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玄幻小说 > 灼晚诀 > 第三十八章 妖狐劫(20)
  谢子安点点头,目光之中竟是露出了几分慈爱,细细的瞧着明彦,朝着他招了招手示意他来到自己的身边:“这次睡的有些久了,前些日城里的事我也都听说了。”谢子安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便又问道:“你喜欢那小姑娘?”

  明彦似是没有想到谢子安会问的这么直接,他抬头瞧着谢子安,目光沉沉的:“恩,喜欢。”

  谢子安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爽快的承认。

  谢子安是眼瞧着他长大的,他的性子如何谢子安是最清楚的。若是用谢子安的话来说,他是一个外热内冷,最适合成为帝王的人。他虽然总是摆出一副笑颜,可实际上却是几个皇子之中最为心狠的,不仅是对旁人心狠,就连对自己也是那般的心狠。

  谢子安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明彦时的模样。那会儿明彦还是个五岁的孩童,是十分爱笑的,手上总是捏着太后赏的零食,小跑着、眼巴巴的跟在他几位皇兄的身后。也不知怎的,谢子安便对这个小辈很是喜欢,每次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便总要去瞧一瞧明彦。

  可是后来,大抵是过了一两年的时光,当谢子安从沉睡中苏醒再次见到明彦的时候,他便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那天正值盛夏,树上的知了不停的叫着,烈日灼灼再加上那样的吵闹声,热的令人心慌。可即便如此,明彦的书房里依旧不曾用冰。当谢子安进到书房的时候,竟是觉得那屋里要比屋外还热上许多。孩童模样的明彦坐在窗边的书桌,额头上带着一层薄薄的汗珠,稚嫩的小手熟练的握着毛笔,一笔一划的在宣纸上写着什么。他的手小小的,白皙稚嫩,可指腹的位置却因为握笔握的太久而生出了老茧。

  窗外隐约间传来的孩童的嬉笑声,那是尚还年幼的十一皇子正在院子里玩着蹴鞠。清脆又稚嫩的小声透过门檐窗缝传进了屋子,明明只隔了一扇门的距离,却像是隔开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瞧着谢子安来了,明彦将手中的毛笔轻轻的放在一旁,因为个子矮的原因,他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双脚还是悬在半空的,他用手撑了一下椅子,身子从椅子上滑了下来,这才稳稳的踩到了地上。他规规矩矩朝着谢子安行了礼,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谢子安瞧着明彦的模样,却不自觉的蹙起了眉:“屋里这么炎热,为何不置盆冰?”

  明彦垂眸,面上没有多余的情绪,淡淡道:“宫中的存冰有限,我少用一些,父皇、母后和太后便能多用些。”

  谢子安的眉头蹙的更紧了,细细的瞧着眼前的男孩儿,半晌,才又说道:“十一皇子一个人在院子玩蹴鞠,你不与他一起吗?”

  明彦依旧垂着眼眸,连说话的语气都不曾有变:“我不喜玩乐。”

  谢子安追问道,语气沉沉的:“那你喜欢什么?”

  谢子安的话,就像是一支箭,深深的刺入了明彦的心头。他愣了一下,目光中是许久不见的慌乱。只瞧他几次张开唇瓣,犹豫了许久,却终是沉默的。

  他想,已经有许久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了,皇上也好,皇后也罢,就连太后也是,在瞧见他伪装出的模样后总是眉眼具笑的夸赞自己乖巧懂事。如今想来,竟是已经有许久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了,一时间,他竟是不清楚回答这句话的‘正确答案’是什么了。

  谢子安瞧着明彦的模样,心却沉了几分。他明明还只是个六七岁的孩童,却已经学会如何伪装自己,学会隐藏自己的欲望。他把自己伪装成皇帝所期待的模样,饱读诗书、刻苦习武,渐渐的,从前那个爱笑的孩童,竟是连自己喜欢什么都不知道了。

  直到后来,谢子安才从闲聊的宫女口中听闻,在自己沉睡的时候,大皇子在明彦每日中午喝的羹汤里下了致命的毒,可不曾想,那天明彦将那晚羹汤赐给了自幼陪在他身边儿的一位书童。那名书童一命呜呼,大皇子也被皇上狠狠责罚。这件事儿被那位宫女轻描淡写的说着,她甚至还掩面嘲笑着大皇子的愚蠢,感叹着明彦的幸运,可谢子安的脑海中便突然浮现出了那年的盛夏,那天的书房,那时的明彦。

  那时的明彦,看起来既可怜,又可悲,这副模样深深的印在谢子安的脑海中,即使经历了无数次的沉睡,当年的情景总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直至今日,直至此时,看着明彦坦荡的承认他对于千雪的喜欢,眼前的景象,竟是与多年前的那一幕交叠在了一起。

  谢子安本是有些忧虑的。今日在街上的时候,他亲眼瞧见了那个名叫千雪的姑娘将毒针刺进了王婷宁的身体里。那样一个能够不动声色的对旁人用毒的女子,真的和坊间相传的一样,是一位心地善良济世救人的医者吗?

  谢子安知道答案是什么,可瞧着明彦眼底的那抹异彩,那样坦荡又深沉的喜欢,他终是轻叹一声,选择将这件事埋藏在了心底。他微微垂下头,指尖轻轻的摩擦折扇的边缘,沉默半晌才又说道:“你应当知道她出生卑贱,皇上是不会同意你娶她为妻的,甚至连妾位你都给不了她。”

  “现在或许不能。”明彦顿了顿,极慢的抬起了头,迎上谢子安的目光,眼底带着几分不明的情绪,冷冷的,却又充满了坚定:“如今的我掌控不了前朝,所以必须要顾虑着父皇和前朝百官的看法。可当我拥有了足够多的权利,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

  瞧着明彦自信满满的模样,谢子安的心却不由的沉了几分。

  明彦的目光太过贪婪,太过自信了,这样的目光落在谢子安的眼中,足以让他蹙起眉头。他的嘴角微微下沉,语重心长道:“身居皇位,你便给不了她想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