着裙摆,迫不及待的朝着黑衣男子的方向跑了过去。

  小侯爷的眉眼间带着浅浅的笑意,语气温柔极了:“小心些,莫要摔着了。”

  小侯爷的的目光自始至终都之落在茗玉一人的身上。他朝着茗玉伸出了手,似乎是担心她会摔着一般。茗玉笑着握住了小侯爷的手,自然地揽住他的胳膊,微微侧过头瞧着他似乎是和他说了些什么。

  千雪瞧着茗玉的背影,愣愣的,却又有些羡慕。

  她虽是瞧不见茗玉的表情,可却能看清那黑衣男子眼中的那一抹如春风一般的柔情。她想,或许这就是一个人奔向幸福时的模样吧。

  “你在瞧什么呢?”

  明彦有些低沉的声音在千雪的身后响起,她眨了眨眼,面上又带上了往日那一副浅浅的笑,转过身笑望着他,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明彦的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一旁首饰铺子的老板,又瞧着眼前的千雪,语气似乎沉了几分:“方才我买包子的时候,瞧着这边儿似乎很是热闹。”

  老板不经意间迎上了明彦的目光,瞧清了他眼中的那片寒意便不自觉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连忙垂下了眼眸避开了他的目光,一时间竟是有些想逃走。

  千雪歪着头思量了一会儿,笑道:“方才闹了些不愉快,不过也因此遇见了一个有趣的姑娘,她出手帮了我,好像……是叫茗玉。”

  明彦扬了扬眉,低头看她一眼:“茗玉?”顿了顿:“她那性子,竟会出手帮你?”

  他的语气轻松,像是已与茗玉相识已久,连茗玉的性子如何他都一清二楚。千雪听着他的话,心中便又生出了几分好奇,便又问道:“你认识她?”

  明彦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英俊的脸庞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轻轻的将手中的包子放到了她的手中,随口说道:“她的父亲是当今的宰相,而她从小便在太后的身边长大深的太后的喜爱,我从前去看太后的时候便时常能见到她。”

  “原来如此。”当明彦把包子放到千雪手中的时候,她的心思便全放在那飘着香的包子身上了。她这会儿也顾不得他说了什么,随口应了一声便低下了头,瞧着怀中的包子迫不及待的将包裹着包子的纸打开了一个口子,取出了一个包子放在鼻尖嗅了嗅。

  恩,是酱肉包。

  瞧着千雪贪吃的模样,明彦不禁笑了起来:“当心烫。”

  千雪点点头,先在包子外皮上咬一小口,小心翼翼的吹了吹,一阵热气便卷着酱肉包的香味飘了出来。待热气散发些之后,她才又咬了第二口。酱肉馅里的汁水留了出来,鲜汁满口却不觉得腻,咸味和鲜味都恰到好处。

  “好吃!”她的眼中满是欣喜,嚼了几下将嘴里的包子咽了下去,抬头瞧着明彦,将手中剩下的包子举到他的面前,扬声道:“你也尝尝,真的很好吃!”

  明彦也从被千雪撕开的口子处取出了一个包子,学着她的吃法尝了尝那包子的滋味。

  “怎么样?好吃吗?”她眨眨眼,笑问道。

  他看她一眼,抬手用衣角帮她擦了擦她嘴角留下的酱汁,动作轻柔极了,眉眼间也含着笑意:“恩,好吃。”

  千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嘴角应该是沾了酱汁。瞧着他替自己擦嘴角的动作,她的心间不自觉的缠了几分,面颊上泛出一丝红意,支支吾吾的想要说些什么来化解自己的尴尬,可半天却没有憋出一句完整的话。

  明彦瞧着她面上的那抹绯红,只觉得她有些窘迫的表情可爱极了。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转头扫了眼街道尽头的方向,淡淡道:“时间还早,再去别的地方逛一逛吧。”

  “恩,好。”千雪点点头,强装镇定,可面颊上却是难以掩饰的绯红。

  京城热闹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千雪走在明彦的身旁,与他并肩而行,就好似寻常百姓家的新婚夫妻一般,二人皆是眉眼含笑的模样。她想,若是这条长街没有尽头就好了,这样,便能和他一直走下去了。

  她心中暗暗想着,却不曾发现方才她所做的一切早已落入了街角的一位白衣男子的眼中。

  ——分界线——

  是夜,下了绵绵的小雨,许是因为天上满是朵朵乌黑的云朵,遮住了那原本悬于天空的明月,今夜似乎要比往日的夜色更暗些。

  书房里多点了几盏灯,窗上的明纸映照着明彦的影子。他坐在书桌前,一手拿着笔,一手拿着折子,目光落在那折子上细细看着,眉头也微蹙着。

  “咚咚咚。”

  屋外的小婢轻轻的敲了敲门,轻声道:“殿下,国师大人来了。”

  明彦的笔尖顿了顿,眼底是一闪而过的惊讶:“请进。”他将手中的笔放下,起身随手理了理衣袖,目光停留在门口的方向。

  屋门被人从外面轻轻的推开,走进屋的是一位手持折扇的白衣男子。他的眉眼与明彦有几分相似,可奇怪的是,他的容貌虽然是二十岁的青年的模样,可却已是满头的白发,举手投足之间也带着几分老气,动作有些迟缓,就像是已经暮迟的老人一般。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折扇,折扇上挂着一个算不得精致的扇坠,衣角则雨水打湿了几分,袖口前染着泥水的颜色,软靴上也带着水渍,可却并不显的狼狈,反倒是神色泰然的走进了屋子,自顾自的坐在了窗边的软塌上

  明彦明明身为皇子,却对眼前的这位白衣男子极为尊敬。他朝着白衣男子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语气微扬,像是心情很好的模样:“师父,您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