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玄幻小说 > 灼晚诀 > 第三十九章 妖狐劫(21)
  “我连这天下都能给她,又有什么是给不了她的呢?”明彦顿了顿,抬眸扫了一眼谢子安手中的折扇,目光停留在那扇坠上,唇瓣微动:“毕竟师父你即使放弃了皇位,却也没有得到心爱的人,不是吗?”

  谢子安的瞳孔微缩,就连睫毛也轻微颤动着。他那原本平静的面庞上出现了一丝细微的裂痕,他垂下眼眸,目光落在了那精致的扇坠上。那是用的极为上乘的羊脂玉,玉上雕刻着精巧又好看的花纹,似乎是朵朵盛开的罂粟花的图案。而在那扇坠的最低端,则刻着一个很小的‘罂’字,瞧着那字的雕工和笔触都有些生硬,应是之后才又雕刻上去的。

  谢子安的指尖轻轻的触摸着玉佩上的‘罂’字,眼中带着复杂又难懂的情绪,似是笑着,可却又含着无尽的眷恋与哀痛。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轻轻道:“我虽是不能与她相守,可我这一生却从未后悔过。但是明彦啊……”他顿了顿,半晌,才极缓的抬起头迎上了明彦的目光:“即使你最终得到了皇位,你也一定会后悔的。”

  那夜的晚风潇潇,似是透过窗阁的缝隙卷起了明彦的发梢。屋外的雨声渐小,可停留在明彦记忆中的雨声却愈发的清晰,混杂在记忆中的,还有谢子安的双眼。那样一双沉寂的眼眸,带着年少时的明彦捉摸不透的情绪,沉沉的扎根在明彦的脑海中,未曾读懂,却不曾忘记。

  直至多年后的雨夜,两鬓斑白的明彦孤身坐在一片凄凉的月光之下,瞧着那雨水砸在早已枯萎的银杏树枝上,听着那细碎又斑驳的雨声,他才终是明白当年谢子安眼中那抹读不透的情绪。

  微微抬手,手掌不似从前那般温暖柔软,指尖也微微泛着白,拂过眼角,那滴泪却依旧似从前一般,苦涩到令人心碎。

  ——分界线——

  不知不觉,我和月华也在这京中待了些日子了。

  我在这太子府上的日子过得也算是悠闲,每日被府上的下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闲来无事还能去京城四处转转。和京城里虽是算不得热闹,但与平日里见惯了的风景大有不同,瞧着别样的风景也是新鲜。

  可月华这些日子倒是十分忙碌。许是因为她不赞同太子以人命做赌注的方式,虽说当日在书房月华没有多说什么,可这两日她却一直忙碌着调查妖狐之事,整日都是早出晚归的,连我都几乎见不到她的人。

  今日倒是与往日不同,今儿个一大早,千雪姑娘便邀请着我和月华一同前往大慈恩寺。难得的是,月华竟然没有拒绝千雪的邀请,我念着月华要去,便也和她们二人一同来到了大慈恩寺。

  大慈恩寺在京城的东南角,平日里总是有许多的达官贵族和深门宅府的女眷前来烧香拜佛,可如今京城的百姓各个足不出户,连带着大慈恩寺也不似从前那般热闹了。

  马车还未及大慈恩寺的正门口便停了下来,我和月华随着千雪姑娘下了马车,便瞧见乐一条蜿蜒的路通向大慈恩寺。道路的两边种满了银杏树,这会儿还未及深秋的季节,银杏叶也都是绿油油的,微风一样,卷起一阵“沙沙”的声响,伴随着寺庙里悠扬的钟声和隐约的木鱼声交织在一起。

  沉浸在这样一种氛围中,我的心都变得宁静了几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我的错觉,千雪在来到这儿之后虽然一直沉默着,可她眉眼间的笑意似乎更温柔了些。她的目光扫过那棵棵银杏,似是欣喜,又似是怀念,就连脚下的步伐都不自觉的缓了许多。

  这条道路不算短,周围的风景瞧久了也觉得无趣。我转头瞧着千雪,随便寻了一个话题闲聊。

  “千雪姑娘今日怎么突然想来寺庙里了?”

  千雪眨了眨眼:“这两日太子殿下虽然将狐妖重伤的消息传了出去,可京中的百姓依旧不肯出门,这两日殿下也总因此事烦恼。我想,总得有人要起个头才好。况且,我也有许久没有来寺里聆听经文了。”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随口应了一句。

  瞧着千雪的态度,倒是很在乎太子。

  我心念至此,便又问道:“千雪姑娘和太子殿下是如何相识的?”

  千雪的脚步缓了些,抬眸瞧着道路两旁的银杏树,像是陷入了一阵回忆一般,眉眼间带着几分柔和的笑意。

  “三年前,京中闹了场很严重的瘟疫。我是习医之人,当年师父听说此事后便派我来到了京城。”千雪说到这儿,眉眼间的柔意更浓了几分,下意识的扬起了嘴角,轻声说道:“当年恰逢九月,大慈恩寺的银杏叶尽数金黄了,我就是在这儿,第一次见到了太子殿下。”

  “哦?”我扬了扬眉,心中生出了几分好奇,目光也落在了千雪的身上,好奇着她接下来要说的故事。

  千雪微微抬起了眼眸,停在了一棵银杏树下,手掌抚着树干上的纹理,语气中隐隐含着笑意:“我调制出了治疗瘟疫的药方,他赏识我的医术,便将我带回了府邸。后来,他不知从哪儿听说我喜欢女孩家的首饰,便将那东市的首饰铺买下来送给了我。你说,哪有人一送就送一整家店的?”

  我将千雪的表情尽收与眼底,追问道:“再后来呢?”

  千雪眨了眨眼,像是从回忆之中回过神了一般。明明方才还是眉眼含笑的模样,可这会儿,她那一对好看的柳叶眉却微蹙着,眼底是一闪而过的心痛。只瞧着她徐徐垂下眼眸,声音沉沉的:“后来……后来的日子不过是些平淡的日常罢了。”

  其实千雪不说我也能猜到,后来的日子,无非是皇上给明彦和茗玉赐了,明彦将茗玉娶进门罢了。只是瞧着千雪这副模样,我才终于明白,她的这份爱有多么的沉重,多么的哀痛。

  她究竟是以怎样的心情爱着他呢?如此卑微,又如此沉重。爱到,将她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好,眼睁睁的看着他与别的女子恩爱执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