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玄幻小说 > 灼晚诀 > 第四十章 妖狐劫(22)
  千雪的眼中,渐渐凝出了无尽的失落,一点点的从她的眼中流淌而出。

  瞧着她这样一幅模样,我有些心疼,不禁蹙起了眉安慰道:“我瞧着,太子殿下是很在意千雪姑娘。”

  千雪摇了摇头,似乎是想要解释什么,可犹豫了半晌,最终只是说了一句:“殿下对所有人都很好。”

  这倒也是。

  以那位太子的城府,为人处世做到八面玲珑倒也不难,毕竟连民间对于太子的传言尽是美言佳话。

  左右我也想不出什么能安慰千雪的话,便索性不在多言,低着头瞧着自己的脚尖,沉默了一路。

  千雪许是觉得这样的气氛有些压抑,强打起精神朝着我笑了笑:“一会儿我会去听主持讲经,许是要到下午才能结束。两位仙人可以先去我平日里住的厢房休息一会儿,会有小僧准备好斋饭,这儿的素斋很好吃的。”

  我点点头,笑着应了下来。

  我们三人又走了一会儿,便瞧见了大慈恩寺的正门。

  从寺里走出来一位小僧,瞧着应当是十五六岁的年龄,只瞧他双手合十,正朝着我们行礼。

  千雪做出了同样的手势,朝着那小僧回礼,我和月华瞧着,便也学着双手合十回了礼。

  “千雪施主,主持就在正殿。”小僧说道。

  “多谢无尘师父。”千雪点了点头,又朝着那小僧介绍我和月华:“这二位是我的朋友,劳烦无尘师父先带她们去厢房。”

  无尘点点头,朝着我和月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二位施主,请随我来。”

  我和月华跟着无尘,从正门的右侧穿过一片竹林之后便到了厢房。这是一处很安静的地方,前有竹林、后有孤寺,放眼望去,应是有很多间厢房连在一起。

  无尘带着我和月华走进了一间厢房,安顿好我们后便离开了。

  说实话,这儿真的和玄水派的西苑太像了,我不禁有些好奇的打量起了这处屋子。

  这儿的摆设不多,最右侧的墙边放着一张床,屋子的中间放着一张圆桌和四个板凳,靠近里侧窗边儿的位置还放着两张椅子和一个小方桌。那床上只放了一层薄薄的褥子和一个棉被,小方桌上也只放了两个简陋的茶杯和一个茶壶。

  我走到窗边的方桌旁随手拿起茶壶添了两杯茶,将其中的一杯递给了月华,自己则拿起另一杯茶坐在了椅子上,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明明只是最普通的茶叶,可却有一股清澈的甘甜味,应当是和这泡茶的水有关。

  “应当是用泉水泡的,还怪好喝的。”我随口说道,便将茶杯放在了一旁。

  月华也走到了我的身旁,许是觉得屋子里有些闷,伸手推开了窗子。也不知她瞧见了什么,打开窗子后她的便愣在了原地,蹙着眉疑惑的瞧着窗外的方向。

  我有些好奇,便也转过身,顺着月华的目光瞧着窗外。

  竹林中有一位姑娘的身影,那姑娘身着青色的素裳,手中提着一篮鲜花,缓步朝着竹林的深处走去。瞧着她似乎是不愿让人认出她是谁,面上带着一个白色的面纱,只露出了她的一对凤眼。可仅凭着那一双凤眼,我却也猜到了那女子是谁。

  还真不是我吹牛,就凭我的记忆力和观察力,只要是我见过的美人儿,她们的一颦一笑都是刻在我脑子里的。就算是把脸全都遮起来,就凭身材举止我都能认出是谁。

  我瞧着那女子愈走愈远的背影,蹙眉嘀咕道:“太子妃?她怎么在这儿?”

  我话音刚落,月华便连忙追出了屋子。

  我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呢,就瞧见月华轻身落与竹林之上,将身影隐与竹叶之中,似乎是打算跟踪茗玉的模样。

  “这是在搞什么鬼?”我小声嘟囔着,却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也翻身从窗子翻出了屋子,运气轻跳而上,落在了月华身旁的竹尖之上。

  脚尖点在竹子的枝头,带着竹叶发出了阵阵声响,茗玉听见了身后的声响,转头朝着身后的方向看了一眼。

  迎面扬起了一阵风,卷起了她面上的面纱。待那一阵风扬过,她理了理面上的面纱,定眼瞧着身后的景象。竹叶因着风的缘故纷纷而下,扬起了有些吵闹的‘沙沙’声,原本隐藏在竹林里的鸟儿们也都下了一条,扑扇着翅膀飞了起来,之后又稳稳的落在了另一棵竹上。

  “原来是风声。”

  茗玉自言自语的嘟囔道,便又转过身,提着花篮朝着竹林深处走去。

  我站在竹尖的最高处,低头细细的瞧着茗玉,看见她转过身继续向前走后我才松了口气,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还好她没抬头看,若是被发现可就糟糕了。

  心中想着,我便和月华一同跟在了茗玉的身后,朝着竹林的深处走去。

  越接近竹林的深处,周围就越是幽寒。终于,在穿过这一片竹林之后,茗玉停下了脚步。

  面前是一处幽潭,带着些许的清冷。阳光落在潭水上,映着波光粼粼的光芒,那些好看的光斑映照在她的衣裙上,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

  只瞧着她抱着花篮跪在了潭水边,俯下身子将花篮中的花朵一朵朵的放到了潭水之中,指尖划过清冷的潭水,将花朵飘向了潭水的深处,扬起了圈圈的涟漪。

  我也不知该怎么形容她的模样,只是她现在的样子,与平日里那一副高贵优雅的模样大不相同。粼粼的阳光落在她的身上,美的不似人间之物。本该是这样一幅绝美的景象,可她的眉眼间,却带着无尽的哀伤和眷恋,像是陷入了无尽的悲痛之中。

  终于,将花篮里最后一朵话放入潭水之后,她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我来看你了,韶郎。”

  她的声音很轻,可是在这样一种气氛中却又显得格外沉重。

  我是第一次见到太子妃这样的神情,她的眼中带着无尽的柔情,细细的瞧着眼前这一片潭水,就像是想要透过这潭水去看见什么人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